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五代第一美女花见羞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汴京(开封)

大殿上,朱友贞无聊的坐在龙椅上,听着下面群臣商讨今年的春祭。

“啊~”

朱友贞偷偷打哈欠,看着下面依旧为到底用唐礼还是周礼辩论个没完的众大臣,不由生出一丝烦躁。

一群腐儒,只会在这些小事上斤斤计较!

正心烦着,一个内侍匆匆从外面进来。

“禀陛下,检校太师、中书令、邺王杨师厚薨了!”

正在下面激烈争论的众大臣突然一静,都抬头看着皇帝朱友贞。

朱友贞一愣,不敢置信的说:“你说什么,再报一遍!”

“禀陛下,检校太师、中书令、邺王杨师厚薨了!”

朱友贞嘴角扬了扬,突然用袖子捂住脸,大哭道:“天夺我大梁柱臣!”

说着,哭倒在龙椅上。

众大臣对视一眼,忙齐声说:“邺王身陨,陛下请节哀!”

朱友贞用袖子擦了擦自己脸上不知有没有的眼泪,悲痛的对下面的群臣说:“邺王之死,朕不胜悲哀,今儿起辍朝三日,追封邺王为太师。”

说罢,朱友贞捂着脸悲痛的回了后宫。

……

后宫

“哈哈哈,那姓杨的老不死的终于死了!”朱友贞坐在大殿里,搂着自己最宠爱的张德妃,畅快的大笑。

下面,坐着朱友贞的三个铁杆心腹:赵岩、张汉鼎、张汉杰。

赵岩,朱友贞的亲姐姐长乐公主的夫婿,最受朱友贞宠信,也是朱友贞的智囊,现任朝廷的租庸使,掌管着大梁的财政大权。

张汉鼎、张汉杰,张德妃之兄,现任禁军指挥使。

三人也一人揽着一个美姬,陪着朱友贞庆贺。

张汉杰首先开口道:“恭喜陛下,如今杨师厚一死,朝中再无权臣,以后陛下大权在握,再也不用顾虑他人。”

张汉鼎也笑着说:“汉杰说的没错,如今朝中权臣已去,这天下,再无人可左右陛下。”

朱友贞听了开怀大笑,“两位舅兄说的不错,朕乃一国之君,可恨他杨师厚拥兵自重,处处跟朕做对,好在如今姓杨的已死,这天下,终究还是朕的!”

“陛下,现在高兴还有些太早了。”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朱友贞一听顿时大怒,刚要发火,却发现说话的是自己的姐夫赵岩,火气顿时消了。

“姐夫,何出此言?”

赵岩端起一杯酒,喝了一口,不紧不慢的说:“陛下,如今杨师厚虽然已死,可魏博节度使的位子却空了下来,陛下可想好让谁接了么,若是一个不慎,说不定又会来第二个杨师厚。”

朱友贞一听,顿觉有理,不由陷入深思中。

魏博乃河北三强镇之一,兵力强壮,百姓富足,赋税也丰厚,若是再派一个能力强的节度使,只怕用不了多久,又是一个杨师厚,可若派个能力弱的节度使,魏博牙兵向来强悍,只怕压不住,这……

朱友贞纠结起来。

赵岩看着朱友贞面色变来变去,“陛下可是纠结魏博节度使的人选?”

朱友贞叹了一口气,“不瞒姐夫,这魏博节度使的人选委实不好定,要是选个无用的,不说魏博的牙兵压不住,就是抵御晋军也是不用想了,可要选个厉害的,朕真的怕,过几年……唉!”

“这有何难,臣有一计,可保此事万全。”赵岩笑着说。

“姐夫有良策?”朱友贞一听忙问道。

“魏博自唐朝年间就是朝廷大患,究其原因,无外乎不是因为魏博其下六州牙兵姻亲盘结、同气连枝,无论谁任魏博节度使,只要掌控了牙兵,势力就会迅速大增,终成朝廷心腹之患。”赵岩解释道。

朱友贞点点头,“正是如此。”

“既然这样,何不将魏博拆成两镇。”

“拆成两镇?”

“魏博是一镇,实力强大,自然不服朝廷管束,可要拆成两镇,实力大减,以后还哪能和朝廷对抗,而且拆镇之后,派两位节度使去,一同抵抗晋军,比之前一位节度使岂不是还要周全。 ”

朱友贞听了赵岩的计策,有些犹豫,“魏博的牙兵向来安土重迁,贸然分镇,只怕容易引起动乱。”

“凡是不破不立,魏博牙兵向来猖狂,早晚都是祸害,既然如此,何不趁现在杨师厚刚死,群龙无首,立刻分镇,也省得日后再生事端。”赵岩劝道。

朱友贞点点头,“姐夫说的有理,就按姐夫说的办,不知姐夫对两镇节度使可有人选?”

赵岩费了这么多口舌,就等朱友贞这句,本来这魏博怎么样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有两个人看上了这个位子,偏偏这两人都给他送了重礼,他实在不好抉择,才想出了这分镇的妙招。

不由为自己的睿智自得,赵岩抚了抚胡子,“宿州刺史张筠和平卢节度使贺德伦性子谦逊恭谨,为人本分,任魏博节度使再合适不过。”

朱友贞记下两人,众人接着喝酒。

三日后

为杨师厚辍朝三日的朱友贞终于顶着哭的通红的双眼,重新出现在朝臣面前。

先是诉说了一番自己对杨师厚之死的悲痛之情,然后下了一道诏书。

大意是:魏博,乃是唐朝设置的藩镇,管辖着魏州、博州、贝州、相州、卫州、澶州六州。从即日起,为抵御晋军,拆相、卫、澶三州建昭德镇,以张筠为节度使。而魏、贝、博三州仍为魏博镇,以贺德伦为节度使。

在这道诏书后,朱友贞又下了一道诏令,派名将牛存节、刘鄩、王彦章攻打成德王镕,“顺便”送两位节度使去上任。

下完两道诏令,觉得自己软硬兼备,面面俱到的朱友贞,又回后宫“哀痛”杨师厚去了。

(远在成德王镕:啊?)

京兆尹府 后院

一个身着淡色襦裙的少女低头端坐在琴前,悠然的弹着古琴。

旁边,闭目坐着一个气质儒雅的将军刘鄩。

一曲作罢,刘鄩睁开眼,“好!”

少女微微抬头,露出一张绝色倾城的脸。

“将军若喜欢,妾再弹一手。”少女轻声说。

“再来一首春江花月夜吧!”

“是。”女子低头,悠扬的琴曲顿时从指间流出。

刘鄩微闭双目,享受这难得的惬意。

只是好景不长,还没等一曲听完,一个少年从远处匆匆跑来。

“爹,圣旨来了。”

琴声顿时停下,刘鄩也睁开了眼。

“爹,宫里来人了,说让您领兵去送两位节度使去魏博。”少年低声说。

刚才闲散的刘鄩精神一振,眼中露出一丝精光,笑着说:“看来这府尹本将军是干不了了,走!”

刘鄩从榻上站起来,刚才的少女也起身,过来帮他换上朝服。

换好朝服后,刘鄩一揽自己的爱妾,笑着说:“本将军接了圣旨八成就要立刻出征了,你在家好好歇着,要是缺什么就去找夫人。”

少女嫣然一笑,“将军放心,夫人待妾一向宽厚。”

刘鄩拍拍少女的头,带着儿子朝前院大步走去。

少女目送将军离开,一直等到看不见人了,才失落的转身朝自己屋走去。

两旁的婢女看见侧夫人如此失落,也都不敢上前,远远的在旁边候着。

少女进了屋子,走到床前,对屋里的贴身婢女说:“都出去,我要歇歇。”

贴身婢女知道自家夫人肯定心情不好,就小声的劝道:“小娘子不必担心,您刚嫁过来不清楚,咱们将军身经百战,素有一步百计之称,是咱大梁有名的名将,此次出征,肯定能马到成功。”

“谢谢你,我知道了,”少女勉强笑了笑,坐到床上。

婢女忙把被子放开,服侍少女睡下,然后放下帘子,才悄悄退下。

帘子里,少女一反刚才的愁容,狰狞的叫道:“系统,你给我滚出来。”

“叮咚,001为您服务。”

“别整电子音,老娘要人工服务!”

“叮——咳咳,宿主你好!”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