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良才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

喂下了一小半碗红枣粥,祝明朗想起了一件事情,觉得这事还是要和黎云姿报备一下为好。

“我在学院见到了你家妹妹。”祝明朗说道。

“是谁?”黎云姿问道。

“你有很多妹妹吗?”祝明朗反而困惑道。

“与你说了些什么?”黎云姿道。

“第一次是在桥头见的,她在我旁边买桃,我以为是你,便和她说的话,她也没说什么。后来是在书阁中,她扮成了你,我被欺骗了。”祝明朗将当时的情形给黎云姿描述了一遍。

事后祝明朗有稍稍了解过,驯龙学院这边的人都知道南玲纱,但真正见过她的人也不多,只是很多人都在传她有倾国倾城之姿。

而铸坊和附近的市井里,知道南玲纱的人不是特别多,更是没有人见过南玲纱的样子,唯独有一次祝明朗试探南烨的时候,南烨才一副了解其中状况的样子。

南烨自然是南氏中子弟,地位应该不低的那种,仿佛只有他才知道黎云姿与南玲纱的关系。

“都见过了。”黎云姿似乎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过了片刻后才道,“她们应该没有参吧……”

说完这句话,黎云姿似乎自己也有些迷茫,眉黛间多了几分忧郁。

参与?

祝明朗一时间不太能明白黎云姿说得这两个词意思。

“你怀疑你家妹妹和南氏也是陷害你的人?”祝明朗诧异道。

“我的敌人很多。”黎云姿说道。

祝明朗现在也不大了解黎云姿家族的情况,自然也无法帮她做分析,倒是那个当初在地牢里称呼黎云姿为姐姐的狐媚女子。

她似乎被罗孝给杀了,那么她原本是什么身份呢,看得出来她以前是黎云姿身边比较亲近的人,而此人多半也不过是执行者,幕后黑手又是谁?

敌人很多,是指她当初在芜土被人推翻与陷害,有很多人都参与了,近亲,宿敌,远敌?

仔细想一想,黎云姿原本拥有众多部下,更有自己的军卫,还有一身非凡神力,怎么可能被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变为阶下囚,事情远比自己所看到的要复杂。

“我能帮你什么?”祝明朗问道。

“保护好你自己。”黎云姿说道。

祝明朗尴尬的挠了挠头。

“我的敌人有些还在暗处,他们应该会拿你做文章,接下去你反而需要更加小心。”黎云姿认真的对祝明朗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

罗孝显然已经知道了与黎云姿共处一地牢的男子是谁了,他对自己而言就是一个大患,而那些不希望黎云姿翻身的人,更会不遗余力的借题发挥!

黎云姿在家族的情况应该有所好转,倒是自己这边,怕是成为了她的软肋。

此时,祝明朗想到了南玲纱说得那番话。

对于黎云姿来说,那个伤口最好的愈合方式就是自己的蜕变。

“你不用为我担忧,我会应对好的。倒是你自己,往后这种自己伤自己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昏倒了,身边没有像我这么正直的人照顾着,很危险的。”祝明朗也不忘叮嘱黎云姿这一点。

黎云姿细细的嚼着粥里的红枣肉,美眸望向别的地方,大概是觉得祝明朗这番话中透着那么一点点虚伪的味道。

这时,院子中传来了脚步声。

是郑俞,他其实刚才来过了,考虑到两人需要一些私密相处的空间,郑俞特意到街上逛了一圈,安抚了一下荣谷城的居民。

“女君。”

“祝兄。”

郑俞保持着一个读书人的礼节,而且每一次都是一丝不苟。

“郑兄,何事?”祝明朗的回礼就比较随意,反正他从来不以读书人自居。

“这次女君带来的物资很充裕,尽管未发放完毕,但我预算,还够八千户人过一季。张拓首领也是一位有想法的人,他与我商议,觉得多的粮食与衣不能直接给芜土民众们,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借着此时他们还有组织性,还有危机感,可以雇佣一部分人为我们开采东旭要塞城北山中的铁矿,然后按天结算。”郑俞说道。

粮食终究会吃完的。

若是来年收成又不好呢?

来年夏天炎灾,冬季更冷呢?

郑俞觉得,既然女君将他们视作自己的子民,那子民不应该只接受救济,也应该劳动。

相信每一个受到了这次天灾迫害的芜土之民也都懂,能够劳作,能够有收成、报酬是一件多么可贵的事情。

铁矿在各大城邦都是需求,将这些铁矿卖了再换成粮食与衣物,芜土便等于多了一分保障。

“嗯,很好的提议,不过没有必要去开采那些廉价的铁矿,我手里有一份芜土矿脉图,我会差人给你,你与张拓将这件事执行下去。”黎云姿点了点头,道。

“之前就有听闻芜土有稀矿,原来女君早已经为芜土想好了繁荣之道!”郑俞再一次行了一个礼,以表达尊敬与赞叹之情。

“飞鸟营不久后会撤离此地,让张拓保留一些品性端正的人留在军中,芜土需要有自己的军队,这些人的俸禄,半年内都由我来支付,半年后由矿脉收益和来承担,芜土九城先免去来年的劳作税。”黎云姿条理非常清晰的说道。

“卑职明白!”郑俞点了点头,他正想与黎云姿提此事,黎云姿果然也已经考虑到了。

经历了这次暴乱,芜土也一片混乱,需要重新整顿,更需要修生养息。

幸好一切都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郑俞感到非常欣慰。

只要不是尸横遍野、生灵涂炭,军、官、民一起努力,终究不会再被这天灾给摧残得失了为人之本!

郑俞也知道黎云姿需要多休息,没有提及其他琐碎的事情,那些琐碎的事情自然该由他们这些官来处理妥当。

“郑俞是位良才。”祝明朗对黎云姿说道。

郑俞蓄水阻敌的事情在飞来的路途上祝明朗已经和黎云姿说过了,刚才黎云姿的话语里也表明要表明了要重用郑俞的意思。

“嗯,他守住了荣谷城,阻止了民屠民这种惨剧,让一切都还有了余地。若我交代的事情他能够做好,芜土九城就由他来掌管吧。”黎云姿点了点头。

懂兵法,会治城,识大局更不忘细微之事,黎云姿或许可以阻止暴乱,但百姓真正的安居乐业,还要看郑俞这样的人。

另外,民屠民是极其不幸的事情,黎云姿是祖龙城邦的统治者之一,荣谷城子民若被屠杀,她放过了凶手,便很难向祖龙城邦的子民交代。

现在这个结果,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祝明朗也很欣慰,至少还能够在这梅花落满地的院子里温存,品尝这份宁静,另一种结果怕是也已经令人麻木到心死。

只是,这份宁静有那么一点点短暂。

道别的时候,祝明朗突然有了几分不舍。

“那我也会学院了。”祝明朗说道。

“我不会出现在学院,你在那见到的人,不会是我。”黎云姿给祝明朗提醒道。

祝明朗挠了挠头,也不知道黎云姿是不是在生气,关于自己辨错人的事情,还是说她不可能来主动找自己。

“小心你在桥头遇见的人,不是偶然。”黎云姿犹豫了一会,还是再嘱咐了祝明朗一声。

“????”祝明朗还想询问,黎云姿已经踏上了那由诸多银丝交织而成的飞剑,留给祝明朗一个绝艳的背影……

祝明朗看着她离去,很快陷入到了深思之中。

不是偶然?

那么桥头相遇,是她最初的试探。

然后书阁再遇……

其实一开始祝明朗还怀疑过,黎云姿可能存在人格分裂,在桥头与书阁遇见的那个女子实在和她太像了,而且来祖龙城有阵子,他也从没有听说过黎云姿和南玲纱是双生花。

现在看来,是自己有点异想天开了。

黎云姿让自己小心南玲纱,是担心自己分辨不出她们而再次被套走了话,还是认为南玲纱依旧有嫌疑,不知道为什么,祝明朗感觉黎云姿对南玲纱有所忌惮。

关系并不和睦?

双生花姐妹一般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是因为两人分别在两个家族中成长的缘故吗,还是她们过去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