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胡柳陂战前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虽然卢程的理由很扯,扯到整个支使院都没人信,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卢程还是拍拍屁股,跟着张宪走了。

冯道对此虽然有些无奈,不过卢程是他上峰,卢程想去哪,他也管不着,所以也就由他去了。

反正这支使院平日也是他和张宪干活,卢程在不在也不影响什么,所以冯道也就直接无视了。

等卢程走后,没过几日,冯道就接到晋王的调令,让他转运粮草到魏博最北的濮阳城。

濮阳城位于魏博最北,靠近在黄河北岸,南岸就是大梁的地盘,两军一旦再次开战,濮阳就是离前线最近的城池。冯道一接到调令,就明白,晋王这是要去和梁军作最后的决战了。

冯道于是让城中粮官清点好粮草,在一众骑兵的保护下,带着粮草浩浩荡荡去了濮阳。

只是在去濮阳的路上,冯道突然想起卢程,卢程为了争功,费劲心机找借口跟着张宪到魏博,就是为了再想办法跟着晋王李存勖上战场,等李存勖登基后好占个从龙之功以后平步青云。可谁想他一走,晋王反而来了调令,直接把临清这里全都调去了濮阳,临清这些人反而比他更早去了战场。

不知道卢程知道,是何感想?

想必卢程那时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吧!

冯道恶趣味的笑了笑。

*

卢程跟着张宪一路风尘仆仆到了魏博,刚进了城,卢程甚至连招呼都没和张宪打,就拍拍屁股跑了。

张宪看着直接没影的卢程,摇摇头,对卢程这种过河拆桥的行为见怪不怪,独自进城去见晋王了。

卢程从张宪这离开后,就匆匆去了城中卢质的住处。

一进门,看到屋里的卢质,卢程直接扑了上去,“堂兄——你可要帮我啊!”

卢质正在屋里喝酒,看到卢程的刹那,瞬间一口酒喷出来,“咳咳,你怎么来了。”

卢程顿时双目含泪:“堂兄,你可要帮我,我不要在临清呆了,殿下眼瞅着就要得天下了,我再在临清呆着,哪有什么功劳可言,等陛下登基后,我又如何靠功绩论功行赏……”

卢质扶额,他堂叔到底做了什么孽,生出这么个蠢货。

只是再蠢,这是他亲堂弟,卢质一把拉起卢程,厉声问:“你身为临清掌管粮草的支使,怎么跑这来了?”

卢程忙说:“殿下让张宪来魏博任掌书记,我正好押运一队粮草,就一起来了。”

卢质松了一口气,总算还没蠢死,知道擅离职守是死罪,找了个还算过得去的理由。

卢程看着卢质没太生气,小心翼翼的问:“堂兄,那我刚才和你说的事,我也是没办法,您看王爷下一仗就要和大梁决战了,堂弟我要再不来,等陛下得了天下,哪还有我什么事啊!堂兄您最得王爷信任了,就帮帮堂弟呗!”

卢质心想就算你来,文不成武不就,陛下打天下也没你什么事。

而且,想到今天晋王刚发的调令,卢质没好气的说:“你想跟着王爷上战场,你知不知道,王爷为了准备下一场决战,刚传令给临清粮仓,让临清粮官押运先去了离战场最近的濮阳。”

“什么!!”卢程不敢置信的大叫。

卢质耳朵被一震,直接不悦的说:“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你连最基本的这点都不懂么,粮官永远是最先动的。”

卢程瞪着大眼,张张嘴,想着自己好不容易找了理由,一路风尘仆仆到这,还得再求他堂兄,还不一定能跟着去战场,可临清那些人,什么都不做,却早直接去了。

卢程突然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那我还跑来做什么……”

*

随着冬季的到来,泛滥的黄河渐渐进入枯水期,在冷了几天后,又开始结起冰来。

在派人探查黄河上的冰终于可以撑人后,晋王李存勖迫不及待的开始调兵遣将,打算和大梁进行最后一场生死决战。

而早已晋王的部下,知道这可能是定天下的最后一战,也早已摩拳擦掌,得知晋王终于要决战了,也纷纷踊跃要求参加。

于是,李存勖开始了人生规模最大的一次调兵遣将。

李存勖将自己所领的五万精锐组成中军,自己的五千骑兵和银枪效节军更是安成了亲卫,又让周老将军将带来的三万幽州兵为左翼,由周老将军统领,然后把剩下的各部将兵马加起来大约也有两万,交给李嗣源,由李嗣源统领右翼。

安排妥当后,李存勖统帅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渡过黄河,准备和梁军一战定天下。

在李存勖调兵遣将准备一战定天下时,朱友贞也明白如今到了大梁生死存亡之际,这一战若再败,大梁再无屏障,也拼了命开始从各地调兵。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朱友贞在三个月里,居然硬是抽调出七八万兵马,再加上原来的逃回来的败军,居然也凑齐了接近十万兵马。

只是光有人数还不够,朱友贞咬咬牙,放下心中一直以来的忌惮,启用了他爹当年打天下的两个老将贺瑰、谢彦章。

贺瑰昔日跟着朱温打天下时,被誉为朱温手下步兵第一,无数名将在遇到贺瑰步兵,尤其是战阵时,都折戟沉沙。

谢彦章是昔日朱温手下第一名将葛从周的养子,“山东一条葛,无事莫撩拨”说的就是葛从周。谢彦章身为其养子,尽得真传,而且谢彦章极擅长指挥骑兵,与善领兵的贺瑰有梁军“双绝”之称。

有了这两位名将统帅,梁军在黄河南岸的防御终于又撑起来了。

于是,在晋军踏着冰面越过黄河,两方共二十万就对上了,整个决战一触即发。

只是还没等两军打起来,梁军自己这边突然起了内杠。

贺瑰和谢彦章虽然被称为梁军双绝,一个步兵第一,一个骑兵第一,可两人关系并不好,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再加上骑兵天生看不起步兵,步兵也素来不鸟骑兵,贺瑰和谢彦章两人更是面和心不和。

所以自从两人领兵从汴州出来,一路上就大小摩擦不断,等到了黄河南岸,两人驻扎在一起,更是矛盾升级,结果等李存勖领大军来,两军还没开始对峙,就因意见不合闹了起来。

李存勖渡过黄河,在选择扎营时,贺瑰和谢彦章也领着大军刚到,正在选地方扎营,贺瑰看上一个地方,就对谢彦章说:“前边两边是山,中间是平地,易守难攻,又有水源,是扎营的好地方。”

结果贺瑰说完第二天,李存勖赶到,就在贺瑰说的地方扎了营。

贺瑰顿时怀疑是谢彦章走漏了风声。

两军扎营后,贺瑰是急脾气,就想趁着李存勖刚来,远来疲惫,一鼓作气打过去。

可谢彦章却不同意,表示晋军远道而来,行军疲惫,可咱们也是远道而来,同样也疲惫,应该先休整,再靠骑兵进攻。

两人因为作战理念不同矛盾再次升级。

恰在此时,军中有个偏将被谢彦章处罚,心怀不满,就向贺瑰举报谢彦章私通晋军,贺瑰本来就对谢彦章不满,又厌恶谢彦章和自己一起称为双绝,居然直接在一次帐中议事时,埋伏下了亲卫,直接取了谢彦章性命。

于是,梁军还没开始打仗,先因内杠折了一个统帅。

……

晋军中,晋王李存勖听到梁军还没开打,就先因内杠折了一个统帅,顿时大喜道:“还没开战,梁军将领就自相残杀,看来大梁离灭亡不远了。”

众晋军将领也纷纷恭喜李存勖,所有人仿佛都觉得:

这一战,晋军赢定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