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放龙娃?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

一片长坡,青黄的草皮上有一群牛羊,正在费劲的咀嚼着草根,时不时发出几声埋怨的叫声,显然是对大自然赐予的伙食不是特别的满意。

一名大叔戴着毛帽,有些黝黑的脸上透着几分无奈,对着自家的牛羊说道:“有的吃不错咯。”

长坡之下本是有一水草池湖,雨水充沛的季节里会有一条溪流沿着长坡的上头一直灌溉下来,让整个长坡长满了青青之草,更可以看到百花盛开之景,最后所有的水流都会注入到池湖,滋养着池湖周围的木林、草场、村庄……

池湖村,便是上游城池地带比较常见的一个放牧村落,许多村子也是依靠着这样的地池。

说来也是奇怪,不少池湖都干了,倒是这池湖村的池湖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水位不降,可以看到水旁一黑木水车依旧在慢慢的运转着。

“展叔!展叔!!”

村子前,一个少年从外头跑到了村前,有些难抑喜悦的对村前的一栋简单的木屋叫道。

这时在湖池处洗衣服的几位大娘转过来,看着那少年,道:“这不是李少颖吗,听我家男人说你到驯龙学院了,不放羊,不放牛,要放龙了?”

“龙长啥样啊?”红衣大娘问道。

“就蜥蜴,大蜥蜴。”

“能耕地不?”

“不能吧。”

李少颖找了一圈,没看到自己家大叔,只好回到了村口处,询问起这几位洗衣服的大娘。

“周大娘,我叔呢?”李少颖问道。

“你叔你问我干什么啊,这要让我男人听见,多折腾人啊?”花棉袄的周大娘说道。

“????”李少颖看着这位风韵犹存的周大娘,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对方这是不打自招,难不成……

“你家叔叔去长坡放牧了,他听说你在学院经常挨欺负,想着能不能把牛羊都卖了,给你弄个什么珠来着的,说是能够让你当做大宝贝的大角牛化龙……这不,今年气候不好,牛羊太瘦,卖不到好价钱,休息的天他也去放牧。”那红衣大娘说道。

“什么休息的天,城里不是下了一些公文吗,让我们放牧的人家尽量不要乱跑,免得被什么妖怪叼了去。”

“是的,是的,我家男人前些天从集镇上回来,听说了那黑林村有一家子人被吃了的事情,可恐怖嘞。”花棉袄周大娘说道。

“不会又是吓人的吧?”红衣大娘说道。

“是真的,最近还是少出去走动,也让你们家的娃别去看牛看羊了,有食人妖在活动,我们学院已经组织全员除妖了。”李少颖急急忙忙说道。

怎么村子里的人这么后知后觉啊,事情非常严重的!

自家叔叔也是,冬天了还放什么牧,那一丁点草皮吃了,牛羊也长不了多少肉,反而会被妖给吃了!

“你咋不去杀妖呢?”周大娘问道。

“这个……”李少颖有些尴尬的道。

“你不是驯龙学院学生吗,那就是放龙娃……”

“是牧龙师!”李少颖黑额上都有线纹了。

“是嘛,他们都说你去了学院,会很厉害,能驾驭龙,有妖出没的话……哦哦,我明白了,少颖啊,你果然是个好孩子,知道村子里有危险,你特意跑回来保护我们的?”另外一位瘦小大娘说道。

其他洗衣服大娘一听,目光都望了过来。

“就说我们村子里李少颖最有出息,哪像那个海家的,当了个小官,连帮我们修点挡野兽的篱笆墙也不愿意。”

“那确实了不起,能进驯龙学院的,肯定和那些俗人不一样!”

“吃人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这几天夜里睡觉,我都被吓醒呢。”

一时间所有的大娘都对李少颖夸赞不已,听得李少颖都不好意思了。

大娘们的力量在村子里是很强大的,他们夸什么,全村人都夸,他们贬低什么,全村人就会厌恶排斥。

“话说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家叔叔怎么还不回来。”那位红衣大娘看了一眼天色,道。

“王婶,我叔去了多久?”李少颖问道。

“一大早就去了。”

“你咋知道这么清楚咧?”那花棉袄大娘问道。

“就看见了啊。”

“你咋没看见其他人呢?”

“我也看见其他人了……”

李少颖此时却皱起了眉头。

长坡来来去去就那么大,早上出门的话中午就能够回来,根本不可能会放上一整天的。

一想到王婶说得那些话,李少颖心里更是有些酸楚。

“我去看看,大娘们,你们最好回屋子里,食人妖是真的,非常危险,被附近游荡的食人妖嗅到了你们活人的气味,它们就会潜过来。”李少颖叮嘱道。

说完,李少颖就往长坡的方向跑去了。

跑远了后,李少颖发现大娘们还在那儿有说有笑,浑然不把食人妖的事情当一回事,这让他更是无奈。

村子终究还是太落后,包括消息方面也是。

岂止是他们听说的那些一家子人被吃的惨案啊,他和南烨他们的队伍到半山城时,就有一镇遭屠,南烨他们和很多驯龙学院队伍都前往那里了。

……

跑向了长坡,李少颖心急如焚。

叔叔是牵着一群牛羊的,牛羊也是一些凶狠妖灵的目标,若碰到平原群狼都危险至极,更不用说是妖怪!

天开始沉暗了,明明还只是下午三四点的样子,却已经跟傍晚没有什么分别,厚厚的云霾将天光全部吸走,让这广袤大地一片阴暗……

风开始强烈,李少颖顺着自家叔叔平时放牧的路线走。

突然,李少颖看到了一片血迹,就散在了那些枯黄的泥草上,血迹有一些风干的迹象,已经开始变成茶色!

这让李少颖更心慌了!

真出事了!!

为什么要去放牧啊,不是下了公文,不要轻易出门……

展叔为什么总是这么的愚笨,那么大的人了,就不能分清楚事情的主次吗!

又是一片触目惊心的血,李少颖甚至踩了一脚,直接滑倒在地上,滚了一身一脸的污血。

这让李少颖吓得手足无措,不仅仅是血,更因为他看到了一堆泥中有一头被撕咬致死的白羊……

那羊早就断气了,血从自己脚边一直蔓延到了十几米远,沿途一片挣扎过的痕迹!

真的遭袭了!!

都怪自己,为什么始终不能够迈过拿道门槛,为什么总是和同学们争强好胜,那样叔叔就不用卖牛羊,也不用因为牛羊太瘦而在这个时候去放牧了!

李少颖看到血,又害怕,又自责,眼圈也红了起来。

他深呼吸一口气,将那份对食人妖的恐惧给压下来。

爬了起来,抹掉自己脸的血,他朝着前面继续跑去……

自己是牧龙师,没有理由怕这些妖怪!

这羊断气没多久,说不定叔叔还活着。

“少颖?”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李少颖吓了一跳,因为他才刚刚将血从脸上抹给,视线也才清晰。

“展叔!!”李少颖看到是自家叔叔,激动的扑了上去。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在驯龙学院吗,不是说没成为牧龙师就不回来嘛?”展大叔困惑的问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跑出来放牧,会死的啊,有食人妖!”李少颖情绪有些失控的道。

“你是在担心我啊。”展大叔脸上浮起了一丝欣慰,用手拍着李少颖,安慰着他。

李少颖四岁的时候,父母都因为染寒病过世了,展大叔住在他家隔壁,便收养了李少颖。

李少颖和村子里别的小孩子不同,总是对外面世界很崇敬,也总是喜欢看那些自己从集市里带回来的书。

展大叔也知道他想成为牧龙师,而非一直窝在这个小地方,除了放牛放羊还是放牛放羊……

李少颖哭了一会,看到展大叔身上并没有什么伤痕,而且他的后头还跟着一群牛羊。

又望了眼不远处惨死的白羊,李少颖问道:“叔,你怎么摆脱食人妖的?”

“啥食人妖,几头郊狼趁我不注意咬了羊,不过还好,其他都保住了,不然明年学费就交不起了。”展大叔说道。

驯龙学院第一年入学费用是免的,但之后每年的费用递增。

这种制度,一方面是将没有资质成为牧龙师的学子变向筛除,一方面也是向那些赖在学院不走的有权有钱的子弟收取高费用,为那些草根学子们补充一些资源。

“叔,我可能成不了牧龙师了。”李少颖眼泪都还没有抹干净,又不由的落了几滴。

身边的同学,要么就在不停的进阶,离龙门越来越近,要么就已经跨过了龙门,成为了真正的牧龙师,唯有自己在原地踏步,大角牛没有一点进阶的迹象,更不用说自己领养的那头幼灵鸟了。

“自信点,把可能去掉。”展大叔拍了拍李少颖肩,道。

李少颖差点踩空了泥地,踉跄了几步才摆平自己。

“我养了十几年牛羊,牛是不是牛,羊是不是羊,能不清楚吗?大角牛是特别,但它终究还是一头牛。”展大叔说道。

“叔,你可真会安慰我。”李少颖泪流满面,止不住了,止不住了。

“回去吧,天不早了。”展大叔说道。

“恩。”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