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打脸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魏州东北方二百里外,有一座不大不小的城池,名临清。

平日里不算显眼,也不算热闹,只是半个月前,突然来了些许人马,整个城池顿时戒严起来。

更后来,甚至来了一队重兵,整个城池都被重兵把守起来。

县衙正堂

张宪和冯道正在伏案忙着处理公务。

旁边还有许多粮官、偏将进进出出,送来魏州或后方的文书情报等。

张宪左手接过旁边粮官递来条子,右手把刚刚处理手书递给身后的偏将,头也不抬的吩咐道:“拿手书去领三万担,从西路送往魏州。”

“是,”偏将接过手书,匆匆下去。

张宪点了一下头,丝毫不停顿的展开左手的条子,扫了一眼,在上面签上字,还给左边粮官,吩咐道:“明日早晨前,准备好四万担麦子,三万担马料。”

“是,属下这就去准备。”粮官接过签好字的条子,应了一声退下。

对面,冯道亦是如此。

冯道左手接过后面押运粮官递来的手书,看了一眼,右手在账册上记上一笔,然后写了一张条子递给身旁的管粮草的属官,“成德今日送粮六万担,你去安排人手接入西粮库。”

“是!”属官拿着条子匆匆下去。

冯道在手书上签上字,又用了印,然后还给押运官,“你回去回禀赵王,六万担已收到。”

押运官接过手书,躬身退下。

就在众人都忙的脚不着地时,头戴华阳巾,身着鹤氅,手拿羽扇的卢程从外面悠闲的走进来,一边扇风一边抱怨。

“这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这么热,张宪冯道你们屯粮也不选个好地方,弄的本官陪你们一起挨热。”

正在忙着处理政务的张宪、冯道听了嘴角齐齐一抽,抬头,看到卢程的穿着打扮,更是无语。

六月的大夏天,你穿成这样,居然还嫌热!

张宪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又因拨粮一早晨忙的头昏脑涨,看着卢程起的如此晚还在作妖,顿时冷哼一声,反讥道:“支使大人要再穿件狐裘,说不定就凉快了。”

“扑哧”冯道没忍住,直接笑出声来。

“你!”卢程瞪眼。

张宪转头看看墙角的水漏,“已经巳时了,是否该摆早膳了?”

本来正要生气的卢程,顿时闭上嘴,心虚的走上主位。

他今早光忙着试衣裳去了,确实来的晚了些。

堂下的仆人看着三位大人来齐了,忙端上早就准备好的早膳。

张宪早就饿的前心贴后心了,直接拿起一个饼子,三两口吞下肚,又喝了一碗粥,这才缓过来,心气也平下来,对主位的卢程说:“下官一早晨忙的有些糊涂了,刚才冒犯支使大人了,只是大人早晨要有事耽搁,也先派个人来说一声,下官和可道也不至于一直久等。”

卢程正气呼呼的喝着粥,听到张宪这么说,脸上才好看了些。

三人简单的吃完早膳,仆人上来收拾走碗筷。

张宪用帕子擦了擦手,然后拿出一枚铜钱,对对面的冯道笑着说:“可道,我要抛了。”

说着,张宪把手中的铜钱往空中一抛。

随着铜钱在空中翻转几次,啪的掉在地上。

“有字的朝上!”

张宪和冯道两人看了一眼,笑着起身,互相拱拱手,两人走对方位子坐下。

旁边的属官早已习以为常,立刻拿着刚才没处理完的政务上去。

自从晋军和梁军对峙后,晋王虽然拿下了魏州,可魏博其他五州却还在大梁手中,偏偏魏州还在魏博的中央,所以晋王带着大军相当于孤军深入。

虽然晋王看着手上的兵力和刘鄩斗得旗鼓相当,甚至还占了上风,可粮草转运却成了大问题,因为所走的路线大部分都在大梁境内,再加上刘鄩作战向来爱走偏门,极擅劫粮草,所以开始时粮草差点无法正常转运。

后来冯道和张宪两人发了狠,舍弃了原来的运粮路线,把屯粮地点搬到了离成德最近的临清,然后改从成德境内运粮,这样虽然远了些,却安全了许多,只是虽然大部分都在成德,可从临清到魏州还是得在大梁,而这一部分运粮得万分小心,任务也更繁重,所以冯道和张宪两人就决定每日抛铜钱轮流来。这样既能减轻负担,也能让别人无法预测他们谁来掌管下一天的运粮路线。

晋军这边冯道和张宪严防死守、见招拆招,终于保证了晋军粮草的转运,可梁军那边就没这么幸运了。

梁军虽然运粮草更方便些,甚至旁边几州都在向刘鄩大军供应粮草,可刘鄩对上的偏偏是李存勖。

李存勖手下有轻骑!

得知刘鄩劫自己粮草,李存勖当即决定来而不往非礼也,派出一队轻骑,就放在刘鄩大营外面,只要刘鄩粮草一来,轻骑立刻上去就烧。

这样一来,梁军可遭殃了,好不容易从别的地方运来的粮草,却屡屡被烧,偏偏轻骑跑的快,每次梁军还抓不到。

刘鄩在粮草被烧几次后,终于拿出了梁军对付晋军轻骑的一贯做法,修筑甬道夹寨。

从梁军大营修建一条甬道直接通到大梁境内,让运粮的兵士从甬道走。

只是这样一来,又重复了梁军对战晋军的老路。

不过刘鄩比之前的将军要聪明一些,他知道这样拖下去对梁军不利,于是暗生一计。

*

李存勖用过早膳,带着一队亲卫溜达溜达的走到马房,刚牵出马,一个身穿铠甲的老头匆匆从外面走来。

“王爷,你这是要上哪去?”

“存审大哥,我就偷偷的去梁军大营看看。”李存勖笑着说。

“哎吆,我的小祖宗,”李存审忙抱住李存勖的马头,“千金之躯,坐不垂堂,您现在是晋王,怎么能轻易去窥营呢,这种事让臣或者其他将领去就行了。”

“本王不去亲眼看看,怎么能知道对方兵力排布。”李存勖坚持。

“臣多派些骑兵去探查,回来禀报您不就行了,那刘鄩向来爱玩阴的,您去了,他万一设埋伏怎么办?”李存审担心的说。

“本王带了五百亲卫,都是以一当百的勇士,哪怕有埋伏又如何?”李存勖不在意的说。

李存审一看李存勖的样子,更不敢让他出去,好说歹说才把李存勖从马上拉下去,把他送回大帐。

把李存勖送回大帐后,李存审松了一口气,他家王爷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年轻气盛,如今这是战场,对方主帅又是喜欢玩阴的,可不能让他家王爷像以前那样随意。

李存审又巡视了一遍营地,这才回自己营帐去了。

结果李存审刚走,李存勖就带着亲卫偷偷从晋军大营溜了出来。

“老头子就爱啰嗦,妨碍我玩耍!”

说着,带着亲卫朝梁军大营走去。

走到离梁军大营还有五里远的一处芦苇荡处,李存勖突然觉得周围有些安静的过分。

“停!”李存勖一拉缰绳,众亲卫顿时跟着停下。

“你们有没有感觉有些不对……”

还没等李存勖说完,周围突然有鼓声响起。

芦苇荡中,万人伏兵尽现!

领头的,正是梁军统帅——刘鄩。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