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四章 彭祖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如今这太玄洞天,除了你青棠一人之外,哪还有可堪一战之辈?若不是我星河神教的力量驻守于此,毗摩和其背后的画心斋力量,早已攻陷此地!”

玉袍男子眉梢尽是阴沉之色。

之前青棠那傲慢冷淡的态度,深深打击到他的自尊,让他内心升起无名怒火。

“也罢,姑且再忍你一段时间,当我派教主的大道分身从幽冥中返回之时,倒要看看,你青棠是否还敢这般傲慢!”

深呼吸一口气,玉袍男子按捺下内心的愠怒,折身而去。

他名叫秦枫。

星河神教天阳殿使者,此来太玄洞天已有百年之久!

无疑,此人还并不知道,其教主的大道分身,早已折戟在幽冥轮回池之畔。

……

大荒第一道门,九极玄都。

一片位于灵秀山谷内的清幽竹林深处。

这里是“燕素霓”的闭关修行之地。

奉命前往天玄界月氏一族帮忙的那个羽衣男子才刚返回,就被燕素霓召唤了过来。

月诗蝉也在。

此时,羽衣男子已经把发生在“秋水大会”上的事情和盘托出,在谈到红尘魔宫的莫横天的张狂行径时,羽衣男子毫不掩饰内心的愤慨。

而在谈起苏奕时,言辞间则尽是震撼和钦佩。

“哼,红尘魔宫竟敢不把我九极玄都放在眼中,看来,是时候得找个机会出去走一遭,杀一些红尘魔宫的魔头了!”

燕素霓冷哼,杀机盈野。

这位九极玄都当代最卓绝耀眼的女子,曾惊艳大荒天下,也曾被视作足以和太玄洞天青棠女皇一争高低!

而今,她身份早已发生变化,成为九极玄都内最年轻的玄幽境长老。

她一袭红衣,青丝如瀑,肌肤胜雪,面容清艳妩媚,眉梢间却尽是恣肆张扬的杀机。

羽衣男子暗擦冷汗,感到庆幸,这次若把事情办砸了,别说是无法向宗门交差,恐怕燕素霓长老就第一个饶不了他!

“诗蝉,你这是怎么了?”

忽地,燕素霓注意到旁边的月诗蝉怔怔不语,一副神魂出窍似的恍惚样子。

月诗蝉顿时清醒过来,她轻声道:“不瞒燕长老,那……那苏奕乃是我的一位故人。”

“故人?”

燕素霓诧异。

旁边的羽衣男子连忙道:“那位苏奕道友的确说过,他和诗蝉是故友。”

月诗蝉稳了稳内心那激荡喜悦的情绪,当即把她当年在苍青大陆和苏奕是如何相识相知的事情娓娓道来。

少女白衣胜雪,清冷如冰,沉默寡言,自进入九极玄都修行至今,极少像现在这般口若悬河。

并且,任谁都能看出,她眉梢眼角萦绕着一抹挥之不去的喜悦,直似冰封多年的湖水,在春日阳光下融化,明媚耀眼。

而听完月诗蝉的叙述,羽衣男子嘴巴张大,愣在那了。

燕素霓妩媚的星眸恍惚,内心动荡,久久无言。

唯有竹林在风中摇曳婆娑的沙沙声在空气中回荡。

由不得两人不吃惊,一个十多岁的少年皇者,本就举世罕见,而在秋水大会上,这苏奕仅凭一人之力,便斩杀五位玄幽境人物,这等逆天战力,则足以令举世皆惊!

谁能想象,这样一个少年,会是从苍青大陆那等世俗之地而来?

并且,短短数年时间,他就踏足玄照境!

月诗蝉也没想到,才两年不见,当初那名满大周的青袍少年,都已是皇境中的旷世人物了。

“燕长老,那位苏道友还曾有一句话,让我转告给诗蝉姑娘。”

半响,羽衣男子干咳一声,露出为难之色。

“既是告诉诗蝉的,你问询我的意见做什么?”

燕素霓不解。

羽衣男子硬着头皮,道:“苏道友说,可以让诗蝉姑娘跟着燕长老修行,但不必着急拜师……”

此话一出,月诗蝉一怔。

燕素霓更是惊愕道:“他这是何意?”

羽衣男子低着头,不敢去看燕素霓的眼眸,道:“苏道友他说……以后他会指点诗蝉姑娘在剑道上的修行。”

此话一出,燕素霓不由气恼,“这小家伙,是认为我教授不了诗蝉吗?呵,他真以为灭杀一些玄幽境人物,就可以不把我放在眼中了?”

她红衣飘曳,清艳绝美的俏脸尽显不忿。

月诗蝉心中发紧,正欲出声劝慰,忽地一只仙鹤翩跹而来。

“燕大人,宗门刚得到消息,外界有一个名叫苏奕的幽冥来客,假冒玄钧剑主的名讳,进入大荒天下!”

仙鹤声音清亮,把那一则轰动外界的消息和盘托出。

听罢,燕素霓、月诗蝉和羽衣男子面面相觑,皆心生一股说不出的荒谬之感。

“这……这也太巧了吧?一下子冒出来两个苏奕……”

羽衣男子瞠目结舌。

“这应该是同一个人!”

燕素霓深呼吸一口气,眸泛异彩,“灭杀火尧、降服夜落……这两位可是玄钧剑主的真传弟子,一身道行在玄幽境中立足于最顶尖层次,可竟然不是那苏奕的对手!只是,他为何要冒充玄钧剑主?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月诗蝉心颤,清冷如冰的玉容浮现一抹深深的忧色,苏兄他……怎么敢去冒充玄钧剑主?

这……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会引发不知多少弥天大祸!

如今的月诗蝉,眼界早和在苍青大陆时不一样,很清楚大荒天下是何等浩瀚锦绣的一方大世界。

在这里,道统如林、皇者如云!

可纵使最顶级的道统,都曾被玄钧剑主压盖一头,纵观诸天上下,玄钧剑主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哪怕早在五百年前,玄钧剑主已经不在,可那等余威,犹自能震慑大荒诸天!

这等情况下,得知苏奕竟冒充玄钧剑主的名讳行事,这让月诗蝉如何不担忧?

这时候,燕素霓那清媚的俏脸忽地露出兴奋之色,“我怎么感觉……那苏奕并非是假冒?按诗蝉的说法,此人十多岁就已踏足皇境,拥有斩杀火尧这等玄幽境的逆天战力,并且他还是来自幽冥!”

她星眸发光,盯着月诗蝉,“诗蝉,你觉得他会否真的是玄钧剑主的转世之身?”

月诗蝉一呆,喃喃道:“会是这样吗?可世人皆知,玄钧剑主是在五百年前转世,而苏兄他如今才十多岁,这可明显不符。”

燕素霓星眸亮晶晶的,愈发兴奋,道:“怎能以年龄来评判这件事?不管如何,我已经忍不住想和此人见一面了!诗蝉,要不你和我现在去天玄界走一遭?”

她性情雷厉风行,不愿耽搁,握住月诗蝉的素手,直接朝竹林外掠去。

月诗蝉有些懵,燕长老也太着急了吧?

羽衣男子神色古怪,想起一件事。

这位燕素霓长老,在年少的时候,就一直把玄钧剑主当做目标,渴望有一天能够在剑道路上,成为像玄钧剑主那般的通天人物!

而今,那苏奕身上本就有着诸多蹊跷和神秘之处,再加上那一则轰动天下的传闻,无疑让燕素霓勾起了内心的好奇,欲图摸清苏奕的底细!

不过,就在燕素霓和月诗蝉刚离开那片竹林,一道苍老的声音慢吞吞的响起:

“素霓丫头,这大荒才刚起风,一切还未真相大白,你慌什么?”

燕素霓的身影顿时停滞虚空。

月诗蝉内心则涌起难言的敬畏。

一道声音而已,却似天威降临!

竹林深处,那羽衣男子更是浑身一哆嗦,恭恭敬敬弯腰,行了大礼:“拜见祖师!”

在九极玄都,有诸多不出世的老怪物,辈分都高的吓人。

但唯独只有一人,被宗门上下尊奉“祖师”,也是天下道门一脉公认的可称“祖”的神话人物。

其名彭澄,世皆称其为“彭祖”!

一位早在不知多少年前就已证道皇极境的活化石级老古董!

“祖师,正因为风波刚起,才正是探寻那苏奕身份的绝佳时机,若等其身份真相大白,那还有什么意思?”

燕素霓忍不住道。

“这一场风波,牵扯到那苏老怪,这天下不知道多少眼睛都在盯着,你去凑什么热闹?”

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依旧慢吞吞的,仿似天塌地陷,都不会让其焦急似的。

“你啊,姑且留在山门,先看一看这一场风雨有多大,免得不小心卷入其中,丢了自己的小命。”

燕素霓很是不甘,撇了撇樱唇,道:“我就是去看一看而已,哪可能会惹祸上身?”

“呵,无知者无畏,你且瞧好了,这一场风暴未曾真正上演前,便是如我这般的那些老家伙,也断不会冒头了。”

彭祖说着,忽地有一道玄光从天而降,将燕素霓和月诗蝉笼罩其中。

“你们且来我的闭关之地,跟我聊一聊那个苏奕的过往,我可等待这一天很久了……”

那慢吞吞的声音还在回荡,燕素霓和月诗蝉的身影已凭空消失不见。

而被带走的那一瞬,月诗蝉脑海中不可抑制地浮现出一个念头:

连祖师这等早已不问世事的恐怖存在也都被惊动,难道说,苏兄的来历,真的可能和玄钧剑主有关联?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