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冯道的崛起(五)(一更)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存勖在濮阳休整了两日,该回来的将士也都回来的,没回来,不是逃了,就是死了。

看着来时十万,回去不足三万的将士,李存勖觉得自己心肝直痛。

除了将士,还有两个文官下落不明,掌书记王缄和推官张宪,李存勖手下文官本就不多,一下折了两个,李存勖着实痛惜了两天。

不说别的,光说这几天写文书,没了掌书记,李存勖就非常不方便,天天找冯道捉刀。

还有那丢了的伶人团,李存勖平时最喜欢就是听伶人唱个曲,有时还亲自登台玩一下,这一丢,更是了无生趣了。

实在不想呆在这伤心之地,再加上快过年,将士们归心似箭,还有魏博不知道情况怎么样,李存勖赶忙让冯道收拾好粮草,留下一个将军守城,然后带着大军回魏博了。

经过两天长途跋涉回到魏博,还没歇一口气,就听说相州刺史因为听到晋王兵败反了,打算投降梁朝,李存勖直接带兵杀去相州,给相州换个刺史,这才明白冯道的话绝不是危言耸听。

这只是听到他兵败传闻,就反了,要真坐实了他兵败,说不定不等他回去,他一家老小就被送到汴京献功了。

李存勖忙带着兵风风火火回魏州,然后把魏博六州的各刺史敲打了一遍。

敲打完各刺史,李存勖终于有心思决定带着爱妻爱妾回晋阳老家找老娘团圆过年了,而此时也终于收到一个好消息。

张宪居然没死!

张宪和侄子一路虽然逃得无比艰辛,甚至九死一生,可终究还是活着到了魏博。

李存勖对于这个打小的侍读还是很有感情的,虽然书呆子了一点,可毕竟是自己人,又是好不容易活着回来的,当即高兴得给张宪升了官,任命张宪为魏博掌书记。

而原来的魏博掌书记司空颋,李存勖冷笑,居然敢在留守魏博时,把自己侄子安插到军中,若只是这侄子是普通人还罢了,他最多觉得司空颋有点徇私,可这侄子居然在梁朝当过官,那就别怪他心狠了。

任命完张宪,李存勖又想到这次死了很多人,出了很多空缺,都需要任命,索性趁着过年一起当福利发了。

周德威老将军原来是幽州节度使,领蕃汉马步总管,李存勖直接让李存审老将军接任,去幽州上任。

原来周德威老将军每次打仗还帮着参赞军机,处理军务,李存勖想了想,把中门使郭崇韬拿来顶上。

郭崇韬,字安时,代州人,原来和李家是老乡,起先跟着李存勖的叔叔李克修,后来李克修死了,又跟着李可用,做事干练,为人机敏,又清廉正直,后来被李存勖妹夫孟知祥推荐做了中门使,帮着处理军务,一直尽忠职守,所以这次被李存勖提了上来。

然后李存勖又任命了些将军,把剩下的武将空缺填了,到最后剩了一个文官,李存勖有些纠结不定了。

而这个纠结不定的,就是之前王缄担任的职位——河东掌书记!

李克用被封为河东节度使,藩镇晋阳,后来因军功才加封晋王,所以李存勖继承时,也是河东节度使,晋王,哪怕后来他打下幽州,加了幽州节度使,打下魏博,加了魏博节度使,晋阳,仍然是他的根,别人说起,第一个也说的是河东节度使!(后来幽州节度使送给了周德威老将军,现在又送给了李存审,所以李存勖是河东节度使、魏博节度使。)

李存勖虽然可以有两个掌书记,河东掌书记、魏博掌书记,但真正跟在他身边,还是河东掌书记。

李存勖可以直接把魏博掌书记赏给张宪,可对于河东掌书记,却必须慎重考虑。

毕竟河东掌书记,才是李存勖的真正掌书记。

而李存勖之所以对掌书记一职如此重视,和掌书记这个职务本身的特点有关,而这特点,从掌书记的一个雅称就可以看出来。

掌书记,又名:入幕之宾!

这雅称来自东晋名相谢安,谢安曾去找大将军桓温议事,桓温怕被坑,就让自己书记郗超躺在帷帐后面的榻上偷听,谢大宰相和桓大将军正议着事,突然一阵风吹来,帷帐被吹起,正露出里面的郗超,谢大宰相笑曰:“郗生可谓入幕之宾矣!”

所以节度使的掌书记,是一个要帮节度使参赞政务,处理文书、安排诸事,甚至分享秘密的职务,简称心腹机要秘书!

因此做掌书记的,得做事机敏,口风严格,处事有决断,还得文采飞扬,必要时给主君挣名声挣面子。

例如李存勖之父李克用的掌书记李袭吉,李克用是沙陀族,大字不识几个,做事又莽撞,昔日战乱,唐昭宗被乱军逼出长安,带着长安百姓躲在外面瑟瑟发抖,李克用起兵去长安赶跑乱军,想迎唐昭宗回京,顺便捞点好处升个官,结果李克用原先干土匪起家,名声太坏,唐昭宗怕乱军还没怕李克用严重,吓得回京之后连召见李克用都不敢,李克用在长安外淋了大半个月雨,愣是没等来唐昭宗诏书,就在李克用气得要去长安抢劫时,掌书记李袭吉反手一巴掌拍飞李克用,自己写了一道花团锦簇的贺表,然后让李克用十一岁的儿子李存勖拿着贺表进城去献捷,唐昭宗看到贺表上“穴禽有翼,听舜乐以犹来;天路无梯,望尧云而不到”,立刻把李克用从土匪升级到忠臣之列,又见小李存勖聪明伶俐,更是喜欢,不但赞小李存勖“可亚其父”,更是给李存勖赐了个小名“亚子”,还给李克用送了一溜官,甚至连十一岁的李存勖,都得了个刺史之位。

所以等一众位子都任命完,大军都回到晋阳了,李存勖手下的河东掌书记位子依然空着。

而此时,因为这河东掌书记之位,李存勖霸府的文官们,也开始各显神通。

霸府现有文官(按品阶排):行军司马卢汝弼、节度副使卢质、节度判官空缺、节度掌书记空缺【王缄】、节度支使卢程、推官张宪,现升魏博掌书记、巡官冯道

行军司马卢汝弼首先隐晦表示,自己愿意接任掌书记一职,只是行军司马本身就比掌书记高半级,不过卢汝弼表示自己可以降级接替。

第二个发声的是卢程,这家伙压根没隐晦,直接觉得掌书记非他莫属,谁让按次序轮到他呢!

还有不少北方名士也纷纷自荐,一时间,整个霸府热闹非凡。

*

下午,冯道裹着披风,抄着手,带着两个亲卫,顶着寒风从支使院回自己住处。

如今晋军回军,又是正月,支使院中的活不算多,他每日上午去支使院签发完粮草,下午没事就回自己院子宅着。

毕竟这大冷的,哪都没炕上躺着舒服!

冯道带着两亲卫进了自己院子,有了院子阻挡,风顿时小了许多,三人松了一口气。

“等会进了屋,快把炕烧起来,这天冷死了!”冯道笑着说。

“前儿王爷又让人送来竹炭,属下等下就去添上,那炭没烟,用来烧炕最好!”其中一个年纪大的亲卫李虎笑着说。

“王爷有心了,其实之前的木炭就很好了,用竹炭弄火盆还好,烧炕有些糟蹋了。”冯道随口说了一句。

“这怎么能算糟蹋呢,卢支使那边,都用银丝炭烧炕。”另一个年纪较小李齐的亲卫嘀咕。

冯道嘴角微抽,和卢程比,卢程是世家子,祖上一溜当官的,家财万贯,人家自己拿钱糟蹋不心疼,他多想不开才和他比。

李齐见冯道没说话,也觉得有些失言,忙说:“今儿卢支使又请了许多名士,还特地从家中拿了许多佳酿,也请大人,大人怎么不去?”

冯道懒懒的说,“天太冷了,还是回屋躺着舒服。”

卢程此次志在河东掌书记之位,无论姓氏、身份、地位,还是按官职次序排资历,他都正好,唯独腹中欠了几分墨水,所以这次他特地邀晋阳名士,为其造势,这本是卢程自己的戏台,他若去,就喧宾夺主了。

李虎比李齐年纪大,在晋王府久,知道的也多,尤其这次掌书记的事闹得这么大,不由隐晦的提醒冯道,“如今虽然天冷,可晋阳也有不少有名的酒肆茶楼,其实大人学才这么好,也该出去逛逛,以大人的才学,定然能一举成名。”

冯道听了,笑了笑,“最近风大,还是等开春吧!”

去争掌书记之位?

他一不出身晋阳,二不是世家子,论排位在最末,还曾跟过刘守光,哪怕晋王不介意,骤然上位,也多生是非。

如今身处乱世,明哲保身都来不及,再汲汲皇皇的去向上钻营,是生怕死的不够快么?

司空颋的五七可还没过呢!

冯道笑着摇摇头,推开卧室门,随手解下披风,扔在衣架上,就要进内室换衣裳,结果刚一进去,就愣住了。

他的炕上,一左一右,坐着两个娇滴滴的美人!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