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王彦章三日破德胜!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和晋军这边占下郓州欢天喜地不同,梁朝这边,就乌云密布,天快塌下来了。

郓州可是在黄河南面,郓州一失,晋军就在黄河南岸有了一个据点,这让一直把黄河当天堑的梁朝怎么能不惊慌,所以在朱友贞一怒撤了戴思远后,梁朝朝廷就对任谁做新的北方招讨使展开了激烈讨论。

毕竟这也算是生死攸关的时刻了。

朱友贞的一帮宠臣赵岩、张汉杰首推段凝,段凝原本只是渑池的一个小小主簿,昔日朱温领兵和李存勖打仗时,经过段凝的治下,段凝不仅把朱温伺候的好好的,还把自己亲妹妹献给了朱温,在这层关系下,段凝日渐受宠,渐渐成了军中大将,而等朱友贞登基后,段凝又通过他妹妹段太妃巴结朱友贞宫中之人,还结好朱友贞身边一众宠臣,所以这些年更是屡次升迁,这次更是做了戴思远的副将,如今戴思远一下台,段凝自然想上一阶,而赵岩、张汉杰平时深受段凝孝敬,自然要举荐一下。

而朱温原来一帮老臣尤其是以敬翔、李振为首的却力推王彦章,这帮老臣可是当年跟着朱温打天下的,一眼就看出段凝这家伙拍马屁还行,指望他抵御晋王李存勖,那真是门都没有,所以这些老臣就把希望放在曾经成功抵御过李存勖的王铁枪王彦章身上。

按理说王彦章无论战绩资历都要比段凝强,名声也比段凝大,朱友贞在这种紧要关头,理应选王彦章,只是朱友贞素来不愿听敬翔一帮老臣的,又宠信赵岩等人,最后商讨下来,更倾向于段凝出任新北方招讨使,这一下,可急坏了一帮老臣。

这帮老臣平时可以对皇帝宠信谁不在意,可如今国家都到了这种生死存亡的地步,一不小心大家就跟着完蛋了,这帮老臣怎么能不管,于是,老臣中的敬翔出手了。

敬翔,这位朱温打天下时的掌书记,登基后的枢密使,现在朱友贞的宰相,弄了一条绳子藏在靴子里,就进宫了。

进了宫,见了朱友贞,敬翔也懒得打马虎眼,直接开门见山得问朱友贞此次打算任谁做北方招讨使抵御晋军。

敬翔都这么问,朱友贞也不能推脱,只好说出打算任段凝为招讨使。

一听朱友贞真要让段凝当招讨使,敬翔也没废话,二话不说从靴子拿出绳子,就在大殿找横梁上吊。

这一下可吓坏了皇帝朱友贞,朱友贞虽然不喜他爹这些老臣,可也没到逼着自己爹老臣上吊的地步,吓得朱友贞忙拉敬老爷子。

敬翔却拉着绳子大哭,“昔日先帝打天下时,老臣出什么主意,先帝都听,如今到了现在这紧要关头,陛下却不听老臣进言,老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与其等到国破那日苟延残喘,还不如今日先吊死在大殿上。”

朱友贞哪见过这个阵仗,忙带着一帮内侍上前劝阻。

最终,在敬翔这位老爷子“一哭二闹三上吊”下,朱友贞下旨,任王彦章为北方招讨使,抵御晋军。

*

魏州

冯道拿着一份密信匆匆进了李存勖寝宫。

“陛下,汴京急报,梁军的新统帅定了,是王彦章。”

正躺在床上的李存勖咕咚一下坐起来,“王彦章?”

“是。”

“立刻写信通知守德胜的朱守殷,让他守好德胜浮桥和两城。”

“朱守殷只怕挡不住王彦章。”

“没指望他挡住,让他守好,朕亲率大军随后就到。”李存勖直接从床上跳下来,摸了衣服就往城外大营赶去。

冯道忙回去写信通知德胜的朱守殷,然后跟着李存勖大军朝德胜行军。

汴京

朱友贞看着下面即将去黄河南岸赴任的王彦章,随口问了一句,“将军此次出征,何时能给朕捷报?”

王彦章抱拳,“三日!”

朱友贞错愕,殿中内侍纷纷捂嘴偷笑。

这新上任的北方招讨使还真能说大话!

……

王彦章虽然口出狂言,可带着大军从汴京出发,却走得甚是缓慢,一直走了两天,才到了离德胜还有百里之远的滑州。

而一到滑州,王彦章居然带大军停了,不仅扎营休整,还派人进城买了许多猪羊美酒,然后杀猪宰羊,打算在大营里大摆宴席,庆贺自己升官上任。

众将虽然一头雾水,不过升官请客庆贺是自古以来的习俗,大家也没觉得奇怪,都高高兴兴准备好份子钱,打算晚上一起去吃酒庆贺。

傍晚,一众将领都提着钱去了。

……

“来,喝,明儿众将随本帅一起去德胜上任,今儿正好无事,大家不醉不归!”王彦章豪爽的拍开一坛酒,大声说。

众将顿时叫好,也纷纷直接抱起酒坛,和王彦章拼起酒。

喝到一半,王彦章突然捂着肚子,笑道:“本帅先去如厕一下,各位继续。”

众将正喝到兴头上,谁管主人去不去如厕啊,直接摆摆手让王大帅自便,王彦章见状,就起身出去。

一出营帐,王彦章脸色一变,问旁边亲卫,“都准备好了么?”

亲卫低声说:“大帅放心,都准备妥当了。”

王彦章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大帐,直接转身,带着一众亲卫朝黄河边赶去。

……

德胜北城

朱守殷看着冯道传来的书信,问旁边偏将,“王彦章走到哪了?”

偏将回道:“斥候回报,王彦章带大军刚走到滑州,听闻王大将军有意庆贺一下,所以就在当地休整一日,现在八成正在滑州城摆酒庆贺呢!”

朱守殷顿时放心下来,滑州离这还有百里,王彦章这又一停,到德胜怎么也得明天了,到时陛下带大军就到了,有陛下在,王彦章算什么东西。

所以朱守殷把冯道的信一丢,回后院搂自己小妾去了。

*

后半夜,月影西沉,整个大地一片漆黑,一队人马悄无声息的靠近德胜。

只是这队人马却没有立刻行动,而是对着黄河上游招招手,很快,一队战船只顺着河水流了下来。

其中几艘船悄悄靠近德胜浮桥,等靠上去后,船上早已准备妥当的几个铁匠立刻动起手来,用火熔断了浮桥的铁链。

随着浮桥被毁,一束烟火在空中炸开,岸上的人马立刻围了德胜南城,开始攻城。

……

“大帅,不好了,王彦章攻来了!”一个亲卫跌跌撞撞的跑来。

朱守殷蹭得一下从爱妾肚皮上爬起来,“王彦章不是在滑州么!”

“不知道啊!”

朱守殷连衣裳都来不及穿就往外跑,等到跑到城墙上,就看到对面德胜南站被一片火海包围,立刻急了,“快来人,快去救南城!”

偏将匆匆跑来,“大帅,不好了,浮桥被毁了。”

“什么!”朱守殷大惊,“那快弄船过去!”

偏将忙调小船,打算送将士去支援南城,可不想刚一入黄河,就被在中间停着的战船全部掀翻。

“不行啊,大帅,对方在河中停了战船!”

朱守殷急得一拍墙头,“这可如何是好!”

朱守殷又带着晋军几次冲击,想要突破黄河防线,到达对岸的德胜南城,可都被挡回来。

最后,在王彦章的强攻下,朱守殷一众晋军眼睁睁看着得胜南城被攻破,成为一片火海。

天亮时,王彦章站在一片废墟前,给汴京的朱友贞报捷。

此时,距他出京,正好三天!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