第24章 冯道说赵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河北有三镇,卢龙、成德和魏博。

卢龙(幽州)地处河北东北角,远离梁晋争夺战场,又地广兵壮,所以只要其自己不挑衅,向来安稳无事。

可成德和魏博就没这好运了。

两个不但地盘小,还正好在西面边,和梁晋接壤,属兵家必争之地,所以朱温和李克用一打起来,虽然没这两家什么事,可这两家就得开始考虑站队。

其实除这两家,还有一家亦是如此,那就是成德北面定州的义武节度使王处直。

这几年,随着朱温势力大增,魏博属地已经直接被梁包了,再加上罗绍威一时出昏招,杀了自己的牙兵,威信大失,所以魏博其实已经名存实亡,彻底倒向了大梁。

剩下的,只有成德(现河北正定)的王镕和定州(现河北定州)的王处直。

这两家倒是没魏博牙兵这种烦心事,相反,两人在其地盘上甚得民心。

只是自己治下再安稳,旁边却有两个虎视眈眈的邻居。

于是,自知无力抗衡梁晋的王镕和王处直,两人结成了一对,开启了墙头草外加散财童子。

谁打来,就倒向谁,并大送粮草!

当初李克用强时,两人一起倒向李克用,并大力支援其粮草,后来李克用越打越弱,朱温后来居上,两人干脆弃了李克用,转投朱温。

对于这两人的行径,李克用明白,朱温也明白,只是两人忙着争天下,顾不上理会。

所以两家一直平安无事。

可如今,情况却不同了。

两年前,潞州之战不久后,晋王李克用病死了。

李克用长子,二十三岁的李存勖继位晋王,虽然这位上位不久就亲自率军救了被困在潞州城内一年多的李嗣昭,一战成名。

可一个二十来岁的娃娃能和老奸巨猾的朱温比么?

所以不止天下觉得晋军要完了,甚至连朱温,都觉得天助他也,一改之前东征沧州不利的颓废,重整大军,准备找个适当的机会出兵,一定天下。

而恰在此时,晋王李存勖,居然派使臣去吊唁王镕死去的亲娘,而王镕,竟也接受了。

这是不是说王镕早有异心私通晋王?

朱温得到使臣回报,当即拍板决定亲征成德。

王镕有没有异心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需要借口出征河北。

只是还没等朱温收拾好大军出发,又传来一个消息:

刘守光居然突然出兵定州,攻打王处直。

天助我也!

朱温眼珠子一转,当即想了一个兵不刃血拿下成德的好法子。

那就是,以救援王处直的名义,出兵成德!

*

冯道一听自家使君出兵定州,就知道事情坏了。

这两年,朱温想要一统天下之心,可谓路人皆知。

之前吊唁的事,就已经让冯道胆战心惊了。

而如今,他家使君却打了定州,朱温名义上的属国,这不是相当于把借口往朱温那送么!

朱温要不趁机出兵,那简直侮辱了他大梁皇帝的脑子。

冯道当即调转马头,对亲卫吩咐道:“速跟我回成德!”

他得去阻止朱温!

刘守光和王处直怎么打都没事,可绝对不能让朱温来,否则,整个河北难保!

*

冯道带着一众亲卫风驰电掣赶回成德,刚一进城,就听到朱温率大军已经从洛阳启程,正朝成德这行军。

果然……冯道心中一凛,丢下一众亲卫,朝成德节度使府赶去。

“冯巡官,您怎么回来了?”成德节度使府的一个主事出来,看到居然是之前离去的冯道,很是惊讶。

“这位主事,下官有急事见你家王爷,还请通报一下。”

主事知道冯道是燕王使臣,忙进去通报。

很快,冯道被带进了节度使府的偏院。

“燕王让你来,可是有什么事?”一身重孝的赵王王镕坐在主位上问道。

冯道先礼数周全的对赵王行了礼,然后才起身说:“禀殿下,冯某此次来,并非受我家王爷差遣,不瞒殿下,冯某自成德离去后,才走到定州,就折回来了,还未曾回去见我家王爷,冯某此次来,纯粹是自己私下来的。”

“私下?”赵王疑惑的看了冯道一眼,“你一个燕王的巡官,跑来找本王干什么?”

冯道拱手一揖到底,沉声说:“臣来救殿下!”

赵王一愣,哈哈大笑。

“救本王?本王好好的,你一个小小的巡官说什么胡话,居然要来救本王。”

“殿下,大梁(朱温)的大军已经快走到您的封地了!”

赵王不以为意,“你家王爷无故撕毁盟约,出兵定州,害的陛下亲自领兵来救,这难道不是你家王爷弄出来!”

说到这,赵王就有些生气,他成德和定州素来同气连枝、唇亡齿寒,燕王刘守光却突然攻打定州,这摆明是看上了王处直的定州和他的成德。

赵王看冯道的眼神登时有些不善。

冯道却恍若未觉,反而问道:“殿下真觉得大梁皇帝出兵成德是为了去救定州?”

“不是去救定州那是去干嘛!”赵王不耐烦的说。

“昔日晋献公假道伐虢,被借道的虞国也是这么想的!”

赵王顿时大怒,“你竟然敢将本王比做虞国的那个亡国国君,本王和陛下(朱温)乃是亲家,陛下待本王向来恩厚,岂会有吞并之心!”

冯道不紧不慢的说:“刚死的罗绍威也是陛下的亲家!”

赵王一顿。

冯道接着说:“昔日罗绍威降朱温,朱温待罗绍威之厚,天下皆知,不仅将长女嫁给罗绍威长子,两家成为亲家,更是对罗绍威有求必应,可后来呢,沧州之战,朱温假借救罗绍威之名,尽夺其百年积蓄,魏博因此而亡……殿下降朱温,朱温亦待殿下甚厚,亦将女儿嫁与王爷之长子,两家结为亲家,如今亦要来救援您,殿下,您觉得您的成德还保的住吗?”

赵王身子一僵,“可是本王待陛下向来恭谨,上供也丰厚!”

“上供再丰厚,哪比得上成为自己的地盘,想收多少是多少,”冯道看着赵王,“况且这次殿下先母过世,殿下居然允许晋王来吊唁,只怕此事传到朱温耳中,朱温也会怀疑殿下忠心吧!”

“本王没有,本王对陛下向来忠心……”赵王忙辩解。

“殿下觉得朱温会信?”

赵王颓然瘫在主位上。

朱温会信他吗?

会……不会吧?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