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成魔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吱吱吱!!!!”

尖锐的叫声在断层山壁处响起,那长满夜交藤的断墙处,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冒了出来……

这眼睛在夜交藤叶片之中移动着,不见它身体,唯独那焕发着毒光的绿眼实在恐怖,就好像自己的心脏已经被掏出来了,呼吸开始急促!

“祝明朗,是那头夜交藤鼠狼,这家伙怕是九百多年修为,现在要成魔了!”金敏俊的声音从一处传来,只听其声却见不到他人。

九百年修为,一头即将成魔的妖物!!

妖灵与魔灵有本质区别,一些化龙子都是魔灵的食物。

“这畜生,是要靠我们成魔!”金敏俊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像是愤怒流泪过。

祝明朗盯着那双会移动的阴狠之眼,心中一沉。

此时,那头夜交藤鼠狼终于现身了,它从那密密麻麻的夜交藤中爬了出来,一双向前弯曲的尖爪上鲜血淋漓。

祝明朗望去,发现它的尖爪上竟然钩挂着一颗心脏……

慢慢的抬起爪子,夜交藤鼠狼发出了一种像女人一般的笑声,这笑声带着几分诡异和恐怖,要是在夜里听见更会令人联想到女恶鬼!

一口咬在血淋漓的心脏上,像吃一颗苹果那样惬意,又像是故意给祝明朗和其他人看的,它慢慢的咀嚼,做出一副女人姿态,可那恶心程度令人更是毛骨悚然!!

有人被挖出心脏了。

是哪位师妹?

祝明朗双眸逐渐冰冷。

吃了牧龙师的内脏,它将瞬间得到一两百年的修为。

这心脏也不过是夜交藤鼠狼的饭后甜点,它既已成魔,就不必像之前那样躲躲藏藏,浑身上下更透着那种即将脱皮化人的诡异!

“我没保护好她……”金敏俊自责的哭泣声传来。

“你能活动吗,其他师妹情况怎么样?”祝明朗深呼吸一口气后才问道。

“杨师妹还没找到,可能陷到了更低的地方。”金敏俊说道。

“你去找她,我来对付这家伙。”祝明朗说道。

“它成魔,你……”金敏俊的声音在往这里靠近,他应该是想帮助祝明朗来对付它。

“去吧,死者不能复生,保护好其他人才是关键,那些人面鼠也不能忽视。”祝明朗对金敏俊说道。

“好,祝明朗,你一定要小心这只鼠狼魔。”金师兄说道。

夜交藤鼠狼魔像人类一样站立着,要不是浑身暗红色染满血的毛发,它身型完全是一个躬身的老妇,那满是褶皱的脸上透着虚伪与奸邪。

也大概是它已经成魔了,又是吃人内脏修炼的魔灵,它的行为举止一直在模仿着人,偏偏它本身就是一头精怪,所模仿的行走与笑容,都是有些僵硬怪异的……

于是看上去越来越邪!

祝明朗冷静的凝视着,那夜交藤鼠狼魔也在一点点靠近。

突然,一股妖异的气味从夜交藤鼠朗的身上涌出,是种溢人脑的香味,香到令人作呕!

祝明朗就站在一大片夜交藤中,不知为何,那香气席卷之后,夜交藤突然出现了诡异的变幻。

一片片叶子,竟然化作了一只只翠绿色的爪子,爪骨胡乱的碰撞在一起,发出难听嘈杂的声音!

似一大群恶鬼那样朝着祝明朗抓来,它们好像之前就藏在了这些厚厚的夜交藤中,随时伏击行路的活人!

面对恶爪,祝明朗依旧不为所动。

催眠加幻觉,原本只能够催眠人的这夜交藤鼠狼能力也有所蜕变了,可以对人直接施加这种真实的恐怖幻觉。

祝明朗心静神宁,它没有被这种幻觉吓倒。

夜交藤鼠狼魔在趁机靠近过来。

普通人吃腻了,除非是一大群商旅队伍,不然牧龙师就是它将来的食物首选!

借着幻觉,夜交藤鼠狼已经走到了这个人类身侧,偏偏这个人还在傻乎乎的盯着那个舔舐心脏血的幻象。

和之前小心翼翼的食人不同,它现在可以直接下手,哪怕目标是一位有龙的人类,它的龙还被困在地陷中,短时间内根本爬不出来。

往祝明朗的脖子上凑,夜交藤鼠狼想闻一闻这个有些不同的人类牧龙师味道……

可就在这时,祝明朗转过头来,一双黑眸就那样注视着它,仿佛早已经看穿了自己故意在它面前表演吃人心脏的把戏。

“吱!!!!!”

夜交藤鼠狼恼羞成怒,发出了一声尖叫。

它披着暗红色的皮毛,朝着祝明朗近扑过来时,更像是一头鲜血淋漓的妖鬼,邪诡、歹毒!

“悠~~~~~~~”

一声长啼,密密麻麻的藤蔓网中,一只洁白无瑕的白龙以玲珑形态穿过了繁复的植物,如一颗白色星辰一样划落下来。

“轰!!!!!!”

巨大的能量冲击在这片区域,那夜交藤鼠狼还没有真正靠近祝明朗,就被白岂这完美星落给轰飞了出去,周围那些鬼爪一样的夜交藤更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十几头小鼠妖,哪里缠得住白岂,白岂将它们全部都杀了之后,还特意站在树枝上,盯着下方的夜交藤鼠狼摆弄着那幻觉把戏!

“这家伙应该可以做你的对手了。”祝明朗对白岂说道。

似乎对祝明朗这番话不大认同,冰辰白龙身影在粉碎的藤蔓中急速一闪,就看见一道道白色电影在那头夜交藤鼠狼周围穿梭。

夜交藤鼠狼也化作了一束暗红之影,闪避着冰辰白龙的凌厉攻势,可作为一头成魔之物,它速度上竟然还比不上有翅膀的冰辰白龙!

道道血痕浮现,夜交藤鼠狼在与冰辰白龙近身搏斗与速度交锋中频频受伤,一身血红红的毛发原本是染着他人之血,现在却也溢出了它自己的魔血。

“嘶嘶嘶嘶!!!!”

夜交藤鼠狼愤怒的嘶吼着,大概它也没有想到这群人类中会有龙将级的强者,本是一次完美的化魔狩猎,到头来自己可能变成了猎物。

从妖化魔,夜交藤鼠狼魔并不想再像以前那样一见到龙就逃窜,它先是与冰辰白龙保持了一定的距离,随后藏在背后的大尾巴猛的一甩,释放出一股枯萎瘴气!!

枯萎瘴气不是缓慢的飘散,而是像飓风那样席卷,就看到周围的植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化……

冰辰白龙也是御风的强者,它站在原地并没有移动,可以看到一条白色的风蛟盘绕在它的周身,形成了一道任何其他力量无法穿过的环绕屏障……

“呼呼呼呼呼!!!!!!”

起初气流还只是一道白色小蛟龙,随着白岂眼神越来越凌厉,周围的气流变得更强,连周围茂密的植被都阻挡不了这股气势了!

枯萎瘴气被吹得四散,就连夜交藤鼠狼都无法站稳,它四肢找地,死死的扣住那些没有受到瘴气影响的夜交藤,不让自己被卷走……

“悠~~~~~~~~”

冰辰白龙扬起头颅,长吟起来。

满是枯萎之叶的土壤中,突然一道道巨大的冰骨拔地而起,它们少说有七八米,不是笔挺的冰骨,而是像獠牙那种弯曲,它们可怕的立在夜交藤鼠狼魔的周围……

爪子向地一握,受到冰辰白龙的随意操控,就看见这些高大的冰骨在半空相互交错,如一张圆形的獠牙鲨口在闭合!

“吱!!!!!”

一声惨叫传来,夜交藤鼠狼魔身体不仅被冰骨困住,更被一些更细长的冰骨给刺穿,它爪子握住那些骨柱,想要挣脱,却没有任何手段。

冰骨就像是一个囚笼,而细长的尖冰更似一根根长毛,夜交藤鼠狼魔宛如一个受刑之人,身体被冰刺桶得血肉模糊……

“杀了它!”祝明朗神情冰冷。

会不会破坏灵魂已经无所谓了,一想到这个家伙还在自己面前表演吃人心脏的行径,祝明朗便恨不得让它形神俱灭!

一头刚刚成魔的魔灵,或许可以狩猎龙子,但要和冰辰白龙这种级别的龙将抗衡,也是痴心妄想。

掌握了苍龙玄术的白岂,现在可是上位龙将,一千多年、两千多年的老魔兴许可以较量较量,这夜交藤鼠狼魔正面抗衡,差远了!

只可惜,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法则里,并非强大就拥有绝对的统治力,小妖会逃,魔物狡诈,任何一个小小的成精之物都不能忽视,一旦被它们占据了有利的形势,谁活到最后都很难说。

这夜交藤鼠狼魔……

吃人不是真正目的,它要吃的是牧龙师。

狡诈恶毒,金敏俊和五位学姐还是太鲁莽了,没有先检查周围的地形,就一头钻入到这繁杂的断层丛林中。

结果龙被困到地陷里,人被催眠,怕是没有祝明朗和白岂在,能活下来的就只有楚雁雁和金敏俊了!

一想到这一头刚刚成魔的精怪就有这样的手段,祝明朗也不禁为牧龙师的生存感到忧心,难怪多数牧龙师不敢涉足深山老林,那些强大的神凡者更步步为营……

妖与魔的领地,实力即便是有所碾压,走错一步,同样沦为食物!

“吱吱~~~~~~~~~”

夜交藤鼠狼不停的叫唤着,像是在唤那些人面鼠来救它。

可它已经这副凄惨样子了,周围那些徘徊的人面鼠根本不敢轻易冲出来,冰辰白龙本身气场就强大,现在又在刑杀夜交藤鼠狼魔,它们没有逃窜,算是忠心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