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风虎云龙(二更)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二月二 龙抬头

晋阳一众官员早早的,就手持帖子,来晋王宫参加宴会。

冯道也特地换了身锦衣,外披了狐裘,带着李虎李齐前去赴宴。

晋阳宫就在晋王府内,却比晋王府名声大多了。晋阳宫本是隋炀帝的行宫,由裴寂监守,昔日唐太宗世民想要起兵,却怕其父不同意,就故意交好裴寂,请裴寂想办法,裴寂于是就拉着李渊喝酒,等灌醉李渊后,弄了晋阳宫两个宫女放李渊床上,等李渊醒后,发现自己睡了皇帝的女人,果然吓得同意儿子起兵反隋,最终得了天下,所以这晋阳宫,可谓大唐的龙兴之地。

昔日李克用占了晋阳后,就把晋阳宫当作了自己的宫殿,带着一群养子手下住了进来,可无奈李克用太喜欢收养子,还收了一百多个,所以哪怕晋阳宫是隋炀帝的行宫,修的又大又奢华,却也住不开,李克用只好在晋阳宫外又占了一圈,扩建成晋王府,这才安置的下。

冯道的支使院虽然也在晋王府,甚至连他的住处也在晋王府,可离中心的晋阳宫,还是有不小的距离,冯道带着李虎李齐走了小半个时辰,才望见晋阳宫。

晋阳宫的宫殿是按行宫的规制,光宫门就有四丈,一眼看去,甚是震撼,冯道不由脚步一顿,想起玄宗皇帝那首过晋阳宫。

俯察伊晋野,仰观乃参虚。井邑龙斯跃,城池凤翔余……

正想着,旁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可道,你也来了。”

冯道扭头,就见卢汝弼、卢质、卢程三人带着随从又来。

“原来子谐、子徵、子澄来了!”冯道笑着转身。

四人相互见礼。

见完礼,卢质首先开口:“我们三个正要进去,可道要不要一起?”

“道也正要进去,只是初见晋阳宫,一时震撼,多看了一会。”冯道指了指晋阳宫宫门。

卢质听了并不奇怪,反而笑着说:“晋阳宫是隋唐故宫,甚是辉煌壮丽,我当年第一次见时,也很是震惊。”

旁边卢汝弼也笑着的点点头,只有卢程撇撇嘴,嘀咕:“那是你没见识没见过长安的大明宫!”

卢质和卢汝弼顿时有些尴尬,卢汝弼立马狠狠掐了卢程一下。

“哎吆,”卢程呼痛,“我又没说错,要见过大明宫,才不把晋阳宫……”

卢质直接一把拉过卢程,对冯道拱手,“我这堂弟今儿又犯糊涂了,可道你别见怪。”

冯道和卢程天天呆在一个屋里,早知卢程那嘴,见谁讽谁,不贬低别人不能显示他“高贵”的出身,所以也不在意,笑了笑,“我和子澄天天一个屋,他性子我知道,子徽你过虑了,时候不早了,咱们快进去吧!”

四人拿出帖子,就有小太监过来,领着冯道一众人进去。

进了宫门,就宽敞的中路,因这是晋王的内宫,里面有晋王的妃子宫女,四人也没敢乱看,跟着小太监直接去了偏殿。

到了偏殿,就看到此时偏殿张灯结彩,里面还有丝竹声传来,众人这才相视一笑,整整衣冠,拾阶而上。

进了偏殿,晋王和监军张承业都还没到,冯道几人就直接跟着小太监去了自己的位置坐下,这才有空看殿里的情况。

由于此次是张承业大摆宴席,所以不仅晋王霸府的武将和谋士来了,晋阳本地的官员和名士们也来不少,冯道一眼望去,还有许多不认识的。

不仅冯道,卢程也是如此,旁边卢汝弼曾管吏制,倒是认识,所以隔着桌子给卢程介绍,冯道按次序坐卢程下首,正好一起听着。

听完卢汝弼介绍,冯道才知道此次来不仅是晋阳官员,还有河东多地的刺史,冯道不由有些懵,看来今天宴席的规格,比他想的还大。

这晋王到底要选谁做掌书记,竟然弄这么大的排场?

冯道不由好奇的看向场上众人,对面的一列是武将,这个忽略,他们这一排,卢汝弼坐首位,看他兴致不高,就知道他已经明白晋王此次不会选他,下首是卢质,卢质正盯着眼前的酒壶,看样子要不是没开宴,卢质就能抱壶痛饮了,再下面是张宪,张宪正悠然拿筷子戳着菜,无聊的等开宴,再下面是卢程,这家伙但是穿的和孔雀似的,兴致很高,仿佛晋王一定会选他,不过晋王只要今天没磕着头,这种可能就不存在,再下面就是他,他今天就来坐席的,再下面,就是晋阳尹,这老头正在左右逢源的拉关系,再下面……冯道看了一圈,也没看着主角是谁,不由想挠头,难道新任掌书记等会跟着晋王一起来,呃,这也有可能。

不过很快,冯道的这点好奇就因为侍女送来的一碟甜品抛之脑后了——酥山(唐朝冰激凌,纯鲜奶所制,不含防腐剂添加剂,口感纯正,富含营养,唐朝从三岁小孩到八十岁老人皆爱它,最流行的世家甜品之一)。

冯道自幼就喜欢酥山,只是酥山性寒,冯父素来不许他多吃,再说这玩意也贵,除了世家常备,外面街市上虽然有也不多,所以冯道对酥山的喜爱绝对比谁当晋王当掌书记来的热情。

毕竟看热闹哪有吃的实惠!

冯道立刻拿起面前银勺,小心吃起来。

开宴前不能动菜,先上的甜点却是开宴前打发时间,可以吃的。

冯道一份酥山吃完,满足的叹了口气,这酥山虽好,就是太凉,不能多吃。

唉,真是可惜!

而此时,晋王李存勖和监军张承业也联袂而来。

“拜见晋王殿下,殿下千岁!”

众人看到晋王,忙起身行礼。

“免”

李存勖走到主位,坐下。

众人这才坐下,而张承业,也坐到晋王下首。

李存勖看着下面众人,笑着说:“今儿是二月二,龙抬头,这晋阳宫素有龙兴之地之称,正好应景,本王特在此摆宴,请众位畅饮。”

“臣等多谢殿下赐宴。”

李存勖轻轻拍手,旁边立刻传来悠扬的琴声,一队伶人从里面走出,开始演奏歌舞。

……

酒过三巡后,李存勖突然端起酒,对旁边的张承业笑着说:“本王今儿想在这宴会上取一掌书记,先用这杯酒下聘可好?”

张承业笑道:“大善!”

旁边的武将一听顿时跟着起哄,“好!”

李存勖端着酒起身,走下主位,走到文官一列。

众文官顿时目光灼灼的看着李存勖。

李存勖却恍若未觉,在众人的目光中,稳步走到冯道桌前,将手中的酒,举向冯道,然后笑着以目示之。

正在看热闹的冯道,突然觉得自己身边静了。

看着眼前的酒,冯道脑子有一瞬间空白。

可只是一瞬,冯道就垂下眼角,起身,向旁边避开。

“道资历尚浅,所举非次!”

李存勖看着抗酒辞避的冯道,心道果然,微微叹了口气,却没放下酒:

“可道勿谦,在座诸位,无逾于卿也!”

冯道心中一震,抬头看向李存勖,李存勖认真的看着冯道。

两人对视片刻,李存勖看向手中的酒。

冯道也看向这杯酒,突然觉得眼前的这杯酒重的很,重得他得拿一辈子换。

可是,冯道笑了。

他这一辈子,总得有这么一杯酒!

冯道双手接过酒,一饮而尽,拜倒在地。

“道,见过主君!”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