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冯文的自我定位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冯道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接到媳妇的第一件事,不是小别胜新婚,而是检查孩子功课。

用了半个时辰考察完两个孩子的功课,冯道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

惨不忍睹!

冯文,十岁了,九经几乎一点没读,写张大字还缺胳膊少腿!

冯平,五岁了,童谣背了不少,可书,几乎一点没摸过!

冯道想到自己三岁识字,四岁读书,五岁练字,七岁能诗,十岁能文,不到二十岁,诗词歌赋无一不精,二十二岁,就出山辅佐刘守光,他冯道的子侄,好几岁了,居然连个书都没读!

冯道只觉眼前阵阵发黑。

“我爹没教过两个孩子读书?”冯道无力的问。

“爹前几年眼头就不大好了,花得厉害,看东西近处也看不清,就只拿了些书给文哥儿看,文哥儿自己倒坐得住,常常看书,后来还教平儿。”孙茹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弱下来。

“他自己学的这样,居然还教人,”冯道看着冯文一张纸上就就没几个对的字,很是无语。

“文哥儿平时看书挺认真的,”孙茹辩解了一句,冯文身子不好,她作为婶子,天天光提心吊胆他身子去了,生怕他用功太过,养不活,哪里会去查他功课,后来平儿大了,冯文教他读书,她也乐得儿子有个长兄带,也是前些日子她无意间看冯文教冯平写字,才发现冯平的字居然缺胳膊少腿的,她正想请个夫子来家,这不冯道的信就到了,她就带两个孩子来了。

冯道听完,叹了一口气,“是我不孝,父亲年纪大了,我不但不在身边,却还把孩子养在他那,累的他照顾,也辛苦你了,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文哥儿病弱,小平又小,什么事都得你费心。”

孙茹倚着冯道,“说什么呢,你在外面天天东奔西跑,我总得帮你看着家吧!”

冯道揽着孙茹,“不过这两个孩子,是得好好教教了。”

此时已经回房歇息的两个孩子,浑然不知道从明天起,他们放养式教育已经结束,精英式教育即将开启!

*

安静的卧房中,孙茹绣着荷包,冯道在旁边打着棋谱,两人不经意间对视一眼,温馨静谧的气氛在两人之间缓缓升起,当然,前提是不看旁边。

旁边,文案上,一左一右趴着两个孩子,大的,正瞪着纸上的题目,咬着笔,仿佛和这题目有仇,小的,正拿着笔尽情挥洒,脸上手上纸上一片黑。

还是大的那个看不过去了,掏出帕子给小的擦了擦糊在脸上的墨汁。

小冯文给堂弟擦完脸,就接着瞪眼自己的题目。

好难唉,他一个医学狗,为什么有一天要混到用文言文作赋的地步。

小冯文是个穿越,还是胎穿,穿越前通宵复习医学生那苦逼的期末考试,试一考完,睡了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出生”了。

恍恍惚惚的接受自己更换身份,更换朝代的事实,就撞上了未出生丧父,早产,体弱到活不了,生母油尽灯枯的人设,想到自己看的那些升级流,男主都有一个父母双亡,家产被夺,然后受尽欺凌的苦逼童年,冯文娇小的婴儿身躯一震,不要啊,他就一个三观正直,好吃懒做的红旗下少年,才不要玩这么高难度的人生呢!

所以从会睁眼开始,冯文就努力对他娘笑,努力乖巧懂事,努力让他那个心如死灰的生母看在他这“要没了娘就是可怜小白菜”面上撑下去,好在他娘也确实如此,本来心灰意冷的打算跟着丈夫去了的,结果看到儿子如此乖巧可怜,又生起了活的念头,硬撑着奶了儿子两年,只可惜终究抵不过残破的身体,撒手而去。

他娘去的那天,小冯文坐在床上哇哇大哭,他可怜的人生要开始了么?

好在小冯文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尾,他娘死了,村里是来了很多人,却不是来抢家产的,而是在议论他这个遗腹子族里该怎么养,好几个无子的年轻媳妇都跃跃欲试,过来抱他两下,只可惜在看到他那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柔弱的小身板,又都顾虑重重的放下了,最后还是他堂爷爷(冯父),把他抱回家。

然后他就多了一个堂爷爷,一个丽姨奶奶和一个婶娘。

丽姨奶奶没有孩子,婶娘刚成亲,堂叔就出门了,也没有孩子,所以他一来,就受到家里从上到下的疼爱,婶娘还特地回娘家请她爹下帖子请了一位名医,给他调理身子,噢,对了,婶娘他爹是县令。

当得知婶娘居然是县长千金,他可是吃惊了好久,堂堂县长千金,居然下嫁进农家,而且看他婶娘仪态端庄,进退有礼,显然是大家之女,小冯文实在好奇,这门不当户不对的,他婶娘怎么嫁给了他堂叔。

不过很快,他就从众人的聊天中得知,是他婶娘倾慕他堂叔的才华,佩服他堂叔的人品(孝子)才下嫁给他叔的。

世家女和乡下孝子,我去,这不是典型的凤凰男么。

所以他这不是点家升级流,而是凤凰男的发家史(或者虐渣打脸凤凰男)!

想到那个一直在外据说忙于政务无法回家的堂叔,再想到天天在乡下独守空房的婶娘,这要等哪天他堂叔回来再带个花魁,并死活要花魁进门,小冯文一激灵,大戏可不就可以开场了。

小冯文立刻对他婶娘报以极大的同情,他婶娘这么温柔贤淑的女子,居然要被渣,这实在太过分了。

于是,小冯文暗暗下决心,他要努力对婶娘尊重,对婶娘好,当然,身为一个两三岁的孩子,他所谓的好,就是不哭不闹,努力自己吃饭,自己穿衣,自己吃药,自己能干的事,绝对不劳累他婶娘,并且经常逗他婶娘开心。

在他的不懈努力下,他婶娘果然开开心心的,还常对别人夸他乖巧懂事,说她膝下无子,好在有这个孩子陪着。

小冯文听得既又高兴又心酸,被他婶娘带了两年,他已经真当婶娘是娘了,想到婶娘一直独守空房,甚至以后还要面临的各种,小冯文就有些怨恨起他那素未谋面的堂叔,娶了这么好的媳妇,你不带着,搁老家算什么男人!

大概是他天天咒咒灵了,没过几天,他堂叔居然回来,而且居然还是生气辞官回来的,虽然没带个花魁回来,可小冯文也能想到,以后定然是他堂叔一蹶不振,夫妻成怨偶,家里鸡飞狗跳。

可没想到,他又想错了!

他堂叔回来,不仅和婶娘小别胜新婚,一补之前的两地分居,更是蜜里调油,没几个他婶娘肚子就揣上了小堂弟,而他堂叔,也丝毫未因为丢官而失落,反而高兴的脱下长衫,换了短褐,下地种田去了。

真的是去种地啊!

小冯文看着在地里赤着脚干着农活的堂叔,觉得三观都碎了。

他堂叔不是读书人么,不是青年才俊么,怎么干起农活了,还干得如此娴熟!

读书人不是踩到地里,都觉得泥脏而嫌弃么?

结果没等他震惊完,他又从婶娘无意间聊天中得知,他堂叔自幼就是孝子,早年没当官时,就是靠种地,奉养双亲,供自己读书。

小冯文惊得下巴都掉了,那些凤凰男,哪个不是举全家之力,供养一个读书人,而他堂叔,自己种地,不但奉养爹、姨娘,还供自己读书。

问题还没耽搁读书,甚至比别人读的好多了!

这哪是凤凰男啊,这是凤凰啊!

冯文对他堂叔从怨恨到敬佩,只用了一次下地的时间。

不过看着他堂叔天天在地里干活,小冯文再一次迷惘了。

所以说他穿进的其实是种田文?他以后要像他叔这样种地养活自己?

小冯文看看地里挑着挑子浇地的堂叔,再看看自己风一吹就倒的小身板,再想到他堂爷爷帮他保存的地契,哇的一下哭了。

他穿越,难道是来种地的!

他那么弱小,那么虚弱,怎么能种得动地啊!

就在冯文都考虑要不要靠前世学的那点医术混个赤脚大夫时,他堂叔居然被人绑走了。

而且居然还是被一个将军绑走了,冯文很慌张,不知道他叔怎么惹了当兵的,不过他婶娘、他堂爷爷却不是很担心,只是有些叹气,然后他才知道,对方是因为他堂叔很有才华,想让他堂叔去当官,才掳走他的。

冯文晕晕乎乎,原来古代想要某个人才也可以靠掳啊!

堂叔走后没多久,婶娘就生了,是个小堂弟,小冯文很高兴,他婶娘成亲这么多年,聚少离多,一直没孩子,如今有个孩子,也不用再孤独了,于是他就帮着婶娘看小堂弟,小堂弟很好带,能吃能睡,等到小堂弟大一点,他又给他讲故事,教他儿歌,还打算等他大大再教他读书识字。

结果……

冯文捂脸,想到刚到那日他堂叔考察完他和堂弟功课时那嘴角抽搐的表情,冯文就恨不得时光倒流,让他婶娘快点请个夫子给他,他一定好好学学,再好好教教小堂弟。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也怪他大意了,平常看书,虽然书上是繁体字,可华夏人都知道,会简体字的看繁体字,连蒙带猜其实并没有太大障碍,甚至再多看几本,慢慢也就习惯了。所以冯文一直看繁体字的书,写简体字的字,也没觉得什么障碍,再加上堂爷爷婶娘也不大查他功课,所以堂爷爷和婶娘也没察觉到不妥,一直还觉得他读书不错。

毕竟他身子不好,也不跑也不玩,天天老实看书,怎么会读书不好!

结果,就翻车了……

不过如今到了堂叔这,终于被抓起来了,也是到了此时,冯文才知道,一直被婶娘堂爷爷挂在嘴里,才华横溢的堂叔到底多有才。

来了半个月,堂叔白天忙完了,晚上回来,先教他和堂弟一个时辰的功课。

对于他,从读书练字、到骑马射箭,再到琴棋书画,他堂叔挨着给他入门,而对于堂弟,因为年纪较小,堂叔只是教了识字和描红。

拜他堂叔所赐,经过半个月的灌输,他的见识蹭蹭的往上涨,功课也开始入门了。

冯文此时也明白过来,他堂叔是典型的耕读传家的子弟,所以对他和小堂弟,也是按这个标准培养。

好吧,穿越过来十年的冯文,终于结束了自己胡思乱想,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准确的定位:

他是一个有田产,有祖宅,需要好好读书,长大了可以凭田产混吃等死,或者凭才学做官的耕读之家子弟!

这种人,在天下多不胜数。

简称:路人甲!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