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功亏一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由于近两日并无大战,李存审用过午膳后,就躺在帐中小睡。

一觉醒来,已是晚膳时间。

醒来后,李存审就觉得有些心绪不宁。

难道是他睡的多了?

李存审晃晃头,从帐中走出来,打算去外面洗把脸。

走出帐外,就看到一众伙夫正抬着饭,挨个给各位将军的大帐送饭。

李存审对帐外的亲卫微微点头,示意亲卫把饭拿到自己帐里,而他自己,则走到后面水缸处,舀了瓢水,痛痛快快地洗了脸。

洗完脸,李存审拿袖子抹了把脸,打算回去吃饭。

结果刚走到帐门前,李存审突然停下,看着李存勖的大帐。

给王爷送到的伙夫怎么一直候在门外?

难道王爷身体不适,不想吃饭?

李存审抬脚朝李存勖大帐走去。

“怎么不送去?”李存审走进问道。

门口候着的伙夫看到李存审忙放下手中的食盒行礼,“禀老将军,殿下不在帐中,卑职不敢擅自进去。”

“殿下不在帐里?”李存审疑惑的一掀帐帘。

果然,里面是空的。

“殿下呢?”李存审扭头问帐旁守卫的亲卫。

两边的亲卫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个抱拳禀报,“禀老将军,殿下今天早晨出去巡营了。”

“什么!”李存审面色大变,一把扯过亲卫,“殿下什么时候出去的?”

“今天…今天早晨。”亲卫被李存审一吼,哆嗦的说。

“中午不曾回来?”

“不…不曾。”

李存审脸唰的一下白了,早晨出去,哪怕是去梁营窥营,中午也该回来了,而现在还没回来,那只能是……

李存审直接扔了亲卫,二话不说就朝骑兵营走去。

一刻钟后,李存审带着五千轻骑从晋军大营飞奔而出。

*

梁军大营五里外,往日幽静的芦苇荡,此刻厮杀声震天。

一个万人组成的军阵中,一队骑兵在里面奋力突围。

李存勖一枪挑开前面的一个梁兵,又用枪杆击落旁边斜刺过来大刀,同时险之又险地闪过一支暗箭。

“我……艹”李存勖暗骂一句,手中的银枪舞的更快,前面几个梁兵顿时被穿成刺猬。

趁着前面的梁兵一缓,李存勖后退,两旁的亲卫立刻合拢,把李存勖护在中间。

在中间的李存勖这才缓了一口气,握了握有些发麻的手,把枪换到左手,看着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梁兵,脸上却没有丝毫恐惧,反而全是兴奋。

“儿郎们撑住,本王歇一盏茶再带你们冲。”

周围的亲卫异口同声的说:“王爷尽管歇,外面有我们!”

李存勖顿时大笑,攥了攥右手,从马上拿出水囊仰头灌了口水,然后把水囊往马脖子上一挂,左手银枪扔到右手,一夹战马,又冲了出去。

“杀!”李存勖一枪挑飞两个梁兵,带着一众亲卫狠狠的撞上梁军的一个薄弱处。

……

不远处一块高地上,刘鄩皱着眉负手而立。

自从发现晋王有窥营的习惯,他就暗暗定下了这个埋伏的计策。

本来以为有一万人马,只要晋王李存勖落入陷阱,一切就尘埃落定,可等真执行起来时,刘鄩才发现,他想的太简单了。

或者说,晋王比他想的强太多了!

看着下面晋王李存勖不顾自身安危一次次亲身带着亲卫突围,亲卫誓死保护晋王的架势,刘鄩叹了一口气。

他开始就应该放箭,不该打着生擒晋王的谱!

本想着给皇帝送一份大捷,谁想到如今骑虎难下。

现在,梁军已经和晋王粘在一起,却是没法放箭了。

而这大半日过去,只怕晋军大营已经有所察觉……

刘鄩转头对身边的亲卫说:“让王彦章梁军领五千步兵去路口,万一有晋军援军,一定要挡住。”

“是,”亲卫领令下去。

刘鄩回头看着下面。

哪怕这晋王再厉害,只要没援军,也冲不出这万人军阵,终有力竭的时候!

*

李存审带着五千骑兵快马加鞭的往梁军大营跑。

一边跑,一边在心里求李家的列祖列宗,千万保佑他家王爷能撑的住!

李存审觉得他活了五十多年,就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害怕过。

李存勖要真出了事,他怎么给天上的义父(李克用)和其他的将领交代!

“驾!”李存审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

*

王彦章带着五千步兵刚在路口摆好阵,就看到远处尘土飞扬,一队精锐的骑兵从杀死腾腾的飞驰而来。

王彦章打眼扫了一眼骑兵数,二话不说带着步兵就撤。

刘鄩,你脑子有病啊,让本将军带着五千步兵来堵五千轻骑!

*

李存审看着撤退的梁军,也没空理会,直接从路口飞驰而过。

一炷香后,李存审带着骑兵到了芦苇荡前,看到了前面的战阵,也看到也战阵中正在突围的他家王爷。

“呼——”李存审狠狠的吐出一口气,心终于回到肚子里。

“保护殿下!”李存审大吼一声,提着枪一马当先的朝军阵冲了上去。

“是,”五千骑兵齐声一喝,跟着李存审,如同利箭一般冲向军阵。

李存勖和五百骑兵冲了一天都没冲破的军阵,此时却直接瞬间撕开一个口子。

李存审带着骑兵迅速将中间的李存勖保护起来。

远处

刘鄩看着前来的李存审,叹了一口气。

“功亏一篑啊!”

*

李存审双手哆嗦的把李存勖从马上扶下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看到没少胳膊缺腿,才彻底松了口气。

“殿下,你可吓死老哥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哥我可怎么和将领交代啊!”李存审后怕的拉着李存勖的唠叨。

李存勖却丝毫没在意李存审的担忧,反而因为打了一天很是尽兴,还有心思和幸存的亲卫说笑:“一不小心,差点就让姓刘的老头看笑话了!”

“王爷英武,宵小之辈岂能伤着王爷!”亲卫齐声说。

“赶明儿本王多带人手,一定把今天这局讨回来!”李存勖兴奋的说。

李存审:…………

王爷,您能消停会么?

心好累!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