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神一般的战场走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存勖重创完梁军,解决了戴思远这个后顾之忧后,就带大军直奔成德,打算一鼓作气拿下成德。

结果刚走到半路,就突然得到一个消息,王德明死了。

原来之前李存勖派阎宝、史建瑭两人带大军去帮符习等人,阎宝、史建瑭深知说是去“帮”,可却是自己的活,所以干得十分卖力,一到成德边界,两位大将就一马当先,率先对最近赵州攻打起来,一日,赵州城降。

王德明,哦,不,张文礼,这位自从宰了自己养父就给自己又改回原名的成德节度使,本来正在生病,结果一听晋军一日下一州,而成德总共才四州之地,当即吓得一命呜呼了。

所以李存勖带着兵还没到,此次的罪魁祸首,战争的起因,已经嗝屁了。

这下,本来正打的如火如荼的两军傻眼了,这仗,还要接着打吗?

成德这边,自然是不想打,张文礼不是死了么,那弑父篡位、叛晋投梁的罪魁祸首不就没了么,大家重新坐一起,把黑锅给往张文礼身上一推,该认错的认错,该赔礼的赔礼,大家再接着跟着晋王干不就行了么!

成德不仅是这么想得,还立刻把想法付诸实践,张文礼一起,成德的兵权就落在和张文礼的三个儿子处瑾、处球、处琪,三兄弟意见十分统一,立刻派人到晋军营中赔罪,张处瑾甚至还以继承人的身份打算派自己弟弟张处琪到晋军中当人质,只求晋王既往不咎。

而晋军这边,却想接着打,尤其是晋王,接受张家兄弟投降,成德还是会回到原来独立藩镇的状态,如今他已经拥有了北方,怎么能再容忍自己腹地还有个不是自己的地盘。

所以晋王当即撕了张处瑾的求和书信,直接下令阎宝、史建瑭接着攻打成德,同时,晋王也接着带大军往成德走,打算一举拿下成德。

结果没走两步,晋王又收到书信,这次倒不是张处瑾的,而是北平王王处直的。

王处直是来给张处瑾求情的!

要说这王处直,他可是王镕昔日的铁哥们,成德和北平两藩镇相邻,北平在成德北面,两个藩镇都不大,兵马也少,所以和赵王王镕是墙头草一样,北平王王处直也是个墙头草,而且由于两人边境相连,唇齿相依,所以两人平日十分有默契,要往哪倒,就一起往哪倒,昔日王镕依附朱温,王处直也跟着依附朱温,后来王镕改依附李存勖,王处直也跟着更换门楣,改投李存勖。两人素来好的穿一条裤子。

按理说王镕死了,王处直得恨不得杀了张家,可恰恰相反,王处直不仅没想着替王镕报仇,反而第一时间写信来替张家求情,希望晋王能够既往不咎。

李存勖看着手中张处直的信,心里冷笑,不就北平和成德唇齿相依,张处直怕他灭了成德后顺手把他北平也一起灭了么!

直接把信扔一边,李存勖带大军接着走。

只是李存勖绝对想不到,他一时没有见好就收,直接导致后面的战局如脱缰的野马,朝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开来。

成德,张处瑾得知李存勖撕了求和书,知道想要和谈不可能了,也不再抱侥幸心理,一边向梁朝求救,一边死守城池,打算抵御晋军。

而北平王处直,此时居然也没闲着,虽然这场仗和他没一点关系,可深觉唇亡齿寒的他居然上蹿下跳的比张处瑾还厉害,不仅偷偷派人送粮草给张处瑾,还干了一件大事。

派人偷偷去北方找到守卫边关的长子王郁,让他打开大门,偷偷引契丹南下!

王处直想得很好,契丹向来眼馋中原富饶,一旦南下,烧杀抢劫,到时晋王必然得带着大军先去抵御契丹,那时成德就可压力大减。

事后证明,王处直这条计策真的很毒,很管用,只可惜,他没能活着看到。

因为王处直这个计划,无意间被自己养子王都知道了。

王都知道王处直居然私通王郁放契丹南下,顿时大怒,当然,这大怒不是因为什么爱国节操,而是,他养父王处直私通的人,是长子王郁!

北平王王处直和赵王王镕这对“铁兄弟”,不仅在政治上同步,在继承人上,也有点大同小异。

昔日李克用强时,两人跟着李克用,后来朱温强了,两人背叛李克用改侍朱温,再后来李存勖强时,两人又背叛朱温跟李存勖。

可偏偏,李克用和朱温,都是喜欢嫁女儿的。

和王镕长子王昭祚因娶了朱温女儿错失继承权,王郁也差不多,先前王处直王镕跟李克用时,李克用为了安抚北平,把女儿嫁给了王处直的长子王郁,后来两人改跟朱温,王处直的长子王郁因为是李克用的女婿,直接无缘继承人之位,甚至连北平都呆不下去了,只能去晋阳投靠岳父,最后李克用把他安排到北方边关任新州防御使。

哪怕后来王处直再跟了李存勖,因为有之前芥蒂,也一直没让王郁回来,这次王处直突然联系王郁,让他趁着职务之变,引契丹入境,王都凭脚趾头想想,都能知道,他养父肯定给王郁许诺了什么!

肯定是北平的继承人之位!

要不王郁凭什么背叛公主妻子,背叛晋王大舅哥,放着好好的新州防御使不当,给契丹开门!

自从王郁走了,一直自认为是王处直接班人的王都,顿时受不了了。

而受不了的王都,选择了和王德明一样的路,弑父夺位!

带大军刚刚快到成德的李存勖,又接到一封信。

这次来信的是王都,八百里加急。

信中,王都写道,养父王处直私通契丹,他已大义灭亲,请求晋王册封他为新的北平节度使,并且告诉晋王,他那坑人的兄弟,已经放开了北方大门,契丹皇帝耶律阿保机领三十万大军南下,现在已经快到北平了,请求晋王赶快带兵去救他!

虽然王都和王德明走的是一条路,可对于晋王,这意义差别可大了,李存勖当即让冯道写诏书,册封王都为新北平节度使,并打算领兵去揍契丹。

只是还没等李存勖再次上路,两个坏消息同时传来。

攻打成德的大将史建瑭,在攻打镇州时,不小心被流矢所伤,不幸阵亡了。

戴思远听闻契丹南下,麾下梁军有些异动,似有出兵之嫌。

一时间,晋地北、中、南三处起火,整个晋军顿时山雨欲来风满楼!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