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马要跑了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视察完东京50女子队后,千原凛人又去男子队那边转了一圈。男子队的模式和女子队基本一致,但发展的没有女子队好,节奏偏慢。

千原凛人也不着急,现在还没到用他们的时候,对男子队他另有打算,准备当成秋季档的杀手锏之一,略瞧了瞧见没什么大问题便结束了这次视察,自己又回了电视台。

工作总是做不完的,还得接着回去忙。

从向理事会的汇报来看,目前形势当然是一片大好,但对上级报告嘛,自然要尽量捡着功劳说,而实际上,想夺得35%的收视份额哪有那么容易。

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四大几十年也不是白混的,在很多传统领域依旧强势。比如体育赛事转播方面,又比如落语、漫才等民俗娱乐领域,关东联合做为一个后来者,一时半会儿追不上,就算有他也白搭。

体育赛事转播方面,四大商业台有默契,私下里一起排挤关东联合,关东联合拿到的转播权寥寥无几,在这方面很吃亏,而落语、漫才等搞笑艺人更是个组织严密的艺人集团,以师带徒,等级森严,长久以来就依附在四大商业台身上,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倒向关东联合。

任重而道远,目前仅就是开了个好头,还没到彻底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

做事嘛,就是要不简单,就是要不容易。

不简单,就是把简单的事反复做;

不容易,就是把容易的事反复做。

这些都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就得苦逼得要命,就得脚踏实地,认真仔细。

他回了电视台又开始揪了手下们来开会,一个一个时段进行收视率分析,想尽办法提高节目质量,让长处得以发挥,让短板得以弥补。

成功从没有侥幸,观众从不好糊弄。

…………

他又忙了昏天黑地,一连过了好几天,冷不丁接到了美千子的电话,“师父,师父,您今天回不回家?”

千原凛人心思还在报告书上,心不在焉道:“今天不行,我晚上还有两个会。”

一百多个节目,快进看一遍也要好几个小时,更何况他还得审查,找出问题,提出整改意见,工作日程一直排到晚上十二点以后。所以,真不是不想回家,是确实时间不够用——他其实也想回家躺着,但躺着不是他真正想做的事,只是本身的惰性,而人是不能被惰性所控制的,那只会让你一事无成,所以再不情愿也要继续工作。

美千子有点急了,轻叫道:“您再不回来就要出大事了!”

“能有什么大事?”千原凛人根本没放在心上,和倒霉徒弟说着话,竟然还中断了一下,通过内线给秘书下命令,“让晚间新闻节目组的负责人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他觉得新闻部门的人又开始犯懒了,找新闻不卖力。他要的是有趣的新闻,但新闻部门的人以前捡报纸的残羹剩饭吃惯了,严重缺乏主观能动性,时不时就得踢踢他们屁股,好让他们可以老实干活。

美千子打电话,说着说着对面人没了,更急了,等线路切回来后也不说敬语了,直接大叫道:“师父,你怎么这样!?你女朋友要跑了,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

千原凛人愣了愣,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女朋友?谁?”

“宁子姐姐啊!”

千原凛人注意力立马回来了,连忙道:“发生什么事了,她为什么要跑?”

美千子连忙道:“我看宁子姐姐在整理自己的日用品,收拾了不少行李,好像要离家出走,但我也不能确定,你们的卧室我又不好意思进去,你快点回来看看吧!”

“让她接电话。”

“她出去了我才可以给你打电话啊,师父!”

“你等等!”千原凛人觉得不太可能,八成美千子神经过敏误会了,直接拔打了宁子的手机,但等了一会儿美千子的声音又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师父,宁子姐姐的手机就在厨房里放着。”

顿了顿,她又急忙道:“你还是直接回来吧,你整天不回家,也难怪宁子姐姐生气。你路上买束花,回来好好认个错,我会帮你说好话的!”

她是真的急,便宜师父不回家,近卫瞳跟着剧组去四国了,宁子再走了,那她怎么办?她现在当着咸鱼精,生活乐无比,可不想有任何变化!

千原凛人也犹豫了,感觉宁子一直还是很懂事的,又能自得其乐,应该不可能离家出走,但也不好说,这马是有前科的,闷了想出门溜达一下也不是不可能。

也许最近确实太过专注于工作,有点忽略女朋友感受了,但眼下确实是在紧要关头,必须投入百分百精力的。

只是,家也重要啊!

他想了想说道:“我过会儿就回去。”

“要快啊!”美千子再次叮嘱了一声就挂了电话,而千原凛人也没再多犹豫,直接把工作往后集体推了推,然后就叫上司机,还很听劝的路上买了一束花,直接回了家。

进了门,美千子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立刻带着千原凛人去看宁子打包的日用品,接着又跟着他去了主卧室,果然发现宁子把不少贴身衣物也打了包,顿时确定了——宁子旧病复发了,十有八九看最近没她什么事,或者钱攒够了,准备要出远门。

而且,曰本她已经转悠完了,这远门十有八九还会特别远,搞不好要跑到其他国家去。

美千子看千原凛人一时没说话,连忙问道:“师父,怎么办?”

千原凛人无奈了,他也没招的。

宁子独立又自强,一直以来就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已经有过一次从家(娘家)离家出走的前科了,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阻止——他就是和宁子性情相投,一块儿搭伙过日子,要不是能包容宁子喜欢乱跑,他也不可能把这匹野马成功牵回家来,更别说日常骑了。

宁子绝对不是那种为了爱情、为了家庭乐意奉献终身的传统女性,只是受的教育让她看起来有点像大和抚子,其实她该算大和抚子的反面典型——她和千原凛人都很自私,都想拥有自己独特的人生,在这一点上从来不会退让。

千原凛人想不出阻止的方法,也找不到阻止的理由,叹道:“没法办,她平时有说过要去哪里吗?”

美千子回忆了一会儿,说道:“没有。”她要上学,下午四点左右才能回来,白天宁子一个人时在干什么,只有鬼才知道了。

“再好好想想,她最近看什么,忙什么,你有印象吗?”

美千子仰着头看着千原凛人,你女朋友你问我吗?师父!她真没印象,忍不住吐槽道:“师父,您这男友当得真出色!”

“你宁子姐姐不也一样!”千原凛人不肯承认自己不关注女友动向,指了指行李示意——宁子这女友也够可以的,要出远门都不知道和男友商量一下吗?

美千子也无话可说了,感觉便宜师父和准师娘就是一对怪胎,但你们相处模式古怪,不能连累我啊,我好不容易才有一个这么温暖的家!

她又好好回忆了一下,摇头道:“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宁子姐姐好像最近就和坂泉小姐交往比较多。”

“坂泉小姐?”

“是的,好像偶尔会约了坂泉小姐一起出去喝喝咖啡,好像还去过她家。”

千原凛想了想,觉得这事和坂泉泉水应该无关,就是宁子无聊,找了个闺蜜而已,只能道:“那只能问问她了……”

他话音未落,只听到玄关传来了声响,还隐隐有说话的声音,好像是宁子回来了,立马向外走去,美千子马上跟在他屁股后面,准备适时插言,尽量保住自己快乐的咸鱼生活。

他们又从大卧室去了客厅,迎头就碰上了宁子和坂泉泉水,千原凛人吃了一惊,连忙笑着问道:“你们怎么在一起?”

坂泉泉水连忙道:“我……阿瞳不在,宁子叫我过来吃饭,没想到你……你也在。”

宁子也奇怪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千原凛人干咳了一声,你这话问的,这是我家,我回来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坂泉泉水虽然早就答应了宁子,但看到千原凛人在,又有点退缩了,犹豫道:“千原老师需要休息,我就不多打扰了,改天再来拜访好了。”

“来都来了,都是朋友,留下吃饭,别在意那么多。”登门就是客,千原凛人怎么也得留一下,而坂泉泉水不会拒绝人,立马有点为难起来。

千原凛人暂时也管不了她了,马上指挥美千子待客,直接把宁子拉到了一边,认真询问道:“你是要出远门吗?”

宁子正准备去厨房呢,听他这么问,马上笑道:“是啊,本来想过几天再和你说的,没想到你自己发现了。”

千原凛人叹了口气,“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出发?”

“南极。”宁子笑眯眯道,“我报名参加了一支南极科考队,已经通过考察了,马上就要入营集训。”

千原凛人无语了,虽然我知道你一直梦想着走遍世界,但真没想到你离开曰本的第一站竟然选了南极!

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