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胡柳陂之战起(二更)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天佑十五年,后梁贞明四年,十二月二十四,镇星犯上将。

天蒙蒙亮时,饭饱睡足的晋军,终于等来了姗姗来迟的梁军。

李存勖一见梁军,精神大震,忙开始调兵布阵。

胡柳陂处于黄河南岸,地势平坦,只有一高一低两土丘,并且两土丘之间,有十几里空地,很是适合野战。

晋军凭着先到,已经在高的土丘驻扎成营,如今李存勖站在在营中,下面地势尽收眼底,李存勖手下多骑兵,平原更适合骑兵奔袭,李存勖当即决定,率全军出营,下土丘,到空地上摆战阵迎敌。

下了土丘,李存勖开始摆战阵,为了防止梁军背后偷袭,李存勖指挥大军背靠土丘,摆成横一字阵。

李存勖以自己所领的河东五万精锐,五千骑兵和银枪效节军组成中军,让周德威老将军率领他麾下三万幽州兵为左翼,又让李嗣源率他麾下邢州军和赵王王镕派来的成德军,北平王王处直派来的义武军总共两万组成右翼,然后静待贺瑰大军到来。

其实除了这些,一起跟着出营的还有李存勖手下的文官幕僚,大批粮夫推着的粮草辎重,甚至还有一个李存勖喜欢的伶人歌团,这些人自然是不能上战场打仗的,可留在营中也不安全,李存勖索性都带了出来,让老将李存审领一支军,先送这些人和粮草辎重去濮阳。

李存勖想的很好,他领武将去打仗,把文官和伶人送去濮阳,等他打完仗,再带着兵去汇合,既安全又不碍事。

可李存勖想再好,也没问问李存审乐不乐意,李存审是李克用年纪最大的养子,比李存勖大了接近二十岁,是晋军中数一数二的老将,可以说从李可用起兵起,就跟着李可用征战天下,而如今,眼瞅着最后一战要定天下,却让他去干护送的差事,这一来一回,仗早打完了,李存审怎么甘心,于是,李存审耍了个滑头,护送着一群文官谋士、伶人和粮草辎重绕到土丘后,觉得有山丘挡着,这地方前边也看不见,挺安全的,就把手下护送的兵扔给王缄,然后自己一溜烟跑回李存勖的中军去了。

李存勖看到李存审回来,也觉得自己刚才安排有些不大妥当,知道李存审把人藏在土丘后,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只是李存勖绝对想不到,他这一时疏忽,差点把自己和自己的文臣武将甚至伶人军团玩得团灭。

……

贺瑰率梁军到来,见晋王摆开阵势,知道晋王打着一战定胜负的念头,也不再躲避,随及变换战阵,以自己主力步兵为中军,让副将王彦章领原谢彦章骑兵为左翼,另一个副将领后军变为右翼,亦以横一字型,缓缓向晋军靠近。

此时战场上,两军战阵集合完毕。

没有击鼓,也没有前奏,两军同时中军上前,左右两翼慢半拍,迅速从“一”字型战阵变“人”字型进攻战阵,然后狠狠撞在了一起。

李存勖和贺瑰是多年统帅,此次带的兵又都是中军强,两翼弱,兵力也差不多,所以都打着坐镇中军,先击败对方主力,然后再消灭两翼的战略。

因此两战阵一接触,李存勖的中军就扛上了贺瑰的中军。

李存勖的骑兵尤其是银枪效节军,不愧是天下第一骑兵,只是一个冲击,就硬生生压着贺瑰的步兵兵阵后退半里,而贺瑰步兵第一的名头也不是吹的,被李存勖骑兵如此猛烈的冲击,虽然退了半里,可战阵不仅没破,居然还丝毫不乱。

李存勖这才知道贺瑰的厉害,不过李存勖最喜欢遇强则强,看到对手如此强悍,更是兴奋,立刻又带着骑兵冲了上去,而贺瑰,也头一次见识到传说中晋王,愈加小心,更是把兵阵布置的滴水不漏。

一时间,两军主力居然胶合起来。

两军主力胶合,谁也奈何不了谁,那就轮到两翼了,因为是两军对垒(面对面),所以晋军左翼对上梁军右翼,晋军右翼对上了梁军左翼。

晋军左翼是周德威率领的幽州军,梁军右翼是贺瑰副将率的贺瑰后军。周德威是李克用李存勖手下第一大将,别说贺瑰副将,就是贺瑰来,周德威也旗鼓相当,可无奈他这次领的兵有些问题,因为刘守光的死,周德威继任幽州节度使,也统领了幽州兵,本来幽州兵也算很是骁勇善战,可无奈周德威继任时间短,前任刘守光又间接算是死在周德威手里(毕竟当初围城的是周德威),所以幽州兵虽然面上服周德威管,心里还是很抵触的,当然周德威对此也心知肚明。因此打起仗来,难免有些不大灵便,而梁军这边,虽然右翼是贺瑰的兵,兵倒是听话,可无奈副将指挥有限,所以也不能随心所欲,如此一来,这一边倒是也胶合起来。

主力胶合,左翼胶合,那剩下的就是右翼,比起上两个在一起死缠烂打,这边人数最少的一伙,反倒是打的最精彩。

晋军右翼是李嗣源带领的邢州骑兵和晋军盟军赵王王镕派来的骑兵和北平王王处直派来的骑兵,而梁军左翼是王彦章带的谢彦章的骑兵。

李嗣源外号李横冲,曾多次在打仗时率亲卫三进三出,是有名的猛将,而王彦章又名王铁枪,性子最是火爆,这两人一遇,那简直是针尖对麦芒,管他什么主力,管他什么中军,先干了再说。

李嗣源带着养子李从珂女婿石敬瑭,操着刀子就上,王彦章撸着铁枪,带着亲卫就冲,两人一见面,都不用大军,直接就干上了。

将军如此拼命,身为小兵你敢后退!

于是乎,李嗣源身后的骑兵,王彦章身后的骑兵,呼啦一下,也都跟着冲了上去。

两方带的都是骑兵,不是步兵,这要冲起来,那可不是想停就停的。

两军一个照面,戳死几个不知道,可等马停下来,李嗣源惊奇的发现,面前的王彦章和梁军没了。

而王彦章也惊奇的发现,面前的李嗣源晋军没了。

原来两人冲的太快,身后骑兵也跟着冲的太快,再加上两人带的骑兵都不全是自己亲兵,跑的时候骑兵兵阵有点散,所以两人直接跑穿了。

本来是面对面的两人,结果两人没刹住马,李嗣源跑王彦章后面去了,王彦章跑李嗣源后面去了。

而且两人跑的还有点远。

王彦章原来后面是空地,李嗣源跑过了最多看不到人,可李嗣源原来可是在土丘前面,王彦章跑过了直接到土丘后了。

而李存勖的一众文官谋士、伶人歌团和粮草辎重,可都藏在这呢!

王彦章一看这些人,顿时两眼放光,带着骑兵直接杀了过去。

因着此次梁晋大战是晋军公认的平定天下的最后一战,为了最后一波从龙之功,李存勖手下的武将文臣来的不可谓不齐全。

武将除了后方守城的,一个不少的都来了。

文臣除了冯道在濮阳,幕府众谋士亦是一个没落下。

因此此时土丘后,从行军司马卢汝弼,到节度副使卢质,再到掌书记王缄,还有死活跟去的支使卢程,甚至连本应在魏博的张宪,都在。

并且因为大家都是文官,前头打仗也没他们什么事,几人甚至心情甚好的在土丘后面开了个酒会。

而且有好酒的卢质带头,大家还喝了不少,当然喝的最多的还是卢质,卢质甚至喝的有点小醉。

所以当王彦章突然带着一众骑兵窜过来,并且举刀杀过来时,众人第一反应是蒙,第二反应……

妈呀,王爷,救命啊!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