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李存勖硬刚耶律阿保机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李嗣昭接到冯道传信,顿时被唬了一跳,忙把自己领的大军交给身边的节度判官任圜,然后亲自领三百精骑,朝定州赶去。

一路快马加鞭赶到定州城外,就看到前面尘土飞扬,杀声震天,外面密密麻麻都是契丹骑兵。

李嗣昭眼前一黑,不用猜,他家王爷定然在里面。

别家将领都天天担心主帅贪生怕死,唯独他家,真是从上到下都想像李存审老将军一样,抱着李存勖死命摇摇:

王爷,打天下我们来就好,您老身为主帅,好好坐镇后方就好!

可惜这话李存审说了都没用,他们说了自然也没用,所以此时,李嗣昭只好干起了他老哥李存审的活,保护王爷!

当然保护李存勖的前提,是他得先冲进契丹重重包围!

李嗣昭立刻拍马进城,然后蹭蹭上了城墙。

“嗣昭将军!”冯道和王都一见李嗣昭上来,忙迎了上去。

“王爷怎么样了?”李嗣昭大步走来,一边问,一边往城墙边走。

“王爷无碍,还在里面的。”冯道回答。

李嗣昭走到城墙往外一看。

好么,岂止无碍,他家王爷正带着五千银枪效节骑兵在里面横冲直撞,大杀四方,端的是威风凛凛!

当然前提是别看外面围了整整三层的契丹骑兵!

“王爷什么时候带骑兵进去的?”李嗣昭转头问。

“今日午膳后,王爷带麾下饱食后说去先会会契丹,结果刚出城没走多远就遇到了契丹前锋秃馁,然后两军就战起来,一直到现在。”冯道很详细的回道。

李嗣昭一听不急了,李存勖手下的精骑银枪效节军是天下最精锐的骑兵,又有李存勖领着,战场上打一天都没事,现在连半天都没有,对李存勖和银枪效节军不过是热热身。

李嗣昭不急,可不代表着别人不急,看到李嗣昭问完就在墙上站着,王都急得都快跳墙了,“嗣昭将军,您不下去带大军救王爷。”

“大军还在后面,本将担心王爷安危,就先率三百精骑来了。”

“……三百?”王都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李嗣昭,王爷被困,你不带大军快来,自己跑来干什么,还只带了三百骑,契丹好几万人,这三百够塞牙缝的?

王都就要急得找李嗣昭理论,冯道忙拦住他,“嗣昭将军这次带的一万兵马,骑兵并不多,大多都是步兵,嗣昭将军当时离这几十里,要是急行军,大军即便赶到,到这也累的没什么战斗力了,万一再撞上契丹骑兵,那这仗就不用打了,所以嗣昭将军才只带自己亲卫精骑来。”

“可只有三百!”王都指着远处的契丹大军。

“三百骑兵关键时刻也顶用,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你没见王爷和五千骑兵虽然被困,可骑兵阵丝毫不乱,而且落马的都是契丹兵马,王爷正杀得痛快呢!”冯道笑着安慰。

王都极目望去,果然,契丹前锋虽然把晋王五千兵马围得死死的,但里面晋军丝毫不乱,甚至还左冲右突的绞杀契丹兵马,如今一个时辰过去,晋王五千兵马几乎丝毫未损,契丹却薄了一大层。

不过,让王爷,他刚结的亲家,一直在里面也不妥啊,这万一有个闪失……

王都看向李嗣昭。

李嗣昭摆摆手,“放心,该下去的时候本将自然下去。”

王都这次作罢。

三人一起站在城墙上又看了一个一时间,快到傍晚时分,李嗣昭突然朝楼下走去。

冯道往外一看,之间李存勖的骑兵已经撞到了一个边缘,只是契丹围得太厚,迟迟打不开缺口。

下面,李嗣昭翻身上马,出了城,带着自己的三百精骑,直接朝李存勖冲去。

契丹人马见李嗣昭来,忙过来进行阻拦,却被李嗣昭带着骑兵直接杀出一条血路,然后李嗣昭带着骑兵狠狠撞向契丹大阵。

契丹大阵腹背受敌,顿时出现慌乱。

李嗣昭带着三百精兵开始横撞大阵,随着李嗣昭一次次横撞,契丹大阵开始不稳,在李嗣昭再一次带精兵冲杀时,终于狠狠将契丹大阵撕开了一个口子,而在困在里面李存勖,也趁机带兵杀了出来。

一出来,李存勖就带着五千精骑冲向了契丹骑兵。

契丹骑兵困了李存勖大半日,本就有些疲惫,刚才又被李存勖和李嗣昭里外夹击,阵型已乱,被李存勖这样带骑兵一冲,顿时被打散了,而李存勖骑兵正是刚冲出来士气旺盛时,直接一拥而上。

契丹大军顿时大败,契丹前锋将军秃馁见势不妙,立刻带着剩下的残军跑了。

李存勖五千骑对契丹二万,大获全胜。

看着逃跑的秃馁,李存勖却没有追,反而收拢骑兵,原地休息,而李嗣昭也看了看南边,估摸着自己的大军快到了。

果然,没过多久,任圜就带着大军来了。

李存勖看了一眼,笑道:“就知道是姐夫领的军。”

任圜笑着拱手,把军队交给李嗣昭。

任圜虽是文官,却是晋军中少数能领兵打仗的,而且还打得极好,李嗣昭一旦外出,潞州守城布防一般都交给他,从未出过任何岔子。

任圜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李克用的女婿,李存勖的亲姐夫。

李存勖把自己的五千骑兵和李嗣昭的一万兵法放在一起,整成军阵,然后就望向北方,目光中充满跃跃欲试。

而李嗣昭和任圜也退入军中,整个大军顿时鸦雀无声。

很快,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随着越来越近,马蹄声也越来越清晰,估摸得有四五万骑兵。

李存勖手中银枪一举,晋军肃然迎了上去。

……

远处 城墙上

冯道看着越来越进的两方兵马,紧张的攥紧拳头。

这次契丹号称三十万,可和大家打仗动不动报百万大军一样,其实也很有水分,他和李存勖算过,契丹的兵力,差不多也就十万,再加上有一部分在后方还没到,前面的跟着耶律阿保机的,差不多也就七八万。

昨天李存勖干掉耶律牙里果一万,刚刚又打败了了两万,逃跑的加剩下的,耶律阿保机差不多还有四五万。

如今一看,这人数果然差不多。

冯道心中捏汗,哪怕只有四五万,也是晋军的两三倍,他家王爷,这一仗打的险啊!

只是还没等冯道想完,冯道就猛然瞪大眼睛。

旁边的王都比冯道更甚,啪嗒一下,手中的兵器都吓掉了。

只见远方,随着两军狠狠撞在一起,李存勖带着银枪效节军如同利箭一般,扎入契丹大军,然后是相互绞杀,冲撞、再绞杀,再冲撞,在再一次冲撞中,契丹大军居然被撞的后退了。

契丹五万大军,硬碰硬,居然没扛住晋军!!

随着晋军再一次冲撞,契丹军阵顿时开始骚乱。

二次、三次,随着最后一次猛击,整个契丹军阵轰然破碎,晋军顿时如闻到腥的鲨鱼,扑向契丹兵马。

杀!杀!杀!

晋军飞快的收割着契丹的人头,扯过契丹的战马,跨上马,接着宰杀契丹的骑兵。

很快,契丹就发现周围的晋军越来越多,而他们,却越来越少。

终于,在晋军的屠杀下,恐惧渐渐战胜了军令,契丹开始出现逃兵,随着第一个逃兵开始,契丹开始逃跑,甚至连耶律阿保机见败局已定,都扔下辎重和牛羊,轻装带自己的骑兵跑了。

一看契丹要跑,晋军中将士顿时红了眼,一群嗷嗷追上去。

“契丹败了,杀啊!”

“别让他们的战马跑了!”

“弟兄们,冲啊!抢一个够本,抢两个赚了!”

“抢战马,战马骑了跑的快!”

……

冯道和王都看着下面那群如狼似虎追着契丹败军远去的晋军,终于回过神来。

“草原之王,一代天骄,就这样败了?”王都喃喃的说。

冯道看着远去的那道身影,满心都是骄傲,“一代天骄?这天下,只有我家王爷才是天之骄子!”

冯道直接转身,朝楼下走去。

“唉,你去哪?”

“王爷追耶律阿保机去了,肯定不回定州了,我去追他!”

“我的诏书和旌节,”王都忙趴着城墙喊。

冯道翻身上马,带着亲卫,朝北方追去。

“送去魏州,我有空给你弄……”

*

晋军仿佛如一群蝗虫,追着逃跑的契丹败军。

契丹败军在前面跑,晋军就在后面不紧不慢跟着,时不时绞杀他们的后军。

为了跑的更快些,契丹败军不得不丢掉辎重、帐篷、牛羊,晋军都如蝗虫过境一般,照单全收。

而恰在此时,北方突降大雪,竟连着下了十日,雪有半人高,契丹败军逃亡顿时辛苦起来,冻死饿死者不计其数,而晋军却住着契丹的帐篷、穿着契丹的皮子,喝着契丹的羊奶,吃着契丹的牛肉,追着契丹的兵,甚至,还眼冒红光的盯着契丹败军屁股底下的战马!

一直把把契丹败军从定州追到幽州,撵出关外,晋王李存勖见天气太冷,怕晋军冻伤,这才进幽州休整。

而逃回草原在的耶律阿保机,看着去时十万大军,牛羊帐篷遍野,回来时,却只有两万伤兵败将,顿时又气又羞,直接把蛊惑自己南下的王郁绑了扔去做奴隶了,而后带一腔怒火,领着着大军杀向了草原上的渤海国。

从此以后,契丹皇帝、辽□□、一代天骄耶律阿保机带着契丹骑兵在草原驰骋,打下了草原上几乎所有的小国。

但终其一生,耶律阿保机再未敢踏入中原半步。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