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胡柳陂之战终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果然如李嗣源所料,李从珂并没有被小小陷阱困住,李从珂仗着勇武过人,年轻力壮,单枪匹马从埋伏突围出来,只是有些不巧,他突围方向和李嗣源大部队反了,他是从土丘前面下来的,所以一下来的李从珂,就看到了李存勖所率的中军。

李从珂眼睛一亮,没找到爹,找到晋王也行啊!

只是还没等李从珂跑去找李存勖,李存勖的中军就突然破碎了,然后李从珂也变成了无头苍蝇中的一个。

在被贺瑰步兵军阵赶着在战场上乱跑了几圈后,李从珂终于看到了李存勖树起的帅旗,李从珂顿时激动万分,一夹马背就跑去了。

然后就迎来了李存勖的灵魂之问“你爹呢?”

爹?谁知道他跑哪去了!

性子素来随李嗣源,老实巴交的李从珂挠挠头,只蹦出三个字:

不知道!

李存勖嘴角一抽,得,八成跑丢了。

没了周老将军的左翼,又丢了李嗣源的右翼,自己兵力还折损大半,可这仗还得硬着头皮打下去!

李存勖站在高处,开始观察敌军,这一观察不要紧,直接倒抽了一口冷气。

对面土丘上,满满的都是梁军。(原来晋军扎营的那个高土丘)

原来李存勖占领矮土丘集兵时,贺瑰深知铁骑从高处往下冲更是凶猛,就趁着李存勖集兵时,也和副将汇合,把中军和右翼一合,直接成了七万大军,然后移军到了原来晋军扎营的高土丘上休整,以备再战。

如今七万人马在土丘上一蹲,可不是黑压压的一片!

李存勖倒抽一口冷气,其他晋军将士也不例外,他们刚刚在下面,光被追着跑,还不知道有这么多梁军,如今一看梁军人数,想到刚刚在这么多人中乱窜,顿时有些腿软。

几个将领有些打退堂鼓,不由对李存勖说道:“王爷,如今咱们虽然小败,可主力尚在,不如撤回河北,休整一翻,等到来年点齐人马,再来和梁军一战。”

其他众将顿时随声附和:“是啊,是啊,等咱们再整人口,格他老子娘的!”

李存勖却皱眉,没有说话。

这次他倾巢而出,和梁军对峙胡柳陂,固然有一战定天下的壮志,可也是形势所逼,不得不为。

梁在河南,晋在河北,河南多稻田,粮食充足,河北晋中幽州却相对粮草匮乏,随着他这些年大量扩军,晋军粮草,已经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所以攻下汴京,夺取大梁已经到了最后的生机。

这一仗,不仅大梁赌上国运,晋军同样也是赌上全部身家。所以这一仗,他只能胜,不能败。

他如此声势浩大的南征,一旦败了,那就是兵败如山倒,不仅刚刚打下的魏博会反复生出叛意,只怕幽州也会生出乱子,所以现在,不能退兵!

因为退兵,就意味着今日是他李存勖败了,是晋军败了!

可如今众军刚败,心中思退,他若一意孤行坚持作战,只怕众将心中毫无战意,消极作战,李存勖看向旁边李从珂,使了个眼色。

李从珂眨眨眼,一脸迷惘。

李存勖咬牙,这时候要是李嗣源在,必定会立刻会意,跳出来大声反驳,然后身先士卒,呼吁众将一起去挑了梁军。

果然,这大侄子就是没大哥好使!

好在李从珂没接收到李存勖暗示,李从珂旁边站的大将阎宝却接收到了,阎宝本是梁朝降臣,自从降晋后,一直也没多被重用,当即大声说:“殿下深入梁军腹地,偏师不利,王彦章骑兵已撤,山下就一群步兵,咱们身为骑兵都想回去,他们步兵从早打到现在,肯定更累更想回去,如果咱们现在就退,对方必定趁势追杀,到时咱们骑阵不整,必定死伤惨重,可如果咱们整齐骑兵,与对方再战一仗,对方本就疲惫,到时更疲惫,说不定咱们能一举歼敌,哪怕不能歼敌,到时也能从容撤退。但凡决定成败的事,都要当机立断,不可拖延,如今殿下成败在此一战,若此时不决一死战,直接退回黄河以北,只怕整个河北,将不再是殿下所有,殿下,还望立刻下令,让我等跟随您,去和梁军一决胜负!”

李存勖惊喜的看着阎宝,没想到这梁朝降臣还是个人才来,说话有理有据,条理清晰,兵法娴熟,一番话把他心中想的全说出来。

旁边李从珂也反应过来了,这不是他爹平常经常干得事么,李从珂对此可超有经验,当即翻身上马,对着李存勖抱拳,“王爷,卑职先为殿下做前锋!”

“好!”李存勖大喝一声,在阎宝和李从珂的完美配合下,终于演绎出李嗣源的效果,李存勖当即上马,大手一挥,“儿郎们,跟我去抢回大营,咱们的粮草可在那里,今晚就在那埋锅做饭!”

众人正饿得前心贴后心,再没有比这更鼓舞士气的了,众人当即纷纷上马,跟着李存勖,嗷嗷得冲向梁军。

冲啊!赶走梁军有饭吃!

一群饿了好几个时辰的晋军铁骑马力十足的冲向梁军!

而此时高土丘上坐着的贺瑰,看着呼啸而来的晋军,无奈的闭上眼睛。

“此仗吾输也!”

其实梁军不仅仅是像李存勖和阎宝想的那样又累又饿,而是非常累,非常饿,晋军是提前休整了一天,早晨吃饱了饭,才上的战场,而梁军为了追晋军,昨天还在赶路,今天才刚赶到,晋军打仗骑马,梁军这次用的是步兵,纯粹靠两条腿,两军今上午又打了一上午,可以说,今上午晋军撕开梁军战阵时,梁军就已经非常疲乏了,要不是当时周德威的幽州军突然大乱,晋军军心动荡,贺瑰真没把握瞬间反击晋军,击败晋军骑兵。

而之后,贺瑰为了更多的歼灭晋军,又拖着战阵对着战场推进了一遍,这一系列下来,贺瑰和手下步兵,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所以刚才李存勖树帅旗,贺瑰才没派兵去夺旗,按理说,那是歼灭晋军最好的时机,可当时他们已经再无一丝力气,只得移阵到晋军大营,假装忙着占大营,其实不过是让大家坐山头上歇歇,不让晋军看出破绽罢了。

可这却没唬住晋军,如今晋军一来,可就什么都露馅了。

果然,等晋军冲上来时,虽然贺瑰竭力鼓舞士气,让大家最后再拼一下,可众人连拿兵器的力气都没有。

于是,贺瑰七万大军,眼睁睁的被李存勖两万骑兵赶了下去。

而这还不算完,晋军一看梁军如此疲惫,欺软怕硬的性子顿时来了,这次都不用李存勖吩咐,众晋将就一拥而下,带着骑兵对着贺瑰大军一通乱砍。

梁军本就疲惫至极,别说抵抗,连逃跑的劲都没有,看着如狼似虎的晋军,许多将士为了能逃跑,甚至连兵器铠甲都扔了,只希望身上轻了能跑快一点。

在晋军一面倒的屠杀下,七万梁军迅速减少,最终能逃出的,十不存一。

天佑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晋军十万,梁军十万,对战胡柳陂,一日,晋军先败后胜,梁军先胜后败,晋军余两万,梁军余一万,此一役,晋军数年无力南征,梁军亦无力夺回河北,晋梁两败俱伤!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