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画龙师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青瓦灰阁,墨香浓郁,当展岸将目光转回来的时候,前方那波澜的城池却一下子没有了原本的色彩。

是一道道浓淡分明的墨笔线条,勾勒着整座红莲之城的韵味,就连远处微微起伏的山峦,几座古塔,也变成了最远的几笔风景……

卖糖葫芦的人,他仅仅是几笔简画。

拉客的茶馆小二,他甚至只有一团墨影。

匆匆行走的马车、旅客,尽管已经是静止着的,却精细的描出了他们劳碌奔波。

展岸用手摸了摸自己,想知道自己是否也变成一幅墨水画,但他依旧有血有肉,有着温度。

“是哪位高人在这里设宴等展某呢?画出这一座城来,展某人受宠若惊啊。”展岸开口对着这画中墨城说道。

声音在画城中回荡,并没有一人应答,展岸所面对着的大长街上,突然浮现出了一道黑魆魆之影,此影魁梧高大,屹立时接近了城楼,宽阔的道路在它脚下都显得几分拥挤狭窄!

黑魆魆之影一步步踏来,墨水画城在颤抖,待它行到了前方十字大道时,那些商贩、行人、官兵已经统统消失了,整条街被肃清,只剩下了展岸与这头巨型墨兽!

黑魆魆之物身披铠甲,全身的毛发似火焰那般随着风在摇曳,尽管是完全用黑色的墨画出的,但因为墨色浓淡的差异,仍旧是给人一种赤火附身的强大气势!

“火麟龙?”

展岸认出了这个生物。

而且是墨成的火麟龙,不知为何,当它踏向自己的那一刻,就如同真正的火麟龙伫立在前,其威严与神圣之气丝毫不减!

展岸很清楚,这绝对不是什么幻术。

自己所处的画城是真实的,眼前的这头墨画火麟龙更是真实的,作为一个神凡者,他不可能被小小的民间画幻之法给欺骗。

在此处画出红莲城,并等待他自投罗网的画师,也必定是一位绝世高手……

可祖龙城邦有这样的强者吗?

展岸完全不记得什么人可以达到这种境界,以画为实,就连画出的龙,竟然丝毫不逊色于火麟龙本尊!

“既然要杀我,为何不见一见呢,同是祖龙城邦的神凡之人,我好歹也算是你的前辈。”展岸面对火麟龙的逼近,却也没有后退半步。

依旧只有自己的声音在回荡,那位画师神凡者并没有现身的意思。

展岸皱起了眉头。

难道是外邦强者??

黎英为了杀自己,不惜腆着脸去求外邦神凡者吗!

“哞!!!!!!”

火麟龙嘶吼如神牛,它往地面上践踏,就看到一道波及了大半座城池的火焰巨浪在翻滚。

烈焰浪袭来,纵然是墨线波动,那炎热之感与冲击力量与熔浆之火没有任何分别,展岸衣袖都快要燃烧起来。

展岸一跃而起,如鸿雁一般轻盈,他踏着那墨水屋檐,极快的朝着身后城楼的方向躲避。

墨焰浪将街道上的房屋、楼阁全部冲垮,随着火麟龙迈开四肢追逐,这墨焰浪越涌越高,简直要将这沿街半城给直接吞没了!

飞跃上了城楼穹顶,楼身乌黑,同样是水墨构成,展岸在檐角一借力。

霎时,城楼化作碎片,展岸如弓蓄满而离弦,身子几乎在这爆发的弹射中幻化出了冗长的虚影。

穿过袭城焰浪,可以看到磅礴的火帘竟然被展岸冲开了一个窟窿。

直面火麟龙,展岸赤手空拳,可他的拳却在这一瞬间闪耀出炽盛光芒,周围的墨城甚至因为他这一拳打出而扭曲!

“轰~~~~~~~~~!”

火麟龙倒滑出去,拳气在十字街道处豁然爆开,将这墨影人城冲得像一滩被泼洒开的废墨,一时间整座画城没有了原本的形貌。

火麟龙摇晃着身躯,它没有翻倒,只是被这拳力给震退,身上的烈焰虽有短暂熄灭,可随着这霸道瑞兽一声长啸,它身上再一次涌起了墨炎,而且竟然比之前还要浓烈!

展岸神色凝重了几分。

本以为这墨画的龙,徒有其势和力,但容易一碰就碎,却未曾想墨水做的火麟龙竟然也这般钢筋铁骨,一拳打上去自己的手臂都有些发麻。

何况,有些年没有施展神凡之力了,实力大不如从前。

暂且向后退了一些,展岸凝视着这火麟龙,想从这虚影魔画中找出它的破绽来,既然是画,一定有与真实之物截然不同的地方,若能够找到这画城,这画龙的本质,便不费吹灰之力!

“隆隆隆隆隆~~~~~~~~~~~~~”

巨大的响动从身后倒塌的城楼处响起,展岸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息在后方,令自己脖颈发冷,全身涌起鸡皮疙瘩!

他转过头去,看到了那城楼城墙……

红莲城的城墙还算高大牢固,即便是有魔灵级的生物出现,也可以抵挡一番。

城墙同样是画墨勾勒,只是令展岸难以置信的是,那城墙开始蠕动,开始舒展开身子!

墙砖似鳞,城垣似骨,守护着这红莲城的城墙竟然活了过来,化作了一头城池蟠龙,正慢慢的扬起岩石一般的头颅,俯视着渺小如蝼的展岸……

展岸内心无比震撼,这画术已经登峰造极,最可怕的莫过于这神凡者可以将见过的龙化为自己笔下的龙兽!!

红莲城的城墙绝对没有这股神凡之力,有这样传闻的是祖龙城邦,传言祖龙城邦的邦墙就是一副龙骨!

这画师,分明就是城邦神凡,她见过祖龙城邦的真正龙骨,否则又怎么可以用此画术。

“祖龙神姬,画境巅峰,你是黎英之女?”展岸终于知道这画城之人是谁了。

只是,他离开祖龙城邦时,黎英之女也不过是孩童,时隔十几年,她却掌握了这般神通!

展岸的话语依旧没有得到应答,对方似乎并不需要与一个将死之人说话。

城垣之龙带来的压迫令展岸难以移动半步,而面前的火麟龙更冲撞而来,展岸苦笑,表现出的却是对生死的淡然……

他想不到自己刚刚显露神凡,便遭来杀生之祸,心中没有任何怨怒与仇恨,只是有些牵挂那两个小家伙。

火麟龙的话,展岸还可以击败,毕竟火麟龙本尊也曾被他打碎了一角。

但背后的城垣之龙,却是附有祖龙之魂,这画师既然可以将它画出,境界便已经在自己之上了,他如今不再是那个不屈命、不信天的青年,他早已经耗尽了一生的热血斗志,本以为可以找个安静的地方安享晚年,却最终还是没有逃过与黎英的纠葛。

“哗啦啦啦~~~~~~~~~~”

突然,所有的墨如水一般滑落,面前的火麟龙在奔跑中变成了一滩又一滩溅洒的黑墨,猖狂的火焰一滴一滴飞洒。

身后,恐怖的画墨蟠龙慢慢的卧向大地,缓缓的盘曲起身躯,将这水墨画城给圈在了自己的冗长龙身下,所有的气势也在一瞬间瓦解!

似一场荒唐又恢宏的梦境,自己正在榻上醒来。

展岸耳边,重新传来了闹市的吆喝之声,他的周围,又充斥着劳碌的行人。

两旁依旧是青瓦灰楼。

前方是石砖大道,远处是矮山古塔。

身后的红莲城墙,静穆巍峨,白石、灰岩、塔楼,纹丝不动,不曾化作任何栩栩如生的龙物。

一切如梦般恍惚,展岸目光穿梭过这红莲城街的繁华,依旧没有看到那位画师,而那份被画龙凝视的恐惧,却在灵魂深处不断的蔓延!

……

红莲城,古塔山。

一池红莲,一座观天台,一石案,一墨笔,一蓝绒长衣女子,双眸如湖泊一般,深邃而美丽,瞳深处映得正是这座红莲城,映着街道上的人潮。

一名浅色衣裳男子,额上满是汗珠,他注视着在作画的女子,神色凝重无比。

“说。”南玲纱道。

“我听从师长的安排,前往清流河城援助一队降魔导师,当我赶到时,三名导师全部横死,死状安详,魔物消失。”祝明朗深呼吸一口气,将这个事实阐述给南玲纱。

登山时,祝明朗看到了整座城的画墨异变,虽然并不知道南玲纱这是在做什么,但眼下三名导师暴毙,必定是有极其强大的魔物横行,必须第一时间禀告到学院高层。

“我会处理。”南玲纱整理起了身边的墨竹瓶。

“姑娘小心,魔物至少三千年修为。”祝明朗说道。

南玲纱依旧提着笔,这一次她却不以画布作画,而是凭空抒写。

就看到画墨在空气中不坠,反倒是一头栩栩如生的麒麟龙逐渐被勾描成形。

轻轻在眼珠子上一点,这画出的麒麟龙竟然活了过来。

“你替我坐镇红莲城。”麒麟龙俯身,南玲纱侧身而坐,开口对祝明朗说道。

很快,麒麟龙便驮着南玲纱在矮山之脊中飞驰,祝明朗都还没有来得及询问要如何坐镇一座城时,她早已经奔赴几十里外……

祝明朗合上了嘴,看着一派祥和的红莲城,一时间更头疼起来。

从援助,到坐镇,自己一个驯龙学院刚入学没多久的学生,怎么莫名其妙的肩负这么多责任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