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古龙战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吃这一头就顶那七头了!”祝明朗欣喜,洪豪那家伙确实没骗自己,来这里狩猎收获颇丰!

祝明朗已经确定了自己猎物,正要唤身后稍远的黑沧暴龙过来,突然一阵狂风大作,杉树被吹得一阵摇摆,众多杉果像冰雹一样砸落在地上。

那大型黑野猪立刻产生了警觉,它脑袋转动着,找寻着这怪风的来源。

突然,一头白毛巨影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大型黑野猪奔去,祝明朗只觉得眼前的林子在晃动那般。

“喔畏!!!!”

那大型黑野猪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就看见那白毛狂影将它抓举了起来,在抬到半空中的时候直接一口咬在黑野猪的颈部!

黑野猪被咬开了大动脉,血更像是泉一样喷洒下来,而那头白毛生物竟然张开了嘴,开始豪饮着黑野猪的血……

杉林下,白毛妖物高举黑野猪,任其疯狂的挣扎,越挣扎它涌出来的血就更多,而白毛妖物饮得更欢!

过了不知几分钟,黑野猪的血都涌得不剩多少了,就看见那白毛妖物随手将这头肥硕的黑野猪给扔在了地上,对它的肉竟然丝毫不感兴趣。

那黑野猪还没有死透,四肢在抽搐,在摆动,依旧试图挣扎逃走,但它生命已经走向了尽头。

“饮血毛兽!!”祝明朗认出了这种生物,脸上更是露出了诧异之色。

自己在这等饮血毛兽离开,再让黑牙过来把那头猪猪给吃了,会不会有点没骨气?

就在祝明朗思考怎么做的时候,那浑身染满了红色的饮血毛兽竟然转过脸来,一张獠猪面孔冲着祝明朗所在的那颗杉树。

祝明朗藏在树后,没有与之对视,但感知让他很清楚的知道这头饮血毛兽正盯着自己。

它嗅到了自己的气息。

它知道自己躲在树后!

很强大的嗅觉,这饮血毛兽是正宗的精怪,怕是一些亚龙都会成为它的食物!

“吼!!!!!”

饮血毛兽似乎不喜欢被人窥视,它朝着祝明朗这里冲了过来。

似乎连躲闪那些杉树都觉得没有必要,这蛮横至极的家伙杀来,途径的那些杉树统统被铲倒,结实如岩的身躯却没有半点损伤。

祝明朗果断的往后退开,他本是绕着那些杉树逃跑,发现后头的这头狂兽是这样的凶猛,索性也跑直线。

“黑牙,钓了一头更大的。”祝明朗高声喊道。

听到了口令,黑沧暴龙瞬间释放出了自己所有的野性,它原本爬行的身躯豁然立了起来,黑色的皮囊与强壮的龙躯一下子达到了成年杉树的树冠高度!

“崩崩崩!!!!!”

黑沧暴龙行动起来气势更恐怖,那饮血毛兽哪知道追入到这片林子里会有一头这样狂猛暴龙在等着它,它无所顾忌的追逐祝明朗,等于是一头撞入到黑沧暴龙的面前!

不过这头饮血毛兽显然也不是凡种,它挥舞着两只粗狂无比的手臂,那拳臂堪比铸坊里的大锤,朝着黑沧暴龙的脑袋上轰了上去。

“重角!”

祝明朗观察到了饮血毛兽的应对,立刻让黑沧暴龙改变进攻方式。

黑沧暴龙本要直扑咬击,听到了祝明朗的声音立刻将脑袋给埋了下去,将那夸张无比的黑龙龙角给挺了起来!

“嘭!!!!!”

重角撞击,无可阻挡!

就看见那头魁梧的饮血毛兽被黑沧暴龙给撞飞了出去,一连压倒了四五颗大杉树才勉强停了下来。

而饮血毛兽的拳臂,也险些被黑沧暴龙的角撞得骨折了,看得出来它这两条手臂很难再举得起来!

“别给它起身。”祝明朗说道。

他见识过这饮血毛兽的速度,冲刺起来的时候简直就是一阵白色的旋风,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只大型黑野猪,就被这妖兽给抢夺了,祝明朗可不打算让它逃走。

黑沧暴龙可是一头正统古龙,它拥有古龙战技,这就使得它和那些妖兽有了本质上的区别。

只见黑沧暴龙站在原地,身体保持着半直立,那满是黑色鳄牙的嘴慢慢的张开,张到了像是可以活吞掉刚才那头大型黑野猪的程度……

“噢吼吼吼~~~~~~~~~~~~!!!”

黑沧暴龙喉咙涌出一股强劲至极的波动,就看见这满是杉果的土壤大地在狠狠的撕裂开,一道又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狰狞可怕,并且正快速的朝着那头晕头转向的饮血毛兽蔓延!!

裂吼!

明明是声吼之力,偏偏像是恐怖龙爪扫荡过空气和大地那般,那头饮血毛兽都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突然那撕裂吼波袭来,就看见它那坚硬如岩石的身躯被撕开!!

道道伤痕,如同地面上那些裂痕一样在饮血毛兽的身上出现,饮血毛兽明明与黑沧暴龙还有一定距离,却仿佛被黑沧暴龙龙爪撕咬过了一番,全身血肉模糊,胸膛的骨头都露了出来……

不仅仅是这头饮血毛兽,它周围那一片杉树,全部都受到了严重摧残。

大地、树木、饮血毛兽,没有一个是完整的,这裂吼的威力让祝明朗都不由瞪大了双目!

猛啊,大黑牙!!

饮血毛兽再次受重创,哪怕此时再想要全力逃跑已经有些困难了,它身上的皮肤与肌肉被撕裂得非常严重,好不容易爬起来,行走时竟然无法保持平衡。

“杀了它,取魂珠吧。”祝明朗对黑牙说道。

大黑牙此时就不必再那么心急了,它迈开大步子朝着这头一瘸一拐的饮血毛兽走去。

沧龙的咬合能力本就优越于史前巨鳄,大黑牙一张开嘴,直接就咬断了饮血毛兽的脖子!

饮血毛兽根本挣扎不了,随着黑色的牙齿贯穿它的颈部,狂躁至极的饮血毛兽也和一头垂死的野兔没有什么分别。

蹬了几次腿,饮血毛兽死透了。

对于饮血毛兽的肉,大黑牙没有任何的兴趣,叼着这头饮血毛兽的尸体,它扭过头去看着祝明朗,似乎在问祝明朗:主人,你先吃?

祝明朗摇了摇头,对大黑牙说道:“前面有头没什么血的黑毛猪,你去拖过来,我给你烤一烤再吃,吃生的对胃不好。”

什么吃生的保持血腥野性,祝明朗可不在乎那一套,食物就得美味!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