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造铠前拜谁?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方念念还真带回来了祝明朗需要的龙蚕丝和冰纹皮,有这么能干的小助手,祝明朗都想要给她加点工资了。

龙蚕丝和冰纹皮虽然不算非常罕见的物品,但要买到符合祝明朗现在铸造需求的,就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在坊市中找寻,稍微节省时间的方式就是直接贴赏购,这往往要花费比原来价格高处几倍的钱来。

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找到,很不容易了!

材料齐全,图纸也背得滚瓜烂熟了,剩下的就是动工了!

这件铠衣对炉子、锻台要求不是很高,祝明朗随便找一家铸室就可以了。

说做就做,祝明朗先四处找了一下锦鲤先生。

锦鲤先生是祝门的吉祥物,一般大长老们要做什么神铠圣衣的时候,多半都会请它过去。

尽管祝明朗是一个非常讲天法、道法、人法的青年,不信那些愚昧玄学,可一想到材料都是这么昂贵的,觉得还是请锦鲤先生在一旁坐镇会好很多。

寻了一圈,没看见锦鲤先生。

这让祝明朗有些犯难了,不会是被后厨的人带走了吧?

这时,祝明朗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我真是脑子坏掉了,为什么要信这么无聊的东西,找星画姑娘给我预言一番不就好了吗?”祝明朗一拍自己脑袋,快步登上了楼。

敲了敲门,祝明朗礼貌的问候了一声。

房门这才轻轻的打开,顿时一股香气扑鼻而来,祝明朗凝神望去,见预言师小姨子长发湿漉漉的,雪白滑润的肌肤上还有一些水珠,正从她精致优美的脖颈滑向了柔弱的锁骨……

好像刚刚沐浴,气色也因为热气腾腾的温水而变得非常动人,透着尤物一般的魅惑,这让祝明朗顿时回想起那昏暗的地方,那红扑扑的脸颊,就那样如一场梦一样凑上来。

“公子?”黎星画望着他,有些疑惑的问道。

“咳,那个,我想让星画姑娘帮我算一算,因为我打算铸一件很昂贵的龙铠,我手法不是很熟练的缘故,失败率很高。”祝明朗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失神。

这也太难顶了吧。

明明是同个人。

老天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啊!

双重折磨还不够,四重折磨,自己又不是那些古井不波的老僧。

这苦痛,不亚于与如花似玉的美人同眠共振,之间却还有一层永远破不掉的纱。

“公子,很抱歉,我不是云姿。”黎星画似乎看出了祝明朗的神情,即流露出那份情愫,又用一种欺骗自己的方式来克制自己。

“该说抱歉的是我。”祝明朗尴尬的答道,干脆脸颊侧到旁边去,不再看她。

“你在夜极秋寒的时刻进行,应该能成。”黎星画说道。

祝明朗静下心来,稍稍一琢磨。

自己的材料其实都携带着一些冰属性,这就意味着周围的温度细微的差别也会影响到整个铠甲的铸造。

好提醒啊!

自己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层。

“多谢姑娘,帮大忙了。”祝明朗欣喜道。

“嗯。”

祝明朗转身离开,等稍稍走远了之后,不仅苦笑起来。

难顶,真的难顶啊!

……

按照预言师小姨子说的,到秋夜最寒时分再进行锻造。

这一夜的进程果然很顺利,祝明朗用冰属性的皮纹将小白岂身型的轮廓给完全裁勒好了,并且顺利的让几种材料缝合在了一起……

炉旁并没有火焰,反倒是一种极其低温的蓝火。

祝明朗站在蓝火旁,将自己的灵力灌输到了那一根根万年霏羽上。

铸师这活,说简陋一点也可以叫裁缝。

只是祝门的铸艺从来不是拿着一针一线在那里缝接和织梭,当灵力均匀的流淌到每一件羽毛上的时候,这些羽毛便像是赋予了生命一样,在祝明朗周围翩翩起舞,随后慢慢的落在冰纹皮上。

龙蚕丝也是用灵力操纵的,这些蚕丝像是一条条不断跃出江面的鱼群,起起落落,很快便将所有的万年霏羽和冰纹皮给结合在了一起。

“铭纹工序放在明天,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完成。”祝明朗自言自语着,一旁趴在炉子边上的小冰辰白龙已经打起了瞌睡,但还是强撑着眼皮,继续陪祝明朗工作。

……

第二天,同样是秋夜最寒时分,祝明朗开始注入铭纹。

铭纹便是这件龙铠的灵魂核心,关系到它诞生的铠甲附效,也关系到这件白霏羽之铠是否大功告成。

没有铭纹,这件铠衣最多就只能够抵挡主级生物的攻击,是一件昂贵材料的残次品,对冰辰白龙来说就是鸡肋。

祝明朗深呼吸着,再一次运用着自己的灵识,去捕捉那弥漫在空气中的那些铭纹碎片。

铭纹碎片来自于万年霏羽。

万年霏羽是圣灵最重要的部位,可以任意变幻形状,可以更替属性,祝明朗在提取其中的铭纹碎片时就感觉到了自己周围有雷电、灼光、火焰、冰霜四种元素。

其他三种,祝明朗都不需要,要提取的正是冰霜铭纹,这个步骤难度非常高,要换做灵域没有重塑之前,祝明朗那灵力强度是很难完成的。

在进行这个步骤的时候,祝明朗更加意识到预言师小姨子的提醒有多重要,秋寒,使得万年霏羽自然而然的呈现出坚冰状态,这让冰霜属性也更加明显,祝明朗牵引着它们,将它们烙印在整件龙铠上,也因此顺利了许多。

“完美!”

“最难的步骤已经搞定了。”

“明天就可以完成最后的整合,翼、羽、爪、身、尾,五个部位,应该都会有附效,明天出炉!”祝明朗说道。

铭纹是否烙印上去,只有等出炉才知道。

五个部位会诞生什么附效,也只有出炉才知道。

成败与否,也得看明天。

即便是最优秀的铸造师,也很难左右整件铠衣的所有属性、所有效果,铸造师只能够进行一个方向的引导,这大概就是为何祝门那么喜欢锦鲤的缘故吧!

事实上,真要打造出绝品,得准备十几二十组材料。

一次不行,来个十几二十次,总能出一件绝品。

这次不成,就当练手也没事。

一个好的铸师,扔进炉子里的钱也跟一座山般高!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