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柏乡之战(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成德节度使府外院

赵王王镕一脸焦急的坐在主位上,看着下面争论不休的两排属官。

自从听了冯道一席话后,王镕的心里就七上八下的,一边觉得冯道是危言耸听,他对朱温向来恭谨,朱温怎么会突然撕破脸来灭他,一边又觉得冯道说的有道理,罗绍威当年对朱温也很是恭敬,最后朱温却那样对罗绍威,如今会不会也这样对他。

王镕越想心越慌,干脆也不守孝了,直接把自己的文武手下都召来,打算集思广益一下。

“怎么样?”王镕看着讨论了大半天的一帮手下,忙问道。

王镕的掌书记首先开口道:“臣认为燕王那位巡官说的有道理,朱温是什么人,不用我说殿下也清楚,朱温对河北之心,那更是路人皆知,哪怕这次开始是为了救定州,等救了定州,谁又能保证朱温回程时不会顺手把咱成德也捎上!”

王镕心一抖。

王镕的行军司马点头附和道:“就是啊,朱温那老东西向来出尔反尔、恩将仇报,当初李克用去救他,他得救后都想趁机弄死李克用,何况如今来救咱。”

王镕心再抖。

王镕的支使也在旁边插嘴,“就算朱温没灭成德之心,可要像当初在魏博那样,在咱成德一住几个月,让他的几万大军粮草都由咱成德供应,那等几个月后,咱成德的百年积蓄,只怕也会被消耗一空,到时,哪怕成德不灭,也名存实亡了。”

王镕心抖碎了。

王镕捂着心口,问众手下,“那咱现在怎么办?”

掌书记想了想,“朱温势大,直接翻脸无异于用卵击石。”

行军司马:“以成德的兵力,想抵御朱温很难。”

支使:“有钱能使鬼推磨。”

旁边刚才一直没说话节度副使开口:“朱温出兵定州,是为了救王处直,如果燕王刘守光已退兵,那朱温就没了理由,王爷可修书一封,再附上钱财……”

王镕秒懂,立刻亲自修书一封,大意是:刘守光和王处直两人只是小矛盾,现在已经和解,刘守光也已经收兵回幽州,陛下您不用来救援了,您的大军威武雄壮,我治下的都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百姓,他们看到您的大军来,吓得连连觉都不敢睡,您的天威已经让您不战而屈人之兵,如今,请您把他们收回去吧!

然后又从库房拿出一大笔钱财,一起送到朱温手中。

*

冯道的提醒不可谓不及时,王镕手下的谋臣也很是给力,只可惜,王镕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之前拿朱温当亲家时,曾叫自己治下的深州、冀州守将给朱温大开城门,好恭迎朱温大军进驻。

甚至在深州、冀州守将石公立觉得朱温可能别有用心,特地上书王镕,王镕还生怕石公立和朱温起冲突,居然把石公立调出了深、冀两州。

所以,当信和钱财刚送到洛阳时,朱温手下的将领已经带着大军进了深、冀两州。

朱温一看王镕已经起了疑心,当即从洛阳给深、冀带兵的将领发去指令,两将领立刻关闭深、冀两州城门,将两州城内所有王镕的驻军,全部屠杀干净。

消息传来,成德一片哗然!

王镕咚的一下晕倒了。

王镕清醒后第一件事,立刻把一众属官找来,甚至连冯道都请来了。

“怎么办?”王镕十万火急的问,此时他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朱温派来的兵不是救援的,而是要他的成德!

节度副使:“求援!”

行军司马:“求援!”

掌书记:“求援!”

支使:“备重金,求援!”

属官甲:“向义武节度使王处直求援!”

属官乙:“向卢龙节度使刘守光求援!”

属官丙:“向晋王李存勖求援!”

属官丁:“向岐王李茂贞求援!”

……

王镕最后转头看向冯道。

冯道叹了口气:“殿下,如今朱温灭成德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您还是快向天下其他节度使求援吧,否则,就什么都晚了。”

王镕一个激灵,立刻化身散财童子,派使者带重金去各大节度使那……求援。

救命啊!

朱温要灭成德了!

*

幽州

刘守光正带着元行钦李小喜在郊外打猎。

一个人骑马从远处疾驰而来。

“王爷,大喜啊!”

刘守光一听挺高兴,心道来了什么喜事,结果抬头看清来人,顿时如吃了颗苍蝇。

来人是孙鹤。

当初刘守光攻下沧州后,把吕衮直接宰了,而孙鹤,则因为牵涉不多,并没有受到处罚,所以如今孙鹤也归刘守光座下。

不过刘守光不喜孙鹤,所以一般把他外派出去干活。

这家伙怎么回来了,刘守光郁闷的心想。

孙鹤却丝毫没有被主公所厌的自觉,他正因为一封信而激动不已。

“王爷,成德节度使赵王王镕来信求援!”

刘守光心不在焉,“王镕?”

孙鹤忙点点头,兴奋的说:“朱温本来借口援助王处直抵御王爷的,结果却趁机占了成德的深、冀两州,王镕悔不当初,特派使臣向王爷求援。如今王镕没有过错,朱温却无故讨伐,众节度使中,谁能最先救援,必然能得到极好的名声,进而称霸天下,王爷,您该快快去救援,别让晋王那边抢了先才是。”

刘守光平素最讨厌孙鹤这套名声论。名声,这东西值几个钱。

暗暗翻了个白眼,刘守光拿过孙鹤手中的信,随手撕掉。

“王镕曾经和我结盟,后来却背弃了盟约,倒向了王处直。如今危急之时,却又来向我求救,我才不去救他呢!

现在他们两人打仗,我正好可以坐山观虎斗,等他们两败俱伤,我再去渔翁得利,正好可以当天子,哈哈!”

刘守光把撕碎的纸往旁边一丢,带着元行钦李小喜接着打猎去了。

孙鹤看着离去的刘守光,嘴张了张嘴,最终颓然闭上。

晋阳

晋王李存勖坐在主位上,看着手中王镕的亲笔信。

下面一片将领正在议论纷纷。

李存勖放下手中的信,问道:“众位对赵王此次的求援怎么看?”

其实一个将领迫不及待的说:“王爷,末将认为不可,天下谁不知道他王镕和朱温是亲家,谁知道他王镕求救是真是假,万一这是王镕和朱温合伙下套怎么办!”

其他将领也纷纷接道:

“是啊,王镕和朱温本来就是一伙的,朱温没事打王镕干什么,这肯定是骗局!”

“就算是真的,他王镕又不是咱盟友,救他干什么!”

“对啊,王镕那家伙就是墙头草,当初明明是跟着老王爷混的,谁想到老王爷不过是败了几仗,那家伙就转投朱温了,如今朱温打他活该!”

……

李存勖听着下边的你一言我一语,拿起信又看了看,然后示意众人安静。

“王镕当初倒向朱温,只不过是我晋国已无力护住成德,而他又想保住割据一方的势力,才不得不为之,这事虽然是他背义,却也是无奈之举,毕竟当初朱温已经兵临成德城下。

王镕和朱温虽然是亲家,可也不过是利益相连,真正的真心只怕没几分,当初王家可是尚过大唐公主的,可后来河北三镇反叛,王家还不是照样反了。朱温的女儿再好,难道能比得上大唐的公主?而且如今朱温已经占了成德的深、冀两州,王镕只怕都快吓死了,哪里还会顾得上儿女亲家的事。

咱们现在如果因为猜疑而不去救援成德,岂不正好让朱温能个个击破,等到朱温吞下成德、定州、下一个被打的,就是咱们晋阳了。”

众将听了李存勖说的,觉得确实有道理,只是心里打鼓。

咱们去救援,打的过朱温么?

李存勖明白众人心中担忧什么,当即说:“此次朱温攻打成德,王镕定会四处求救,前去救援的肯定不只咱们一家,到时咱们组成盟军,兵力定不会比朱温少。”

恰在此时,义武节度使王处直的书信也来了,王处直和王镕向来是一边倒,两人封地相连,唇忙齿寒,一听王镕被朱温攻打,心中下一个就是自己,登时比王镕还急。

他不仅给李存勖送来求援书,还替王镕又捎了一份,甚至还伙同王镕一起,给李存勖送了一顶大帽子——盟主。

两人推举李存勖三军盟主,率领联军抵御朱温!

李存勖本就有此打算,正中下怀,当即派手下大将周德威为先锋,率大军进驻成德,随后亲自率大军也往成德赶去。

定州

义武节度使王处直最干脆,直接把自己家底掏了掏,凑了五千精兵,自己亲自带着去了成德。

同时大骂刘守光,这家伙不知脑子犯了什么病,突然跑来和他打了一仗,又突然退兵了。

要不是这家伙抽风,朱温怎么会找到理由来打成德。

而最气的是,这事明明是刘守光起的头,可真打起来,反而没他什么事了!

王处直:………好气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