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柏乡之战(三)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存勖真是豁出命来诱敌,一路上,为了不让出营的梁军重新缩回去,李存勖甚至跑一会再倒回去和韩勍、李思安两人干一仗。

韩勍和李思安两人快被李存勖气疯了,也不和李存勖打了,直接让自己的手下的骑兵去堵李存勖。

李存勖:……够无耻。

好在李存勖武力够强,一杆银枪护的自己滴水不漏,在包围圈居然玩的不亦乐乎。

对,就是玩!

韩勍和李思安傻眼了。

这才明白刚才人家以一敌二都是陪他俩练手呢!

韩勍和李思安一发狠,把自己带的前锋摆成追击的战阵,朝李存勖冲去。

李存勖正打骑兵打的开心,他自幼在马上长大,十岁就敢骑着马跑京城给皇帝老儿报捷,把当时的唐昭宗都吓了一跳。

如今打这些骑兵,和拿弹弓打鸟没什么区别!

不过没等他再玩一会,就看着韩勍和李思安带着骑兵战阵来了。

李存勖嘴角一抽,带着亲卫立马杀出一条血路,朝自己选的战场狂奔。

骑兵可以玩,可骑兵战阵,那还是算了吧!

李存勖带着一屁股的敌军浩浩荡荡跑到了自己准备的战场,而此时,战场上周德威已率大军布好战阵等候多时。

大军战阵两翼张开,李存勖带着亲卫迅速回到中军。

而韩勍和李思安带的追击战阵也杀到了。

周德威本来想着让李存勖去诱敌,见着就装作慌不择路的逃跑的,还特地在路边埋了两路伏兵,打算等追来的人不备,伏兵突然杀出,打对方个措手不及。

可谁想到李存勖仗着武力过人,硬生生把逃跑变成了边揍边退,气的对方带战阵杀来了。

周德威埋伏的伏兵顿时成了鸡肋,伏兵一出,碰到早已准备的战阵,直接被弹回去了。

韩勍和李思安两人的战阵丝毫未损,反而周德威的伏兵吃了亏,周德威立刻鸣金,把伏兵全收回来了。

而韩勍和李思安,看到周德威的埋伏和早已等候的战阵,丝毫不在意,两人都是身经百战的名将,一点埋伏那就和下雨天踩个水坑似的,见了不知多少回了,两人当即停下,熟练的变换战阵,由追击转为防御,等后面的王景仁。

王景仁很快率大军也到了,梁军一会师,看到晋军摆出左右两翼,韩勍和李思安两人当即合军,摆出左翼,王景仁随及摆出右翼。

然后组成攻击战阵朝晋军压了过去。

周德威一看,和旁边李存勖、李嗣源对视一眼,李存勖立刻带中军后退,并从浮桥退回自己大营,然后李存勖登上营中最高处,开始观战统筹战场。(此战:李存勖是主帅,周德威是将。)

联军中王镕王处直的兵马也后撤,不过他们撤到浮桥就停止了,这两家的任务是守住浮桥,以防梁军截断晋军退路。

最后,周德威率领起晋军左翼、李嗣源率领起晋军右翼,两人也开始后撤。

当然他们不是为了撤回浮桥,而是为了和拉开和梁军的距离。

等距离拉的差不多了,周德威和李嗣源同时下令,所以骑兵一起狠狠的撞上梁军。

当是时,周德威晋军左翼对上王景仁梁军右翼,李嗣源晋军右翼对上韩勍李思安梁军左翼。(两军相对,左右是相反的,就两人面对面,左右手一样)

两军从开始的骑兵、战阵相撞,到接触后相互厮杀,很快,两军纠缠在了一起。

晋军这边,营地里,李存勖站在高地上,俯视河对岸的战场,调配兵力。

梁军这边,本来王景仁身为主帅,也应该像李存勖一样,坐镇后方,调兵遣将。

可无奈他手下大将韩勍和李思安都不听他的,而且这两人还成了一伙,把自己带的大军弄成了左翼。为了配合这两人,王景仁不得不把自己也降为将,将自己的大军弄成了右翼。

不过梁军虽然主帅和大将不合,可主帅王景仁、大将韩勍李思安都是身经百战的名将,所统帅的大军也是朱温手下的精锐,再加上梁军比晋军多,哪怕各自为战,也打的相当不错。

甚至凭多年作战经验,王景仁、韩勍、李思安还不约而同找到了晋军的薄弱之处——守中间浮桥的。

三人虽然不合,可打仗策略却异曲同工,三人立刻调转兵力,全力攻打中间浮桥的守军。

中间守浮桥的王镕、王处直大军:……

周德威战前就曾和李存勖说过,王镕王处直的军队,守城还行,打仗就不要指望他们了。

李存勖才只派两家守浮桥,前锋都用自己的军队。

可现在看来,周德威还是说的有些太委婉了,这两家,守浮桥也不行!

李存勖站在高地上,看着被梁军一冲即溃的王家联军,暗骂废物,转头对身旁的匡卫都指挥使李建及说:“如果让梁军过了桥,其嚣张气焰就再难控制,你去阻止他们。”

李建及,原名王建及,晋王李克用养子也。

李建及当即挑选勇士二百,皆手提银枪,冲过浮桥,死守浮桥。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浮桥之危顿缓。

而周德威也率晋军左翼重新缠上王景仁梁军右翼,李嗣源率晋军右翼缠上韩勍、李思安的梁军左翼。

两军重新陷入胶合,浮桥之危解。

站在高处的李存勖看着浮桥之危已解,对身边的亲卫笑着说:“梁军虽然做战积极,可却没有统帅,整个大军各自为战,而咱们大军却进退有序,无丝毫喧哗,这一场肯定是咱们胜。”

周围人听了,顿时士气大振!

李存勖看着士气高涨起来,放下心来。

很快,两个时辰过去了,到了晌午吃饭的时间。

李存勖看着仍在胶合的两军,皱了皱眉头,下了高地,拍马穿过浮桥到了晋军左翼找到在后面督战的周德威。

“如今两军胶合,再难分开,咱们此战胜败在此一举,请让我为您做先锋冲向梁军,您带左翼为我掠阵。”

周德威忙拉住李存勖战马,“王爷别急,我观察对面梁军很长时间了,觉得咱们可以以逸待劳,不必非要靠拼命获胜。咱们的大营就在身后,可以一边打一边吃饭,而梁军的大营,却在三十里外,哪怕他们带了干粮,只怕不够吃的,更不要说水了,等了天快黑时,他们必然会人饿马乏,到时王爷再骑兵倾巢而出,以逸待劳,定然能大获全胜,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李存勖一听觉得很有道理,也不急着出兵,拍马朝右翼奔去。

当初布兵时晋军两翼是周德威的左翼兵力强,李嗣源的右翼兵力弱,而对面恰好相反,李存勖存了田忌赛马的心。

而如今周德威要打消耗战,李存勖得去给他干哥哥打打气。

李嗣源,李克用养子也。

李存勖骑马跑到右翼,李嗣源正悠闲看着自己手下的兵和韩勍李思安的兵纠缠。

李存勖走到李嗣源身边,看着对面的梁军状似随意感叹道:“你看对面那些白马红马的骑兵,连我都看着胆寒啊!”

李嗣源毫不在意的说:“马是好马,人么,未必!”

“大哥可有信心?”李存勖看着旁边桌子上的酒,倒了一大杯酒。

李嗣源哈哈一笑,当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翻身上马,带着亲卫直接冲进胶合的两军中。

不一会,李嗣源胳膊各夹着一个敌军骑校回来。

李嗣源手下将士看了,登时高呼。

晋军右翼士气顿时大涨!

李存勖看见,骑着马满意的回去了。

回到营中,李存勖吩咐伙夫开始做饭,等饭熟了,李存勖开始调兵回来轮流吃饭。

两军又打了两个时辰,一直打到天快黑,王景仁看着手下的将士因为接近一天没吃东西,已经快精疲力尽了,深知再打下去定然不好,就开始准备退兵。

当然退兵他也不敢直接退,如今两军正在胶合,一旦退军,很可能就被袭击,成为败退,所以王景仁且战且退,打算先和胶合的晋军脱离开,再慢慢撤回去。

王景仁想的很好,想的也很周全,可对上的却是周德威,周德威等的就是这一刻,当他一发现王景仁在后退,立刻带着自己所有亲卫大声齐吼。

“梁军败了!梁军逃跑了!”

王景仁本来在偷偷后撤,众将士如果不知道,慢慢跟着也就撤回去了,可被周德威这么一吼,众人顿时发现自己在后退,尤其夹在中间不明真相的梁军,还真以为自己败了,顿时恐慌起来。

周德威趁机带大军一冲,梁军“假败”顿时变成了“真败”,而早在后面等了一天的李存勖看到这边变化,立刻带中军杀出。

周德威和李存勖合兵,两人直接把王景仁杀的大败。

而李嗣源这边,正在指挥打仗的他一看到王景仁那边败了,立刻也让这边亲卫大喊梁军败了。

结果这边韩勍、李思安打着打着,突然发现他们的另一翼没了,顿时也军心动摇,李嗣源趁机领兵厮杀,韩勍、李思安大军也全面溃败。

周德威、李存勖、李嗣源三军会合,开始全面追击溃逃的梁军。

为了减少梁军抵抗,李存勖让亲卫大喊:“梁军亦是大唐子民,缴械不杀!”

梁军顿时纷纷投降,降者无数。

周德威、李存勖、李嗣源于是不管这些降军,开始带兵追逃走的王景仁、韩勍、李思安等将领。

晋军天天和梁军打,是懒得管这些降兵,可后面的王镕王处直的联军不同,尤其王镕的大军,梁军可是刚屠了深、冀两州,王镕的大军一看梁军那是新仇加旧恨,当即拿起屠刀把梁军俘虏宰了个干净。

朱温做梦大概也没想到,自己的百战之师,精锐中的精锐,最后居然死在连城都守不好的王镕大军手里。

*

成德节度使府

冯道看着最新的捷报,满脸震撼。

良久,冯道回过神来,感慨道:

“生子当如李亚子,想不到这天下,竟真有这般人物!”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