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刘杨激战(二更)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彦章一击得手,竟丝毫不停歇,带着兵马立刻往黄河下游走去,一路势如破竹得又连拔晋军几处浮桥。

朱守殷丢了德胜,知道这次可闯大祸了,也拼起命来,带着晋军隔江拼命追王彦章,每次王彦章毁浮桥时都死死咬住王彦章,总算稍微拖了王彦章一点后腿。

……

晋军大营

“朱守殷这个蠢货,坏朕大事!”

李存勖带大军刚赶到德胜,扑了个空,就得知德胜南城丢了,朱守殷也带军去阻王彦章,而没等他喘口气,坏消息就不断传来。

王彦章攻潘张渡口,潘张浮桥毁,潘张南城破!

王彦章攻麻家口渡口,麻家口浮桥毁,麻家口南城破。

王彦章攻景店渡口,景店浮桥毁,景店渡口南城破。

晋军这些年在黄河修的渡口,在梁扎的钉子,居然被王彦章给拔除了大半。

李存勖怎能不气!

只是现在连气得时间都没有,王彦章现在一路势如破竹,用不了多久,只怕整个黄河的渡口都被他毁了,李存勖当即立断,对冯道吩咐,“通知朱守殷,让他放弃其他渡口,把其他渡口都拆了,带大军走水路去刘杨,然后帮刘杨渡口守将李周守住刘杨,要是守不住,让他直接抹脖子吧!”

又转头对自己身后的一个宦官焦彦宾吩咐,“你速去刘杨渡口李周那做监军,一定要帮他守住刘杨。”

焦彦宾领命下去。

冯道本来看李存勖临阵派监军有些不妥,不过看派得人是焦彦宾,顿时放下心来,焦彦宾虽是太监,却足智多谋,善守城,刘杨李周是猛将,两人正好互补,却是再恰当不过。

李存勖又吩咐冯道,“你再去传令给澶州刺史,让他征调民夫,把被毁几个渡口北城的物资都运回澶州,省得有失。”

“是,臣明白。”冯道立刻开始写信给各方传令。

……

朱守殷接到冯道的传令,知道这次李存勖可是真要宰他了,立刻让将士拆了渡口的北城,扎成木筏,然后和将士一起坐木筏,顺流而下,往刘杨赶。

王彦章一看,顿时知道朱守殷目的,也立刻拆了攻下的南城,弄成木筏,让将士也做在上面,想比朱守殷先赶到刘杨,攻下刘杨。

刘杨一丢,整个黄河晋军再无大型渡口。

朱守殷的木筏沿黄河北岸下流,王彦章的木筏沿黄河南岸下流,河道宽得地方还好,两军碰不着,河道窄得地方,两军木筏相遇,就是一场恶战。

战斗之激烈,一天之中,两方恶战居然上百场!

在漂流了几百里后,两人终于同时到达刘杨,朱守殷一溜烟带大军进了刘杨南城,而王彦章,也顺势包围了刘杨南城,开始了攻城。

*

刘杨

李周在一天前就接到冯道八百里加急,王彦章要来了,让他死守刘杨,李周可不是朱守殷,他可是一收到信,就立刻把刘杨城防布置得和铁桶一样。

只是在看到王彦章带来得大军后,李周却心凉了。

王彦章来得不仅是自己这些日子偷偷带得那点精锐,还有当初被他甩在滑州的大军,两军在刘杨南城外一会师,李周站在城墙上往下一瞅。

好么,密密麻麻一片,不下七八万大军!

攻别的渡口只用几千,而自己渡口却一下来了七八万,李周一点都没觉得自己荣幸,反而觉得从头凉到脚。

好在,李周的刘杨守军凑上朱守殷的德胜守军,勉强拼出两万。

而焦彦宾也给力,硬是赶在王彦章前进了城,没被堵外面。

行了,刘杨南城四面,一面临黄河,剩下三面,正好一人一面。

三人开始死守刘杨渡口。

三人想死守,等着李存勖带大军来救,王彦章也知道,又怎么会如三人意,王彦章于是带大军日夜攻城,在王彦章绝对的兵力优势下,刘杨南城岌岌可危,好几次都差点被攻破,好在李周勇猛、焦彦宾有谋、朱守殷怕死,三人硬生生顶住,终于撑到了李存勖带大军到。

……

李存勖带大军赶到刘杨,看着还在的刘杨渡口,终于松了一口气。

冯道也松了一口气,不得不说,李存勖对于战事决断还是很给力的,当时大家注意力都在王彦章身上,李存勖却能想到滑州剩下的那些大军,让朱守殷及时和李周汇合,这才撑到他们来,要是朱守殷单慢一步,就凭刘杨这点兵力,都不够王彦章一拥而上的。

只是两人一口气还没松完,就发现他们庆幸的早了。

刘杨南城虽然还在,浮桥却被毁了,而中间又重现了贺瑰时的水上堡垒(用铁索把战船锁在一起),停在了黄河中间,隔断了刘杨南北城。

李存勖虽然带大军赶到了黄河北岸,但却被隔着过不去,救不了了人。

招不在老,管用就行。

昔日德胜困境再一次出现!

李存勖看着岌岌可危的刘杨南城,本想着像之前李建及那样,靠不怕死强攻,可这次梁军也更有准备,王彦章在船上放得都是精锐,李存勖亲自带兵几次强攻,居然都被挡了回来,只能接着看着刘杨南城干着急。

唯一可以可以安慰的,王彦章见刘杨南城久攻不下,担心再强攻下去损失太大,就改攻为困,把南城团团围住,打算等城内支撑不下去时,再拿下刘杨南城。

而李存勖也赶忙和自己手下一众将士谋臣开始想对策。

郭崇韬这个谋士还是非常顶用的,直接给李存勖分析,“王彦章虽然还没攻下刘杨南城,可是已经控制了刘杨渡口,现在他只要守住,咱们过不去,南城迟早是他囊中之物,所以他才不急,改攻为围,如今刘杨这的河面已经被王彦章用战船隔断,再想突破几乎是不可能,可黄河这么长,又不是只有刘杨这能设渡口,咱们不妨往下游处再找一适合的地方,新建一渡口,到时既然到南岸扰乱梁军,也能分担刘杨这的压力。”

李存勖一听大喜,这主意可行。

“只是这计划要想成功,就必须不能被王彦章发现,一旦被王彦章发现,王彦章肯定要领兵来破坏,到时渡口肯定建不成,所以还望陛下在此挑选勇士多多出战,吸引梁军注意,让他无暇顾及下游,给臣十日,臣定然给陛下重建一渡口!”

而恰在此时,一个人穿过梁军重重封锁,到达晋军营中,这个人就是李嗣源麾下的偏将范延光。

当初李嗣源从刘杨渡口渡河,偷偷到南岸梁军境内,一举占下郓州,本来是天大的好事,晋军占据郓州,有刘杨渡口作为后路,进可攻退可守,可以说是插入梁境的一把匕首。

可朱守殷大意一丢德胜,然后连锁反应,坑了黄河一溜渡口,甚至连刘杨渡口都断了,这事就变了,没了刘杨这条后路,郓州就成了黄河南岸梁军境内一座孤城了,李嗣源在郓州城里,与其说守城,不如说被困孤城,要不是李嗣源带的兵不少,差点就被瓮中捉鳖了。

李嗣源那个恨啊,要不是在郓州出不来,就能撕了朱守殷。

只是现在撕朱守殷已经不重要了,自救才是关键,李嗣源就打算向李存勖求救,只是在传递消息时却犯了难,外面都是梁军,一路又关卡重重,如何才能把消息送出,而此时,李嗣源的偏将范延光站出来,愿意亲自去送信。

李嗣源大喜,忙把蜡丸密信交给范延光。

结果还没等范延光出发,围李嗣源的一支梁军主将康孝延居然偷偷和李嗣源传消息,想要投降。

这康孝延本是晋军将领,因犯了事,逃到梁军,后来在段凝手下做偏将,这次王彦章带着大军来,段凝做是副手,跟来了,康孝延自然也跟来了,王彦章带着主力和晋军对峙,康孝延就被派来围郓州。

康孝延进梁军时,还是朱温时,那时梁军是比晋军强的,梁军的地盘也比晋军大,康孝延也算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结果等康孝延进了梁军,先是朱温过世,几个儿子争位,到后来朱友贞胜出,可大梁对晋军却是一败再败,地盘也越打越少康孝延怎么看感觉朱梁都是江河日下,再加上他在段凝手下,看着段凝靠溜须拍马一路高升,越发觉得梁朝要完蛋,所以这次趁着围郓州之际,康孝延打算改邪归正,重新投晋军,不过康孝延可没打算立刻反,李嗣源都在这被困着呢,他反了他也跑不了,于是他派人偷偷告诉李嗣源,在刘杨下游不远处,有一个马家口的地方,比较适合建渡口浮桥,如果晋军能再开一个渡口,等李嗣源撤退时,他可以跟着一起回晋军。

李嗣源被困在郓州,他也想退啊,自然没有不乐意,立刻又给范延光加了个消息,康孝延想要投降,马家口适合建新渡口。

李存勖正和郭崇韬商量建新渡口的事,瞌睡遇见枕头,康孝延就送来建渡口的地点。

打仗往往有一利就可以干,建一个新渡口,一能减轻刘杨压力,二能重新打通郓州回晋通道,三能接引康孝延投降,一举三得,那还等什么,李存勖立刻分给郭崇韬一万领兵,由郭崇韬领着,偷偷去下游马家口建渡口,而李存勖,领着剩下的兵马,在刘杨这吸引王彦章的注意力,保证王彦章不会注意到郭崇韬这一支。

于是,商议妥当的两人,就带着各自兵马开始分头行动。

郭崇韬带着军队走了几十里,走到马家口,发现这处的河道果然比较狭窄,适合建渡口,就带人修起了浮桥,然后偷偷渡河,在黄河南岸,梁军境内开始建浮桥南城。

郭崇韬知道修城这么大的动静,肯定瞒不了多久,所以从一开始,就带着全军日夜赶工,不但和将士一起亲自筑城,甚至还拿了胡床(马扎)坐在工地上,困了就坐着歇了一会,一天十二个时辰在那看着,结果有一天,郭崇韬太困,一不小心睡着了,醒了突然觉得□□发凉,伸手一掏,居然掏出一条蛇来,亏得这蛇没对着郭崇韬宝贝下口,否则郭崇韬下辈子就得进宫和内侍一起混了。

在郭崇韬身先士卒的带领下,新建的马家口南城很快初见雏形,只是还没等郭崇韬高兴,郭崇韬建城的事就被王彦章的斥候得知了,所以在郭崇韬建城的第六天,王彦章带着大军杀到了新建的马家口新城。

郭崇韬预估十日建一座城就已经够赶得了,如今才六日,城不过建半人高,连城墙城楼都还没盖,王彦章带大军一杀到,这可如何抵挡。

可郭崇韬深知这个新城一旦有失,围魏救赵的计策就会失败,刘杨就彻底没救了,所以郭崇韬带着手下将士,拼死守护这个还是雏形的新城。

两方爆发数次激战,郭崇韬这方人少,眼看就要守不住新城了,却突然听到对面,黄河北岸马蹄震天,紧接着,一队骑兵从远方赶来。

而骑兵到达黄河北岸,直接快速穿过浮桥,来到黄河南岸。

王彦章一见来的骑兵,顿时脸色大变,再看到为首的李存勖,更是叹了一口气,他连夜赶来,就是甩开李存勖,趁机拿下新城,却不想李存勖发现得这么快,直接带轻骑赶来。

而正在被压着打的晋军一看李存勖来,顿时士气高涨,开始反攻,而李存勖也带着领兵,摆好阵势,开始冲击。

只要是不玩水战,不隔个天堑,李存勖还没怕过谁。

在李存勖骑兵和郭崇韬大军前后夹击下,王彦章节节后退。

不过王彦章倒也有两把刷子,看到新城不可再下,立刻撤军,而李存勖和郭崇韬合成一军,趁势杀向刘杨南城。

王彦章为保大军,再次后退,刘杨之围终于得解。

被困了大半个月的刘杨南城,终于活了下来。

同样被困了大半个月的李嗣源终于也和李存勖接上头,李嗣源心有余悸的从郓州包围圈出来,终于想起自己之前没干得事,提刀去宰朱守殷,吓得朱守殷仓皇窜回魏州。

晋军这边,在朱守殷一时疏忽,李存勖立断止损下,虽然损失惨重,但最终保住了刘杨渡口和郓州,也算勉强不败。

而梁军那边,王彦章虽然最后没攻下刘杨南城,但一路夺城毁浮桥,把整个黄河差点拔了个干净,可谓自朱友贞上台以来难得的大胜。

按理说王彦章加官进爵都算少得,怎么也得封裂土封侯,可谁想到,没两天,汴京的圣旨就来了,王彦章不仅没被封赏,还被要求回京论述战败原因。

整个梁军顿时懵了,王彦章也懵了。

他明明大胜,怎么就败了,还要回京。

此时的王彦章忘了,当初他领兵出汴京大门时,意气风发的说了一句话:

我若得胜回朝,定然请皇帝尽除朝中奸佞!

有时,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哪怕只是发句狠话!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