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双喜临门(一更)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存勖很快就发现,偷粮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先是李存审抱着他又哭又唠叨折腾了两天,然后冯道黑着脸去给他善后好几天没理他,再然后晋军中其他将军知道他差点被埋伏,吓得一个个都跑来问安,再再然后,远在后方的一众女眷也知道了,又是一阵闹腾。

李存勖捂脸,他命怎么这么苦啊!

好在唯一欣慰的是,这次他发现了一员猛将,元行钦。

在和李嗣源知会一声后,李存勖把元行钦调入了自己麾下。

元行钦算一步升天了。

可惜这唯一一点欣慰,也抵消不了李存勖这几日受的罪,所以李存勖干脆就把这怒火,冲向了王瓒。

好小子,敢埋伏老子,真当本王吃素的!

你不是想当缩头乌龟么,你不是想在这混军功么,美得你,老子这就撵你回去!

李存勖立刻把所有将军召集到大帐,开始布兵。

……

王瓒怀着懊恼又忐忑的心情回到军营,懊恼,自然是这次没能干掉晋王,否则凭晋王的人头,他封侯拜相都是小菜一碟,而忐忑,则是担心晋王接下来的报复。

果然,没过几天,王瓒就探得消息,晋王大军已动,正向潘张方向行军。

王瓒一惊,坏了。

潘张算不上什么名城古都,也不是什么军事要塞,可它却比任何城池都重要,因为它是梁军的粮仓!

昔日袁绍兵败,正是曹操烧了乌巢。

王瓒立刻一边派兵给潘张的守将,一边让大军开拔,打算去救潘张。

半日后,王瓒的大军朝潘张赶去。

……

杨村渡口到潘张之间的黄河南岸上,一支精锐铁骑正在此守株待兔。

太阳刚刚西斜,一支军队就从远处急急赶来。

“好歹来了,再不来,就耽搁回营吃晌午饭了!”李存勖站在马上,看着远道而来的军队,冷笑。

王瓒带着大军匆匆刚走到半路,远远就看到前方等着的晋军铁骑,顿时一惊,这才明白晋军攻潘张是假,诱他带大军出营,在空地上和晋军野战才是真。

可明白过来王瓒又苦笑,哪怕知道这是局,他能不带兵来救么?

他不救,晋王就可以直接带大军去攻潘张,潘张粮仓一丢,他大军无粮,不战自溃。

所以他唯一的选择还是来救,来和晋军决一死战,只有这样才能有一线生机。

王瓒暗暗稳定心神,这时,就看他平时练的兵能不能抗住晋军了!

王瓒当即停下大军,将大军的赶路军阵变为防御军阵。

对方是铁骑,他还没脑抽到跑去耗费体力进攻。

只要大军能抵挡住前几波攻击,等骑兵冲击性减弱,就能用步兵组成军阵反击骑兵军阵。(这方法之前贺瑰在胡柳陂前半场用过,并且还成功了。)

王瓒变换战阵时,李存勖也开始下令:

往后撤!

骑兵要想发挥最大效果,就得把马速跑起来,马速越快,撞上去越强。

退到适合距离后,李存勖一声令下,所有骑兵同时一甩马鞭,朝王瓒的大军冲去。

转瞬间,李存勖的骑兵阵狠狠的撞上了王瓒的步兵阵。

顿时,马声嘶鸣,人声怒吼,李存勖的骑兵阵向前压了十步,而王瓒的步兵阵向后退了十步。

王瓒的步兵阵居然没破!

李存勖眼中露出一丝诧异,这王瓒倒也不愧是将门之后。

不过,只要退了,这阵就离破不远了。

李存勖再次带着骑兵后撤,然后又一次狠狠撞向王瓒骑兵。

这次,王瓒的步兵还是未破,只是居然退了半里。

李存勖大笑,再一次后撤……

王瓒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晋军,无奈的闭上眼睛,撑不住了,直到今天,他才明白,严苛的训练,强硬的军纪,虽然能打造出一只令行禁止的军队,却绝不是周亚夫的细柳营。

军纪是实力的一种,可实力,却不仅仅是军纪!

随着再一次的剧烈撞击,王瓒的步兵阵直接被撕开,李存勖的骑兵顿时如闻了血的鲨鱼,开始收割梁军的性命。

“稳住,稳住!”王瓒焦急的呐喊。

可此时,还有谁听他的,在晋军的银枪下,再严苛的军纪,哪有此时的命重要。

逃!逃!逃!

从第一个梁军放下武器开始,很快,第二个,第三个……最终,包括王瓒,都朝梁境逃去。

只是王瓒却逃得没有普通士兵那么顺利,作为梁军主将,作为埋伏过晋王的主将,王瓒受到了晋军的一致追求,最后王瓒实在受不了晋军的偏爱,跑到黄河边上,闭眼,跳河,最后不知从哪里弄到一只小船,驾着小船划到杨村渡口,才逃出一命。

这一仗,王瓒五万大军,死万余人,溺亡万余人,剩下的仓皇逃回回梁军境内,损失惨重。而王瓒本人更惨,回去就被朱友贞撤了职,换成了大将戴思远。

*

李存勖大获全胜,得意洋洋的带着骑兵回营,就见冯道也笑容满面的迎上来。

李存勖脚一顿,看了好几天冯道黑脸,猛一看见冯道笑脸,李存勖有点适应不良。

“可道今日心情甚好啊?”李存勖小心翼翼的问。

冯道拱手,“恭喜王爷,大胜梁军!”

李存勖点点头,正要说话,却不想旁边李嗣源李存审走过来,两人一见李存勖,立刻抱拳,“恭喜王爷,大获全胜!”

然后两人转身对冯道抱拳:“恭喜先生,贺喜先生。”

冯道笑着拱手,“同喜同喜!”

两人离开,然后又有几个将军过来,先对李存勖抱拳,“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然后又对冯道贺喜:“先生大喜,恭喜啊!”

冯道拱手,“同喜同喜,有空请大家吃酒!”

李存勖看看自己,又看看冯道,有些懵然,恍恍惚惚之间,他怎么感觉今天打了胜仗的好像不是他,而是冯道。

他打了胜仗这些人恭喜他就行了,恭喜冯道干什么!

李存勖正郁闷着,就看到冯道笑眯眯转过脸来,对他说:“殿下,道刚得了消息,道夫人在老家顺利诞下一子,殿下又打了胜仗,道真是双喜临门啊!”

李存勖:……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