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柏乡之战(二)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成德

王镕着急上火的等着各路援军。

最先到的是王处直和他的五千精兵。

王镕感激的看着王处直,关键时刻,果然还是和自己唇齿相依的老大哥最靠谱。

只是靠谱不一定管用,五千精兵,还不够朱温塞牙缝的。

王镕接着等援军。

第二个回来的,是去幽州的使臣。

使臣很是羞愧的告诉王镕,他没完成王爷对他的重托,刘守光不肯派兵来援。

王镕眼前一黑。

冯道顿时急了,他家王爷居然没来。

河北三镇唇齿相依,如今成德有难,若是不救,那等到幽州有难,还有谁能来救?

冯道当即写了一封书信,让使臣再送一趟。

使臣是成德人,自然不愿放弃,不等王镕吩咐,就拿着书信又启程了。

王镕缓过神来,感激的看着冯道。

冯道却神色凝重。

好在东边不亮西边亮,刘守光虽然没请动,可和成德有旧怨的李存勖的援军却到了。

王镕霎时感动的眼泪都下来了。

王镕二话不说,亲自跑去接李存勖的援军。

李存勖的援军也非常给面子,进了成德境内就直奔赵州,挡在了梁军和赵军的中间。

这下不仅连王镕感动了,连王处直也感动了,两人忙把自家精兵合成了一处,凑了个整,然后追上李存勖的援军,当了后军。

于是,整个盟军会师成功。

周德威领前军,李存勖自领中军,王镕和王处直领后军。

成德节度使府负责供应粮草,冯道呆在节度使府里,也去帮着转运粮草。

而此时,朱温的大军也来了,只不过带兵的不是朱温,而是大将王景仁,副将韩勍和先锋李思安。

朱温因小恙,正在洛阳修养。

周德威、李存勖见梁军远道而来,甚至疲惫,便先遣小股骑兵前去骚扰,趁乱抓了二百多人。

梁军统帅王景仁亦是名将,一看如此,当即将大军撤到河另一边,两军隔水相对。

周德威李存勖见如此,也不好再用骑兵骚扰,就压着这二百多人回营,然后审问梁军军机。

这两百多人都是普通将士,倒不知什么机密军机,只是说了一件事,却让周德威李存勖喜上眉头,那就是当初王仁带着大军启程时,朱温亲自来送,拉着王景仁的手嘱托道:

“镇州王熔反复无常,终究要成为子孙的祸患。现在朕将最精锐的大军交给你,哪怕镇州是铁做的,你也一定要打下来。”

李存勖立刻将这二百人送去了后军。

王镕接到这二百俘虏,本来还奇怪李存勖送俘虏干嘛,结果一听这些俘虏说的,登时火冒三丈。

好呀你个朱温,枉咱们还是儿女亲家,我这些年对你恭恭敬敬,像伺候亲爹一样年年上供,时时孝敬,你居然觉得我是祸害。

王镕发狠,朱温,从此老子与你势不两立。

于是此后,王镕坚定的成为追随李存勖的一员。

周德威、李存勖看到对面梁军已经扎营。为了抢占先机,李存勖亲自带着骑兵跨过浮桥,到对面营寨去挑衅。

对面来的是朱温的精锐之师,自然不甘示弱,副将韩勍和先锋李思安当即点兵出营,和李存勖带的骑兵战在一起。

两方都是精锐,又都是身经百战之将,所以打的是风生火起,最后李存勖靠着轻骑略胜一筹,心满意足的跨过浮桥回来了。

而梁军,揍跑了挑衅的晋军,也十分满意的收兵回营了。

李存勖和梁军打了一仗,知道了梁军实力深浅,就回来和周德威商量接下来的战略。

李存勖觉得他们如今是来救援的,成德和定州正人心惶惶,他们应该趁着梁军刚来,还不知道他们底细,一击而胜,给成德和定州吃个安心丸。

周德威却觉得李存勖这样做太冒险,梁军虽然远到而来,却是精锐,带兵的又是王景仁这样的名将,不会出现因行军疲惫影响战力。

他们理应派小股骑兵一直去骚扰,让他们得不到休息,这样才能慢慢疲惫起来,一击得胜。

两人因意见不同争论起来,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李存勖气急了,一甩袖子回帐篷睡觉去了。

李存勖敢甩袖子,周德威可不敢甩,周德威跑去找了监军张承业,对张承业:“王爷正值年轻气盛的年纪,今儿又打了胜仗,难免自傲,轻视梁军,可梁军此次来的主将是王景仁,王景仁素来稳重,打仗更是谋而后定,以王景仁的为人,他定会偷偷派人在河上下游建浮桥,等咱们倾巢而出,他就派人渡过浮桥断了咱们后路,到时咱们军心一乱,必然大败。而且就算他没想着建浮桥断咱后路,咱对面是柏乡,柏乡地域狭窄,咱们是骑兵,骑兵得地域宽阔才能施展开,对面的地形对咱也不利啊!”

张承业就是当初唐僖宗打算逃跑时派到李克用军中的太监,张承业自知自己的使命是让藩王对皇帝产生好感,到时一自家皇帝逃跑时好能出手救一下,所以一到李克用军中,对李克用可谓是尽心尽力,从转运粮草,到掌管钱粮,简直拿出了诸葛亮鞠躬尽瘁的架势。

李克用本就大老粗,又没有文人歧视太监的毛病,一看张承业对自己这么好,天天替自己卖命干活,还不贪财,不贪官,直接把张承业当成了自己心腹,后来每次出征时,都让张承业留守后方。再后来,自己出征没时间管儿子,甚至把儿子也托付给张承业了。所以连李存勖也对张承业亲切无比,平素以“七哥”相称,实际把张承业当亲爹来看。

而张承业对于李克用的信任也是投桃报李,对李克用、李存勖忠心耿耿。

一听李存勖可能有事,张承业当即走到李存勖的帐篷,对着里面蒙头生闷气的李存勖轻轻拍了拍,慈爱的说:“周德威老将知兵,他的话不可不听。”并将周德威刚才对他说的详细的说了一遍。

李存勖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不好意思的说:“我刚才也在想周将军的话,他说的有道理,是我急了些。”

说完,李存勖跑出去接着和周德威两人商量行军策略。

两人第一个要面对的,就是王景仁可能偷造浮桥的事。

李存勖派出几队骑兵探查,果然发现下游有梁军偷造浮桥,当即派人都毁了。

李存勖对周德威也更加敬重,不愧是老爹手下的第一统帅,果然处处料敌之前。

两人要面对的第二个问题,就是选战场。

李存勖手下的是骑兵,骑兵要想发挥最大的战力,那得有空间启动,地势越宽阔,对骑兵越有利。

可对面柏乡那个河边实在太狭窄了,他们骑兵过去,连冲击一次都施展不开。

所以他们得选个开阔的地方做战场。

李存勖和周德威两人带着亲卫沿河岸溜了一圈,终于在上游三十里的地方,发现梁军那岸地势开阔平坦。

李存勖和周德威当即拔营,移营到这边,然后在河上修建浮桥,方便等会到对面战场打仗。

营修好了,浮桥也建了,可敌人呢?

呃,这个还得自己亲自去诱。

于是,李存勖开始派小股骑兵去诱敌。

对方会上钩么?

当然不上钩了!

对方主将是王景仁啊,素来稳重的王景仁啊!

王景仁选在柏乡这小地方扎营,那就是看中了这地方小,李存勖的骑兵施展不开,他吃饱了撑的才跑去三十里外的开阔地方和李存勖开战。

所以任凭小股骑兵如何引诱,他自岿然不动。

李存勖得知王景仁不上钩,只能又换一计,派小股骑兵骚扰对方割草的士卒。

柏乡原来是王镕治下的一个小城,王镕虽然对朱温有求必应,但到底还留了心眼,那就是凡是靠近朱温的城池,粮仓一粒米不留,每年夏收秋收后,立刻拉回成德主城。

所以梁军驻进柏乡后,不但粮草得自运,甚至连马吃的草都得自己割。

而李存勖骑兵,抓的就是这些割草喂马的。

于是,梁军那些割草的将士,出去一批丢一批,到最后,都吓得没人敢出去割草了,梁军只能用柏乡城里的草屋屋顶的茅草喂马,弄的梁军的许多马因吃陈年茅草拉肚子拉死了。

梁军上下气的要死,可王景仁仍然压着不准出营。

李存勖看这种情况王景仁都不出来,气的大骂王景仁是属乌龟的,转头找周德威商量对策去了。

两人商量了大半天,终于找出王景仁一个破绽,那就是这个家伙出身不行。

出身?

嗯,有时这也可以算破绽。

王景仁并不是朱温的嫡系,而是降将。

王景仁原来是杨行密手下的大将,当初杨行密和朱温打的时候,王景仁可是大出风头,朱温一见王景仁,那就如同曹操见了关羽、赵子龙。

朱温心里那个喜欢,只可惜那时王景仁人家是杨行密的心腹,王景仁才鸟朱温呢。

只可惜过了几年,杨行密死了,杨行密的儿子继位了,这位二世祖对他老爹的一帮大将个个看不顺眼。

王景仁当然也不例外,在差点被弄死后,王景仁狠狠心,投了旁边一个小国,而那个小国是朱温的属国,朱温大喜,立刻把王景仁要了过来,封了王景仁做了大将,然后把他送这来了。

所以他的弱点就是他是降将。

当然李存勖和周德威两人不是打算施反间计,王景仁虽然是降将,可朱温待他之厚,他根本没理由反叛,而朱温对他此时正喜欢的了不得,就算派人去散流言,只怕也没什么大用。

李存勖和周德威通过王景仁的身份,看出了此次朱温派兵犯了兵家一个大忌,那就是以客为主。

王景仁是降将,是从别的来的,他到达朱温军中是客,而如今朱温却任他为主将,以客为主,那朱温手下的那些兵,尤其这次来的还是朱温的亲兵,岂会听他的。

不说别的,就副将韩勍和先锋李思安,那都是朱温的亲随,又怎么会听一个降将的。

所以王景仁再厉害,也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让众人心服口服。

而副将韩勍和先锋李思安的性子比较急躁,他们诱不出王景仁,可以诱这两个。

当然这两位也是名将,想要让他们上当也不容易,所以就需要一个重要的诱饵。

李存勖和周德威都看了看自己。

周德威:殿下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李存勖:这军中本王身份最为贵重,我不去谁去。

两人争执半天,李存勖最终拍板,他去!

理由:自己年轻容冒进,对方更容易相信,周德威素来稳重,哪怕去,人家一眼看出诱敌的。

周德威无奈,只能看着他家王爷自己去当诱饵。

晋军最贵的诱饵李存勖带着亲卫,穿过浮桥,顺着河岸来到柏乡梁军大营前,开始挑衅。

李存勖先把梁军三个主将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又命亲卫朝梁军大营射箭,然后骑着马绕着梁军大营转了一圈。然后又开始问候三个主将祖宗十八代,如此周而复始。

梁军本来就因为之前晋军的挑衅和战马的死气的半死,如今又看李存勖如此挑衅,更是气的两窍生烟,再加上李存勖死命的在眼前晃,虽然明知这家伙是诱饵,可这家伙金贵啊,真要抓住,那可是够封侯拜相的!

副将韩勍和先锋李思安对视一眼,两人点起手下精兵,打开大营,对着李存勖冲了上去。

王景仁一看两人带兵出营就知道坏事了,赶忙鸣金让两人收兵。

可李存勖一看两人终于出来了,哪会让两人再回去,当即也不逃了,就等着两人带兵来围。

两人一看李存勖居然都不跑,滔天的富贵就在眼前,哪还管什么鸣金收兵啊,二话不说就去围李存勖。

李存勖虽然年轻,这时显示出自己身为沙陀之主的强悍,也迎上去,以一敌二,对阵朱温座下两大猛将居然丝毫不落下风。

不过李存勖还记得自己是来诱敌的,一边打,一边带着亲卫且战且退。

王景仁看着自己手下越走越远兵,明白是叫不回来,叹了一口气,当即也点起大军,跟上。

他若不跟,被引去的前锋必死无疑,到时晋军回来各个击破,梁军必败!

而他若带大军跟上,到时和前锋会合,组成战阵和晋军对垒,他人数比晋军多,指挥又不比晋军差,到底谁输谁赢还得各看本事。

王景仁留下一队守营,亲自带大军倾巢而出。

于是,在李存勖死不要脸、死不要命,死力苦战下,终于诱出了王景仁大军!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