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李存勖平魏州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司空颋回到节度使府,把晋王李存勖接受魏州牙将投诚的消息回复给张彦。

张彦得到司空颋的回禀,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下,又听闻晋王李存勖大军已在魏州城外扎营,并且晋王也在其中,一颗心思顿时活了起来。

他是不是应该亲自去讨好一下?

毕竟这可是他以后的主公!

再顺道展示一下自己在魏博有多得“民心”?

这节度使的位子还得晋王亲口承认才行!

自觉自己“智谋无双”的张彦当即叫来其他七位牙将,又从手下银枪效节军中挑选了最精锐的五百人,组成一军,带上礼物,浩浩荡荡的朝晋军大营赶去。

……

晋王正在吃晌午饭,听到张彦带兵来觐见时,冷哼一声,将饭放下。

“这张彦果然如司空颋说的一般嚣张!”

旁边卢质放下手中的酒壶,笑着说:“只是遇到王爷,这张彦再嚣张也没用!”

李存勖哈哈一笑,把旁边的铠甲一提,“卢质你接着吃,本王去先收了这五百人。”

卢质拿酒壶晃了晃,“王爷尽管去,质在此先恭贺王爷再得一军。”

李存勖穿上铠甲,大步朝外走去。

卢质抬起酒壶,喝了一口酒。

带五百人就想给他家王爷展示实力?

呵呵,他家王爷可不是梁帝朱友贞!

外面

张彦带着五百人趾高气扬的来到晋军大营前,还没等他想好怎么表现魏州牙兵精锐——银枪效节军的厉害,晋军大营的营门突然打开,一众杀气腾腾的晋军顿时把他们围了起来。

“我们……我们是来投诚的……”张彦和七个牙将看着周围的晋军,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晋军却没有回应,迅速朝两边分开,一个身披银色铠甲的青年男子手提银枪,拍马过来。

“晋王殿下!”正惶恐不安的张彦一看到晋王,忙喊起来。

李存勖勒马,看了一眼被围在中间的五百人。

“来人,将张彦和七个同党拿下!”

一声令下,晋王身边的亲卫直接冲上前将张彦和七个亲卫按倒。

“殿下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晋王李存勖冷哼一声,“张彦,你和七个牙将在魏州支使牙兵作乱,欺压百姓,残杀无辜,当本王不知道!”

“冤枉啊!”张彦立刻挣扎着叫屈。

“斩!”晋王丝毫不听辩解,直接下令。

亲卫手起刀落,八个人头登时落地。

嘶——

同来的五百个牙兵精锐——银枪效节军倒抽一口冷气,忙提起兵器自卫,但领头的张彦已死,众人不知该听谁号令,一时间居然各自为战。

就在五百人慌乱突围时,晋王李存勖拿银枪一戳地,大声说:“魏州做乱只诛首恶,其他人,放下武器既往不咎!”

“放下武器,既往不咎!”晋军随声大喝。

五百银枪效节军本来就因为八人的死被夺了锐气,又被包围的里三层外三层,自觉突围无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啪!”随着第一杆银枪落地,其他众人也纷纷将银枪扔在地上。

“拜见殿下!”众人叩首。

李存勖看到所有人都放下武器,一改刚才的杀伐果断,将手中的银枪一扔,下马走到五百人面前,面容可亲的亲手一个个扶了起来。

“殿下……”被李存勖扶起的银枪效节军很是诚惶诚恐。

将所有人扶起来后,李存勖大声说:“本王没来魏州之前,就听闻银枪效节军乃牙兵中的精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如今作乱以除,从今以后,银枪效节军就是本王麾下亲卫!”

亲卫……!!!

刚刚被扶起的五百银枪效节军霎时间呆住了。

五百个银枪效节军震惊的看着晋王李存勖,突然捡起银枪,持枪单膝跪地,异口同声的说:

“银枪效节军誓死效节殿下!”

李存勖哈哈大笑,提起银枪,翻身上马,“跟本王进营!”

“是!”五百银枪效节军齐喝一声,立刻跟上。

营中

卢质站在观望台上,摇着酒壶,悠悠的走下去。

诛首恶,震其翼,施下恩,收其心,他家殿下恩威并施的手段用的还是一如既往的溜。

次日

李存勖带大军开进魏州,恩威并施,将魏州七千牙兵收入麾下,魏州乃平。

*

刘鄩本来正在赵州堵李存勖的,却不想扑了空,又收到李存勖已经平定了魏州之乱,拿下了魏州,顿时大惊。

李存勖怎么没走近道,反而走了远道?

牛存节老将军呢?

就算他这扑了个空,可牛老将军不应该带大军走那路吗?

结果一打听,刘鄩傻眼了。

晋王李存勖居然因为怀疑他设伏特地挑了远路!

他……他名声已经“坏”到这个地步了吗?

紧接着,一个噩耗传来,牛存节老将军,在行军到黄河边时,突然得急病去世了!

牛老将军所带的军队失了主帅,群龙无首,所以只好在黄河边上扎营,等着皇帝派主帅,所以并没有能及时赶到魏州。

这……

刘鄩虽然知道牛老将军因为年纪大了有“消渴症”(糖尿病),可这………

无奈之下,刘鄩立刻点起大军,朝魏州赶去。

如今整个魏博就自己这一个主帅,要真丢了魏州,皇帝可第一个拿他出气。

刘鄩带着大军紧赶慢赶,终于在五日后赶到了魏州。

一进入魏州,正好当头撞上了李存勖的大军。

两军见面,分外眼红,顿时战成一团。

可由于刘鄩只带了一路大军,李存勖的后援周德威的幽州大军路远也还没到,两军的兵力那是半斤对八两,一时间谁也占不上便宜。

很快,两军就胶合起来,三天一小战,五天一大战,对峙起来。

这一对峙,就是好几个月。

如此一来,可就苦了两方转运粮草的官员。

十多万大军挤在魏州这个弹丸之地,粮草全靠后方转运,每天数以万担的粮草消耗,直让两方压力倍增。

再加上两方主帅都喜欢劫粮草,也擅长劫粮草。

一时之间,两方粮草转运官员不得不为押运粮草,绞尽脑汁,斗智斗勇。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