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旷古烁今的一战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不过,言道临此话,还是让苏奕心中一凛。

一只脚踏入羽化之路门槛内,这无疑证明,如今的言道临,已拥有不弱于观主最巅峰时的战力!

“在你观主眼中,这点大道成就,的确谈不上什么。”

言道临语气缓慢,“不过,于我而言,在你我今天见面时,已足够用了。”

苏奕道:“试一试?”

言道临笑道:“你我认识那么多年,既然要战,不如痛快一些,不借外物,全凭各自在大道之上上的造诣,一较高低如何?”

苏奕纵身而起,来到天穹下,道:“过来一战。”

他孑然立于云海,衣袍飘曳,超然出尘。

言道临见此,对身旁的卢云说道:“无论成败,切记莫要牵累其他人。”

“喏!”

卢云肃然领命。

言道临点了点头,腾空而起。

这位九天阁掌教一袭宽袖长袍,面容清癯,自始至终一派恬淡从容的仪态。

此时,望着远处的苏奕,言道临那平静的眸子深处也不由泛起一丝波澜。

他已等待今天太久。

悄然间,从言道临身上涌现出一股无形的威势。

天穹骤然阴暗下去,充斥灾劫气息的规则力量,如若厚重的阴云般,密布天穹。

那是天祈法则,天祈星界至强的规则力量!

大地上,魏山、孟长云等人皆神色凝重,虽不曾开战,可这天地间弥漫出的灾劫气息,却令他们肌肤刺痛,心神压抑。

这里是九天阁祖庭,周虚中分布着世间最为纯正至高的天祈规则,而这让言道临俨然成为“天道”的化身,一如主宰!

“请。”

言道临开口。

苏奕笑了笑,径自迈步,朝言道临行去。

轰!

看似轻盈的脚步,当落下时,天地剧颤,山河摇晃,那周虚中充斥的天祈规则,都遭受到冲击,剧烈翻腾起来。

而随着苏奕每一步迈出,他身上的威势就强盛一截,初开始的时候,似波澜兴于汪洋,到最后,则像怒浪狂涛拍案而起,席卷长空!

他衣袍鼓荡,周身道光萦绕,一股沛然的剑意不断蓄积,不断酝酿,就如沉寂万古的火山,即将爆发。

远处,言道临眯了眯眼眸,感慨道:“能够在同寿境筑就如此道行,着实堪称千古难觅,举世无二。无怪乎连诸神契约都不允许轮回重现,这等转世重修之秘,的确太过禁忌。”

说话时,他一身长袍忽地鼓荡起来,掩盖在长袍下的躯体,一块块肌肉贲张,每一寸肌肤泛起灿然的道光,若神金浇筑似的。

一下子,言道临的威势随之一变,直似化作一座接天通地的亘古神山。

高大、巍峨、亘古不移、无可撼动!

“你也了解诸神契约?”

苏奕问。

“略知一二。”

言道临随口应答。

苏奕讶然。

他曾听戏法师谈起,诸神,代表着无上的秩序和铁律!

其意志贯穿过去、今世、未来!

其力量零教育不同的时代和纪元之上!

而由诸神共同制定的契约中,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允许世间再有人重演轮回!

在两人交谈时,苏奕脚下没有停顿,随着他迈步,天地都在颤抖轰鸣,似要崩塌般。

而在言道临身上,灿然夺目的神光蒸腾,让他威势愈发厚重和巍峨,岿然不动。

远远看着这一切,所有人都一阵口干舌燥,心都悬在嗓子眼。

一方,是观主的转世之身。

一方,是九天阁掌教至尊!

无可置疑,这一战若上演,必可震古烁今,载入东玄域史册!

直至苏奕的身影距离言道临只有十丈之地时。

这一瞬,蓄势已久的两者几乎同一时间出手。

言道临右臂探出,掌指握拳,横空砸出。

苏奕骈指如剑,如若羚羊挂角,当空一划。

轰!

两者之间的十丈虚空,轰然炸开。

那片天地骤然扭曲,规则力量迸发。

在众人眼中,言道临这一拳,直似天尊含怒出手,充斥开天辟地般的无上伟力。

仅仅这一拳充盈的神韵,便让在场众人身心皆颤,遭受到可怕的震慑,一个个毛骨悚然。

而苏奕那一剑,则可用大道至简形容,质朴无华,简单直接。

可当施展出,却有一往无前,无坚不摧之势。

一拳一剑在十丈之地碰撞,实则代表着两人各自的道行在争锋!

轰隆!

光雨爆绽,乱流飞溅。

苏奕和言道临的身影齐齐一晃,旋即皆毫不犹豫,再度出手。

刹那间,大战彻底点燃。

苏奕很强势,言道临也不曾退避。

一人手中无剑,却演绎出夺尽造化的无上剑道。

一人掌指捏拳,一举一动,牵引周虚规则奥义,每一击之下,灾劫力量迸发,席卷九天。

眨眼间而已,两者已交手不知多少次。

附近千里山河,皆在剧烈摇晃,分布在山河之间的生灵,皆惶恐不安,亡命逃窜。

甚至,由于战斗的动静太过恐怖,引发诸多惊世骇俗的异象。

“这……这还是界王境层次的对决吗……”

孟长云胆颤心惊,神色恍惚。

他也是界王,可仅仅远远看着,身心都有被压制的感觉,根本不用想他就知道,换做自己上前,仅仅是那等战斗余波,就能让自己魂飞魄散!

“我家少爷曾说过,纵使同一境界的强者,实力也千差万别,言道临之所以强大,就在于他在洞宇境层次,已伫足在最顶尖的位置。”

魏山神色凝重,“而在整个星空深处,像言道临这样的角色,掰着手指都能数的过来。”

“父亲,你口中的少爷……莫不是观主?”

冥王忍不住问道。

“当然。”

孟长云不假思索,“等此战落幕,我再跟你聊这些事情。”

冥王神色复杂,哪怕她还不清楚缘由,可也已判断出,自己所熟悉的那个苏玄钧,实则……是自己的长辈!

“观主这等人物,果然已经不是境界高低可以揣度的。”

远处山门前,卢云暗叹。

这一战,让他也心惊肉跳!

而在九天阁山门内,同样也有许许多多目光在观战,每个人神色间,皆写满了震撼,呆滞在那。

“观主,相比你当初最巅峰的时候,如今的你,可差了许多。”

厮杀战斗中,响起言道临的声音。

他长袍鼓荡,势若亘古神山横移,每一次挥拳,便震得天地乱颤,十方轰震,霸道无比。

“废话,换做你是同寿境修为,可有如我这般的道行?”

苏奕哂笑。

言道临坦然道:“远不如也。”

看似在交谈,两者之间的厮杀,实则凶险激烈到极致,每一击的较量,都足以轻松镇杀当世洞宇境人物!

而随着时间推移,两者之间的博弈愈发恐怖。

苏奕赤手空拳,演绎诸般法则于剑道之中,每一击,都极尽演绎出恐怖无边的剑道威能。

言道临同样如此,他以拳劲搏杀,毫无花哨,却自有拳镇万法,力破万道的威势。

须臾间而已,两者杀上九天,激战于天穹之下,直似两尊神祇在搏杀,上演绝世之战。

到了此时,别说其他人,就是魏山、卢云这样的洞宇境人物,都很难捕捉到具体的战斗细节。

因为无论是苏奕,还是言道临,所动用的厮杀手段,无不已达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太过恐怖!

至于孟长云,早已傻眼,呆滞在那。

“着!”

猛地,言道临大喝,一拳从天轰下,破开虚空,砸在苏奕左肩。

而苏奕掌指如剑锋般斩落,划中言道临的胸膛。

砰!

苏奕身影倒退数十丈。

肩膀骨骼断裂,鲜血迸溅,脸庞都有些苍白。

可与此同时,言道临胸膛处,衣衫被一道剑痕划破,那如若神金浇筑的肌肤,出现一道血淋淋的伤痕。

紧跟着,两者再度冲杀到一起。

没有人废话,神色皆平静而从容,根本不理会身上伤势,可两者身上的威势,皆愈发的凌厉和强盛。

直似两座火山在对撞!

而接下来的时间中,战况开始变得惨烈起来。

苏奕不断负伤,血染青袍。

可同一时间,言道临也为此付出代价,伤痕累累。

那血腥霸道的一幕幕,让不知多少人胆寒,心惊肉跳。

可无论是苏奕,还是言道临,自始至终都不曾退缩半步!

喀嚓!

很快,言道临右臂如蛟龙腾空,拳印则如蛟龙张开的血盆大口,狠狠砸碎苏奕一条左臂。

可同一时间,他也被一片剑气扫中,躯体裂开无数裂痕,血肉模糊。

“厉害,这样的同寿境,放眼过去未来,怕也再找不出一个能和你观主媲美的。”

言道临唏嘘。

他披头散发,浑身淌血,凄惨狼狈。

可他却似浑然不觉,眸光顾盼睥睨,气机沸腾如神虹,惊天动地。

“都已到了此时,就无须再遮掩,且让我看看,你那半步羽化境的力量,究竟有多厉害。”

远处,苏奕声音响起时,已凌空迈步而来。

他同样衣袍染血,浑身是伤,左臂都被打碎废掉。

可神色间,却恬淡如旧,不曾有丝毫变化,唯有那深邃的眸中,有如若燃烧的战意在汹涌。

“可。”

言道临微微颔首,唇中轻吐一个字。

而后,其一身气机骤然发生变化。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