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玩的就是心跳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存勖收拾俘虏,认儿子时,跑掉的那些契丹兵,就把李存勖来了的消息传回了契丹大营。

李存勖来了!

整个契丹大营顿时一震,不得不说,契丹虽然不一样人人都见过李存勖,但李存勖的凶名,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原因只有一个,李存勖打仗喜欢硬刚!

晋阳和契丹接壤,以前契丹常喜欢到晋阳周边劫掠,可自从李存勖当了晋王后,契丹就主动把劫掠对象换成了幽州。

无他,晋王打仗是个人来疯,一见敌军就兴奋,带着兵就往上冲,契丹虽然兵马强壮,可也只是想抢点钱,打个秋风,吃饱了撑的才和晋王玩命!

所以契丹就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见到晋王就退避三舍。

惹不起,我躲得起!

反正咱契丹只是抢钱抢女人,抢哪不是抢,又不只你晋阳有。

所以一听晋王李存勖来,契丹大军就有些退意,咱都抢这么多了,来一趟也赚了,李存勖身后说不定跟着大军,咱们何必出这费力不讨好的力。

不止契丹大军,契丹皇帝耶律阿保机一听李存勖来了,生怕李存勖和城里的王都前后夹击,当即放开围着大半个月的定州,后撤六十里,然后整理兵马,等着和李存勖大军硬抗。

李存勖见耶律阿保机撤了,也没有趁机追上去攻击,李存勖虽然喜欢冒险,可也不会脑抽的拿五千去抗五万,何况契丹一眼看去,远比五万多,李存勖打算等等后面的李嗣昭,等大军到齐,再一起打,所以李存勖趁这个空档进了城,和城里的王都接上了头。

王都在城中被困在大半月,看到了李存勖,顿时像看到了亲爹,立刻把李存勖迎进了他死去老爹北平王的大殿,拿出好酒好菜招待李存勖。

期间,还把亲眷叫了出来,让来拜见李存勖。

……

冯道坐在李存勖身边,低头吃着酒菜。

李存勖一路急行军,他身为掌书记,虽然不用打仗,可要一边跟在李存勖身边,一边处理各种消息,也很是辛苦,所以吃着酒菜时,冯道就有些打盹。

突然,冯道闻到一股脂粉味,抬头一看,就见一妇人领着几个孩子过来。

王都也转头,笑着对李存勖说:“这是拙荆和家里几个孩子,这次蒙王爷相救,在下一家人才得以保全,所以拙荆特地前来谢恩。”

李存勖被王都伺候得不错,听闻王都这么说,笑着摆摆手,“本王素来和北平交好,如今北平有难,本王岂能不来相救,这次你当机立断,守卫定州有功,本王打算表你为北平节度使,不知你意下如何。”

王都一听,顿时大喜,他如此伺候李存勖,不就想着坐实这个北平节度使,如今李存勖开了金口,王都这一颗心才放下。

旁边,冯道也立刻切换到工作状态,笑着对王都说:“恭喜王使君,王使君的册封诏书和旌节,下官正在制作中,不日将送到王使君手中。”

王都更是高兴,这有白纸黑字,有了旌节,才更作数,忙对冯道拱手,“有劳冯书记了,听闻制作诏书和旌节耗费不小,王某虽然才疏学浅,还是明白道理的,王某特献娟百匹,锦缎十匹,红绸十匹虎皮两张,豹尾两条,铜百斤,金十斤,用作耗资,另孝敬先生钱百贯,娟百匹,以酬先生费心。”

冯道微微点头,表示收下。

诏书不过用祥云锦缎制,耗费不了什么,可旌节却包括门旗二面、龙虎旌一面、节一支、豹尾二支、麾枪二支,共八件。

其中节要用金铜做,旗要用九幅红绸制作,上面还要装有涂金、形如木盘的铜龙头。

这一翻制作下来,没大笔钱财可不行,昔日大唐强盛时,这个是朝廷所赐,都是国库出,后来唐朝财政困乏,节度使要想被任命,就得自己提前准备好制诏书和旌节材料,甚至还得向朝中负责监工的人送一大笔钱,否则等到十年八年,节度使都换人了,那诏书和旌节还不一定做好。

(唐朝后期,皇帝给封个官,下道诏书,要想看到诏书,得先交钱,要不就拿不到诏书,这情况一直持续到冯道当了宰相,国库有钱,朝廷才不稀罕收这点“材料费”)

王都不仅给足了冯道材料费,还转头给李存勖送了一大笔,“今年定州收成不错,王爷远道而来,想必没带多少粮草,都这就让下面粮官给王爷备上一二,也省得王爷转运粮草耽搁时日。”

李存勖对王都的知趣很满意,点头,“你费心了。”

这一点头,正好看到王都妻子后面跟着的一个小姑娘,李存勖看着对方长的乖巧可爱,顿时心中一动,指着那个小姑娘问王都,“这是你女儿?”

王都看了一眼,眉眼一跳:“是我和拙荆的长女,今年刚十岁。”

是嫡长女,李存勖听了有些满意,就对小姑娘招了招手,“过来,让本王瞅瞅。”

小姑娘居然也不认生,乖巧的过来,还对李存勖见了礼,然后站在下首。

李存勖抱过小姑娘,越看越喜欢,就笑着对王都说:“你家这姑娘定亲了么?本王长子比她大一点,叫和哥儿,本王甚是疼爱,一直想给他娶个乖巧可人的媳妇,你意下如何?”

王都顿时松了口气,他刚才,还以为李存勖自己看上他闺女了,随及又兴奋起来,李存勖的长子,要是李存勖以后万一登基,那不就是太子么,一想到女儿可能当太子妃,自己可能当未来国丈,王都立刻说:“我这女儿还小,没定过亲,要是真能和令公子结亲,那是小女三生修来的福气!”

李存勖见王都应许,当即让人拿来笔墨,让冯道写了两份婚书,一家一份,然后又把腰间的佩饰解下来送给王家小姑娘,这才算把王家小姑娘给自己儿子定下。

定下后,两人成了亲家,顿时熟络了许多,李存勖和王都都很是高兴,不一会就拼起酒来,很快,两人就醉醺醺的了。

冯道扶起李存勖,王夫人扶起王都,这才各自回去。

冯道扶着李存勖进了卧房,让亲卫去打水,拧了帕子,此时李存勖已经睁开眼,虽然还醉眼朦胧,不过冯道知道他醉得不很,就把帕子直接递给他,笑着说:“恭喜殿下,从今以后,北平再不是问题。”

李存勖接过帕子抹了把脸,“也是他家姑娘争气,要不是那孩子实在长的好,我也不舍得委屈和哥儿。”

冯道很是赞同,“和哥儿是王爷长子,以后王爷登位,和哥儿占长,这亲事是得慎重,我看那王都的姑娘进退有度,王爷挑得不错。”

李存勖得意,向冯道炫耀,“而且那姑娘长的好,我儿定然喜欢。”

冯道顿时无语,他家主公,这是照着自己爱好给儿子挑媳妇。

另一边,王都和夫人一进屋,两人就立刻关上门,激动得抱在一起。

“夫人,咱闺女自小就长的好,我就说,好好教养,定然有大造化,果然被我说中了。”

王夫人一脸梦幻,“真想不到,咱闺女有当太子妃的命。”

然后王夫人突然揪住王都耳朵,“你这当爹的,以后可要好好给王爷当差,可别坏了咱闺女亲事。”

王都龇牙,“夫人轻点,我晓得,我以后一定好好侍奉晋王,一个北平节度使,和太子妃外家,甚至皇后外家,孰轻孰重,我还分得清。要是咱闺女长大再能生个长孙,那别说北平节度使,就是河北节度使,我都舍得。”

两人又兴奋抱在一起说话,直到夜深了,才安歇下。

……

第二日,李存勖整军待发,打算出城迎敌。

他已经得到李嗣昭传信,说等会就到,但李存勖素来不耐烦等人,就决定先领兵去打一仗,一边打一边等李嗣昭。

于是,李存勖就领着自己五千骑兵去了。

这次冯道倒没跟着,而是留在城中处理政务,不过有些不放心他家王爷,冯道还是跑到城墙上去观战。

结果,就看到他家王爷领着五千骑兵,直冲冲朝契丹大军撞去,然后……

不负众望的被契丹大军包围了。

冯道:……

旁边王都本来是看冯道过来,特意过来想要打个招呼,结果往城外一瞅,顿时吓得魂飞魄散,立刻就要领兵下去救晋王,被冯道一把拦住。

“你打的过契丹兵?”

王都身子一僵,顿时哭丧脸。

却见冯道不慌不忙对旁边亲卫吩咐,“去传信给李嗣昭将军,让他路上走快点,王爷又在包围圈里出不来了。”

亲卫立刻下了城墙,骑上马就往南跑。

旁边看着的王都忙问冯道:“嗣昭将军可来得及?”

冯道摆摆手,“放心,嗣昭将军有经验。”

“那就好,”王都松了一口气,猛然转头瞪大眼睛看着冯道,“……有经验?”

冯道悠悠叹了一口气。

“咱们王爷,玩的就是心跳!”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