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好大的一只鹿(一更)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冯道还没想好等他媳妇来了如何平衡陪晋王睡和陪媳妇问题,就已经被晋王的日常生活震惊了。

那日,刘老夫人和曹老夫人拉着他殷殷嘱托,要他一定要好好看着李存勖,他还以为那是客套。就像天下大多数父母一样,当然别人的面对着儿子叫“犬子”,可三天相处下来,冯道才明白:

刘老夫人和曹老夫人绝对是实诚人,而且是那种实诚的没一点水分的人!

三天的时间,冯道目睹了李存勖看话本、赌博、打马球、投壶、玩伶人、打猎……

三天前,冯道对自家王爷的印象是:恍若唐太宗再世!

三天后,冯道对自家王爷的印象是:这熊孩子,他可以打死么!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会玩的王爷,李克用到底吃了什么,才生出这霸王儿子!!!

一天到晚,就没有他李存勖不会玩,就没有他李存勖玩腻的!

冯道从一开始的震惊、到恍惚、再到麻木,有时就纳闷,这么好玩的王爷,是怎么成为威震天下的晋王的,结果冯道惊恐的发现:

打仗,也是李存勖喜欢的游戏之一!

而且这游戏,由于刺激、有成就感、还很赚钱,甚至能在他所有喜欢的游戏中排前列!

冯道木着一张脸,对自己的发现有些缓不过神来。

不过很快,冯道就被另一种愤怒替代。

李存勖自己跑去玩,把所有政务都推给了他!

他是来当掌书记的,是来写写文章,出出主意,做参谋的,不是来整天埋头奏章里,霸府出啥事都找他,晋阳出啥事都找他,河北出啥事都找他,啥都要他管的!

不过没等冯道愤怒两天,李存勖居然把赌来的钱分他一半,后妃送来的吃食分他一半,甚至连两位老夫人送的好布料都有他一份,冯道又有些消气了。

吃人嘴软,拿人手软,王爷待他这么好,些许小事,又耽搁不了多长时间,他替他处理了又何妨!

于是,冯道在今天替李存勖处理奏章,明天替李存勖处理霸府杂事,后天替李存勖调解两将军打架中,越陷越深……

而与冯道相对的是,李存勖一天天快活起来。

李存勖也没想到,自己无意间选了个掌书记,居然选到宝了。

本来掌书记只是掌管文书,起草文章,随身侍奉,可有一次,他忙着出去打猎,就随手把奏章丢给冯道,本来这事他以前也干过,只是卢质时卢质天天喝的昏天胡地,他走之前奏章什么样,回来奏章还什么样,王缄时,王缄倒是很乐意帮着做,可王缄这个人无论见识,处事手段都差了些,他处理奏章的那些小手段李存勖实在看不上,可到了冯道这,虽然他回来冯道冷着一张臭脸,却给了他一张单子和一摞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奏章。

奏章全部看过,并且按轻重急缓排好,那些无意义的请安奏章直接处理了,而涉及到军机、粮草的,都被重点放在上面,粮草的直接按惯例批示,并且标出惯例的出处,至于最后军机的,留在上面给他。

甚至怕他不小心漏了,还特地给他列了单子,标了次序。

李嗣源当时拿到单子和奏章都震惊了,原来掌书记居然还有这功能,皇帝老儿的宰相也不过如此吧!(不,你错了,皇帝老儿的宰相会把奏章都批完,只让皇帝拿金贵的手,在最后日期处,画个“日”字)

尤其当李存勖把平日一天都看不完的奏章一个时辰看完,这震惊就变成了狂喜,原来,当王爷能这么舒坦!

于是,李存勖就学会在处理奏章前,各种理由溜走,等玩上一上午,再溜回来,然后就看着冯道黑着脸,拿着单子和奏章在殿内堵他。

然后他就装作无奈,开始处理奏章。

至于霸府的事、两将军打架事,咳咳,那不是他跑出去玩正好不在么,后来看着冯道找不着他人就自己去处理了,而且处理的还不错,他当然就懒得费心了,嗯,以后有类似的事,也顺手丢给冯道。

当然,随着冯道的脸越来越黑,常年打仗,拥有野兽般直觉的李存勖也知道这样一直下去是不行的。

兵法云:上兵伐谋,攻心为上。

这要想赢,还得心意到。

于是,在李存勖一个月送钱、送吃食、送布料送各种好东西中,他家掌书记那脸,终于由黑变白再变红了。(冯道:废话,谁吃一个月也吃得白里透红!)

最终,李存勖和冯道这一对主宾,从相互对立走向相互统一!

*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李存勖带着一帮李家军在郊外打猎。

李嗣源一箭射中一只野猪,旁边众人顿时大声叫好,李嗣源笑了笑,看着后面亲卫上前,把野猪几刀砍死,然后拖了回来。

“大哥这射术越来越好了!”旁边李存勖看着野猪,也有些跃跃欲试。

“王爷骑术射术更好,要不是您让我先射,这野猪肯定是您的。”李嗣源恭维道。

李存勖听了哈哈一笑,立刻一夹马,“大哥年纪最大,当然得先射,不过大哥射了,本王也不能落后,本王这就去也猎一只。”

李存勖身后的亲卫立刻跟上,一起往丛林深处跑去。

李嗣源看着李存勖进了丛林,松了一口气,其实他以前很少陪李存勖来打猎,李存勖打猎是好手,他年纪大了,真跟李存勖打一天,也累的够呛,只是上次胡柳陂一战,虽然李存勖没说什么,事后却冷了他不少,李嗣源打了一辈子仗,自然不想被冷遇,所以这一段时间都在想办法和李存勖亲近,只是李存勖玩得那些他都不玩,只能请李存勖来打猎。

旁边李从珂和石敬瑭看着李存勖都快跑没影了,忙拽拽李嗣源,“爹/岳父。”

李嗣源甩甩头,一夹马,去追李存勖。

两人带着人马一直打到上午,看着侍卫手中的猎物都快提不了了,两人带着人马往回走,还没走到早晨扎营处,远远的就看到营地前,一个青衫文士倚着马,一手持卷,一手题笔,正写着东西。

“哎,可道来找本王了,看来有事,大哥,我先过去了。”李存勖说了一声,就拍马跑过去。

李嗣源顺着李存勖,就看到李存勖跑到青衫文士之前,翻身下马,两人凑着头说什么,然后青衫文士从马背上包里,抽出一张纸,卷成卷,写了起来,很快,青衫文士写完,拿给李存勖看,李存勖点点头,青衫文士把纸收起来。

“那是冯书记吧?”旁边李从珂眯了眯眼。

“应该是,”石敬瑭用手遮着太阳,极目望去,“冯先生好厉害,居然一手持卷,一手提笔,倚马作文,我以前只在书中看过,没想到今儿居然亲眼见到了。”

“这算什么,你是没见上次,王爷跑着去玩,冯先生急得骑马追,直接在马上写完,一把糊王爷脸上,王爷签完字,冯先生直接抽走,连马都没下。”李从珂得意的给石敬瑭说。

石敬瑭大惊,“这冯书记看着性子温和,想不到居然如此彪悍。”

“王爷没有战事时就喜欢乱玩,冯书记天天忙着给王爷处理政务,掌管霸府,还得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又经常找不着王爷,可不是得彪悍一些。”

李从珂和石敬瑭对视一眼,都深深为冯道这位掌书记叹气。

“啪”“啪”

李嗣源扭头,一人一巴掌,“不好好骑马,嘀咕什么呢!”

回过头来,“冯书记是有大才的,王爷才把政务霸府交到冯先生手里,你们两个臭小子懂什么!”

李从珂摸摸额头,不满嘀咕,“爹打人干嘛,我们又没耽搁骑马,冯先生有大才,什么大才啊?”

“你个臭小子不读书懂什么,那些政务咱们一看就眼花,冯先生处理的却游刃有余,可不是有大才!”李嗣源没好气的说。

“爹,你不也大字不识几个么,说我干嘛?”李从珂顶嘴,转头问石敬瑭,“妹夫,咱家就你读过几本兵书,你说。”

石敬瑭想了想,“我曾看书里说,宰相坐堂,政务尽在笔下,以前我想象不出这是什么样子,现在,大概是冯先生这样吧!”

李从珂大惊,“你说冯先生这样像宰相?”

“是有宰辅之才。”石敬瑭纠正。

李从珂看着冯道,擦擦眼,心道不就会理政务么,哪个文官不会,怎么就厉害得能当宰相了,李从珂不以为然的摇摇头。

三人带着猎物走到营帐前,冯道已经处理完政务,也和李存勖说完话了,看着李嗣源等来,对李嗣源拱拱手,然后转头对李存勖说:“王爷既然在打猎,道就不打扰了,今儿下午无事,道内人从老家来,道要去驿站接人,晚上就不回宫里了。”

“今晚我去刘氏那,可道你自便。”李存勖摆摆手,突然又想到什么,李存勖笑着指着刚打的鹿,“今儿新猎的鹿,你夫人既然来,送你一只。”

冯道盯着那鹿看了两眼,然后……带着一只鹿走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