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吞天之口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我踏遍极庭找寻那些遗神骸物,却没有见到几件,原来都被你这个铸师给网罗在自己的私库中。所有的铸灵你都拿出来对付我,唯独藏了玉血剑,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些什么?”雀狼神尚柏笑了起来,目光带着几分嘲笑之意。

“你一辈子都得不到它了。”祝天官说道。

“为什么不拿出来呢,有了玉血剑,你的实力傲视整个极庭,甚至足以问鼎半神。你在害怕对吗,害怕败在我的手上,被我得到了玉血剑便酿成了一场大错,成为极庭的千古罪人?”雀狼神尚柏带着那个没有半点温度的笑容,看上去极度危险!

“坐拥天枢一疆资源,更是上苍星辉神明,被亿万子民供奉、敬仰、拥戴着,结果还混成你这幅德性,不敢与天枢的其他神明争逐,却在极庭玩弄下三滥手,你在我们极庭有多呼风唤雨,在天枢就有多卑贱可怜!”祝天官对雀狼神同样是厌恶到了极点,更发自内心感到不屑。

雀狼神尚柏那张脸上显然有了一些寒意。

他本身就不是什么品格高尚的神明,他睚眦必报、心胸狭隘,为达目的不折手段,只要能够获得更大的利益,他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

“原本我还想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乖乖交出玉血剑,我可以对你们网开一面,但你自己没有好好珍惜。终究是一群下界贱民,愚昧而野蛮,从诞生之初就没有接受神明的管教,死了也不值得可惜!”雀狼神居高临下,态度冷傲,眼神轻蔑。

他厌恶这里,打从降临最初,他就恨不得将这里所有人都碾成血泥!

祝天官已经不再与这毫无人性的恶神做过多的交谈了,他与身后几位剑尊同时出手,杀向了雀狼神。

炽火的拳臂上迸发出了如火龙吐息一样的狂焰,烈焰迅速的焚烧了天空,连成了烈焰云海!

四位剑尊在这翻腾的烈焰中飞踏,他们将手中的黑色之剑伸入到烈焰中,剑身立刻剧烈的燃烧起来,并且持续在剑刃之上,好像是烈火剑魂。

他们每个人各职其位,在这云空之上形成了一个华丽无比的剑阵,共同朝着雀狼神挥出了剑气,这些剑气交织着,霸气凌厉,炽热的剑火更像是红色之莲,绚丽的绽放!

红莲剑阵!

这剑阵映在天幕上,气势磅礴,四位剑尊描画出得巨大剑莲充斥着肃杀之气。

雀狼神站在这红莲剑阵,脸上带着对这些下界之人的不屑。

他甩了甩自己的兽袍,这袍子一下子变得跟云一样巨大,红莲剑阵的力量都倾泻在了这件硕大云袍中,更像是打在了绵柔的海水上,竟很快就被化解了。

祝天官穿过了红莲剑阵,他立在了更高处。

抬起了那暗鳞龙靴,祝天官朝着雀狼神的狂妄之袍狠狠的踏了下去。

这往下塌的过程,可以看到一条旷古之龙,它山脉一样的龙蹄狠狠的落向了这里,犹如洪荒神兽在施展可怕的巨力神通!

这一踏力量恐怖,下方那些云之龙国的苍龙群如鸟雀一样飞散,没有来得及逃跑的那些苍龙更是被压成了肉饼,死伤大一片!

雀狼神躲在他的兽袍下,他也不敢去硬抗这龙蹄践踏。

他的身体化作了一缕狂沙,飘向了更远的地方,等到他重新现身的时候,雀狼神尚柏的周身上就始终缭绕着这样一股暴沙。

那暴沙像飓风,又像是一件特殊的黄沙神袍,当雀狼神抬起衣袖朝着祝天官的方向指去的时候,可以看到雀狼神背后的天空突然间涌现出了密密麻麻的血色砂砾,这些血色砂砾遮天蔽日,却以极其恐怖的速度爆射出去。

天空出现了极其可怕的一幕,这些血色的砂砾红色的光焰划破长空,带着极强的穿透力量!

四位剑尊见状,第一时间集结到了祝天官的面前,他们同时朝着前方扫出了大量的剑气,就看到一座巨大而恢弘的八卦图竖立在了云层下,阻挡着那些血色砂砾的逼近!

这八卦剑正是遥山剑宗的防御剑法,四名境界极高的剑尊一同施展,可谓坚如磐石山!

可如此强大的剑法却依旧抵挡不住雀狼神的这一指,血色砂砾轻易打穿了四位剑尊的八卦剑气,更肆无忌惮的从这四名剑尊的身上穿过,其中一名老剑尊身体更是被打得千疮百孔!

祝天官看着那位老剑尊惨死,眉头紧锁了起来。

那是一名巅位剑尊,尽管年事已高,实力却丝毫不减当年,可仍旧抵挡不住雀狼神的这血色砂砾……

祝天官深呼吸一口气,他看了一眼另外三名剑尊,他们身上都有一些细小的血洞,正是那些血色砂砾所致。

祝天官挥动起了自己的手臂,随着他朝着雀狼神轰出双拳来,这炽火拳臂中竟出现了一头炽火神牛!

这神牛踏着漫天的火云,势不可挡的冲了出去,整个皇都被映得如燃烧起来一般!

炽火神牛占据了滴水湖皇城上空,它大到连这座皇城都容纳不下,炽火神牛撞向了雀狼神,将雀狼神的那些血色砂砾给冲散,更将它周身缭绕着的那些黄色沙暴也一同轰散!

一身兽袍的雀狼神倒飞了出去,他几乎被撞到了皇都之外的燎原中,连天的火云更是将天埃之龙释放的那些冰空之霜都融化了许多。

只是,雀狼神不像是受了伤的样子。

他迅速的飞回到了这里,脸上透着几分愤怒的他突然扬起了头颅,并如神兽饕餮一样竟张开嘴来口吞这万里云空!!

云空搅动了起来,无数的冰空之霜也被他吸入到了肺腑,雀狼神尚柏当真如一个灭世魔神,连天都被他吞进去了一般!

他的身躯不见有任何变化,但他朝着祝天官和三名剑尊吐出吸纳的天地之气后,天地瞬间昏暗,无尽的狂暴之息在皇都在肆虐,伴随着那可以夺走人生命活力的冰空之霜,不仅仅是祝天官遭受了这吐天之气,整个皇城更是在一瞬间被摧垮了一般!!

漫天灰烬与瓦砾,皇城消失了有接近一半,不知多少人在这一口吐天之气下死去。

祝天官纵然有白龙钢翼,却也难以承受这样的攻势。

他与祝门的其他几位强者都被卷到了昏暗风暴中,如强风下的草芥!

大量的祝门剑师受到了波及,他们甚至还来不及摆成一个更加恢弘的剑阵,更无法共同施展一个剑法来形成剑法大阵的效果!

白昼变成了昏暗之夜,见不到一点点的天光。

雀狼神仿佛真的吞噬了白天,不知过了有多久,天光才一点一点的渗透到这个残破不堪的皇城地带,让这个破败、冰冻、狼藉的战场慢慢的展现出他不堪重负的样子。

三名剑尊最终只剩下了一位。

他从残骸中爬了起来,身上满是血迹。

他那双眼睛有些茫然与呆滞的看着天空中的雀狼神,手中的剑却怎么无法握紧了!

作为极庭大陆至高剑尊,在这位雀狼神面前竟如喽啰一般!

这么强大的存在,真的杀得死吗??

……

有黑玉胸铠的庇佑,祝天官还算伤势不重。

他重新飞向了高处,放眼望去却见祝门的众将士们却折损了不知多少,一个个身穿着黑色的铠衣,可铠衣下却血肉模糊,还能够再战的人竟只剩下了一小半!

面对皇族的大军,他们祝门将士们可谓神勇无比,将那些皇族成员杀得片甲不留,可面对只身一人的雀狼神尚柏,竟会如此无力,宛如飞蛾扑火!!

祝天官戴着银色角盔,盔内的他,皮肤已经严重裂开,这不完全是受创导致的,冰空之霜也在疯狂的夺走他生命的活力。

受伤的人,被冰空之霜侵蚀得更厉害。

当祝天官重新伫立在天空,站在雀狼神面前时,雀狼神却在那里仰头大笑。

他用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一吸进之力竟让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搅动的血旋涡,地面上那些受伤的人在这血旋涡中如被压榨了活血一般,身体竟开始干瘪,与此同时那些附带着化为生命雾尘的冰空之霜也疯狂的涌入到雀狼神的鼻喉中。

此时的他,就如同一个真正的魔神,在汲取这人间的精气,满城的人正在如枯萎的花草一样凋零、枯萎、干瘪!

这个过程中,雀狼神的袍下渐渐有肉长了出来,正是他那缺失的手臂。

通过这种方式,他的伤势在愈合,他的神力在补充,他接下去只会变得更加强大!!

祝天官如何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将这皇城中的生命给掠夺。

他冲向了雀狼神,背后的白龙钢翼突然飞散到了雀狼神的周围,并化作了一柄一柄圆月弯刀,从四面八方斩向了雀狼神。

雀狼神不得不放弃汲取这美妙的养分,他向后飘去,手重重的一握,周围立刻产生了一只巨大的血沙天掌,并猛的握住了那些化为圆月弯刀的白龙钢翼!

“嘎吱嘎吱嘎吱!!!”

白龙钢翼已经是极庭至坚之物了,雀狼神依旧可以将他捏成一堆铁屑!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