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天凉了,是时候让成德灭了!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德明虽然杀了王镕,成功入住赵王府,也得到了亲兵拥护,却明白,他能不能成为真正的成德节度使,却还得晋王说得算。

所以清理完成德的王德明,就派人去给晋王报丧。

当然这报丧也有水分,主要是给晋王表忠心,表示他义父能做的事,他也能做,请求晋王封他为成德节度使。

魏州

李存勖正在殿内请众将吃酒,一个内侍匆匆从外面进来,走到李存勖身边,呈上一封信。

“殿下,成德的信!”

李存勖随手接过,撕开,只看了两眼,突然放声大哭。

众将大惊,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李存勖哭道:“赵王薨了!赵王自和本王结盟以来,是金石一般的情谊,却不想突遭灭门之祸,连子嗣都断绝了。”

众将虽然和赵王没什么感情,可也知道赵和晋是同盟,赵王也算是主,忙跟着李存勖一起哭起来。

李存勖哭了几声,擦了擦眼,“赵王也是父王一辈的人,想不到如今却丧于乱军之手,他养子侥幸幸免,如今请本王封他为成德节度使,各位意下如何?”

“这……”众将相互看了看。

李存勖一锤定音,“如今赵王逝世,他养子既然成了唯一的儿子,那就让他袭封吧!”

众将忙说:“殿下圣明。”

等酒宴散了,李存勖和冯道回到寝宫,李存勖往床上一躺,“可道,等会写道册封王德明为成德节度使的册书,发往成德。”

冯道走到文案前坐下,掀开砚台,倒了点水,拿起墨块碾磨了起来,“王爷不打算追究了?”

李存勖派去查的人,回来的可比王德明的信早多了。

“追究?”李存勖冷笑,“当然得追究,赵王可不能就这么白白死了。”

冯道微微挑眉,不能白白死了,所以得死得有价值么!

果然就听李存勖接着说:“以前赵王在时,侍奉本王甚是恭谨,本王实在不好落人口舌,可如今这王德明有这么个大把柄,本王若再不趁机拿下成德,那可就是罪过了。”

“那王爷还册封他做成德节度使?”冯道磨好磨,从抽屉抽出一张纸,铺平。

“总得先稳住他,而且赵王素来无错,若他刚死,本王就驳了他养子承嗣,别人只怕觉得本王贪图成德。”李存勖枕着胳膊说。

冯道顿时轻笑,“王爷倒是愈发顾忌名声了,不过如今王爷给了他成德节度使之位,等时间久了,他若坐稳了,岂不是更不好收拾。”

李存勖用胳膊支起头,对冯道笑道:“你不了解那家伙,他素来多疑小心,我这次这么顺当的封了他,他心里有鬼肯定嘀咕,用不了几天就会想着给自己再找几条保险,以便狡兔三窟。”

“殿下说他会私下通梁?”

李存勖伸出一只手指,晃了晃,“王德明把王镕一家老小杀了个干净,却唯独留下一个人,你知道是谁么?

冯道略微一思量,笑着吐出一个名:“王镕长子的妻子!”

李存勖打了个响指,“没错,就是朱温那老贼的闺女普宁公主!”

“王德明素来嫉恨王镕长子,这次兵变更是因为如此,却还能想着保全普宁公主,看来其投梁之心还是蛮大的。”

“所以么,这次本王不先出手,就等他通梁,等本王拿到证据,看本王怎么收拾他。”

“那道就先预祝殿下得成德!”

*

王德明本以为晋王会难为他一番,在他伏低做小后,才勉为其难册封他,可谁想到,派去的使者,居然很顺利的带回了册封他的牒文。

难道晋王真被他糊弄过去了?

王德明摇摇头,这怎么可能,他这次事闹的这么大,晋王怎么可能会一点都没听说。

那晋王为什么还这么快册封他?

王德明突然觉得有些胆寒,晋王不会压根就没在意,打算先稳住他等日后清算吧!

心虚的王德明不禁开始给自己找退路。

王德明先是派人到送信给邻居北平王王处直,重申两藩镇共进退的重要性,又派人送信给契丹,希望能引契丹入境,分担晋王的注意力,最后,又言辞恳切的去了一封书信给梁帝朱友贞,希望能归顺大梁,让大梁派兵来援。

魏州

冯道看完一封从汴京传来的密信,对旁边的李存勖笑道:“王爷果然料事如神,这王德明真的私通大梁了,如今王爷打算怎么办?”

“不急,”李存勖捏了一个葡萄放嘴里,“拿贼拿赃,捉奸捉双,等汴京姓朱的回复,坐实了这件事,咱们再行动。”

冯道又看了一眼密信,有些忧心,“上面说王德明想求梁帝出兵,救援成德。”

“哼!”李存勖不屑,“放心,朱友贞那家伙才不会派兵来救成德呢!”

冯道皱眉,“成德在王爷治下腹地,大梁要是派兵救了成德,就相当于在王爷腹心处扎了个钉子,以后要再开战,稍有不慎王爷就会腹背受敌,这样的便宜,大梁皇帝会放过?”

李存勖瞥了冯道一眼,“他若有你这脑子,就不会地盘越守越小了。”

“可即便梁帝想不到,他手下的谋臣也不会想不到吧!”冯道还是担心。

李存勖往后一倚,“朱温以前手下那些老臣倒是肯定能想到,可朱友贞这人,素来稳妥有余,进取不足,指望他守天下还行,至于打天下,呵呵。”

汴京

朱友贞看着成德送来的密信,又喜又优,喜得是王德明主动来投,若得了成德,就相当于在晋国腹地挖了一块,忧得是王德明现在压根保不住成德,大梁要是想得成德,就得派兵和晋军对峙,而这两年,大梁对晋军出兵屡次不利,成德又在晋地腹心,朱友贞都没把握派兵能不能救下成德。

思忖良久,朱友贞还是拿不定主意,只好向身边的近臣询问。

朱友贞询问的是宰相敬翔,敬翔是朱温昔日的掌书记,素来最得朱温信任,无论军政,都和他一起参详。

敬翔得知成德派人来请降,立刻大喜,说道:“成德是晋地的腹心,一旦成德归顺,就相当于在晋王心口扎了钉子,进可攻退可守,陛下应该立刻出兵援救王德明,不要错失良机才好。”

朱友贞觉得敬翔说得有理,只是有些顾虑,“那派谁去呢?成德在晋地腹心,只怕不好救援。”

“陛下可派王彦章将军去,他素来有勇有谋,又为人果决,定可堪此大任!”

朱友贞点点头,打算回去让王彦章领兵去救成德。

只是他刚回去,还没来得及发下任命,赵岩、张汉鼎张汉杰等就来了。

赵岩张汉鼎张汉杰等身为朱友贞的宠臣,朝中新贵,最忌惮的就是朱温那帮旧臣,生怕朱友贞重用起旧臣,冷落了他们,这几人又和王彦章素来不和,一得到消息,可不就匆忙来了。

“陛下打算出兵救成德?”张汉杰忙问。

朱友贞微点头,“敬老说得有理,要是万一能拿下成德,也算在晋军腹地安了个钉子,以后但凡晋军想要和咱们大梁作战,也得顾虑一二。”

“那要拿不下成德呢!”张汉杰脱口而出。

朱友贞顿时皱眉。

旁边赵岩忙说:“指挥使不是这个意思,成德在晋地腹地,陛下要派人去救,救下还好,要救不下,四周都是晋军,岂不连回来都难!”

朱友贞顿时犹豫。

张汉鼎也忙帮着说:“宰相主意虽好,可风险太大,之前刘鄩、贺瑰、王瓒兵败,都已经让咱们大梁颜面俱损了,这要万一出兵不利,不光成德捞不着,岂不是还有损咱大梁的国威。”

朱友贞果然顾虑起来。

赵岩见状,最后给推了一把,“不过这成德,要真就这么放手,确实可惜,那王德明不是想当成德节度使么,陛下就干脆封他个成德节度使,至于成德,让他自己守就是了,他若守住,有陛下这道诏书,天下也都知道成德归梁,他若守不住,那也是他自己无能。如此,陛下不费一兵一卒,就可得成德。”

朱友贞一听大喜,他要不是舍不得成德这块肉,何必如此费心费力,赵岩此话正和他心思,不过是费张纸,许个官职,就能得成德,当即说:“姐夫这话正和我意,我这就让宰相拟旨,册封王德明为成德节度使。”

……

敬翔就收到宫里朱友贞传话,顿时气得掀翻桌子,“竖子,不足与谋!”

成德没有梁军援助,绝不是晋王对手,想不出力就得好处,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

朱友贞自觉自己做了一件一本万利的好事,却不想他的密诏刚发出去,走到黄河边,就被李存勖逮了个正着。

李存勖看着截获得诏书和密信,冷笑:

是时候,清清自己地盘上独立的藩镇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