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你是谁?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明朗正在驯龙,主要是他手上有一块月天石,这是可以让冰辰白龙这样的苍龙血脉大幅度提升的天辰宝石,只是锦鲤先生告诉了祝明朗,这月天石一用,小白起的苍龙血脉会进行再塑,这个再塑的过程,它无法使用任何苍龙玄术。

白岂若无法使用苍龙血脉之力的话,实力应该只在下位龙君,但血脉再塑之后,配合上那件自己亲手打造的小圣品龙铠,它的实力在上位君级里都算强的了。

月天石,改变的只是冰辰白龙的苍龙血脉,并不是增进修为的,但本身能够再塑血脉的灵资就非常少,单方面的增强苍龙玄术,其实是更有益的。

因为修为提升,会让龙宠固有的所有属性、能力都得到全方位的提升,若该龙兽某个方面的能力本就突出,那它修为再涨后,该能力会被推向一个更高的境界。

奈何血脉提升的物质本就稀少。

更重要的是,小白岂有双重血脉,三种属性……

眼下小白岂修为再提升就要靠比较漫长的时间了,但迅速提升实力的方式却有很多种,龙铠、血脉再塑、属性强化、体格蜕变等等。

要是能够将方方面面都塑一遍,巅位君级也一样可以大胆问候,更不用说小白岂若是自身修为上升一个阶位,同级别的对手,可以打一片!

……

伸了伸懒腰,祝明朗还是决定直接使用这月天石,血脉再塑还是很重要的,价值再高的东西,要不使用就跟一块鹅卵石没啥区别。

与锦鲤先生商量了一番,祝明朗便趁着在驿站处歇息的时候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再塑苍龙血脉。

锦鲤先生指点了祝明朗一番后,似乎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正要与祝明朗说,祝明朗已经不见人影了。

“锦鲤先生。”昊野跑来,见到锦鲤先生在一棵树下左绕三圈又绕三圈,虽然困惑不解,还是询问道,“怎么没见到小师叔,我刚才打听了,润雨城的情况比我们想象中的复杂。”

“你是谁?”锦鲤先生瞪着大鱼眼睛,开口询问道。

昊野紧锁着眉头。

前些天,自己不是与这位特殊的锦鲤先生介绍过自己了吗?

大概是自己长了一张太过平庸的脸,别人不容易记得自己吧,昊野耐心的重新介绍了一番:“在下是遥山剑宗的云游剑师-昊野,吴枫堂主吩咐我护送你们离开缈国的。”

“哦,遥山剑宗啊,正好我有一个问题。”锦鲤先生说道。

“先生请问。”昊野对这全身荡漾着流光溢彩的神奇锦鲤非常恭敬,认认真真的回应道。

“你们遥山剑宗用得是什么饲料,为何一个个都被喂得如此老成?”锦鲤先生道。

“额,可能只是我长得比较老成吧,锦鲤先生可曾见到小师叔,润雨城的事情我们可能要细细商量。”昊野尴尬无比的道。

“所以你是谁?”锦鲤先生瞪着大眼睛问道。

昊野脸一黑。

自己不是才说过一遍吗?

“在下是遥山剑宗云游剑师昊野……”

树下,一人一鱼,在这驿站人来人往间相处格外融洽。

……

终于找到了祝明朗,昊野发现祝明朗正在专心致志的塑龙血脉。

牧龙师这个过程与神凡者进行修为突破是非常相似的,所以不能轻易打搅。

昊野最后还是没有上前,返回到商旅队伍中时,昊野见到了那位南姑娘,她怀里正抱着一只灵气十足的仙兔龙,她悠闲的逛着驿站中摆出来的小商摊。

“南姑娘,小师叔在修炼,我不宜打搅,是这样润雨城情况非常复杂,那里等于是四国交汇点,更是国战中心,有可能早上还挂着一个国家的国旗,晚上就变成了另一个国邦的领地……”昊野来回几趟,脸颊上已经有了一些汗珠了。

南雨娑搂着仙兔龙,美眸警惕的注视着这个陌生之人。

“你是谁?”南雨娑问道。

轻飘飘的三个字,语气也再温和不过,但对于昊野来说无疑是再一次沉重的灵魂拷问!!

不是……

不是不久前才自我介绍过一番了吗?

虽然与小师叔祝明朗相比,自己确实没那么闪耀出众,但也不至于三番两次自我介绍,竟完全无法给人留下半点印象吧??

此刻,昊野的内心涌起一阵酸楚。

一想起自己这些年来苦修云游,始终没有混出一个名堂来,还曾经被遥山剑宗各位长辈看好而沾沾自喜,踏出山门见识到更广阔的世界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终究是自己太过平庸,才不被人记住。

吴枫师叔让自己跟随小师叔,也是用心良苦,让自己好好向小师叔祝明朗学习!

“在下是遥山剑宗的云游剑师,昊野,奉堂主之命来为小师叔和南姑娘带路的,也诚心的向两位学习。”昊野重新鼓起了信心,面带微笑的说道。

“哦。”南雨娑点了点头。

“过了这驿站,有一条被官兵看守很严格的路径,到时候小师叔和南姑娘可能都要藏在马车中了。”昊野说道。

“知道了。”

……

……

温令妃果然是一个固执的女人,沿途的关卡设立了不知多少个,祝明朗要么从那些危险的深山老林走,还可能困在那些迷宫丛林中,要么就只能够偷偷摸摸的出缈国。

温令妃自己也知道,这样是拦不住祝明朗的。

但她就是要让祝明朗难受!

让他知道洛水公主权势滔天,你祝明朗就算跑了,也得夹着尾巴做人!

还好马车舒适,就当是闭关修炼了,速度慢一点不要紧,摆脱了这个眼里不容沙子的女人就行。

……

终于到了缈国边境,昊野沉闷的心情有了几分好转,因为他发现那位姑娘其实有两位,是双花姐妹,虽然平日里一个戴面纱,一个不戴,但她们其实容貌是一样的!

前阵子,昊野被“你是谁”问得怀疑人生了,内心的挣扎与悲凉,全靠自我勉励。

“小师叔,我们出了缈国国境就不用这么躲躲藏藏了,润雨城也不会太远了。”昊野说道。

“难怪润雨城这契书压根没人要,四国交汇之处,还是四个矛盾不可调和的敌对国家,这契书在我行囊里放着这几个月,都易了十几次主了,我要拿出来,指不定会被当敌国来将故意挑衅,当场就砍了!”祝明朗气恼不已,差点就把这地契城书给撕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