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唐知柠带着沈忆安过来前,她给沈司霆发了一条信息。可惜沈司霆没有看到信息,没有回她。

沈忆安为老父亲解释,“爸爸他白天工作很少看手机的,妈妈你可以打个电话。”

发信息可以避免尴尬,打电话怎么说。

亲爱的,我带着儿子逃课来探班了?

唔,尴尬。

“安安,想不想吃点心?”忆光大厦对面的大厦一楼有家蛋糕店,蛋糕口味非常棒。

沈忆安打量着她妈妈,“妈妈害羞了?”

“不是,怎么会呢。只是觉得时间还早,正好可以去买点蛋糕,带给你爸爸吃啊。”

“爸爸不爱吃甜食。嗯,妈妈,爱应该表达出来,不说别人永远不知道。我知道爸爸喜欢你。”

“你怎么知道?”唐知柠哭笑不得。

“爸爸看妈妈的眼神很温柔。”

唐知柠揉了揉他的脑袋,“你知道的可真多。好啦,先去买蛋糕,是妈妈想吃了。”

沈忆安耸耸肩,“好吧。”

“要不要我抱你?”

“不要了,我又不是小婴儿。”

“你看街上很多和你一样的小孩都是大人抱着的。”

“可是妈妈你抱不动我啊。”

唐知柠:“……下回出门我还是带着婴儿车吧。”

沈忆安叹了一口气。

工作日,蛋糕店顾客不多,唐知柠很快买好了蛋糕。

沈忆安看着漂亮的小蛋糕,心里美滋滋的。他喜欢甜食,可惜以前一直被严格控制着。妈妈回来后,他倒是能吃到一些了。有妈的孩子是个宝啊。

原来做个幼稚的小朋友也挺好的。

唐知柠拎着袋子,见儿子一直在看冰柜的蛋糕,她不由一笑。“安安,你想要什么?”

沈忆安摇摇头,“妈妈,蛋糕还是要少吃一点,容易长胖的。对于成年人来说减肥很痛苦。”童言稚语惹得一旁的人都笑了。

大家看着他,他穿着天蓝色儿童版西装,胸前别着一个精致的胸针,里面搭了白色T恤,脚上一双黑色的大头皮鞋。这一身打扮让众人满眼的喜欢。

“你儿子真是长得好帅啊!皮肤好白好嫩!”

“姐姐,真的好羡慕你!你老公一定也很帅吧!”

“可以去做小演员了!”

……

还有人好和沈忆安合照。

沈忆安摇摇头,“抱歉,姐姐们,我也要保护隐私。”

“哈哈哈……”

“现在的小孩子好好玩!又骗我去生娃吗?”

唐知柠打了一个招呼,“我们也该走了,安安,和姐姐们说再见。”

沈忆安礼貌又大方地挥挥手,“姐姐,再见。”

两人从地下通道走向时光大厦。地下通道还个年轻的小伙子在弹琴,唱的还不错。

沈忆安倒是第一次有这样的生活体验,他有些好奇。“小哥哥为什么在这里唱歌?也没有人在听。”

唐知柠解释道:“我们路过了就是在听。有人觉得他唱的好,可以给他一些钱。你看那个牌子上的二维码就是付款。”

“我知道了。”沈忆安感叹。

唐知柠道:“城市现在规定很多,这些流浪艺人倒是不常见了。安安,有时间我们去逛夜市吧,那也是另外一种生活。”他生活在沈家这样的大家人,什么也不缺,那么她就带他体验一些新鲜感的生活。

“那是什么样的?”沈忆安有些好奇。

“等你去了就知道。”唐知柠一脸神秘。

等到了忆光大厦,唐知柠就看到了周助理在楼下大厅,面色有些焦急。

“周叔叔——”沈忆安喊了一声。

周助理看到他们脸色立马好了,“抱歉,太太,沈总在开会,给你回了信息,你可能没看到了。他让我下来接您。”

“没关系。”唐知柠浅笑,“他下午很忙?”

“华夏影视的周总过来了,沈总正在接待他。”

唐知柠点点头。

“请随我上去。”周助理突然想起什么,“对了,沈总感冒了。”

唐知柠:“早上走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呀。”

周助理:“他到办公室就说喉咙痛。”

唐知柠心想,难道是晚上她抢了他的被子,所以他感冒了。九月底了,B市的夜晚气温还是挺冷的。

如果是这样,她就罪过了!“他吃药了吗?”

“沈总不喜欢吃药。”

唐知柠叹口气,“怎么这样啊!”

唐知柠和沈忆安去了沈司霆的办公室。沈忆安四处看看,最后坐到沈司霆的办公椅上。

唐知柠打趣道:“小沈总,需要我做什么吗?”

沈忆安立马进入了角色,“唐秘书,请帮我把蛋糕拿过来,记得要巧克力味的。”

唐知柠:“……去茶几那边吃吧,不然把爸爸的办公桌弄脏了。”

沈忆安望着桌上的照片,还是他的单人照。看来他要提醒他爸爸了,应该换张照片了。

等沈司霆送走了华夏影视的周修林,他回到办公室就见他们母子俩懒洋洋坐在沙发上,茶几上还摆着蛋糕。

“怎么突然过来了?”沈司霆出声问道。

唐知柠站起来,“我拿到编剧费了!来请客!”

沈忆安但笑不语。

“喔,请我吃蛋糕?”

唐知柠望着他,“周助理说你感冒了?现在怎么样?”

“喝了水倒是好些了。”说着他打了一个喷嚏。

唐知柠和沈忆安齐齐看着他。

“抱歉。”沈司霆走到一旁。

唐知柠语气关切,“秋冬换季容易感冒。要不要去看下医生?”

沈司霆看了眼沈忆安,“感冒容易传染,这样吧,安安晚上去爷爷奶奶家吧。”

沈忆安:“……”为什么???他可以抗议吗?总觉得他爸爸在用什么计谋。

唐知柠犹豫,又担心沈忆安被传染了。最后她还是听从了沈司霆的建议。

沈忆安沉默着,小孩子是没有人权的。

唐知柠道:“我感冒一般会喝感冒冲剂,一天喝三袋基本上第二天就能好。要不你还是喝一些吧?”

沈司霆:“好,听你的。”

唐知柠:“你这里有感冒冲剂吗?”

沈司霆想了想,“朱蕊有。”

唐知柠:“我去找她。”

唐知柠一走,沈忆安开口:“爸爸,我的身体很强壮。”

沈司霆:“爸爸是大人都会感冒,小孩子的抵抗力弱更容易被传染,我也会为你好。”

沈忆安:“那我要去爷爷奶奶家住几天呢?”

沈司霆:“应该很快。”

沈忆安若有所思,“很快是多久?”

沈司霆:“怎么?你还有什么要求?”

沈忆安叹口气,“哎,我现在成了电灯泡了吗?爸爸,你在过河拆桥喔。”

沈司霆:“上回你说要一个无人机?”

沈忆安眸子一亮,语气软萌,“我也挺想爷爷奶奶的。”

沈司霆又说了一句,“少吃甜食,不然蛀牙有你疼的的。”

沈忆安:“蛀牙是因为牙齿没有清洁干净,我每天都有认真刷牙喔。”说着他咧着嘴巴,龇出一口小白牙。“我的牙齿很白很干净。”

唐知柠拿着感冒冲剂进来时就看到儿子傻乎乎的样子,她忍着笑。

沈忆安一秒又变成端庄的小绅士了。

唐知柠拿过杯子,冲了一杯感冒冲剂,端给沈司霆。“等稍微凉了再喝。”

沈司霆:“谢谢。”

唐知柠支支吾吾,“是我害你感冒的。”

沈忆安竖着小耳朵,“妈妈,你怎么害爸爸的?是你把感冒传染给爸爸的?可是我和你在一起这么久,我还好好的。”

唐知柠:“……”

沈司霆道:“你妈妈和你一样睡觉喜欢裹被子。”

沈忆安瞬间明白了,他有些不好意思。

唐知柠:“我会改的。”

沈司霆压着声音,“不用。”

当天晚上,沈忆安再次回到爷爷奶奶家。

沈父见他被周助理送回来,一脸惊讶,“怎么又过来了?”

一旁的沈司益听着大笑,“爸,您这口气是嫌弃安安吗?”他抓住了沈父话里的漏洞,拼命地挑拨爷孙俩的关系。

沈忆安脱了鞋子,拿出小拖鞋。“哎,爸爸感冒了,他让我过来的。”

沈司益:“可怜的小朋友,有家不能回。你爸爸就应该住办公室!凭什么让安安不能回家啊!”

沈父横眉一扫,“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多大的人了!安安来了正好陪爷爷下棋。”

沈忆安:“我今天要做作业,爷爷你要帮我。”

沈父笑眯眯的:“让你小叔叔帮你。”

沈忆安:“我怕小叔叔不会。”

沈司益撇嘴,“怎么可能!是什么作业?”幼儿园能有什么作业?他做不出来?

沈忆安打开书包,拿出一本物理书,“小叔叔你先看看题目。”

沈司益一本正经地翻开书。函数?“安安,你是不是拿错书了?”

“没有啊。这是我最近一直在学习这些课程。”

沈司益惊讶,“你都学函数了?”

沈忆安漫不经心,“嗯。小叔叔不会吗?”

沈司益挑挑眉,“小叔叔今晚还有工作,这作业一会儿让爷爷奶奶教你。”

“是去约会吗?那天我见到的姐姐?”

“嘘。你别说啊。”

“哎。小叔叔,什么是花孔雀?”

“就是一种孔雀。怎么问这个?”

“小姑奶奶说小叔叔是只花孔雀。”沈忆安记忆力很好。

沈司益竭力控制自己的表情,“你小姑奶奶是在夸我帅。”

“是吗?我听着不是好话。小姑奶奶说你女朋友上百了,说好多姐姐一听你的名字就摇头。我说不对。”

沈司益笑了,“就是。”

“我告诉他们,小叔叔有姐姐喜欢的,我还见到了,很漂亮的姐姐,和之前那个还不一样了。”

沈司益微笑脸瞬间僵硬了,他要吐血了。“安安,谢谢你帮小叔叔说话啊。”

“客气了。”沈忆安拍拍他的肩。

不一会儿,沈司益落落离家而去。

那一边,沈司霆喝了感冒冲剂,鼻子确实舒服了很多。

下班后,他和唐知柠早早回家了。

朱蕊看着准时下班的大表哥,心里感叹,结了婚的工作狂就是不一样了。“大表哥、大表嫂再见。欢迎大表嫂下次再来。”她笑盈盈地挥挥手。

沈司霆想了到什么,“阿蕊,我记得今晚凯盛有个晚会,你替我过去吧。”

朱蕊苦笑,她以为今晚她也可以早点下班呢。“好的,沈总。”

进了电梯,唐知柠侧首,“你干嘛让她去啊?”

沈司霆:“我也不想。阿蕊至今单身,她父母很着急,已经找到我了。今晚的晚会有些青年才俊的。”

唐知柠噗嗤一声笑。“看不出来,你还挺关心妹妹的嘛。阿蕊她多大?”

沈司霆:“比我小两岁,二十七。”

“那也不大啊。”唐知柠哑然,现在的催婚真是可怕。

沈司霆:“父母总是着急的。”

唐知柠好奇:“那你以前是不是也被催过?”

沈司霆:“偶尔几次。因为安安的存在,他们倒是不急。”

唐知柠心想,那倒也是。“那你以前没有女朋友?”

沈司霆默了一下,“有一个。”

唐知柠愣住了,刚要说话,正好电梯打开,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电梯。她心里满是疑问。

这一路,有周助理在,唐知柠也没有再问。她不时侧首看看他。

沈司霆抓住她的目光,“刚刚的问题回家再说。”

唐知柠咬唇,应了一声。“如果你想说的话。”

一路沉默,直到到了家。

兰姐看到两人,“咦,安安没回来啊?”

唐知柠:“司霆有些感冒,他去爷爷奶奶家了。”

兰姐:“那我去煮一些姜茶可以去去寒,喝一碗明天感冒就好。”

沈司霆客气地回道:“麻烦了。”

唐知柠跟在他的身后,“你要不要睡一会儿?”

沈司霆凝视着她,“你陪我?”

唐知柠看着他像耍赖的孩子,“我不困……”

沈司霆拉过她的手,“你不想知道我以前的事了?”

好奇心害死人!

夜色已经笼罩着这座城市,窗外已经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光。

唐知柠陪着沈司霆躺在大床上。

气氛安宁。

沈司霆一手枕在脑袋后,他望着屋顶的灯,“我的人生的计划早就安排好,毕业后进公司,结婚应该是在三十岁左右。”

唐知柠了然,成功的商业人士,很多都快四十岁才结婚生子。

“知柠,如果没有那晚的意外,我应该也会按照计划来的。”沈司霆轻笑。

“对不起啊,打乱你的生活。”唐知柠撇撇嘴。

“我在二十五岁这年认识的陈姿,他是我的学妹。”也是在这年,唐知柠出现在他生命中。

学长学妹倒是很配啊。

“你们在一起多久?”唐知柠的声音微微发紧。

“三个月。”

“这么短?”

“那晚的事发生不久后,我和她提出了分手。”

唐知柠确实惊到了:“为什么?难道那时候你想对我负责?”

沈司霆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很奇怪。那晚以后好几次我都梦到过你,所以后来,我去你们学校找你。谁想到你还不想认账了!”

唐知柠咽了咽喉咙。

沈司霆打趣完,又继续说道:“陈姿的父母同沈家也是世交,我不能骗她。”

唐知柠哼哼,“是她不肯原谅你吗?”

沈司霆笑了一下,“是我放不下。”说着他转过身,“大概是你第一次来找我时,我便留意你了。”

“谁知道啊!”唐知柠回道。

沈司霆抬手轻轻扣住她的腰间,“本以为是露水姻缘的,没想到你生下了安安。”他当时真的很震惊,还有欣喜。等他找到她时,她还在医院,一条腿断了,打着石膏,脸色苍白。想到此,沈司霆将她拉近怀里,“知柠,你信不信命?”

唐知柠沉默。

“安安出生在凌晨一点,那天晚上,我一直失眠,凌晨时,我突然流鼻血。”那血多的,将他的衣服都染湿了。

“你是上火吧?”唐知柠眨眨眼,脸靠在他的胸口,闻着他身上的味道。

沈司霆苦笑不得,“好了,陪我睡一会。”

“那陈姿呢?这些年你们就没有联系了?”

“她出国读书了,一直在国外。”

唐知柠的手扣着他的衬衫,掌心都是汗,“司霆,你和我那次是你的第一次吗?”所以他对她念念不忘。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