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绿衣赐紫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卢程带着下人捧着官服来找冯道时,冯道刚从李存勖那回来,正准备进门。

“冯大书记,好久不见啊!”卢程一身紫色官服,腰佩金鱼袋,摇着折扇走过来。

冯道对卢程突然登门有些诧异,不过来者是客,还是推开门,“不知卢相前来,道有失远迎,快请进。”

卢程也不客气,直接带着下人进了门。

冯道也跟着进去。

两人进了正堂,分主宾坐下,李虎过来端上茶。

冯道喝了一口,就放下,客气的问:“不知相公前来有何事?”

卢程一指旁边的下人,下人赶忙捧着衣服过来,卢程笑着说:“今儿针线房刚做好诸位大人的官袍,我看到你的,想着你忙,就帮你送来了。”

冯道一头雾水,卢程向来看他不顺眼,见面不挖苦两句就算了,今儿居然特地来给他送官袍,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不过既然送来了,冯道也不好不收,就对旁边李虎点了下头,李虎走过去,接过下人手中的衣服。冯道点头笑道:“有劳卢相亲自送来了,道不胜感激。”

卢程一摇折扇,“哪里哪里,本相素来知道冯道你政务繁忙,哪里顾得上这点小事,不过这衣裳是绣娘做的,也不知合身不合身,要不你现在试试?”

冯道看了一眼官袍,他算看出来了,卢程前来,就是想让他穿这官袍,莫非这官袍有什么不妥,冯道心中转念,还是从善如流站起来,“那道去试试。”

只是试个衣裳,以卢程的脑子,还不会想到在衣裳上下毒、做手脚,那他试试又何妨,正好看看卢程到底想干什么。

冯道就拿起衣裳,走到里间,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逾越的,就把衣裳换下。

整了整衣袖,冯道走出来。

卢程正低着头端着茶盏喝水,看到冯道出来,立刻放下茶盏,站起身来,围着冯道转了两圈,然后咂咂嘴,有些阴阳怪气的说:“这身绿袍,还真适合冯道你啊!”

冯道看向卢程,等他狗嘴吐出象牙。

果然就见卢程挺了挺胸脯,还故意用扇子挑了一下腰间的金鱼袋,然后看向冯道,“冯道啊,你说你也是和本相一起在支使府呆过的,如今本相都身居高位紫衣加身了,你还是个小小的从八品掌书记,连七品县令都不到,要不要本相给你换个差事,也省得一身绿衣出来丢本相的脸!”

旁边李虎听了脸色一变,就要提着拳头揍卢程。

冯道一伸手拦下。

李虎满脸屈辱,“大人,他侮辱您……”

“退下!”

李虎愤然收手,站在一边。

冯道转头看着卢程,淡淡的说:“卢相这是对道的官袍有不满?”

卢程刚过了嘴瘾,正嘚瑟,摇着纸扇,“哎呀,冯道,也不是我说你,你天天跟着王爷,也不知道找王爷要个官做做,如今王爷都快登基了,你才从八品,就算等王爷登基后提拔你,可你一家世,二无背景,想爬到和本相一样穿紫衣也不知道等到哪天,本相都替你觉得难熬。”

大唐三品以上才可以穿紫衣,从从八品按部就班往上升,大多数人真是一辈子都升不上。

冯道听了心里却没丝毫波动,淡淡的说:“道的仕途就不劳卢相操心了,只是卢相有心在这里和道说话,不知殿下吩咐的事情办完了没有,可别等王爷提起,卢相做不完,又挨骂。”

“你!”卢程顿时被踩了痛脚。

“看来卢相是还没做完,那道就不留卢相了,卢相还是请回吧!”冯道端起茶水。

卢程看着冯道,从冯道脸上,既没有一丝生气,也没有羞愤恼怒,还是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突然发觉自己预想看冯道气急败坏的情况一点都没发生,顿时很是无趣,又想到晋王那里留的活,顿时冷哼一声,一甩袖子走了。

等卢程走后,李虎立刻过来,气愤的说:“大人怎么这么好脾气,他都如此欺上门来,大人为何还处处忍让,真闹起来,王爷必然是向着咱们的。

“好脾气?”冯道笑了笑,放下茶盏,“有人利人利己,这是聪明人,有人损人利己,这是小人,有人损人不利己,这是蠢人,和一个蠢人争吵,凭白降了自己身份。”

“可他欺人太甚,要是就这么算了,岂不是太憋屈了。”李虎气愤的说。

“好了,”冯道拍拍李虎,“你素来性子沉稳,怎么今儿反倒忍不住了,还差点动起手来,他毕竟是宰相,你以下犯上,就算是咱对你也捞不着好。”

李虎心中一凛,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冲动了,忙请罪,“刚才是卑职冲动了。”

随及又不情愿的说:“大人难道就这样忍了,不告诉王爷?”

冯道整了整衣袖,起身,“身居高位却不知收敛,胡乱树敌而尤不自知,就他这样处处得罪人,还用我去告诉王爷,只怕现在王爷就知道了。”

说完,冯道转身去了书房。

李虎挠挠头,似懂非懂。

*

冯道猜得不错,卢程前脚离了他住处,后脚就有人把这事添油加醋讲给李存勖听。

李存勖听了顿时大怒。

他的掌书记,他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笑话了!

李存勖对旁边内侍招招手,内侍凑过来,李存勖吩咐两句,内侍匆匆下去。

等内侍走了,李存勖冷哼一声,不就一件紫袍么,他家掌书记怎么就穿不得了!

……

当天晚上,李存勖身边的大太监就捧着一个匣子,带着几个内侍,浩浩荡荡去了冯道住处。

“李内监,你怎么来了?”冯道笑着迎了出来。

李大太监天天和冯道一起侍奉李存勖左右,熟得很,也不卖关子,直接笑着说:“王爷听闻先生受了委屈,特地叫咱家来赐点东西给先生。”

冯道看了一眼旁边的匣子,“那道去准备……”

李大太监一把握住冯道的手,“哎呀,不用准备香案,殿下说了,先生又不是外人,让老奴直接送来就是了。”

“那快请,”冯道拉着李大太监进去屋,转头对李虎吩咐,“上茶。”

进了正堂,李大太监就把匣子放在正堂的桌子上,然后亲自打开,“先生请看。”

冯道往里一看,顿时一惊,只见里面整齐的放着一件紫袍,一条玉带,紫袍上,还有一只金鱼袋。

“……”冯道看着里面的东西,转头看向李大太监,“这紫袍……有些逾越了。”

李大太监顿时笑了,“看先生您说得,这官袍是不能逾越,可您怎么忘了一条——赐金紫!”

唐制,三品以上官服紫色,五品以上绯色(大红),官品不及而皇帝推恩特赐,准许服紫服或服绯,以示尊宠,曰赐紫或赐绯,赐紫同时赐金鱼袋,故亦称赐金紫。

李大太监在旁边笑着拱手道贺,“由绿赐绯,由绯赐紫,唐时不算少数,可这由绿衣直接赐紫,哪怕唐时,只怕也没听过,先生这可是头一份,老奴先在这提前恭喜先生了。”

冯道默然,看着匣子里的紫袍,伸手摸了摸那只金鱼袋。

*

卢程气冲冲跑进卢质院子里,看卢质正在喝酒,一屁股坐在卢质旁边。

卢质放下酒壶,瞥了他一眼,“谁又惹了你,跑我这来发疯?”

“堂哥——”卢程突然抓着卢质使劲摇摇。

“哎哎哎,干什么!”卢质本来就喝的晕晕乎乎的,被卢程一摇,顿时更晕,忙拍开卢程。

卢程松开手,直接气呼呼的说:“气死我了,冯道那个家伙,天天下我脸!”

卢质满头雾水,“可道用得着下你脸?”

“堂兄!”卢程气结。

“好好好,你说。”

卢程就把他去笑话冯道穿绿袍,然后晋王却赐紫袍给冯道故意打他脸的事给卢质说了一遍。

卢质听完,很是无语。

“你好好的,去惹可道干什么?”

“谁让他笑话我没学问的!”卢程怒道。

“这个还用笑话么?”

卢程顿时更怒,“可就算我不擅长笔墨那种小事,他也不该说出来。”

卢质扶额,突然觉得自己词穷。

卢程看着卢质,又开始摇他,“堂兄,你倒是说句话啊!”

卢质叹气,“你让我说什么好,你自己去惹人家,人家没理你,后来传到王爷耳中,王爷看不惯,特地赐了金紫,这前前后后,都是你惹出来的,你让我说什么。”

“那你就是不管了。”卢程甩手。

“管,去帮你给可道赔罪?”

卢程顿时怒了,“谁要给他赔罪!我是让你帮我教训教训他!”

“呵呵,”卢质突然笑了。

卢程转头,“你笑什么?”

“你可知王爷为什么赐他金紫?”卢质往后一倚,灌了口酒。

“不就是我说他没有,王爷给他长脸么!”卢程不在意的说。

卢程嗤笑,“绿衣赐紫,何等荣耀,你以为是给你弄着玩呢!”

“那为什么?”

卢质叹了一口气,“王爷,他给冯道许了一个相位!”

绿衣赐紫,若不是宰相,如何穿紫!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