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胡柳陂之战中(三更)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然后一众谋士兵法娴熟用了三十六计中的最高计:

跑为上计!

反应最快的王缄,这家伙还想着刚才李存审把指挥权交给他,打算组织一下兵士,让兵士护送着跑,结果他刚吆喝了一句,就因太过显眼,被王彦章一枪送了见阎王。

而卢汝弼、卢程这样的世家子就比较聪明,一见敌军来了,二话不说牵着马骑上就跑,卢程虽然干啥啥不行,可逃命和家族观还是可以的,居然还知道拽上醉酒的卢质,三人身为世家子自幼弓马娴熟,骑的马也好,居然逃的最顺利。

而剩下的张宪,反应也不慢,他这次正好还带了自家的侄子,两人虽然没来的及牵马,但也幸运的混在粮夫中跑了。

其他在此的晋军、粮夫甚至伶人团和文官谋士团也差不多,在没有将军指挥的情况下,乍然看到梁军,众人反应出奇一致,那就是逃!

往哪逃?

王彦章是从右边来的,就说明李嗣源将军的右翼败了,那当然是往左边周德威将军那跑。(前面是土丘,没法往中军跑)

于是在土丘后,一群晋军如同被狼追着,拼命往左跑过土丘,冲入周德威所率的幽州兵后面。

周德威正指挥着幽州兵和对面梁军打的游刃有余,猛地就听后方一阵骚动,回头一看,就见一群晋军冲了过来,眼皮一跳,心道不好,还没等他让后军拦下,就见这群慌乱至极的晋军直接冲到他的后军。

“快拦下!”周德威一声怒吼。

这要是周德威原来的亲军,直接就把这些晋军堵住了,可如今是指挥不畅的幽州军,幽州军看着冲来的晋军,正考虑这是咱们自己的兵,是拦,还是不拦。

这一耽搁,冲来的晋军直接周德威原来的阵型挤坏了,而紧跟晋军之后的,是王彦章的骑兵。

王彦章一看周德威阵破,顿觉天赐良机,提着枪就带着亲卫往周德威方向冲,周德威一边要抵御前面的梁军,一边又要重整后军,还要防御冲上来的王彦章,最坑的是还有一群吓破胆乱窜的晋军,再加上不能得心应手的幽州兵。

最终,一代名将周德威,含恨胡柳陂!

周德威一死,晋军左翼全线崩溃。

本来一队晋军逃亡,顿时变成了整个晋军左翼逃亡。

不过这次逃亡晋军倒没在跑去找中军,因为比起中军,黄河更近啊,他们现在在黄河南岸打仗,旁边的黄河边,正是腊月,水面都结了冰,黄河以北就是晋军的土地,跑去找中军哪有跑回家安全!

所以浩浩荡荡的逃亡晋军,蜂蛹过河,往黄河北岸逃去。

而这其中,就有张宪叔侄俩,两人在过黄河时,因为人多,冰面承受不住破裂,张宪正在旁边,也掉进冰里,而张宪侄子稍远一点,幸而没掉进去,张宪侄子要救张宪,张宪怕连累侄子,就说“孩子,你快跑吧,别让咱们叔侄一起死在这里。”

张宪侄子却哭道:“这天底下哪有叔叔危在旦夕,侄子却自己逃命的道理。”

张宪侄子解下腰带,趴在冰面上,拽出张宪,张宪终于捡回一条命。

事后,因为卢程帮了卢质,张宪侄子救了张宪,霸府的一众文臣都吓坏了,纷纷带起儿子、侄子,就连冯道,远在景城的冯父,都给他送了一个本家的侄子冯文,这是后话。

回到周德威死的一刻,王彦章一枪戳死周德威,正心中感慨万千,想到一代名将,竟命丧在自己手中,只是还没等他惋惜两句,旁边竟窜出个人,一把拽走了周德威。

王彦章一惊,抬头一看,竟是贺瑰的副将。

抢军功的!

王彦章登时明白。

武将靠杀敌的人头算军功,要是敌方身份高,甚至能因此封侯,周德威显然身份够高。

“周德威是本将杀的!”王彦章怒斥。

副将既然敢抢,怎么可能因为一句话就让,顿时嗤笑,“本将和周老将军对阵,如今他身死,自然是本将的功劳,王将军要想要军功,不如去找那李嗣源!”

王彦章大怒,这是说他过界。

王彦章顿时和副将争执起来。

最终,手上会耍枪的王彦章没争过嘴上会耍嘴皮子的副将,王彦章愤而罢工,不打了,带着手下骑兵直接往濮阳去了。

如果此时王彦章争赢了,带着骑兵去攻击晋王中军后方,那以后的历史,可能就没晋王了,冯道提前就可以换皇帝了,可惜没有可是……

*

李存勖正率领中军和贺瑰率领的中军打的火热,经过李存勖不断的冲击,李存勖所率的骑兵,终于在贺瑰的步兵阵上撕开了一个口子,就在他打算振臂高呼让左右翼一起随他冲时,一鼓作气灭掉梁军,结果一回头……本王的左翼和右翼兵马呢?

右边,直接光秃秃的一个人影没有。

左边,一片混乱,隐约还能看到晋军逃跑。

李存勖眨眨眼,这半天的时间,发生了什么?

李存勖懵了,跟着李存勖打仗的中军更懵了,李存勖身为统帅,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孬好还不慌,可李存勖身后的将士,一听左边都在喊晋军败了,直接慌了。

晋军败了,左右翼都没了,他们没有后援了,梁军却有(其实梁军也没有,王彦章跑了),这仗还要怎么打?

晋军一慌,士气顿时大降,骑兵阵也有些不整,贺瑰身为老将,当即抓住时机开始反攻。

晋军本就心慌,李存勖也有些懵,一时应对不急,贺瑰的步兵阵一来,李存勖的骑兵阵瞬间破解,李存勖五万人马瞬间被打碎。

贺瑰立刻带步兵掩杀,李存勖顿时大败。

如果此时贺瑰有一支骑兵,这场战役就可以结束了。

可惜,贺瑰没有。

李存勖此时虽然大败,战阵也被打碎了,可伤亡却不重,毕竟李存勖的是骑兵,贺瑰的是步兵,骑兵败了快跑几步,只要不被困在阵中,步兵也追不上,当然李存勖此时也不乐观,因为事发突然,李存勖现在身边亲卫都不足百,其他骑兵,虽然没太大伤亡,却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满战场上乱窜,而贺瑰的步兵战阵完整,正在不断在战场上推进,收割晋军骑兵,再这么下去,晋军就真完了。

李存勖不愧是名震天下的大帅,虽然他有时自傲,有时抽风,可只要他不自傲,不抽风,他就是天下第一,而现在这一败,他自傲没了,抽风也好了,那个让梁军闻风丧胆的晋王又回来了。

李存勖坐在马背上观察了一下地形,看到远处的那个矮土丘,眼睛一亮,对左右随从大声说:“走,跟本王冲上那个土丘。”

李存勖带着百骑一拥而上,站在土丘最高处,看着下面乱闯的晋军,李存勖沉声道:“树帅旗!”

土丘本就有丈高,一树帅旗,更是显眼,底下原来如同无头苍蝇的晋军,尤其是骑兵,一见帅旗,立刻甩开梁军,往土丘奔来。

不过半个时辰,原来被打散的五万兵马,竟然回来了一半,而这一半,正是李存勖的嫡系精锐。

而李存勖手下的大将,也回来了大半,甚至多出一个,李嗣源的养子,李从珂。

李存勖正奇怪自己的右翼大军跑哪去了,忙问李从珂,你爹哪去了?

李从珂挠挠头,蹦出三个字:

不知道!

原来当时李嗣源冲过了,就察觉不好了,王彦章跑到他那边,万一去袭击中军和左翼怎么办,所以李嗣源当即就调转马头,带着养子李从珂女婿石敬瑭和手下骑兵去追王彦章。(王彦章此时已经对土丘后一众菜鸟提枪。)

可等到回来,才发现战场上李存勖正和贺瑰斗的旗鼓相当,而王彦章一众骑兵却丝毫不见踪影。

李嗣源觉得王彦章肯定是躲起来,打算偷袭,为了防止王彦章偷袭,李嗣源决定上高土丘,也就是自家营寨,那里最高,可以一览众山小,定能找到王彦章骑兵,于是,李嗣源就带着李从珂石敬瑭和麾下骑兵上去了,可是刚一上去,立刻遇到了王彦章埋伏。

原来王彦章在土丘后截了一众粮草辎重和伶人军团,还觉得不过瘾,想着土丘上还有晋军大营,里面说不定有好东西,就上来,打算顺手顺手牵羊一下,结果他刚上来,李嗣源带着骑兵也来了,王彦章哪能不再顺手埋伏一下。

王彦章以有心算无心,李嗣源一上去,果然落入埋伏,不过好在李嗣源是骑兵,李嗣源又善冲锋,仓促之下居然也突围出来,只是等出来才发现,自己的两个养子和女婿居然只剩了一个石敬瑭,李从珂不见了。

李嗣源此时刚刚突围出来,人累马乏,也没办法再回去救李从珂,好在李嗣源觉得李从珂素来勇猛,那点埋伏也困不住自己儿子,八成从别处突围出去了,也没太担心,先休整一翻,然后打算去找李存勖汇合。

李嗣源是从土丘前面上去的,突围后从后面下去的,等他休整完,绕过土丘,他见到第一支军,不是李存勖的大军,而是正在慌乱逃跑的幽州兵。

当时幽州兵一片混乱,都在埋头往黄河北岸跑,李嗣源抓着几个晋军问晋王在哪,这些晋军哪知道这些,正忙着逃命,就随口说晋军败了,晋王撤兵回黄河以北了。(晋军:总不能说王爷还在打仗,我们跑了吧!)

李嗣源本来还不相信,可是抓了几个晋军都这么说,李嗣源想到又不见踪影的王彦章(李嗣源休整时,王彦章完成了杀周德威、和副将吵架、搁挑子跑了……这家伙效率杠杠的)还真以为王彦章跑去偷袭李存勖中军,导致晋军大败,于是,忠心耿耿的李嗣源,忙点起骑兵,一溜烟跑去黄河以北,找晋王去了。

于是,整个战场继王彦章跑路后,李嗣源也跑了。

虽然,他是被骗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