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预言师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就凭这几件半神铸品,你也想与我抗衡??”雀狼神尚柏冷笑着,眼神中透出了几分狂态。

他的袖袍中,另外一只手臂已经重新长了出来,皮肤如新生儿一般白嫩,但是这手臂却似乎蕴藏着其他更为强大的神通,只见他将这只手缓缓的抬了起来,并用手掌托住了苍穹。

被托住的苍穹上出现了一颗巨大的天体,笼罩在了整个皇都之境上方,顿时皇都境内再一次陷入了昏暗!

那颗星体,完全由砂砾组成,而它的周围缠绕着的不是气层而是一场震撼人心的沙暴!!

沙暴星体被雀狼神用那只刚刚长出来的手给拖着,他屹立在极庭皇都之上,彻底展现出了毁灭神的真实面目,他脸上透着厌恶,眼睛里更充满了疯狂与兴奋。

他的神力在恢复,他甚至感觉到一股新生的力量在他体内涌动,界龙门的岁月波滋润了这整个极庭,而整个极庭就是他的养料,他的神格将因此稳固,甚至得到玉血剑之后会攀升到更高境界!!

“好好看着,你多年来蓄养的这些祝门精锐,在我眼里与蟑螂没有什么区别!”雀狼神尚柏终于将手放下,而那沙暴星体也随之砸落!

星体巨大,相当于上百座山脉!

而星体缭绕着的沙暴,更是堪比无垠的沙漠,是一个躁动着的、剧烈翻滚与旋转着的无垠沙漠!

沙暴星体落向了皇都,皇都的黎明百姓瞬间湮灭,数百万活人与粉尘没有什么区别,他们的血液散到了沙暴中,让沙暴星体变成了地狱一般的猩红!

皇族那些禁军们本就受到冰空之霜的侵蚀,命不久矣,这沙暴星体将他们碾扁,将他们榨成血汁,骨头与肉身一半变成了生命雾尘,一般混入到了沙暴之中……

祝门的剑军同样没有能够幸免,他们黑色的铠甲变成了碎片,他们身躯粉碎,一块一块被抛到了天上。

龙国的苍龙大军与钢铸之龙更如爬虫没有什么分别,它们在这庞大的神力血灾下被屠戮,它们的血与滴水湖融在了一起,变成了硕大恐怖的血池!

祝天官凭借着半神铸灵,勉强可以承受这股神力,但当他看到自己下方已经化作了百万生灵的修罗炼狱后,那双眼睛里满是痛苦与无奈。

这便是神灵吗??

即便是天枢中最弱的几个神明,也可以让整个极庭漫长岁月中诞生的强者给轻易屠灭!!

那么星陆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当真是上苍圈养的牲畜??

大陆地脉是畜圈、虚无之海是栅栏、界龙门的岁月波在朝着他们这群无知愚蠢的下界之灵播散着饲料,亿万生灵以为的狂欢只不过是在迎接上苍的屠宰??

开得什么玩笑!

假如上苍从一开始就在愚弄生灵,那他祝天官唾弃这个上苍,若有来生,必亲手撕碎它!!

祝天官目光冰冷而愤怒,他注视着雀狼神尚柏。

即便是知道实力悬殊,他也绝不会做那待宰的牛羊,他飞向了这位狂暴的神明,释放出铸灵上全部的铭纹之力……

……

……

神柳是整个皇都唯一不倒的树木。

神柳阁处,祝明朗、黎星画、宓容三人看着化作血湖的皇都,内心同样痛苦与无奈。

皇族贡献给雀狼神的灯玉,让他伤势愈合了一小半,而天埃之龙的生命雾尘,又让雀狼神的另一只手臂复原,现在的他,已和当初全盛状态相去不远了。

按照誓言约定,他们应该转身离开了。

此路凶险而绝望,神明更无法弑杀,唯有逃亡,保留最后的火种……

皇都与祖龙城邦,近千万子民最终能够活下来的又会剩下多少,假如没有了城,没有了栖息之所,在这黑暗侵蚀的世界里逃亡……

“公子,还记得我说的吗?”黎星画的声音在祝明朗耳边响起。

祝明朗转过头看着她,欲言又止。

“无论发生什么,都保持一颗平常心……无论发生什么!”黎星画最后这句话是一字一顿的说道,她的眼睛变得深邃似宁静之海。

祝明朗深呼吸一口气,喉咙全是酸楚。

保持冷静。

神明缥缈而难以捉摸。

祝门用覆灭的代价来做这个先驱者,就是为了让自己可以看清神明的真面目,无论他多恐怖和强大,他的力量有迹可循,他的神通又从何而来,他一定存在着什么弱点,这会是将来某一天自己亲手宰了他的关键!!

不能让祝门就这样白白牺牲,他们用血肉换来的这些整个极庭都无从得知的真相,无比珍贵!

泯灭的生命最终都化作了生命的雾尘,一丝不剩的被雀狼神尚柏给吸走,雀狼神此时就站立在皇都之上,正享受着无尽的生命之源注入到自己身体每一寸,他的眼睛已经不夹杂任何情绪,透出了神明的漠然与平静,哪怕脚下是他一手造成的地狱血池,他也像是惬意的靠在自己的神座上……

突然,雀狼神的眼睛转动了,他凝视着神柳阁,仿佛可以穿透过那些枝叶锁定祝明朗!

他凭空消失,下一刻却出现在了神柳阁中。

祝明朗站在那里,手已经握住了剑,一丝丝血纹沿着剑身渗透向了祝明朗的手臂,并在祝明朗的全身扩散开,全身的血液迅速的沸腾,更像是在重塑着祝明朗身躯内的一切,他那张脸,更是布满了一道道神血之纹!

“玉血剑,玉血剑,原来是在你的手上,哈哈哈,真是冤家路窄啊,当年你断了我一臂,我踏遍极庭都没有寻到你,却不曾想玉血剑就在你的手上!!”雀狼神欣喜若狂,仿佛是遇见了人生中最激动的事情!

雀狼神已经恢复了神力。

他的洞察能力也已经达到了神明境界。

他嗅到了神血的气味,更看到了躲藏在这里的祝明朗,这个砍断他一条手臂的剑师!!!

“这一次砍断的将是你的头颅!”祝明朗浑身爆发出了炽焰与血焰,在铸剑殿中所觉醒的那些剑魂铭纹在同一时间浮现,如神文一样密密麻麻的遍布了剑灵龙的剑身,辉煌至极,堪比日月!

“我要扒了你的皮做我神座下的皮毯,用你的骨做我神庙的炉壶!!”雀狼神怒火熊熊,仇人相见,他的那双眼睛都是血红血红的,尤其是这个仇人还霸占着他最为需要的神血!!

祝明朗拔剑欲斩,同时他也看到了雀狼神面目狰狞如死神一样扑向自己,但就在这时,祝明朗却看到了另外一双眼睛!

这是黎星画的眼睛,眸如冰雪圣山上的泉湖,无比清澈。

祝明朗感到无比困惑,自己为何这时目光无法从黎星画的眸子上移开,明明恶神已经在自己面前。

一种昏沉之感让祝明朗下意识的摇晃起了脑袋,他感觉雀狼神已经将爪子伸向了自己的胸膛,将自己的心脏都掏出来了,可祝明朗仍旧只看到黎星画的眼睛……

如冰雪圣山上的泉湖,干净得令人着迷,甚至美得令人感觉到几分不真实。

“预言师!!”

“预言师!!!”

“别跑,你休想跑!!!!”

“你休想从我的命轨中逃走,我要杀了你!!!”

一声又一声嘶吼在祝明朗耳边响起,雀狼神仿佛一个噩梦中的魔鬼,正试图将正要醒过来的祝明朗再狠狠的拽入到他的噩梦地狱里!

祝明朗此时终于发现,整个世界都映在了黎星画的这双眼睛里,随着她眸光荡漾,一个巨大的世界涟漪在真实的皇都中波散开。

漫天的黄沙在涟漪中消失,无垠的血之炼狱在涟漪中消失,数百万湮灭的生灵残骸在涟漪中消失……

一切皆为虚幻。

一切皆为梦境。

一切皆未发生。

祝明朗猛的醒来,他再度睁开了眼,看到的却是一个点着幽灯的房间。

淡淡的清香,柔软的棉被,床沿处,一位美人静的趴着,青丝散开,身姿婀娜动人,侧颜美得令人沉醉。

祝明朗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反倒是眼前这温馨宁静的一幕,更令人无法相信。

自己为何会躺在这里?

这个房间如此熟悉?

这一幕,竟似曾相识!

这里是祖龙城邦。

这是黎云姿的房间。

这是自己刚刚摆脱了夜娘娘惊魂骚扰的那一晚。

难道自己在做梦???

可经历了这么多,各种情绪变化,自己怎么可能梦境与真实都分不清楚,何况祝明朗是到过梦境中的,梦境中有各种不合常理的东西,而之前发生的那些完全没有。

究竟是怎么回事??

祝明朗掀开了被褥,起了身,突然祝明朗发现自己的一只手被紧紧的握住,那小小的手掌心上还有布满了冰凉的汗珠……

黎星画此时也醒来了。

她睁开了眼睛,注视着祝明朗。

祝明朗看到了她这双雪山泉湖一样的眸子,眸子里竟还倒映着血色皇都,但随着黎星画几次眨眼,那血色皇都慢慢的消失!

祝明朗呆住了。

他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公子,这就是一天后发生的事情。”黎星画自己显然也没有完全平复心情,她缓慢的开口说道。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