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冯道入狱 刘守光神级作死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幽州节度使府外

一队风尘仆仆的人马在门前停下。

“哈哈,咱们终于回来了!”

“咱们这一趟可真是惊险,居然吊个唁都能遇到打仗。”

“幸好有咱冯巡官,要不那赵王还被蒙在鼓里。”

“就是,就是,要不他丢了成德还不知道怎么丢的。”

……

冯道翻身下马,看着后面因回到家兴奋不已的亲卫们,笑着说:“大伙这趟跟着我辛苦了,后面马车上那车绢大家拿着回去分一分,就当我请大伙喝酒了。”

领头的亲卫一听,忙摇摇头,“这怎么行,那是赵王赏大人的。”

“众位弟兄这次随我身赴险地,道实在无以为谢,只能送些聊表心意,众位若是不收,道实在无颜见各位。”冯道拱手。

领头的亲卫看冯道坚持,这才不推辞,对身后的手下笑着骂了一句,“冯巡官给你们赏绢养婆娘,一群木头还不快谢谢人家!”

“谢谢冯巡官!”

“冯巡官果然出手大方!”

“哈哈,老子要回去给婆娘说,这是赵王赏的!”

一群亲卫顿时围着冯道道谢。

冯道笑着摆摆手,“大家快拿着回家给媳妇吧,要不你们这一走就是三个月,回去媳妇只怕不让进门了。”

众人顿时大笑。

领头的亲卫还要带手下去上峰那交令,就对冯道抱拳,“我还要带这帮臭小子去交任务,就先走一步了,冯巡官以后要有什么事,到节度使府的侍卫司找我。”

说完,带着一群人走了。

冯道等人走后,进了使君府。

进了府,冯道没去自己的外院,而是直接去了刘守光的正院。

他得把成德发生的事给刘守光汇报一下。

冯道找到刘守光时,刘守光正在翻书。

翻书???

冯道顿时被吓到了。

他家使君不是最讨厌书的,连带着才讨厌文人的么?

今儿太阳是打西边出来?

冯道望了望天。

“你回来了?正好,来帮本王看看,本王要当皇帝得让朱温封本王个什么官才好?”刘守光抬起头,对冯道招招手。

冯道:……封官、皇帝???

冯道走近,才看到刘守光看的居然是大唐印的职官志,而旁边,还有一张纸,上面写满“中书令”、“尚父”、“太师”等一串官名。

“王爷,您这是要干什么?”冯道小心翼翼的问。

刘守光用笔圈着自己中意的官名,随口说道:“朱温和李存勖在柏乡打了一仗,听说朱温输的挺惨的,手下的精锐死了大半,李存勖虽然赢了,可要把朱温打成这样,想必也是惨胜,如今他俩两败俱伤,整个天下,就数本王兵力最多了,本王打算去渔翁得利,过几日,本王就再出兵定州,先打王处直、王镕,然后再一锅把李存勖朱温端了……嗯,这个等会再说,冯道,你快先帮本王选个霸气的官名,要不等本王平了天下当皇帝,显得不那么正统……对了,当皇帝之前加的那个官就什么来的……九、九、九”

“加九锡,”冯道忍不住补充说。

“对,就是加九锡!”刘守光一拍桌子,立马翻书,只是翻了几下,疑惑道:“怎么没有这个官名?”

冯道在旁边无力:“加九锡不是一种官职,只是皇帝向臣子赐九种器用之物,表示皇帝对臣子的最高礼遇。”

“什么,不是官职啊,我说本王怎么翻遍书都找不到!”刘守光抱怨了一句,顿时对九锡的兴趣大减,把自己写的纸拿过来,挑了挑,对冯道问道:“那尚父呢,这个是不是皇帝爹的意思,是不是很尊贵?”

冯道已经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了,他算听明白了,刘守光是想找个更高一点的官职过渡一下然后称帝,其实称帝不称帝冯道懒得管,自从朱温篡唐称帝后,天下自立为帝的比比皆是,蜀王王建已称帝,岐王李茂贞虽然没敢称帝,可却把自己妻子封做皇后。刘守光若只是想自己换个名头,这倒也是人之常情,可要出兵定州,如今定州王处直、成德王镕正是晋军李存勖盟友,岂不是直接相当于对上晋军。

“王爷,下官刚从成德回来,对此次的柏乡之战略知一二,此次柏乡之战虽然是梁晋两方硬碰硬,可晋军却不是惨胜,相反,晋军正因大胜士气锐不可当。而梁军,虽然此次大败,可朱温毕竟经营多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反观咱们幽州,兵力虽多,却不曾打过硬仗。”

刘守光抬起头,眯着眼,“你想说什么?”

冯道拱手,“王爷,如今晋军正因柏乡大捷乘胜追击梁军,短期内断然注意不到咱们幽州,咱们应该趁此机会积蓄实力,等他们两家相持久了,疲惫不堪之际再出兵讨伐,而不是现在。”

“文人之见,”刘守光嗤道,“两军精锐相斗,哪怕胜了,胜的一方又能好到哪里去,你当本王没领过兵么,如今正是两家最弱的时候,若过些日子,两家休养过来,本王还怎么渔翁得利。”

冯道一看刘守光不听,顿时急了,“王爷,晋军损伤真没外面传的那么大,我帮忙转运粮草,怎么会不知晋军所剩兵力。”

刘守光猛然看着冯道,“你帮忙转运粮草?”

冯道忙把之前听刘守光出兵、猜测朱温趁机打成德主意、去提醒王镕、然后顺便帮王镕转运粮草的事说了一遍。

“你居然去帮王镕!”刘守光大怒。

“王爷,臣知道成德和咱幽州有旧怨,可成德是河北的门户啊,成德要被朱温吞了,下一个就是王处直,再下一个可就是咱幽州了。”冯道忙解释。

刘守光却听不进去,怒道:“本王打王处直,你却帮着王处直的老相好王镕,来人,把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给本王关起来。”

冯道傻眼了。

等侍卫把冯道拖下去,刘守□□的一把掀了桌子。

“都跟本王作对!”

刘守光/气的对着地上的纸狂踩。

“孙鹤那老头天天跟本王作对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连冯道都和本王对着干。”刘守光/气的破口大骂。

刘守光骂了一阵子,一屁股坐在榻上。

过了一会,气消了一点,想起刚才冯道说的话,刘守光也有了一丝犹豫。

难道晋军梁军真没他想象的损伤的那么厉害?

刘守光挠挠头,突然一拍手,走到旁边把刚才打翻的纸墨捡起来,写了两封信。

“来人。”

一个侍卫进来。

刘守光把信给他,“去送给王镕、王处直。”

侍卫拿着信退出去。

刘守光起身,背着手在屋里转了转。

晋军损伤大不大,试试不就知道了。

*

成德节度使府

王镕悠闲的坐在府里。

自从经过柏乡一役,王镕就彻底明白自己压根不是打仗的料。

既然不是打仗的料,那就别在那碍事了,生性乐观的王镕就直接把自己的赵军往李存勖手中一送,然后拍拍屁股自己回来了。

所以虽然如今盟军追梁军忙的要命,王镕却闲的有时间在府里喂鱼。

王镕拿着鱼食逗自己养的那条“龙鱼”。

一个侍卫从远处走过来,把一封信呈上来。

王镕随手接过,“谁的?”

“燕王。”

“刘守光?”

王镕惊讶了一下,忙拆开。

只见上面只写了一句话。

燕有精兵三十万,率二镇以从晋,然谁当主此盟者?

王镕瞪着眼看着这句话,良久,憋出一句:“无耻!”

转手把信给侍卫,吩咐道:“送给晋王。”

“是,”侍卫匆匆下去。

定州

王处直看了信,直接破口大骂,转手也让送给了晋王。

*

正在前线追梁军的李存勖同时收到王镕王处直的信,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呢,结果拆开一看,差点气从马上栽下来。

燕有精兵三十万……谁当盟主?

当初向你求救你不来救,等本王救了,你居然还问谁当盟主,想来摘桃子。

刘守光,你够无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