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结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圣诞节。

冉醒上完选修出来,还没纠结出给傅雪臣回个怎样的圣诞礼物。

剃须刀?!耳机?!键盘……

冉醒对这些东西,毫无头绪。

她觉得送礼这东西,实在太难了,送得对方喜欢还好,送得不喜欢又浪费钱又伤感情,冉醒现在很想问下傅雪臣,可不可以直接打钱给他当圣诞礼物。

但是,她怕那样做,会被傅雪臣打死。

走出教室,冉醒一边划拉着手机搜“男生礼物攻略”,一边慢悠悠往前走着。

却突然,被一个女生拦在面前。

冉醒抬起眼帘,看向她,面前站着的赫然是自己的情敌,安笙,上次傅雪臣的生日派对上遇到的那个。

安笙是那种美得盛气凌人的女孩子,脸蛋漂亮不说,身材更是窈窕有致,冉醒估摸着她有一米七,冉醒站在她面前,真的超小一只。

安笙直白地道:“冉醒,我们谈谈吧!”

冉醒小鹿眼眨巴眨巴了两下,冷淡道:“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吧!”

面前站着的是自己情敌,冉醒觉得她跟对方天生立场不同,不论安笙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她还没傻叉到听情敌的话。

所以,扔下这句话的冉醒,就……绕过安笙,打算下楼。

她还得接着纠结送给傅雪臣的圣诞礼服。

对比之下,这才是她需要愁的事情。

安笙被人这么无视了,气得脸蛋阵红阵白,她握着拳头怒气腾腾,被人追捧惯了的人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当即就想大步离开,可想到自己知道的真相,就忍了臭脾气,转身对冉醒道:“你以为傅雪臣真的喜欢你?他之所以追你不过是因为他失眠,他只有看到你才能睡着罢了。他根本不喜欢你,他就是觉得你有利用价值。”

冉醒本来埋头划拉着手机,闻言,手边的动作一顿。

她知道情敌的话基本没什么可信度,但她想到《线性代数》课上第一次相见他看了她一眼就睡着的情景,想到去成都玩他在出租车上的画面,想到恋爱以来他基本每天都陪她上课然后趴在她旁边睡觉……

直觉里这就是真相。

傅雪臣就是长年累月的失眠,然后只能看到她才能睡着。

她觉得这有点扯,但又确确实实是真实的。

安笙见她驻足沉思,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她昂着下巴,笑着走向冉醒,道:“你应该也有所察觉吧,傅雪臣在你身边特别想睡觉,他没告诉过你吗,他从小到大就失眠,小时候还能依靠安眠药睡着,后来安眠药都没有效果,他越来越难入睡,他不打算谈恋爱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睡眠不好活不长,不然傅雪臣这样的人,根本不缺女朋友。”

略一停顿,又道,“冉醒,你根本配不上傅雪臣,我也不是说你很差劲,但是你就普普通通的,长相普普通通,性格普普通通,家境普普通通,你根本没有什么出彩的值得傅雪臣喜欢的地方,要不是你能让傅雪臣睡着,他绝不会多看你一眼。”

冉醒从过往那些画面里回神,抬头看了一眼对面一副抓住你死肋笑得得意洋洋沾沾自喜的情敌。

她觉得她的情敌怕不是有些傻吧,竟然特意跑来告诉她这么重要的情报。

她巴掌小脸是诚挚的感谢:“哦,谢谢你啊,特意告诉我这些。”

这下轮到安笙懵逼了,这种时候,这种知道这么残酷的真相的时候,这种发现男朋友根本不爱自己的时候,她不是该失望、难过、哭泣、各种歇斯底里的么,怎么……这么风平浪静?!

难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可仔细看向对面娇小的女孩,她的神色间没有半点强装,她神情放松平和。

安笙惊了,下意识地喃喃出声:“你怎么不失望?你不难过的吗?不会想哭泣吗?”

失望?!难过?!哭泣?!

不存在的。

冉醒洋娃娃般精致的面庞一派宁淡,她嗓音清稚地开口:“我以前就觉得他失眠挺严重的,但是我也没多想,就以为他单纯失眠而已。现在经你一说,我也算是弄清楚了事情真相,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感觉傅雪臣以后就离不开我了,只要离开我,他就睡不着只能猝死。”

顿了顿,冉醒捏着下巴,自言自语道:“我感觉我以后能对他为所欲为,都不需要纠结回什么圣诞礼物了,反正不论怎样他都不能离开我,我对他那么好干吗?”

说完,直接熄了手机屏,不再纠结圣诞礼物的事情。

圣诞礼物?!

精品店随便买点什么打发了吧,傅雪臣没挑剔的资格。

安笙闻言,直接石化在原地。

怎么这样?!怎么可能是这样的?!

这剧本不对啊?!

冉醒怎么一点也不纠结傅雪臣不喜欢她的事情?!

反倒是知道真相愈发洋洋得意了?!不是该眼泪掉下来的吗?!

冉醒却不再去管安笙,只再度绕过她大步离开,刚走了两步就见到来找她的傅雪臣。

傅雪臣看到冉醒,自然也看到了冉醒身后的安笙,他这一次并没有听到两人交谈的内容,压根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可瞧安笙一副备受打击的模样,便也知道她和冉醒又是一轮交锋,且冉醒大获全胜。

她们谈了什么?

安笙把自己失眠只能靠冉醒睡觉的事情告诉冉醒了吗?

醒醒知道自己的事情了吗?

傅雪臣莫名忐忑,可很多东西,一旦隐瞒,便会忍不住接着隐瞒下去。

和冉醒在一起的三个月时光,他睡眠充足,爱情甜蜜,心情愉快,生活平定,这样的生活他以前想都不敢想。

他有时候会觉得这一切都是他做贼偷来的,他知道他该坦白,却忍不住继续当个小偷,窃取更多这样平静宁和的时光。

不到图穷匕见他压根就不会坦白。

所以,傅雪臣看着冉醒,目光闪烁了一下,便也没多说什么,只和冉醒下楼然后商量去哪吃饭。

主动开口的是冉醒。

东教楼下,冉醒陡然停下脚步,定定地看向对面的傅雪臣,他面庞清隽雅致,整个人精美若谪仙,唯眼下淡淡的青黑,泄露着他凡人的真相。

面前的男生,长年累月的失眠,连安眠药都没有作用。

他用我爱罗的头像,除了觉得自己和我爱罗有着同款黑眼圈,更多的还是身世上的相近,他跟我爱罗一样从小到大睡不着。

他碰到了一个能让他睡着的女生,开始了一段恋爱,却从未让自己失眠这件事影响到这段关系。

他谈恋爱就是很认真地在谈,你能感受到他的坦率、认真、深情、热烈、疯狂……

他失眠也不会找你抱怨什么,就随便挑节你的课,趴在你旁边的课桌上睡觉。

爱情归爱情,失眠归失眠,他分得很轻。

或许一开始他的确是因为她能让他睡着他才开始接触她的,但是后来他们进一步关系却是真的因为他喜欢她!

冉醒和他在一起三个月,能分明感受到他选择她是因为她是她,而不是因为她能让他睡着。

所以,面对他那个青梅竹马,她都不带虚的,傅雪臣给了她足够的底气,也给了她足够的自信,她可以理直气壮地不去care那些所谓的情敌。

想到这些,冉醒禁不住莞尔一笑,然后小手举高,摸了摸傅雪臣的头。

傅雪臣恍惚片刻,直觉里有些不对劲,怔怔的等待着后续。

冉醒脆生生道:“以后不要趴在我旁边的课桌上睡了。”

傅雪臣微愕,心底那些不安在拼了命的扩散,不过是短暂的半秒,他却有一种呼吸不上来之感。

她到底是知道了真相。

最可怕的还是从别人那里得知,而不是从他这里。

傅雪臣和她谈恋爱一直坦率和真诚,唯独这件事上选择了欺骗。

而谎言这玩意儿,你撒了一个谎,那你所有的话都会变成谎言。

傅雪臣轻轻呼吸着,指尖都有些颤抖。

冉醒看到他白皙面庞瞬间变得毫无血色的煞白,吓到了一下,她也知道他误会了,她语速都加快了许多,连忙道:“你别瞎想,我的意思是,趴在课桌上睡又不舒服,你以后回寝室睡就好,而且你这样白天睡觉晚上不睡作息不规律对身体也不好,你看看你黑眼圈就没好过。”

傅雪臣高智商的脑袋此刻却是一片空白,他压根反应不过来,只下意识地问:“什么意思?”

冉醒能理解傅雪臣不告知自己真相的理由,但是她觉得他没必要隐瞒。

如今她知道了傅雪臣的失眠只能她来治,第一件事想的就是解决之道,她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既然他看着她才能睡,她可以配合着帮他调好作息。

她声音轻软地询问道:“你晚上十点能睡得着吗?”

傅雪臣扬了扬眉,不太确定她究竟什么意思。

冉醒给出自己的建议:“如果晚上十点睡得着的话,那以后我晚上九点半这样子去你寝室,陪你睡觉,等你睡着了我自己回宿舍就好了。”

傅雪臣听到这番话,只觉得不太真实,预期的怒火、争执、吵闹全都没有发生,冉醒那儿压根无事发生,不,还是有的,她风轻云淡地给出了解决方案。

傅雪臣忍不住问道:“你不生气吗?”

冉醒淡然道:“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你失眠又不是你的错,你只能看到我睡着也不是你的错,这又不影响我们谈恋爱。”

傅雪臣闻言,哑然失笑,是他把一切想得太复杂,只觉得冉醒要是知道真相一定会很生气很难受然后吵着会分手什么的,他差点忘了,他认识的冉醒,从来都是个理智、强大、温柔、善良的姑娘。

她很清楚明白地知道她要什么,也清楚明白地感受着这份爱。

小王子的玫瑰花是世界上最棒的那朵。

冉醒去搂傅雪臣,颇有些嘚瑟的模样:“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感觉只能我离开你,你都离不开我了,巨有安全感。”

诚然,她不需要这种事情给她安全感,但还是会莫名的特别放心她家老傅。

傅雪臣这会儿已经调整过来,刚才那种懵逼和茫然的情绪不复,他勾她肩膀,笑得放松而懒散,他附和道:“是啊,要是以后没了你,我就只能猝死了。”

冉醒定定反驳道:“那你真不用担心。”

傅雪臣好笑着“嗯?”了一声,等待女朋友的后话。

冉醒昂着尖尖的下巴,很是自得的样子:“我太奶奶身子骨还硬朗,我外公外婆爷爷奶奶也都精神矍铄,我一看就是长寿的命,而且女性寿命比男性长,指不定等你过世了我还能来个第二春、夕阳红。”

傅雪臣:“………………”

这个以后还真是遥远啊……

傅雪臣唇边笑意抿开,但他也喜欢这样有冉醒的遥远的以后,从来对未来毫无信心的傅雪臣此刻却开始坚定地相信未来,他道:“那我一定要调整作息争取长命百岁,我要把你第二春夕阳红的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冉醒扬着小脸甜甜地笑,和傅雪臣往约好的饭馆走去。

走到半路,冉醒突然想到了什么,充满歉意地道:“老傅呀,我想了老半天,都没想出来要送什么圣诞礼物给你,选礼物太难了。”

傅雪臣送冉醒圣诞礼物只是单纯想送,从未想过收回礼的那种,当即浅笑道:“不用了,我已经收到了圣诞礼物。”

冉醒茫然地眨了眨眼。

傅雪臣浅浅地吻了一下冉醒的额头,相恋以来最干净圣洁的一吻,他看着对面瓷娃娃般好看的女孩,心境温柔,神色干净,他道:“你就是上帝送给我的圣诞礼物。”

傅雪臣心想,小王子何其有幸,正好的年华里遇见了开得正好的玫瑰花。

此后余生,他心中都会放着这朵玫瑰花。

冉醒,是他的初恋呀!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