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冯道的崛起(六)(二更)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两位小娘子,是不是走错门了?”冯道退出卧房,看了外面一眼,确定这是自己院子,然后隔着内室的帘子问。

两位美人从炕上下来,走到冯道面前,微微施礼,其中一个开口口齿伶俐的说:“奴家两人乃李嗣源将军家美姬,李将军说大人对他有大恩,李将军和夫人特让奴家两人来伺候大人。”

冯道:……

大唐世家贵族是有蓄养美姬的风气,并且还很流行,可这风气再盛行,不代表冯道认可它,如今天下战乱,百姓流离失所,这些女子,大多因为战乱被掳,才被迫成为姬妾,远离故土,不见父母,等年老色衰时,不知被丢弃在哪里,成为孤魂野鬼,这实在有违人伦!

冯道略作沉吟,看着眼前两个美人,开口问:“你二人是哪里人,父母可还健在?”

两个美人对视一眼,很是迷惑,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答道:

“奴家魏州人,当魏州兵乱时,和家里走散了,后被王将军所获,后来又被王将军献给牙将,再后来被李将军所获,现在被送给大人。”

“奴家范县人,和这位姐姐身世差不多,家中还有父母和兄长,应该都还在。”

冯道听完,“你们都是好人家的姑娘,可愿归家?”

两人呼吸一紧,小心翼翼看了看对方,又看了看冯道脸色,没敢说话。

“你二人若念家中父母、宗族,我让人去打探你们老家打探,一旦打探着,派人送你们回乡,并送你们一份嫁妆,若你二人已无父母、宗族,或者不愿回乡,可在晋阳自己选一夫婿,对方来提亲时,在下依旧送你们一份嫁妆。”

两个美人看着面色肃穆的冯道,知道冯道说得是真的,顿时哭倒在地。

“郎君,小女愿意回家!”

“郎君,小女想回去!”

冯道对此并不意外,这两个一看就是好人家的姑娘,《户婚律》:“妻者,齐也,秦晋为匹。妾通买卖,婢乃贱流。”一旦为美姬,连妾都算不上,就是婢,一辈子算毁了,哪怕遇个宠爱的郎君,等哪天失了宠,也是被当家娘子赶出去或者打死的命,所以好人家姑娘,除非实在快饿死的,真没想着去做美姬的。

冯道转头对两个亲卫吩咐,“李虎,你去城外找个干净的尼姑庵,给些钱,让这两位小娘子去暂住,李齐,你派几个人去魏州和范县打听一下,看两人父母宗族还在不,若在,给些钱让来接人,若不在,找找当地族老,问问如何安置。”

李虎看着两个美人,嘿嘿笑道:“李将军的一片美意,大人就这么辜负了。”

冯道瞥了他一眼,去卧房开了柜子,拿了几贯钱给李虎李齐,“还不快去!”

李虎李齐赶忙拿钱跑了。

冯道又去卧房拖出一个箱子,打开,里面是他过年时晋王赏的绢和金银器。(唐朝绢是货币!!!是钱!!!)

点出十匹,又拿了两对银盏,分给两个美人。

“你俩一人五匹绢,一对银盏,银盏拿回去找银楼打套头饰,也算一套不错的嫁妆。”冯道叹了口气。

两人看着手上的东西,两人都是普通人家,平素一套嫁妆三四贯就算不错了,如今她们不仅得了五匹绢还得了一对银盏,哪怕如今年纪大了点,在乡里也能说个不错的人家,两人双双拜倒。

“多谢郎君厚赐!”

傍晚,李虎驾着马车,把两个美人送到了城外一个庵堂,一个月后,果然有两个美人老家的亲人找来,冯道确认身份后,问过两个美人意愿,又送了两家些盘缠,这才把这事结了。

事后,冯道看着空了的箱子,心里把李嗣源祖宗八代问候一遍。

这世间,再没出嫁妆更费钱的了!

*

晋王府后院

李存勖闭着眼侧卧在榻上,旁边侍女给他梳着头。

一个身着紫色锦袍的老太监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李存勖闲适的样子,笑着过来拍了一下他腿,“外面都快闹翻天了,亚子你还睡得住!”

“七哥来了,”李存勖睁开眼,很是亲昵的拉老太监坐在榻边,把头直接枕在老太监腿上,撒娇道:“这些天不是祭祖,就是受人拜见,金冠压得我头疼,七哥帮我揉揉。”

“你当是你是和哥儿!(李存勖长子)”老太监好笑,不过手还是自然帮李存勖揉起来。

老太监正是一手把李存勖带大的张承业,昔日李克用在外征战,张承业身为监军,坐镇晋阳,李存勖从小到大的衣食住行、先生、侍读,甚至到现在的零花钱,都还是张承业管着。所以李存勖听了不仅不脸红,反而打杆子往上爬:“这次回来和哥儿又大了些,等过两日我带他去七哥府上玩,七哥可要记得给和哥儿些压岁钱。”

张承业笑着又拍了李存勖一巴掌,“拿着儿子要钱,还要不要脸,是不是又拿去赌了。”

李存勖嘻嘻笑了两声,“冬日里天冷,玩两把热闹。”

“你啊,那都是留给你打天下的钱,净天天胡花。”张承业气的拿手戳李存勖额头。

李存勖厚着脸皮不依,又磨了磨,张承业终于开口,明天再给他送份月钱,李存勖这才高兴起来。

“好了,起来说正事!”张承业把李存勖扶起来,自己在下首坐下,“外面如今因殿下掌书记一事闹的沸沸扬扬,殿下若不早做决断,时间久了,不说殿下手下文官人心浮动,只怕河东文人,也生出事来。”

李存勖叹了一口气,也收起刚才的嬉皮笑脸,盘腿坐好,“这事我何尝不知,只是掌书记一职太过重要,稍有人差池,影响甚大。”

“越是影响大,就应该早做决断,这样才在掌控之中。”

李存勖看向张承业,“七哥可有什么人选?”

张承业却没有回答,反而说起现在的情况,“如今有意做殿下掌书记的,可分为三波,第一波,整个北方的名士,第二波,北方各大节度使现在的掌书记,第三波,王爷霸府的文官。

这第一波,北方的名士,老奴替王爷见了不少,是有几个有才的,可都没上过官场,殿下需要的掌书记,得替殿下处理政务,要乍来个新手,只怕手忙脚乱。”

李存勖点点头,王缄死了,他现在急需一个掌书记,可没时间给对方学习适应。

“这第二波,就是各节度使的掌书记,这些掌书记虽然有各大节度使推荐,经验肯定丰富,上来就能帮王爷,可毕竟和原来节度使相交甚深,这……只怕不妥。”

李存勖直接摆摆手,“这些不用考虑。”

“这最后,就是王爷霸府的人,这些人熟悉典故,跟王爷的时间不短,无论忠心还是能力都是有的。”

李存勖点头,“我也没打算朝外边选,真要在外面选了,这些跟我的人,也难免寒心。”

张承业很是赞同李存勖的观点,用人虽然光看资历不好,可要一点不看,岂不让旧人心寒,以后谁还肯给卖命,就接着说:“这要数资历,第一个就是卢汝弼。”

“子谐文采斐然、做事干练,接人待物都没问题,只是……”李存勖按按头,有些头疼,“太喜欢受贿。”

张承业对此也颇有微词,不过还是替弥补了一下,“这事其实也不能怪子谐,他出身世家,平时各家族走礼本就重,别人送点东西给他,他也不在意,随手就收,其实他未必贪这点。”

“这事本王也清楚,可你看他当初刚当上节度副使时,掌管官员升迁,一年居然收了二十万贯,这算正常走礼么?”李存勖无语,当初事情闹出来,因为卢汝弼是他刚登王位时任命的,为了不弄得太难看,他立刻把卢汝弼升为行军司马,把卢质从掌书记提为节度副使,又任命王缄为掌书记,这才把事平过去。

张承业知道李存勖看来是不会用卢汝弼,索性说下一个,“那卢程……”

李存勖直接听都没听完,断然拒绝,“这个废物不行!”

张承业嘴角抽了抽,他只是依次介绍,他也看不上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那张宪?”

李存勖挠挠头,“允中才华可以,做事也可以,就是有些太呆,太无趣。”

张承业瞪眼,“是给你选掌书记,又不是选妃,你要什么有趣!”

“可你觉得他那嫉恶如仇的性子,会不得罪了么?”李存勖反问。

张承业哑然,这还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

“那最后只剩下冯道了。”

李存勖突然有些沉默。

张承业有些奇怪,“殿下,怎么不说话?”

“品行淳厚,善写文章,能安于清贫,才思敏捷,临事有决断,人也有趣,只是”李存勖纠结了一下,“我觉得他未必乐意给本王当掌书记。”

张承业大惊,“殿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在张承业眼里,他家王爷什么都好,那是天之骄子,文韬武略,无所不能,只有他家王爷嫌弃别人,还没别人能嫌弃他家王爷。

“七哥,当初冯道为什么来晋阳?”李存勖突然问。

张承业张张嘴,还是实话实说:“我让嗣源顺手绑来的。”

李存勖眨眨眼。

张承业对着他眨眨眼。

李存勖突然拍着榻“哈哈”大笑。

难怪这家伙明明心里不爽,还天天该干活干活,既不请辞也不逃跑,感情是被绑来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