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 势力代表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窦仪没有直接回答他,他斟满一杯酒,端起酒杯笑问道:“你这个资政参与过重大政事决策吗?”

独孤立秋笑了笑道:“决策恐怕没有,但很多重大政事晋王殿下确实事先咨询过我,比如开放未央宫,原本是开放未央宫和芙蓉园,我劝说晋王殿下,与民太多反而会被民所轻,未央宫是前朝旧宫,一般都是直接拆除,不过开放也无所谓。

但芙蓉园是皇家园林,恩多威寡会使民众轻视皇权,久而久之会导致百姓不服政令,恩威并施方是长久之道,晋王殿下采纳了我的建议,只开放未央宫,芙蓉园将来可能会有限制开放。”

“什么叫有限制开放?”窦仪不解问道。

“就是只对特殊人群开放,应该是指五品以上官员,像兄长没有官职,但有爵位也可以携家人去踏青。”

“这个限制不错!”

窦仪赞许道:“既笼络了官员,同时也不至于糟践皇家园林,当年明皇在位时,好几个大臣都提出了类似建议,但因为李林甫坚决反对,最后才不了了之,最后不一样便宜了安史乱贼?”

“还有攻打洺州,我也提出了步步为营的建议,虽然晋王殿下没有明确答复我,但他现在采取的策略就是步步为营。”

独孤立秋得意笑道:“所以我这个资政还是有意义的,并不是白拿一份俸禄。”

“贤弟,话不能怎么说,入参事楼代表的不是你个人,而是我们整个关陇世家的利益,我们现在就是落魄凤凰不如鸡,虎落平阳遭犬欺。

关中的庄园没有了,曲江的园宅也没有了,西安门大街出现后,东市和西市的生意大减,收入受到严重影响。

以前子弟从军至少是校尉,做官至少是七品,现在晋王朝廷中根本就看不到关陇世家子弟,军队中的校尉以上将领更是只有凤毛麟角。

衰落的根本原因是关陇世家没有了政治地位,朝廷也就没有人帮我们说话,贤弟,大家都指望着你能入选参事楼,帮我们这群破落贵族说说话。”

窦仪一口气说了很多,独孤立秋明白他的意思,是想劝自己争取入相,成为关陇世家的代表,但他也难办啊!

独孤立秋微微叹息一声道:“就算我有这个心,但他是我女婿,我必须要考虑避嫌,我觉得还是资政这个职务最适合我,让兄长失望了。”

窦仪见无法说服独孤立秋,他起身拍了几下巴掌,隔壁的小门忽然开了,一下涌进来四五个人,有赵氏家主赵关山,侯莫陈氏家主侯莫陈森,长孙氏家主长孙泰,达奚氏家主达奚宽以及窦元柱等等,看得独孤立秋目瞪口呆。

他终于醒过味来,指着窦仪笑骂道:“你这个老猴子,居然在隔壁埋下了刀斧手,你怎么不摔杯为号?”

窦仪嘿嘿一笑,“对付你就必须用群殴战术!”

众人也不客气,直接在桌边坐下,命令酒保上酒,赵关山逮着独孤立秋吐苦水道:“西安门大街开出来后,西市还好,东市客源直接减了四成,我们的店铺都在东市,这下损失惨重,我们赵家开了八十多年的彩帛铺第一次亏本,不行,你必须要转让一间西安门大街的铺子给我。”

侯莫陈森也道:“我们在成都的商铺都关门了,商人北撤,生意做不下去,损失太大了,独孤兄,你要帮帮我们,我们希望能恢复关中的庄园,要不然只能坐吃山空了。”

长孙泰也拉住独孤立秋诉苦道:“我们的消息都太晚,西安门大街修好了,我们才知道店铺早已经分完了,还有,取消宵禁后和门禁后,城外的土地大涨,我们想下手买,但已经晚了一步,像杜家、韦家和河东世家都提前下手,赚大了,以前我们都是最先得到消息的,现在我们和市井百姓没有什么区别了。”

达奚宽也嚷道:“我有一个孙子在晋军已经从军两年了,到现在还是旅帅,简直太过份了,我们在朝廷没有话语权,独孤兄必须站出来。”

这些关陇世家回到长安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失势,他们从前的一切特权都消失了,财产遭到严重损失,让他们痛定思痛,也让他们追悔莫及。

他们才深深意识到李唐王朝对他们重要性,他们和李唐皇室的关系都像皮和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早知道先帝在位时,他们就应该全力扶持,支持李唐光复天下,虽然会耗费大量金钱,但至少他们的权势还在,可现在已经晚了。

关陇世家们不得不面对现实,南唐宦官集团对他们的敌视,朱泚王朝对他们的仇视,相比之下,只有郭宋对他们比较宽容,他们也只能在郭宋这里打开局面。

帮助独孤家族在朝廷中有一席之地,就成了目前最现实的操作,让独孤家族成为关陇世家在朝中的势力代表。

独孤立秋被吵得头昏脑胀,他夸张地摆摆手,“拜托各位不要吵了,听我说几句!”

房间里渐渐安静下来,独孤立秋长长出了口气,“有几件重要之事我早就想告诉你们,一直没有机会,索性现在告诉大家。”

他看了众人一眼道:“第一,不要想着恢复关中的庄园,那是朱泚干的好事,但晋王乐见其成。

各位,晋王殿下不止一次告诉我,安史之乱爆发,以至今天的唐朝衰落,根本原因就是唐朝没有制止土地兼并,才会有今天的恶果,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严厉打击土地兼并,以后不管是关中还是其他地方,都不会允许出现五十顷以上的庄园,包括他自己庄园的土地,他也全部分配给了佃农。”

“没有土地,我们怎么办?”长孙泰问道。

“商业!”

独孤立秋果断道:“晋王殿下鼓励大家从事商业,从事工场制造,鼓励矿山开发,鼓励造船,将来你们的地位和财富只能从商业中得到。”

独孤立秋见众人都沉默不语,又道:“大家怎么不理解呢?我们就算拿到庄园,可谁给我们种地?农民有自己的土地,多余的农民会进城赚钱,以后佃农会越来越少,租子会越来越低,甚至不收租给别人种都不一定能找到人,各位买土地会越来越不合算,甚至会亏掉老本。”

达奚宽叹口气道:“无论如何,如果在朝廷中有人替我们说话,也不至于我孙子从军两年都还是个旅帅。”

“达奚,你孙子主要是没有军功,以前咱们是怎么回事?你应该很清楚,子弟们都是先在宫里当侍卫,混了四五年资历再从军,然后个个都是校尉郎将了。

现在就没有侍卫这个职位了,若武艺超群,我建议去考演武堂,在演武堂学习两年,出来就是旅帅,有了军功就容易提拔,我给大家说,连晋王殿下的亲外甥也在演武堂学习,现在还当个打杂小兵,如今是靠本事靠资本吃饭的时代了,大家赶紧转换头脑,有钱去投资,我们家族在太原开的纺织工场已经有三千台织机,我还准备办一家造船场,我还准备去安西买土地种棉花......”

“等一等!”

窦仪打断他的话道:“你刚才不是说,要严厉打击土地兼并吗?”

独孤立秋嘿嘿一笑,“中原是打击土地兼并,但边疆是鼓励买地种小麦种棉花。”

“那人工呢?”

“去请当地人种植,或者在中原临时高价招募,总会有人去的,这种短工不像佃农,佃农是看不到希望,所以招募不到人,但打短工是赚钱,会有不少人愿意去。”

窦仪叹口气道:“给我留两成份子,我也参加!”

“我们也参加,独孤兄给我们也留一成份子。”

众人都苦于找不到出路,但独孤立秋这里却机会多多,大家便想着依靠独孤家族来赚钱了。

独孤立秋点点头,“我准备先投下三十万贯,然后拿出五成的份子分给大家,我们一起去开拓安西,说不定我们在安西能找到出路。”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