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以前的付出都值了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曰本没有国家级的官方电视台,地方级的官方电视台也只有六七家,相比全曰本一百二十多家地方电视台来说,占不到什么比重,而且覆盖范围较小,功能也比较单一,几乎起不到什么宣传作用。

这是《放送法》要求的,以避免政府可以随意左右舆论,但作为政府也有影像方面的宣传需求,这时候就不得不求助于NHK以及五大民放,召开放送恳谈会进行商量——每年一次,时间一般定在十一月底或是十二月初,也就是大选季之前。

主角通常是NHK,这家电视台理论上代表着曰本全体国民的知情权,像是介绍参选人资料、参选人辩论会之类的,都要由这家电视台来负责放送,政府则会付给他们“选举放送交付金”,以补贴他们的人工、设备折旧等支出。

但政府有需求有时也不会那么简单,比如有时要为了国际形象要对海外进行宣传,又比如想去少子化,鼓励多生,再比如提升国民文化素养之类的,仅靠NHK制作节目未必能有完美效果,还需要民放网络来配合。

当然,这部分政府也是付钱的,会以补贴的形式发放,《奥姬》就拿过,相当于政府雇了商业电视台打零工。

以前这种会议,千原凛人自然是不用参加的,那时想参加也轮不到他,但现在嘛,他必须出席——政府不得干涉电视台运营,这是法律规定的,但政府也有权拒绝某个商业机构出席官方新闻发布会之类的活动,还掌握着放送牌照的审核权,有恶心人的能力。

不去不行,他带着大队人马,前呼后拥就赶到了千代田区。

会议就在千代田区的首相官邸召开,名义上由内阁官房长官负责,实际上由下属的宣传战略运作课操作,而近卫瞳小心翼翼跟着前导车进了首相官邸,马上开始四处乱瞄——她非要跟来当司机,主要就是弄点回头吹牛的谈资。

去过首相家,这说出去多威风啊!

不过她细瞧之下,顿时大失所望,抱怨道:“首相就住这么一个破地方吗?”

普普通通的一个大院,五层的一幢小楼,基色为白,但年头太久,白得有点发灰了,猛然看起来竟然有些凄惨——要不是知道前导车肯定不会走错,她还以为跑到乡镇级别的公立医院来了。

这可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不说金碧辉煌吧,好歹也该现代化一点吧?

千原凛人没理她,闭目养神中,倒是西岛瑠美好心给她解释道:“阿瞳,首相不住在这里,这只是中央官厅的公办场所。”

近卫瞳怔了一下,奇怪道:“他不住在官邸吗?那这里为什么要叫官邸?”

“以前中央官厅用的是太政大臣的住所,虽然后来搬迁改建过,但官邸的俗称保留了。”

“啊,原来是这样吗?那首相住在哪里?”

西岛瑠美笑着给她一指:“在隔壁,叫首相公馆,也叫首相公邸。”

近卫瞳往旁边看了看,果然比这官厅气派多了,可惜近归近,她是没资格跑进去晃晃了。她去首相家串门的梦想瞬间就破灭,等停好了车,就唉声叹气地跟在千原凛人身边——早知道这样就不来了,真是倒霉。

不过她又很快振奋起来,感觉能出入一下首相官邸也不错,毕竟99%的人应该没机会走进来看看吧?

现在我阿瞳也是能出入曰本政府核心地带的大人物了,这么说也可以!

反正只要用一下春秋笔法,这牛皮还能吹!

她就紧跟在千原凛人身后,狐假虎威,就差横着走了,硬是走出了一派霸王风范,而村上伊织颇为赞许的看了她一眼——没错,就是这股气势,可不能在樱岛、东京放送TEB等人面前弱了气势。

千原凛人也是第一次来这儿,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当头走着,很有兴趣地四处打量。

里面的装修也是以白色为基调的,估计是曰本传统中认为白色比较高贵的原因,不过看起来和外面一样破破旧旧,也不知道是不是曰本也有“当官不修衙”的封建传统。

或者,是每个首相都知道自己干不长,所以懒得装修办公地点,结果年年积累下来就成这个破样子了?

很有可能啊!

他一路增长着见闻,很快就被工作人员带进了一间大会议室,又在工作人员的指示下坐到了会议桌旁,身边只有村上、西岛二人列席,其余的跟班们都坐到了围绕会场的旁听席上,随时等待召唤。

他们这伙人来得不早不晚,会议室里已经有不少人了。等千原凛人坐定了,左右看了看,顿时迎来一片审视的目光,其中有不少还显得颇为不满。

千原凛人有些奇怪,虽然大家是竞争对手不假,但又不是什么夺妻杀子之类的私仇,当了面大家还是该讲点风度吧?不至于看到我就甩脸色吧?

如此缺乏城府吗?

奇怪归奇怪,但他也无所谓。

有人向他点头致意,他就微笑点头回礼,有人态度不好,他还是微笑以对,并不计较。对方不讲风度,他还是要讲的,大家的争斗是在收视战场上,可不是在会议桌上——不涉及他底线的事,他这人还是很好说话的。

他表现得风度极佳,显得非常大气有修养,不过很快发现那些人也对官厅的工作人员十分冷漠,好像憋着气,不由更奇怪了,低声向村上伊织问道:“那几个人是怎么回事?”

村上伊织也不太清楚,反倒是西岛瑠美注意到了,轻声解释道:“是因为排序的原因吧,他们感受到了轻视,好像以前咱们是坐最靠门边的。”

千原凛人讶然,细瞧了瞧,发现目前只到了四家电视台,也就是只到了关东联合、樱岛、东京放送TEB和朝月。态度不好的人,则只来自于东京放送TEB和朝月的普通工作人员,反倒不久前冲突过的樱岛众表情还可以。

而会议桌左上首空着,应该是留给NHK的位置;右上首是樱岛。自己这几个人坐在了左边第二位,对面空着的应该是富士山的位置,而再往下是东京放送TEB,对面是朝月电视台,离门最近,最方便滚蛋。

原来是在计较这个?

千原凛人忍不住笑了,曰本人超级在意排名,眼下明显是官厅觉得关东联合在影响力方面比东京放送TEB和朝月强,甚至比富士山电视台都强一点,也难怪这他们觉得受到了轻视,一时心理失衡。

这是被后来居上了,看到关东联合在政府眼中排到了第三,心里不痛快啊!

他在那里笑出了声,顿时又惹了不少人望了过来,而东京放送TEB和朝月中本来就有些不满的人就更不满了,以为他在得意——朝月还好说,这两年没钱,就在硬熬,声势一落千丈,处在装死狗中,但东京放送TEB可不一样,感觉就算关东联合这半年有点抖起来了,也不该把自己列在他们之下。

千原凛人还是无所谓,反倒是饶有兴趣地开始欣赏这些人无能狂怒的表情,而村上伊织明白过来后,面色不动,依旧姿态优雅,心中倒是颇为欣慰——东京放送TEB来开会的人,就有当初支持抢夺《世奇》的人,现在看着她的目光颇为复杂,但其中已经没有一丝轻视了。

这很好,她宁可别人恨她,骂她,也不希望别人轻视她,而天天辛苦,日日忙碌,努力追求成功,不就是为了现在吗?

此时此刻,她觉得以前的付出都有价值了!

…………

东京放送TEB和朝月没能不满太久,很快富士山和NHK的人也到了场,放送恳谈正式开始。

首先,中央官厅拜托各大商业电视台,在明年的众议员选举中要保持住客观公正的立场,不要制作有偏向性的节目来攻击某个参选人,要骂也要等选举完了再骂,而NHK则要配合好,做好选举过程中的相关放送,以让国民得到充分的知情权。

参会的人自然没意见,反正中央官厅也管不到他们,节目是不是带有偏向性更不是中央官厅说了算的,现在答应着你好我好大家好,回头还是自行其事——中央官厅也明白这一点,但还是要请求一下。

反正拜托完了,他们就没责任了,电视台非要搞事也不怪他们。

其次,中央官厅公布了明年的补助标准以及节目制作导向,希望各大电视台在制作节目时做出一定的正向引导配合,承担起社会责任。

比如现在曰本经济低迷,失业率极高,自杀率也随之大大升高,还产生了大量流浪汉,希望电视台能多制作一些热血、励志以及讲求个人奋斗创业的节目,以提振国民信心,别让国民一想不开就去死,就去自我放逐,损失劳动力不说,还给政府添麻烦。

还有现在犯罪率也在节节升高,小偷小摸等非暴力犯罪的数量比去年提高了32%,比前年提高了53%。这方面也希望各电视台能尽到社会责任,节目中多一些打击犯罪的情节,以及罪犯被捕后的悔恨心情,以让民众明白小型犯罪的后果,别存侥幸心理。

这方面内容众人就关心多了,如果制作出来的节目符合要求,政府会给补贴的,等于有人帮忙分担了制作经费,虽然平摊到每个节目上并不多,但蚊子再小也是肉,能多拿点总是好的——除了NHK,他们吃国民饭,每年预算极度充足,本年度就有3000亿之巨,顶小半个关东联合的估值,不缺钱。

不过,NHK这3000亿的预算不是全花在制作节目上。比如他还有协助抗灾救灾的任务,在全国各地都设有分支机构,在自然灾害发生前就要做出字幕预警提醒,在自然灾害发生十分钟内就要播出具体影像情况,以让民众了解到详情,很是烧钱——关东联合也会在节目中做出字幕提醒,但信息来自NHK,免费的。

当然,他们制作节目也烧钱,会花1亿円制作一档收视率只有0.01%的《看电视学马来语》,也会花大量人员和预算为制作“手语节目”,专供聋哑人观看。

NHK的任务是服务大众,反正吃国民饭嘛,不考虑成本。

而召集这么多人来开会,自然不可能只有这点事。等中央官厅态度和善的拜托完了,就到了说坏话的时间——政府老挨骂也受不了,首相也不太高兴,能少点总是好的。

中央官厅列了一张长长的名单出来,表示这些节目都有点问题,或是存在偏向性,或是疑似有人格侮辱,或是降低了民众对首相及内阁的信任度,影响很是不好,希望各电视台能做出一定程度的让步,而其中NHK占了九个,东京放送TEB和关东联合各占两个,樱岛、富士山各一个,朝月没有。

这大概算是曰本的政治审查了,但曰本不是官本位社会,大多数官员都不令人畏惧,哪怕换了中央办公厅的课长也一样,NHK带头就不买帐,根本不理会,樱岛等台态度也差不多,整改先别提,咱们先来讨论一下这些节目哪里有问题。

说真的,电视台更怕伦理委员会这种类型的民间组织,那代表着民意,代表着观众意向,而有《放送法》托底,根本不怎么怕政府的。

这事和关东联合也有关,但用不着千原凛人出手,轮到关东联合了,村上伊织就带着跟班们和中央官厅的工作人员据理力争,从道德到法律各方面细抠,最多在无关紧要的地方上微微让步,要想把节目全面整改或是取消,想都别想。

千原凛人就在一边看热闹,感觉很是有趣,只偶尔提点两句,倒是觉得心情颇为愉快——在曰本制作电视节目就这点好,只要别疯狂作死,政府都得和你有商有量,最后寻求一个妥协。

他就这么看了半天热闹,总算把今年的放送恳谈会应付过去了,除了拿到了今年政府补贴的标准外,基本没什么收获——中央官厅也没什么收获,求着电视台整改节目,但收效甚微。

听说往年就是这样的,也算正常。

千原凛人起身就要回去,下次再来就要明年了,但马上就有一位工作人员赶到了他身边,客气道:“千原老师,请问您有时间吗?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古屋官房长官想和您一起喝杯咖啡。”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