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掌书记是谁?(一更)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存勖笑了好一阵,才缓下来,对张承业笑着说:“也真难为他了,心里憋着气,天天混日子,支使院的事居然也没耽搁。”

张承业也笑道:“支使院掌管整个晋军粮草开支,事务繁忙,一般人分成几瓣都忙不过来,卢程不干事,他一个人撑着,却还天天悠闲的很。”

李存勖知道张承业这是在夸冯道,听了点头,“要说处理政务,这冯道能力只怕还在卢质之上。”

这评价就很高了,整个河东谁不知道,虽然卢质天天好酒如命,醒了不醉醉了不行,喝醉了酒还好骂人,甚至还曾因教李存勖几个弟弟,破口大骂李存勖几个弟弟都是猪,气的李存勖差点拿剑削他,可李存勖最信任的还是卢质,就是因为卢质在处理政务能力极强。

要不是卢质曾做过李克用掌书记,又做过他的掌书记,已经做了两届,卢质如今年纪大了性子也懒了,实在懒得再伺候李存勖,李存勖真还考虑过再让卢质顶上。

张承业听得李存勖这个评价,就知道李存勖是相中了冯道,顿时笑了,“殿下这是定了?”

“几人之中,论才学,论品行,确实是冯道最优,”李存勖客观的说,“不过他出身太低,又无背景,如今选掌书记一事闹的沸沸扬扬,卢家对此势在必得,我观此人甚是懂蛰伏之道,不愿多生是非,只怕我任命他为掌书记,他也不会接受。”

张承业点点头,“殿下所言极是,冯道自入支使院以来,卢程屡次为难,冯道明明略施手段就可以把他挤出支使院,却只是架空了他,不妨碍自己就可,这虽然和冯道本身性格温和有关,却也说明他懒得争抢,如今霸府中按资历他排在最后,这次选掌书记闹的沸沸扬扬他也没掺合,说明他本事对掌书记一事兴致不大,也怕麻烦,殿下贸然任命,还真有可能被婉拒。”

李存勖嘴角微抽,一群人上赶着当他掌书记,他看不上,他好容易看上一个,人家还嫌麻烦不稀罕当。

这他妈的算什么事啊!

他不就想选个可心的掌书记么,怎么就这么难!

张承业看着郁闷的李存勖,有些好笑,他家王爷,从小想要什么有什么,甚少是他得不到的,如今却是费了心思了,不由提醒道:

“殿下,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

李存勖眼一瞥,“本王不是明主?”

“殿下当然是明主,可这明主也得有所表示啊!”张承业看着李存勖,“昔日刘邦想以韩信为大将,尚且筑坛拜将,如今冯道家世、资历都不压人,殿下却想骤然拔升他,这开局,王爷怎能不有所表示,王爷若不肯表示,人家冯道凭什么接这烫手的差事,为殿下卖命?”

李存勖沉默了片刻,叹息:“七哥所言极是,过两日是二月二,龙抬头,七哥准备一宴席,让河东所有百官都参加,并放出风声,本王将亲自于宴席,聘一掌书记。”

张承业笑着说:“王爷英明!”

*

冯道一觉醒来,看着旁边空荡荡的被子,想到昨日两个美人,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写信回老家,让自己媳妇来看看自己?

冬天的被窝,没个媳妇,真是难熬啊!

想到这次大战梁晋两败俱伤,短期内应该没法开战,他们肯定要在晋阳呆一段时间,这时候让媳妇带着儿子来晋阳小住几月,也不妨碍什么。

想到就做,冯道立刻一骨碌爬起来,从炕头的柜子里拿出笔墨和纸,写了一封家书,然后对外面喊道:“李虎。”

李虎掀开帘子进来,“大人醒了,我让人去提饭!”

“先帮我送封家书!”冯道一手拿着信,一手从抽屉里抓了钱,塞到李虎手里,“去城里找个脚快的信差。”

李虎接信,笑道:“大人不会是和夫人汇报您收了两个美人的事吧!”

“胡说什么,本官什么时候收了,本官是写了封信,让夫人带孩子来探亲!”

“这样啊……”李虎有些失望,摇摇头,拿着信出去了。

“这臭小子,胡想什么,”冯道穿了绵袍,从炕上下来。

去外间洗了脸,有些疑惑,李齐这小子呢,以前天天咋呼,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还没等他想玩,李齐就从外面跑进来,手里拿着一张烫金帖子,兴奋的说:“大人,后天监军在晋王府设宴,所有官员都要去,大人,这是您的请帖。”

冯道接过帖子,看了一眼,是晋阳宫的偏殿,看来这不是张承业请客,是晋王请客,有些纳闷,二月二龙抬头虽然是大节,可是要庆祝直接摆宴过节就是了,干嘛特地写帖子?

“往年不都摆宴么,今年怎么突然下帖子了?这么重视,是谁要来晋阳么?”冯道问道。

“没谁来,是王爷和监军要任命掌书记,”李虎回来。

冯道看向李虎,心道你不是去找信差了么?

“门房有做信差生意的,我给他们了。”李虎摊手,达官贵人平日送信多,城里信差为了拿到活,都特地交好各府门房,所以他压根不用去找信差,直接把信和钱给门房就行了。

冯道住的是晋王府的外院,倒没想到有这个好处,就说起帖子的事。

“你说这次宴会是为了给王爷选掌书记?”冯道也难得八卦起来。

“恩,我早晨去王府点卯时,看到王府正在张灯结彩,就问了相熟的侍卫,侍卫说监军亲自吩咐的,说王爷要在二月二选掌书记,所以特地布置了宴会。”

“这么大架势?”冯道好奇,“可知选了谁?”

“这倒不清楚,只知道办宴会是为了选掌书记,倒没听说是谁。”

冯道这可奇了,大张旗鼓准备办宴会,那就说明掌书记人选已定,可却又透漏是谁,难不成晋王和监军还打算在宴会上现公布?

不就选个掌书记么,干什么弄得口风这么紧,冯道摇头,表示无法理解。

“现在王府都对谁是新掌书记好奇不已,都在猜呢,大人天天在王府,和别的大人也熟,可能猜出是谁?”李虎也很是好奇,不由问冯道。

冯道想了想,“我本来以为掌书记会是子谐(卢汝弼),现在看来倒不是了。”

晋王手下私人谋士不多,数来数去也就那几个,卢质已做过两任掌书记,卢程文采不行,张宪为人太过古板,他资历不够,唯一适合的,就是卢汝弼。

卢汝弼年少曾中进士,文笔极佳,又出身世家,接人待物都温文有礼,八面玲珑,还曾做节度副使主持过官员考核,熟悉吏制,最关键的是,卢汝弼愿意,甚至愿意降职给晋王做掌书记,冯道本以为卢汝弼已经十拿九稳了,可如今看了,却不是了,毕竟要真是卢汝弼,他身份地位学识资历都够,直接任命就行了,压根不用特地弄这场宴会。

弄这场宴会,就像昔日刘邦想让韩信做大将军,韩信之前声名不显,为了让韩信能服众,刘邦特地筑高台,当着众军的面亲自拜韩信为大将军一个道理,其实就是告诉众人,新任的掌书记很得晋王心,掌书记背后是晋王,换句话说,就是给新任掌书记造势。

冯道摸摸下巴,既然用造势,那就说明这个掌书记虽然能力很好,可身份资历却不够。

那这个人是谁呢?

难道是某个北方名士,或者地方官员?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