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森龙幼崽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

做完这残忍的抛崖之事,那冷血的小幼龙摇摇晃晃的回到了自己柔软窝中,似乎整个窝都是它的之后,它能够睡得更加安稳了。

祝明朗目睹了这整个过程,不由叹了一口气。

本来还打算将这幼龙给偷了,想一想它的这股子冷血与卑鄙,顿时没了半点兴致。

默默的等待着崖鹫躲入松树中,祝明朗意识到自己似乎还给那只小畜生创造了完美的犯罪环境,崖鹫也没有目睹这一幕。

估计等龙母回来,它还可以赖到这些崖鹫身上,是它们没有看好小龙崽。

祝明朗没有多做逗留,它趁着狂风大作的时候从崖顶顺着藤蔓滑落下来,打算尽快离开这座龙崖。

刚落地,一声又一声微弱的叫声从一片荆棘中响起,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奶狗,祝明朗这才意识到刚才那头龙崽似乎就被抛到这下面……

竟然没有摔死??

祝明朗抬头看了一眼那些断落得藤蔓,又看了一眼那荆棘丛。

终究是有些于心不忍,祝明朗快步走了上去,扒开了荆棘丛,一眼就看到了那只满身是伤的小龙崽。

它身上的皮还很嫩,体型和小犬差不多,估计骨头还很柔软的关系,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并没有马上断气,只是痛苦的在长满了刺的荆棘中挣扎着。

荆棘丛给了它一些缓冲,让它没有即刻死去,但也狠狠的刺穿了它娇嫩的身子,让它在临死前更加痛苦……

看到这头龙崽惨不忍睹的样子,祝明朗有些心软了。

“我救你,能不能活下来,看你自己了。”祝明朗轻声对这头龙崽说道。

祝明朗让小白岂冻结那些荆棘,同时也依靠着白岂的寒霜来稍稍止住这只森龙龙崽血流不止的伤口。

将它小心翼翼的从荆棘丛中捧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祝明朗感觉这只小生灵随时都会散架一样,从那么高的地方砸下来,里面的骨头肯定碎了不少,那些碎骨刺入到身体里,又是一种折磨!

按理说,这样的苦痛根本不是一只小幼崽能够承受的,但这头森龙幼崽紧咬着刚刚长出来的牙,那双小小的眼睛里闪烁着几分不甘!

它不愿意这样死去。

它渴望活下来。

换做以前,看到这样在痛苦中挣扎的生灵,祝明朗觉得最善解人意的仁慈就是一剑刺入它要害,让它彻底解脱。

祝明朗其实更想帮这只小幼崽解脱,因为光是看着它有些畸形血淋漓的身子就令人揪心!

脱下了衣裳,祝明朗将这只小幼崽给柔软的包好,将它挂在自己的胸前,祝明朗抓住了白岂的后爪,朝着驯龙学院的方向飞去。

伤口只进行了极其粗糙的处理,那些药物其实也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反而是让这份死亡前的痛苦延长,祝明朗觉得它坚持不到疗养阁了……

翱翔在叶海之上,天空依旧一片阴沉,冰辰白龙扇动着翅膀,体型还是过于较小的它只能够靠着风的承载在飞行。

血沿着祝明朗的衣裳渗了出来,小幼崽没有发出痛苦的呻吟了,祝明朗低头看了一眼这只小幼崽,以为它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但祝明朗看到了它的眼睛。

翠色的竖瞳,依旧不愿意合上,明明饱含痛苦,却怎么也不松开牙。

活得这般苦痛,为什么不放弃呢,明明还这么小?

另一个世界,兴许要比这里更美好。

“白岂,能再快一点吗?”祝明朗问道。

冰辰白龙挥动着翅膀,森林的上空更刮起了一阵狂风,将所有的树木吹得如波浪中的海草一般摇曳。

踩着这阵风,冰辰白龙飞翔的速度更快,没多久它洁白的龙影便出现在了古松林的尽头,穿过那片杉树林就应该可以看到平原和离川河了。

……

山崖处,一头全身覆盖着苔林的巨龙缓缓的落在了崖顶。

站在这个高处,森林巨龙那双硕大的瞳孔中映出了一道远处的白色身影,它们正在渐渐离去。

“呓呓!!!!!!”

后知后觉的崖鹫们终于意识到宝库被洗劫了,而且龙之幼子也被盗窃者夺走,一时间所有的崖鹫惶恐的盘旋在山崖上空,它们正在半空中找寻气味,准备追逐那个偷盗者!

“吼!!!!”森林巨龙咆哮了一声,霎时所有的崖鹫吓得窜入到了树冠中,根本不敢再发出半点声音。

躲在树枝上,崖鹫们瑟瑟发抖,生怕森林龙母会将它们一族全部咬死。

森林巨龙脚边,那只幼龙蹭了过来,像是在撒娇一般发出了非常柔和的叫声。

森立巨龙低头望了一眼,它张开了口,将保存在胃里的一块兽肉给吐了出来。

森林幼龙发出一声兴奋的叫声,扑到了这块兽肉上,没有了争抢者,它不用再像之前那样狼吞虎咽了,可以慢慢的等肉在喉咙中融化,再吞进肚子里。

龙母望着幼龙额上的咬痕,又望了一眼那逐渐远去的白色身影,最后还是没有追去。

它慢慢的将身躯沉入到空荡荡的龙坑中,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没多久,吃饱了的幼龙也钻了过来,森林巨龙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抬起了翅膀,将这只幼龙裹在了自己的木翼之下。

……

越过了森林,平原与河流已经出现在眼前。

祝明朗用衣服裹着的这个小幼崽气息却越来越弱了,它很努力很努力的瞪着眼睛,注视着祝明朗。

“你这是何苦呢。”

祝明朗看着它幼小的双眼,感受不到它内心的愤怒,仿佛是在与自己这个陌生人道别一般,带着几分不舍,还带着几分感激。

它撑不住了。

尽管它很努力很努力。

那伤太重太重了。

没有荆棘丛,它会瞬间殒命,生命也得到了解脱。

可那个荆棘丛,让它多逗留在这个世间一小会。

这一小会,令幼小的它尝尽了痛苦!

如果有来生,还是不要降临在这里了。

“唉,我也不知道这个办法行不行,到我的灵域中来吧。”祝明朗终究还是没有那么看得开。

既然相遇,便算是命运之缘吧。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