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回家啦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冯家后院

丽娘坐在炕上,小心的晃着怀中的小冯平,哄着他睡觉。

旁边,孙茹正带着两个婢女缝制小衣裳。

孙茹用牙咬断一个线头,把刚做好的小肚兜举起来,对丽娘问道:“姨娘,看我做的怎么样?”

丽娘转头,笑着说:“娘子做的肚兜针脚仔细的很,咱们平哥儿有福了。”

孙茹拿着肚兜下了炕,走过去对着襁褓里的儿子比划了一下,皱眉,“好像大了些?”

“没事,小孩子长的快,等开春正好穿。”丽娘看了一眼笑着说。

“也对,那我再做个小一点的!”孙茹开心的把小肚兜收起来,又拿了一块新料子,打算再做一个。

丽娘看着又兴致勃勃做肚兜的孙茹,笑着摇摇头,果然是刚当娘的人,这新鲜劲!

孙茹这次裁完了料子,先对着儿子比划了比划,看大小合适,才开始缝,一边缝一边和丽娘说话。

“不知道郎君在晋阳怎么样了,如今平儿都快满百日了,却连爹的面都没见过,也不知道郎君回来能不能认出这是他儿子!”孙茹叹气。

“怎么会认不出呢,上次春子去报喜,回来说大郎知道你生了平儿,都快高兴杀了,等大郎回来,肯定一准先看你和平儿。”丽娘安慰道。

孙茹一说起冯道,也没心思再做肚兜了,伸手去逗了逗丽娘坏中的儿子,“你爹要把咱娘俩忘了,你就把你爹那不着家的混蛋给忘了。”

“谁要把我忘了?”门帘一掀,一个素衣男子从外面进来。

“郎君!”孙茹回头一看,惊喜的叫道。

冯道两步走上前,一把抱起孙茹,笑吟吟的说:“娘子刚才是在说我坏话?”

孙茹看着眼前的丈夫,这些日子独守空房和独自生产的委屈都涌上心头,眼泪一下子下来了。

冯道一看媳妇哭了,顿时慌了,忙七手八脚的给媳妇擦眼泪,“怎么了,谁给你受委屈了?”

孙茹一边哭一边用手锤冯道,“还不是你,你一走就是一年,连点音信都没有,爹、姨娘和我天天在家替你提心吊胆。”

冯道松了一口气,忙抱着媳妇哄,“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好。”

孙茹在冯道怀里哭了一会,才平复下来,看了哄自己的夫君,心里又开心起来,不由破涕为笑。

冯道看着终于开心的媳妇,放下心来,这才有空转头看旁边。

“这是我儿子?”冯道看着丽娘怀里抱着的孩子,惊喜中带有一丝小心翼翼。

“不是你儿子是谁的,看这当爹的,出去一趟都傻了。”孙茹和两个婢女在旁边笑道。

冯道忙走过去,从丽娘手中小心接过孩子,扒开襁褓,一个睁着大眼睛,很是有精神的娃娃从里面露出来。

娃娃正在吃手,看着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嘴一咧。

哇——

冯道顿时慌了,忙手忙脚乱的哄起来。

可这儿子不是媳妇,媳妇两句话能哄好,儿子却不行。

三个月大的小冯平又哭又打挺起来。

冯道怕儿子摔着,吓得赶忙把儿子放到炕上。

丽娘、孙茹和两个婢女看到,在旁边捂着嘴笑起来。

“该!”孙茹上前抱起儿子,“你再不回家,儿子都不认你了。”

冯道看着一到媳妇怀里就不哭的儿子,心虚的摸摸鼻子。

孙茹哄好儿子,抱着儿子走到冯道面前,指着冯道,“平儿,这是你爹。”

冯道伸手拍了拍,想逗儿子。

结果小冯平立刻扭头,丝毫不给他爹面子。

冯道却丝毫不觉得尴尬,反而惊喜的说:“他这么小就会扭头了?”

“三翻六做七滚八爬,孩子都快满百日了,自然会抬头转头。”孙茹逗了逗儿子,让儿子转头看爹,只可惜儿子进了怀就开始找奶,丝毫不给娘面子。

“你亲自给他喂奶,没请个奶娘么?”冯道一看儿子这样,顿时心疼起媳妇来了。

“本来请了本村一个刚生了孩子的婶子,可你儿子太聪明,打小认人,死活不肯喝别人奶,所以我就自己喂他 了。”孙茹熟练的抱着儿子喂奶。

“这孩子,怎么吃奶都挑食,”冯道哭笑不得,转头看着丽娘,问:“姨娘,我爹呢,怎么进了门都没看到?”

“邻村有个人家家里有白事,叫郎君帮忙写帐子去了。”丽娘把炕上刚才那些针线活都收起来。

收拾好后,觉得小两口好不容易见面,就带着婢女下去了。

等人都走了,冯道揽过媳妇,坐在床上,“我不在的日子,辛苦你了。”

孙茹抱着儿子偎依到冯道怀里,没有说话。

冯道轻轻在孙茹额头亲了一下。

“这次回来能呆多久?”孙茹问道。

冯道想了一下,“呆到过年应该没问题。”

孙茹惊喜的扭过头,看着冯道。

“高兴了?”冯道笑着用手点了点孙茹的额头。

冯父提着二两肉悠悠的进了家门。

刚一进门,就看到一辆马车停在前院。

“咦,这是谁家的马车?”冯父上前看了看。

“大郎回来了!”丽娘从厨房伸出头来,“这是大郎带回来的,里面说是晋王赏的。”

“道儿回来了!”冯父惊喜的把手中的肉一扔,直接往后院跑。

“道儿——”

冯父人未到,声先至。

屋里,冯道和孙茹听见冯父的声音,抱着孩子一起出来。

“爹,儿子回来了!”冯道一撩袍子,给冯父问安。

“快起来,”冯父一把扶起儿子,仔细看了看儿子,一巴掌拍上去,“臭小子,一走大半年,连个音信都没有,净让爹和你媳妇担心。”

冯道起身,笑着说:“儿子不孝,让爹担心了。”

说着,和孙茹一起扶冯父进屋。

几人在屋里坐下后,冯父就迫不及待的问:“在晋阳可还妥当?我听春子说你进了晋王的霸府,是怎么回事?”

“爹放心,一切都好!”冯道就把离开这大半年的事都给冯父仔细说了一遍。

“那位监军居然把你推荐给了晋阳,还让你进了霸府,”冯父一听大喜。

“张监军对儿子确实不错,平日对儿子也很是照顾。”冯道笑着说。

“那如今你刚进霸府就回来,这……”冯父有些担心。

“爹放心,晋王已经将霸府移到了成德的赵州,而且现在军中无事,儿子正好请假回来,晋王也准假了,而且晋王知道儿子喜得一子,还特地赐了很多东西给儿子。”冯道给冯父解释道。

冯父这才放心下来,也忙问了和孙茹一样的问题。

“能在家呆多久?”

“大约能过年!”

冯父听了顿时高兴的开怀大笑。

冯道自从回家后,除了出门拜访了一下亲戚邻居,就闭门在家陪媳妇儿子。

“来,平儿,看爹爹手里拿的是什么?”冯道摇摇手中的拨浪鼓。

小冯平瞅了冯道一眼,扭头吃自己的手。

冯道放下手中拨浪鼓,又拿起一个布老虎晃了晃,“平儿,爹爹这有布老虎奥!”

小冯平理都不理,接着吃手。

冯道放下布老虎,挠挠头,爬到儿子旁边,“儿啊,你到底喜欢什么?”

小冯平依旧吃手。

冯道轻轻把儿子的小手从嘴里拿出来,靠近,“宝贝,看看爹爹。”

小冯平吧唧吧唧嘴,张嘴,“哇——”

孙茹正在外间,听到儿子的哭声,忙进来,抱起儿子,瞪了冯道一眼,“你怎么又把他弄哭了!”

冯道心虚的去捡布老虎,嘀咕道:“老子陪他玩他都不理我。”

孙茹听了直接气笑了,“他才三个月,你拿个布老虎又不能吃,他理你才怪!”

冯道:……

原来我儿子要用吃的哄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