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冯道的崛起(四)(二更)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存勖和一众将士打了一天仗,又连夜跑了五十里,人困马乏,沾枕头就睡。

第二日,濮阳城竖起帅旗,吹起号角,一众将士起床,而原来在外逃跑的一些将士,也陆续听到号角,看到帅旗,跑来归队。

冯道怕这些人在外面冻了一天,又掉冰窟,又受伤的得瘟疫,也给所有来的人照着昨晚整了一套。

这些逃跑的人本来以为回来会挨罚,没想到刚进门,就吃上热饭,穿上新衣,顿时感动的一个个给晋王和冯道磕头。

晋王收获了一波忠心,笑着问冯道为什么这么做。

冯道实话实说,蹦出四个字“预防瘟疫”。

李存勖莞尔,突然觉得冯道这个人看着敦厚老实,其实促狭的很。

回来的不仅有逃亡的士兵,还有晋王的谋士团,卢汝弼、卢质、卢程是第一波回来的,李存勖看到自己的谋士团很高兴,虽然这些也是逃跑,可谋士是文官,文官本来就不是用来打仗的,能顾好自己就算不错了。

所以李存勖不但没责怪,反而安慰了三个谋士一番,只是三位谋士状态都不怎么好,卢汝弼在外面晃了一夜,起了高烧,卢质现在还迷迷糊糊的,疑酒醉未醒,卢程倒是活蹦乱跳的,可李存勖宁愿病的是他。

冯道赶忙叫来亲卫,护送这三人回后衙,并让亲卫去城里请大夫。

李存勖还想着自己其他两个谋士,王缄和张宪,就问卢质,“王缄和张宪呢?”

卢质醉眼朦胧的,迷迷糊糊说:“吾酒醉,不清楚~”

李存勖顿时脸黑。

冯道吓得赶忙对卢程摆摆手,卢程火速拖着卢汝弼和卢质下去。

卢家三个走后,李存勖叹了一口气,“王缄和张宪,只怕凶多吉少,都是本王之过,唉!”

冯道看着很是伤心的晋王,突然觉得李存勖这个王爷人还不错,几个谋士闷头逃命,他却丝毫不怪罪,因为他知道,谋士是给君主出主意、处理政务的,而不是上场杀敌的。

这家伙倒是恩怨分明,要是在他手底下做谋士,想来也不算坏事,冯道暗暗想。

自从经过苦口婆心劝告刘守光,甚至监狱几月游,最后更是气的挂印而去,冯道就对做人谋士从心里抵触,本想回家去种地,却偏偏被张承业劫到晋阳,又被举荐进晋王霸府,所以冯道这几年也有点得过且过。

昨日突然被晋王问计,他也想过要不要藏拙,只是一想到自己老家就在河北,瀛洲又离魏博不远,冯道还是说了个周全,如今看来,倒也算好事。

冯道摇摇头,打算进去。

只是还没等进去,就听到一阵马蹄声,一队骑兵从城外进来,骑兵快速跑到晋王面前,为首的将军立刻跳下马,单膝跪地,“末将该死!”

李存勖看到来人,顿时大怒,“李嗣源,你死哪去了?”

来人,正是“丢了”的李嗣源。

身为偏翼,打仗时突然失踪,导致王彦章带领骑兵杀向毫无反抗之力的文官、伶人和粮夫,这些人又冲乱了幽州兵,导致周老将军战死,最后,甚至差点导致整个晋军兵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跑没了”的李嗣源。

李嗣源羞愧难当,忙将打仗一不小心跑过了,到找不着人,再到后来误信将士的话,跑回黄河以北,再到听到消息赶来说了一遍。

李存勖都气笑了,“两军交战,你不在后方指挥,跑去和王彦章逞匹夫之勇,这就是你一个大将所为!”

李嗣源简直都丢得抬不起头。

李存勖想到这次李嗣源跑过,骑兵阵散乱,也有赵王王镕和北平王王义直派来的援军太过次,骑兵松散缘故,再加上后来被幽州兵骗得跑去河北找自己,也是忠心有余,脑子不够,不过想到这个大哥一向忠厚老实,打仗卖命,再加上他养子李从珂这次在最后一战立了大功,李存勖从旁边端起一大杯酒,“看在大侄子这次救驾有功,本王就罚你一杯酒吧!长长脑子!”

李嗣源满脸通红的接过酒,一仰脖子灌了,然后满心惭愧的看向李存勖,李存勖冷哼一声,没给李嗣源好脸色。

李嗣源忙带着自己手下骑兵脚底抹油,准备溜,结果没走两步,就被冯道堵住,然后被领到演武场,冯道一拍手,几个粮官和一众亲卫轻车熟路的抬出姜汤、胡饼、冬衣、伤药、白布和酒,一一发给李嗣源手下骑兵,还有亲卫送来草料,让骑兵喂马。

“将军和众位将士一路辛苦了,先喝碗姜汤暖暖身子,再吃些胡饼,收拾下伤口,这有新冬衣,大家记得换上,大家也累了,下官就不打扰大家休息了。”

说完,冯道带着粮官和亲卫施施然走了。

李嗣源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汤、饼,突然感动得眼睛都湿了,他这一路又饿又冷,又担心被罚,压根没吃上一口热饭,回来虽然只被罚了一杯酒,可之后被冷落也是肯定的了,军中向来势利,本以为会被排挤,却不想一来就被送上热汤热饼,还有各种物资,李嗣源带着众将士上去拿碗舀了姜汤,又分了胡饼,就蹲在地上吃了起来。

当一个热饼下肚,李嗣源突然朝旁边的女婿石敬瑭感慨道:“冯巡官,真是个厚道人啊!”

石敬瑭狼吞虎咽吃着饼,点点头,“冯大人,是个好人!”

其他几个偏将也都附和,“是啊,是啊,这要是以前的卢支使,早鼻子长眼上,讽刺咱们一顿,克扣咱们粮草了,还热汤热饼,想都别想。”

石敬瑭两个饼下肚,又灌了一碗姜汤,巴巴嘴,“不过冯大人厚道,咱们也得感恩,岳父,你给冯大人送点礼吧,好好谢谢人家,别显得咱们不知感恩!”

众将士顿时赞同,“对啊,小将军说得对,冯巡官这么好的人,咱们得谢谢人家!”

李嗣源点头,确实得好好谢谢,不过送什么呢?

李嗣源突然想起冯道一直一个人,虽有媳妇,却在老家,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自己上次打仗下面孝敬了两个美人,还没来得及享用,等回了魏博,洗洗,打扮一下,正好给冯道送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