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传说中的王霸之气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数息之后。

一个年轻男子在叶轻安的带领之下,目不斜视极为遵礼地进入到了大殿之内。

此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面容英俊,气质出尘,也是罕见的美男子,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雍容华贵,浑身上下有一种由内而外自然散发的自信气息,很容易在见面的第一瞬间,就博得其他人的好感和信任。

“见过厉大帅。”

年轻男子微微低头,行的是标准的魔族参拜礼。

“你是何人?”

厉雨荨感觉到哪里不太对了。

“玄雪神教右护法宇文秀贤,奉至高无上的虚空先知之命,特来拜见厉大帅。”

年轻男子弯腰,不卑不亢地行礼道。

“你是宇文秀贤?”

厉雨荨面露诧异之色,旋即看向叶轻安。

者微微点头。

见多识广的厉雨荨整个人顿时被整的不会了。

她扭头看向旁侧的虚空先知,道:“冕下,如果此人是宇文秀贤的话,那之前在我军中假名不知昊黛的是何人?”

“此人是冒充的,本座并不认识他。”

虚空先知不慌不忙,表情甚至有些想笑。

她一口否定了年轻男子的身份,并且冷笑着质问道:“年轻人,你到底是谁,竟敢冒充本座那个不成器的下属宇文秀贤?”

宇文秀贤觉得声音熟悉。

抬头一看。

这才看到了另一座次上的‘虚空先知’。

顿时整个人也懵了。

冕下为何会在此地?

我刚才进来的时候,为何一点都没有注意到?

他的眉毛紧紧地皱起,目光不断地在虚空先知的身上巡视,确认没有任何的破绽,但想起自己与冕下分别不久,此时她绝对不可能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否则自己此行也就毫无意义……

有人冒充冕下。

而且冒充的如此逼真。

连语气和声音都一模一样。

绝对是对冕下非常熟悉的人。

否则不会如此惟妙惟肖。

会是谁呢?

无数个问号,在宇文秀贤的脑海之中冒出来。

他在快速地思考。

大量的信息犹如江河般瞬间涌入脑海。

不断地汇总分析判断。

然后……

某一瞬间,灵光一闪中,脑子里叮地一声,有了答案。

“林剑仙,你这个玩笑,可有点儿过火了。”

宇文秀贤盯着‘虚空先知’。

后者面色如常,道:“谁是林剑仙,我不认识那么帅的人。”

宇文秀贤眼皮抽搐了一下,紧紧地盯着她,捕捉对方任何有可能露出破绽的微表情,一字一句地道:“紫微星区‘剑仙军部’之主,【爆头剑仙】林北辰?”

“哦?莫非你说的便是那位传说之中玉树临风、英俊不凡、智慧如渊、英明神武、仁慈博爱、义薄云天、高大伟岸、机算无双、体恤下属、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洪荒第一美男子林北辰吗?”

‘虚空先知’表情逐渐夸张,反问道。

宇文秀贤:?_?。

厉雨荨:????

叶轻安:=????(???*)。

大殿之内,空气突然安静。

宇文秀贤却是徐徐地松了一口气。

这踏马的熟悉的臭不要脸说话风格。

自己果然猜对了。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就只有林北辰这个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的家伙。

“阁下到底是谁?”

【赤炼之花】厉雨荨深吸了一口气。

这种该死的被玩弄和被带节奏感觉……

好难受。

又有些熟悉。

让人欲罢不能。

“我便是虚空先知吖,如假包换。”

林北辰一指宇文秀贤,催促道:“此人是冒充的使者,我不认识他,厉大帅,快,不要犹豫,快将他拖下去阉了,送到炮灰营去吧。”

宇文秀贤:“……”

你踏马的做个人吧。

“林剑仙,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

宇文秀贤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道:“我家冕下,就在附近,不管你冒充她在谋划什么,都不会得逞了。”

“真的?”

林北辰大喜,道:“那快让她来见我。”

这下子连声音都变了。

变成了男声。

厉雨荨:“……”

还真踏马的是个假冒的。

“你真的是林北辰?”

她目光如刀般锁定,沉声道:“你竟敢如此骗我?”

林北辰想了想,干脆撤去了【魔法相机】的易容功能。

毕竟维持特效非常费钱。

微微一笑,林北辰很诚恳地道:“不要慌,问题不大,其实也不算是骗,我和虚空先知的关系非同一般,都是坦诚相见的好朋友,完全可以代替她做决定。”

虽然已经见过林北辰很多次,但对于厉雨荨来说,当她再次看到这张脸,依旧有一种惊艳之感。

一个男人英俊如此程度,简直是犯罪。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她只觉得怒火不受控制地蹭蹭蹭往外冒。

林北辰摊手,道:“不信,你可以问秀儿啊。”

宇文秀贤顿时觉得亚历山大。

他没有否认。

作为剑雪无名的下属,最忠诚的战士,也是隐藏最深的超级舔狗,他当然知道自家冕下和林北辰之间那种微妙的关系,并且比谁观察体会都要深刻。

“你看你看你看……他承认了。”

林北辰笑嘻嘻地道。

厉雨荨和叶轻安此时也有些狐疑。

按理来说,被建议阉割的宇文秀贤,此时应当抓住机会,怒声呵斥林北辰才对。

但宇文秀贤的反应竟真的有默认的成分。

“你们家冕下如今在何处,我正有事要找她呢。”

林北辰从座位上跳下来,伸手搂住宇文秀贤的肩膀,道:“秀啊,好久不见,甚是想念,你还是这么英俊,仅仅比我差了亿点点,我很欣慰,麻烦你跑一趟,去请你家冕下来聊一聊。”

宇文秀贤挣扎了数次,没有挣脱。

他得到新的身躯之后,实力每一日都在突飞猛进。

如今更是星河级战力。

竟是无法从林北辰的搂肩中挣扎出来。

“好。”

他惜字如金地道。

宇文秀贤不是一个自卑的人。

他有着与生俱来的骄傲,和后天修养的自负。

在面对其他任何人——哪怕是那些成名已久的大人物时,他都能轻轻松松地应付自如。

但唯独面对林北辰时,会失了方寸。

任何的骄傲,任何的自信,任何的优越感,在遇到林北辰的瞬间,就被轻而易举地彻底击碎。

于是,当林北辰松开手之后,宇文秀贤转身就走。

这次来的任务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

因为他相信,如果冕下知道林北辰在这里发出邀请,必定会拨冗前来。

叶轻安见状,连忙跟上相送。

大殿里就剩下了林北辰和厉雨荨两个人。

气氛,变得诡异。

厉雨荨好端端活生生一个经历过无数艰难险阻的资深赤炼魔教大帅,可以说是受过最专业的训练,不管遇到多可气的事情都会深藏城府的人,此时如却情绪外露如风箱一般吭哧吭哧地喘着粗气,死死地盯着林北辰。

“你不是说,如假包换吗?”

她咬牙切齿地道。

“是啊。”

林北辰理所当然地道:“我这不是让秀儿去换了吗?”

厉雨荨:“……”

原来‘如假包换’是这个意思。

“你真的是那个【爆头剑仙】林北辰?”

她又问道。

林北辰道:“不错,这次绝对没有骗你了,除了我,还有谁能长的这么帅。”

“果然越帅的男人,越是不能相信。”

厉雨荨气恼地道:“你这个渣男。”

“你这就是血口喷人了。”

林北辰理直气壮地反驳:“我只不过是骗了你的智商,又没有骗你的身,更没有骗你的感情,你凭什么说我是渣男?”

厉雨荨冷笑道:“咬文嚼字有什么意思?你若真的是人族,还是剑仙军部的大帅,有没有想过,你来这里,就是羊入虎口,还想安全离开吗?”

“此言差矣。”

林北辰笑嘻嘻地道:“你对我的了解,可能还只是停留在绝世无双的美貌这种肤浅的层次,实际上我的灵魂更有趣,如果你真的了解我的灵魂,就不会这么说了。”

“是吗?你对自己的勇气很自信?”

厉雨荨冷笑道。

“错。”

林北辰义正辞严地回复,表情庄重神圣而又骄傲地道:“我可能是这个世界最怕死的人,如果没有绝对安全的把握,我又怎么会以身犯险。”

厉雨荨无fuck说。

怕死还如此骄傲,她又能说什么呢。

“你以为自己当真是天下无敌了吗?”

她已经有了动手的冲动。

谁知道林北辰摇摇头,道:“我赌一毛钱,你不会真的动手,因为如今的我们,有共同的利益,至少你若是想要对付赤炼先知,就得对我客气一点,你以为我之前的话是在开玩笑吗?大错特错,我和虚空先知的关系……”

话音未落。

“我和你的关系怎样?”

清脆好听的声音,从大殿之外,远远地穿透了层层墙壁和阵法,传到了大殿内,于空气之中回荡。

“来了。”

林北辰眼睛一亮。

这熟悉的声音。

他不由得嘴角微翘,不自觉地露出一丝笑容。

厉雨荨捕捉到了这一幕。

这样的笑容,她此前从未在林北辰的脸上看到过。

这样的笑容,无法伪装,只有当一个男人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时才会有。

她心中突然产生了巨大的好奇。

能够让林北辰这个没有正形的‘渣男’露出如此发自内心的笑容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大殿之门缓缓地打开。

一个身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缓缓地走进来。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她的白裙简单出尘,就如她的相貌一般清新脱俗。

严格来说,这不是厉雨荨第一次见到虚空先知。

因为之前林北辰已经假扮过一次,单纯从相貌上来看,两者不能说是毫无差别,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但气质截然不同。

北辰所化的虚空先知,气质华贵而充满了一种高高在上的上位者的气息,而眼前的剑雪无名,出尘而又空灵,不似是掌权者,更不似是凡尘俗世的生灵,而似是真正超然物外的超凡生灵。

两者的气息,截然不同。

两种气息,是两种不同的格局。

但厉雨荨莫名地就一下子相信了,眼前这个白色长裙的黑发女子,才是真正的虚空先知。

大殿的门,缓缓地合上。

殿内的光源依旧光明。

“嗨,好久不见,十分想念。”

林北辰笑嘻嘻地向剑雪无名打了个招呼,然后伸出双臂,等待拥抱。

但后者只是歪着头,站在原地,大而美的双眸眨呀眨,上上下下打量林北辰,然后风轻云淡的语气之中暗含惊雷地道:“你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的麒麟通讯超导晶体,突然就联系不上你了?”

这种来自于东道真洲神界的小玩意,对于剑雪无名来说,其实已经不重要,保留下来并且一直都带在身上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就是它竟然奇迹般地可以和随时和林北辰联系。

这本是一件不太合理的事情。

因为按道理来讲,这个属于‘墙’外世界的小超导晶体,不论是材质还是阵法玄妙程度,都已经彻底过时,早就情理之中地失去了和其他任何人联络的功能,却唯独保持着与林北辰的通讯。

但不久之前,与林北辰的联系也中断了。

在剑雪无名看来,这或许是情理之中。

毕竟坚持这么长的时间,已经算是奇迹了。

但她还是想要诈一诈林北辰。

“这事儿简单,你在这陪我几天。”

林北辰笑眯眯地道:“我给你换个小玩意,到时候依旧可以随时随地联系。”

“你说的陪,是哪种陪?”

剑雪无名心情大好,忍不住就想要开车。

林北辰竖起中指揉了揉眉心,道:“哪种都可以。”

然后两个人都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老司机和老司姬,谁也别嫌弃谁。

一边的厉雨荨,突然就觉得有点撑。

你们两个真的是来谈合作的吗?

能不能认真一点?

如此重要的场合,如此关键的时局,还有我这个外人在场,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如此恋奸情热,直接毫不避讳地调情?

能不能靠点谱。

当我是死人吗?

“咳咳……”

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林北辰和剑雪无名同时看向她。

“啊,差点儿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人。”

林北辰竖起中指揉了揉眉心,道:“对了,你派秀儿来找厉大帅,所为何事?”

剑雪无名扭头看向厉雨荨。

这一眼,让厉雨荨心中一颤。

因为她分明感觉到,刚才还在和林北辰喜笑晏晏的热情少女,在这一瞬间,突然化身成为了宰执命运的冷漠神祇一般,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如高高在上的神龙俯瞰一只灵智未开的虫卵。

“我欲诛杀赤炼,吞并赤炼神教,你可愿配合?”

剑雪无名缓缓地道。

语气完全换成了另外一个人。

高高在上。

犹如冷漠的云中神祇。

“我……属下愿意配合。”

厉雨荨也不知道怎么的,心中的抵抗之意全无,哪怕是身为星王级的强者,此时竟是身不由己地跪倒,匍匐在地,直接称臣。

要知道,在区区不到一炷香时间之前,她还很强硬地和林北辰扮演的虚空先知讨价还价,而此时面对剑雪无名,竟是连任何反抗抵触的心思都提不起来。

林北辰长大了嘴巴。

这就是传说之中的王霸之气吗?

只是一个眼神,就让一位星王跪地臣服!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