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身份揭露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进了铸坊,祝明朗看到了大冬天也只穿着一件软皮背心的老师傅,他肤如腊肉,肌似猛熊,要手举着一个盾牌冲撞,怕是一个队的士兵都会被他给撞残。

“赵隆师傅,早啊。”祝明朗打了声招呼。

“小祝啊,今天也来这么早,唉,你是一个不错的学徒,有心,也有毅力,不像我带的那些懒狗们,天知道他们要在这里混多少日子才可以出师。”赵隆一边拿着针线,一边将破掉的甲皮给缝在一起。

说实话,每次祝明朗都觉得赵隆师傅应该去隔壁的铸器坊,打铁、铸锤、磨刀才符合他的个人形象,也不知道他那粗狂的大手掌是怎么捏住那些小小的针线,而且手艺还特别的好。

“赵师傅,我说我有家传手艺,可不是什么小学徒,回头我就给你看我前几天弄好的一件甲袍,那个叫威风!”祝明朗说道。

“哈哈哈,我相信你,我当然相信你,手法就和别人不一样,可惜我们都学不来,不然你可以教教我们这些只知道按部就班的铸工……对了,前两天,就有人送来了沉甸甸的东西,非常的贵重,说是给你的。”赵隆说道。

“是吗,那我有事情忙活了,先不和您闲聊了!”

“好,好……奇怪,我剪子呢,又是哪个蠢徒弟用完工具不放好,唉,得了……”赵隆说着,张开了自己的嘴,一口上好的牙就咬在了那抽出来的织线上,生生的将柔韧极好的线给咬断了。

祝明朗笑着摇了摇头。

刚才尽显专业的气息,就因为这咬线行为彻底消散!

有人送东西到铸坊,基本上可以确定是郑俞给自己的那份赠礼了。

青银矿!

这种矿不常见,也不算特别稀有,有心收集的话确实能够收到许多,但祝明朗有了解过,祖龙城邦的铸艺里面,并没有把这青银矿作为材料。

青银反倒是出现在一些簪子、耳坠、纱链中,纯粹为美观的装饰。

祝明朗需要青银,因为这种青银是是附有一些属性的,若是能够将它们蕴藏的能量激发出来,是可以直接幻化到龙宠身上的。

龙铠!

有了材料,有了钱银,再加上前阵子自己坚持不懈的练习,自己可以正式打造这件重钧龙铠了!

“赵师傅,我要一间独立的铸间,钱我就放在这里了。”祝明朗对赵隆说道。

“给什么钱啊,去用吧,不会有人打搅你的。”赵隆说道。

“那多谢赵师傅了。”

铸龙铠是一件隐晦的事情,祝明朗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看得出来在祖龙城邦境内拥有这门手艺的人非常少,甚至其他城邦也没有几个。

为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祝明朗还是低调为妙。

一头埋入到铸铠中,时间会过得出奇得快,往往才进入到独立的铸间中炼化了几块关键部位的青银,出来吃个饭,天就已经黑了。

但钻研,本身也是一种乐趣。

找找食材,驯驯龙宠,炼炼铠甲,好久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充实了,感觉每一天时间都是不够用的。

当然,再忙碌,祝明朗也还记得去看望一下小龙崽,好歹是自己的第三灵约之龙,祝明朗希望它能够早日康复。

……

雪,洁白的飘落在银灰色调的祖龙城邦,高耸的邦墙上,塔楼的尖端,最先触碰到这些神圣的冬日精灵。

初雪如白色的蝶,柔曼的飞舞,祖龙城邦的黎明前它们的身姿也只有像祝明朗这样勤奋的小男人才可以完美的目睹,等到了天彻底大亮的时候,雪蝶精灵们也已经纷纷融化在明媚的阳光中,而偌大的城一片圣洁庄严的银白!

铠的工序不久前已经全部捋清楚了,祝明朗踏着雪,依旧在那个时辰进入到了铸坊。

每个环境里,总会有那么一个比自己勤快的身影,他来得更早,在你还在给自己鼓劲打气今天要继续努力时,人家已经进入到了全神贯注的状态。

这个人就是赵隆师傅。

祝明朗有几次尝试着早那么几分钟到,想看一看赵隆师傅是不是就睡在这里,可惜他都没有破解赵隆师傅永远最早的这个秘密。

“赵师傅,早。”祝明朗打了一声招呼。

“小祝……啊,小祝吗!”突然,赵隆师傅怪叫了一声,放下了手头上的活,眼睛盯着祝明朗。

“怎么了?”祝明朗一头雾水。

自己不就昨天去上课没来吗?

至于一副和自己失散多年的样子吗??

“你快看看,快看看门口贴的,那人真的是你吗?”赵隆师傅拉着祝明朗到街上,急匆匆的道。

祝明朗挪了步子,发现店门前还真贴着一张画像,那纸的材质,像极了通缉江洋大盗的悬赏!

什么情况,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吗?

但画上的人,确实和自己一毛一样!

还真被通缉了??

什么原因啊!

“昨天坊间就在疯传呢,说是这个人就是当初和女武神共处一牢的流浪汉,听闻此人原本是桑镇的养蚕男,穷苦、卑微,出身贫贱,因为好吃懒做连蚕都养不好,没有了钱,变成了永城的一个乞丐,好巧不巧,进了地牢,与当时被关押在地牢深处的女武神发生了不堪的事情。”赵隆压低了身子,压低了声音对祝明朗说道。

“哈?”

祝明朗听得一脸想死。

他想纠正,但很快意识到自己纠正了的话,就等于承认了。

“你和那个流浪汉长得太像了,我劝你最近戴戴口罩,正好冬季染风寒的人多,保持戴口罩的习惯也是为健康着想。”赵隆非常认真的对祝明朗说道。

“不是长得像不像的话题,怎么会突然间有这种谣言?”祝明朗问道。

“谁知道呢,就一夜之间大家都在说,而且这张你的画像也是贴得满城都是,附近几个铺子里的人都说和你很像,更别说是我们自己店里的人呢,大小工匠们都觉得就是你呢!”赵隆说道。

“行吧,正好我最近都关在铸间里。”祝明朗点了点头。

记得和黎云姿分开的时候,她有提醒过自己,她的那些敌人很可能以自己来做文章。

看来那些人已经出手了。

当然,也极有可能是罗孝的报复,他这个叛徒被驱逐和通缉后,已经不敢明目张胆的在祖龙城邦自由活动了,只能够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恶心自己。

“你呀你,没有别人的命,背着别人的罪,实在不行去一些老医生那里想想办法,改改容。”赵隆很是关切的样子说道。

“……”祝明朗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应答。

有些事情终究是会来的,祝明朗其实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改容是不可能改容的,这个祖龙城邦也是时候肃一肃风气了,什么女武神的那个男人是流浪汉是卑贱的乞丐这种话,他也听得烦了!

他祝明朗,也将在这祖龙城邦光芒万丈!

堂堂正正。

这就是祝明朗如今的应对。

……

果不其然,到了夜里,自己的名字也已经在坊间传开来了。

当祝明朗有些疲倦的从铸间中走出来的时候,老师傅赵隆和其他几个学徒都立在外面,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盯着自己。

老师傅赵隆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他以为那张画就只是像祝明朗而已,可名字都出来了,那就肯定错不了!

至于那几个年轻的学徒。

事实上他们私下喝酒的时候可没少讨论女武神的事情,高高在上的女君和小乞丐的故事在民间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个版本,长期霸占畅销小禁书版,祝明朗被描述成了无数个模样,矮丑肥瘦都有……

“小祝啊,你不会真的是那个……那个当初在永城的流浪汉吧。”大师傅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祝明朗知道做解释也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只是散播谣言的人确实恶心,说自己好吃懒做,蚕养不下去沦为乞丐,自己明明是被劫的!

当然,祝明朗也意识到,谣言既然详细的说到自己桑镇养蚕人的身份,就表明这个散播的消息里面肯定有罗孝的一份。

罗孝就不想让自己在这座祖龙城邦里过个安宁日子,顶着这个不堪又极其遭人嫉妒的身份,要没有自保的能力确实很难生存。

“祝明朗,你真和女武神睡过?”学徒周辛语气怪异的问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