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德胜之战(一更)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校武场

小冯文在李虎的帮助下,手脚笨拙的爬上一只小母马,然后自己稳住平衡,慢慢的在草地上走。

“小郎君今日不错,终于不歪了。”李虎在旁边跟着,笑着说。

小冯文抱着马鞍,目不斜视,努力让自己不颤抖,“还好!”

妈妈来,这骑马太可怕!

哪怕是挑了最矮的小母马,也比十岁的他高,每次爬上来,马一动,马鞍一晃,他就有种要掉下去的感觉。

这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中间还晃悠的感觉太可怕了!

尤其要不小心掉下去,还可能被马踩到,所以每次冯文上来,都感觉自己不是骑马,而是在骑炸弹。

谁说骑马潇洒的,对于他这种运动神经不发达的,坐马车才对嘛!

可是,他堂叔不允许。

哪怕冯文身子弱的风一吹就倒,冯道还是坚持让冯文每天来校武场练骑射,这倒不是冯道对冯文多望子成龙,而是如今是乱世,骑马逃跑和弓箭对敌是最基本的逃跑手段,冯道可以不要求病弱的冯文有多大出息,倒绝对不能容忍自己侄子在危险来临时,跑都跑不掉。

所以冯道就把李虎派来了,每天上午,天暖和时,让冯文把骑射和最基本花拳绣腿学起来。

冯文在了解到这一点后,也一改之前的拈轻怕重,认真学起来。

毕竟这是保命技能啊!

只是,态度是积极的,学习也是认真的,可是,冯文练了好几日,还是无法克服骑马的恐惧!

就在冯文摇摇晃晃的骑着马在场上溜达时,旁边飞驰而来一队少年,直直的朝冯文这跑来。

冯文看着对方风驰电掣的速度,本来想往旁边让让,可一急之下,早忘了怎么拉缰绳了,顿时慌了,只得一手抱着马鞍一手挥着大叫,“啊啊啊啊,快停下,会撞上的!”

冯文叫的时候,对方已经离冯文不过几丈之遥,冯文心道坏了,这下肯定撞上了,吓得直接闭了眼。

却不想只听“吁”的一声,一下整齐的马蹄声,一队少年都整齐的停在冯文面前。

“哈哈哈,你居然不会骑马!”领头的少年顿时大笑。

冯文听到动静,睁开眼,看到没有撞上,松了一口气,抬头看清楚来人,是晋王的长子,李继岌,小名和哥儿,今年十岁。

冯文和婶娘刚来晋阳,他堂叔就带他们进宫,拜见了晋王的一众家眷,见过这位晋王长子。

“原来是小郎君,你骑术好厉害啊,跑的这么快都能停住。”冯文拍拍心口,平复了一下蹦蹦乱跳的心。

和哥儿本来想嘲笑冯文两句的,结果听冯文夸他骑术,顿时自得的说:“这算什么,我自小就会骑马,我父王十岁就能跟着爷爷上战场!”

“你们好厉害啊!”冯文由衷的感慨,看看人家,再看看他,真人比人气死人。

可能是由于冯文眼中的崇拜太过明显,大大的满足了这一群小少爷的虚荣心,这一群少年居然也不嘲笑冯文了,反而开始七嘴八舌的教起冯文。

“你这样抱着马鞍不行,你得抓着缰绳。”

“夹住马鞍,你抱着马鞍干什么。”

“刚学马都这样,你得大胆骑,你越害怕越不会。”

“脚蹬好马镫,你选的这马又不高,马镫正好!”

……

大概同龄人的真实经验比李虎这样的大人说教更具体,更有可实施性,冯文拉着缰绳居然真磕磕绊绊的骑着马走起来,而且等走起来,好像也没那么可怕。

这大概和学自行车有异曲同工之妙。

到了最后,经过一上午练习,冯文甚至能自己骑着马在校武场遛一圈,当然跑还是不敢跑的。

在学马的过程中,冯文也跟这伙少年熟了起来,除了最前面的和哥儿,后面那几个,也都是各位将军的子嗣,除了有一个年龄比较大,叫张沂的,是监军张承业的养子。

总之,都是一群二代。

看冯文勉强会骑了,和哥儿这些少年就拉冯文去吃酒,这些少年虽然年纪不大,可跟着当爹的有样学样,一个个也都无师自通。

冯文虽然不大喝酒,可对吃饭向来在行,和众人倒也闹腾的欢,一直到大家尽兴,众人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至此,冯文算是和晋阳这帮二代混熟了。

*

晋阳宫

冯道把一份急报放在李存勖面前,李存勖拿起一看,顿时冷笑。

“这朱友贞是坐不住了!”

冯道在旁边坐下,“殿下修的德胜渡口,离汴京不过二百里,骑兵一日就到,如利剑时时悬在那梁朝皇帝头顶,梁朝皇帝又怎么坐的住。”

当初李存勖从濮阳撤军时,觉得旁边的德胜渡口渡黄河挺方便的,就在派兵占了,又让李存审在那大兴土木,在渡口的南岸和北岸筑城,并用铁锁相连,建成浮桥,有了这座浮桥,晋军就可以不用等冬天黄河结冰,任何时候都可以通过浮桥到达黄河南岸,去进攻梁朝。

李存勖把急报整个看完,放下,“朱友贞又重新启用了贺瑰,并且调集大军给他,看来这次是铁了心要毁掉德胜浮桥渡口。”

“四个月,也够贺老将军解释清楚了,不过梁朝皇帝能如此不计前嫌,看来存审老将军那只怕不妙。”

李存勖豁然起身,“你去通知各位将军,我去换身衣裳,半个时辰后,校武场议事。”

“是,”冯道起身,匆匆朝外走去。

*

冯文没想到自己才来晋阳没两个月,他堂叔就因为要跟着晋王上战场,不得不再把他们送回老家。

冯文一边暗暗吐槽梁军来的不是时候,一边帮他婶娘收拾东西。

拜他堂叔成了晋王掌书记,这次他们来,晋王一众女眷送了不少东西,他婶娘这段时间用了不少,剩下的本着不浪费的原则,他们就带回去。

除了这些,还有他叔父送他和堂弟的书,也得一块拉回去。

大大小小收拾起来,来的时候两辆马车,回去的时候,就变成了四辆马车。

除了东西,他婶娘还带了个意外之喜,那就是肚子里多了个包子。

所以这次他婶娘虽然对马上离开有些不舍,却也并没有太过难受。

毕竟,很快就要多个孩子,她也没空顾念堂叔了。

四月末,孙茹带着两个孩子,离开晋阳,回瀛洲老家了。

**

德胜之战果然像李存勖想的一样,来的又快又急,李存勖刚把大军整起来,驻守濮阳的李存审老将军八百里加急就火烧屁股的来了。

德胜南岸筑城面临失守!

原来贺瑰带着大军来到德胜后,发现德胜渡口两岸居然被李存审建了两座新城,中间连了浮桥,还有重兵把守,顿时大惊,知道这下不好打了,就先派一支骑兵去试探了一下。

结果这支骑兵刚到德胜渡口南城,就被南城的守将发现了,然后南城守将一边死守城池,一把放出信号,黄河北岸驻扎的晋军一见,立刻进入北城,从北城通过浮桥,进入南城,和南城守军一起抵挡外敌。

贺瑰立刻悟了,这两城用浮桥一连,打一个就相当于打两个,因为另一边会源源不断的派援军来。

不过贺瑰自持带的军多,倒也没太在乎,你不是来救援么,我带的大军比你北城南城守兵都多,一起灭了不就行了。

于是不管北城援军,直接猛攻南城。

只是贺瑰想的虽好,可晋军的援军可不只是北城守军,黄河以北,大部分还是晋军的地盘,怎么可能不来救,而最近的,就是李嗣源的兵马,李嗣源见兄弟李存审战事吃紧,立刻带兵来援。

于是,贺瑰就发现德胜南城的兵马越来越多。

不行,这样打下去就没完了,必须阻止援军到来。

而要想阻止援军,那就得斩断黄河上这座浮桥。

贺瑰心中一动,偷偷派了一队人马,带上火种,打算去火烧浮桥。

可贺瑰想的虽好,李存审却技高一筹,李存审当初建浮桥时,就想到火烧浮桥这一弱点,所以在建浮桥时,李存审没用绳,也没用木头,直接用了粗粗的铁锁,刀砍不断,火烧不断,然后才在上面铺了木板,贺瑰的人哪怕把木板烧了,等到渡河时,晋军一人背一张木板,往上一铺,照样过桥。

第一回合,贺瑰对李存审,贺瑰棋差一招。

可李存审是建造高手,同为名将,贺瑰也不差,贺瑰当即偷偷派人到上游,造了十多艘战船,外罩牛皮,上设短墙,横列在黄河上面,然后上陈精兵,直接把战船开到浮桥下,截断了浮桥。

截断浮桥后,战船直接停在黄河中间,彻底阻断南北城,贺瑰开始猛攻南城。

这下轮到李存审急了,浮桥被断,用小船派援军又会被战船上的精兵用弓箭截杀,根本过不去,黄河南岸的南城成了孤城,这样下去岂能撑得住。

李存审开始想办法破坏战船,恢复浮桥。

而最实用的,就是用火烧。

李存审当即派人带火种去烧船,可等到派去的人偷偷靠近战船,才发现,整个战船外面都被牛皮包着,压根点不着。

第二回合,李存审对贺瑰,李存审棋差一招!

李存审见毁不掉战船,南城又战事吃紧,只好派人强攻战船,可战船在黄河中央,李存审手下的都是北方兵,本就不善水战,所以几天下来,都被战船上的梁军打了下来。

李存审无计,只好抓紧向李存勖求援。

就在贺瑰即将攻下德胜南城时,李存勖带着大军,终于风风火火的到了德胜。

只是在看到浮桥下那如碉堡一般的战船时,李存勖也傻眼了。

不过好在李存勖到底脑子转得快,自己想不出计策,当即下令把自己所带的金银钱帛倒大军前,堆成一堆,并扬言,谁想出办法,这堆钱就归谁。

果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李存勖的护卫长,银枪效节军统领李建及,当众出列,挑选麾下勇士二百人,带着砍刀,盾牌,驾着小船,不顾生死,冒着箭雨靠近战船,砍断连接战船的铁锁,战船铁锁一断,顿时在黄河里打转,而李存勖也带着大军跑到上游,准备了许多船只,上放火油,柴草,点燃船只,让船只顺流而下。

船只撞向大船,原来大船外面有牛皮防火,可这一散,中间没牛皮的地方就露出来了,很快,散开的战船纷纷被点燃,战船上的梁军顿时死伤无数。

看着南北两城再次通畅,李存勖立刻带大军从浮桥杀了过去。

贺瑰本来马上就要拿下德胜南城,却不想此时水上战船被破,晋军援军到来,在晋军猛烈的攻势下,只好退兵,结果彪悍的李建及又带人杀来,最终,梁军狼狈的退回濮州。

德胜之战,以晋军大获全胜终结。

回到濮州的贺瑰,想到上次胡柳陂一战,就是功亏一篑,而这次,又是如此,顿时又气又恼,最终,一病不起………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