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9章 无法愈合的伤口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祝明朗记得女娲龙是拥有守护契约的,女娲龙显然是打算斩断这只手与夜娘娘的联系,并把这“鬼手”当做自己的守护之灵!

看到女娲龙真的一点一点的将那会动来动去的手给驯服了,祝明朗也是惊得差点眼珠子掉下来。

这居然也可以啊!!

祝明朗没有想到自己为了节省时间,让女娲龙多了一个守灵!

这守灵,还是夜皇中最为恐怖存在的夜娘娘手掌!

“主人,可以……可以驱使,很厉害,很厉害,娜呀娜呀。”女娲龙说话像一位怯生生的小结巴女,但她的声音很好听,说话慢,总喜欢发出“娜呀娜呀”的音调,但也不会令人不耐烦。

“恩,恩,你再多驯驯,我还没有从她主人的阴影中走出来。”祝明朗点了点头。

……

离开了暗漩,四人立刻朝着皇妃阁赶去。

祝皇妃究竟是什么时候死去的,他们也不能完全肯定,早些到总不会是坏事。

皇妃阁内仍旧一片寂静,但里面的守卫基本上都还活着,但也没有多么森严。

潜入到了皇妃阁,祝明朗看到了祝皇妃正独自一人在寝宫中,她端坐在那赵辕之前坐着的椅子上,空荡荡的寝宫内甚至没有一个侍女和侍卫,就好像祝皇妃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特意将他们都遣散了出去。

“为何要欺骗我!”

未等祝明朗想好该怎么与祝皇妃交谈,一个咆哮声从寝宫外传来,紧接着就看到了一个穿着黄袍的人推门而入,一双眼睛带着愤怒死死的盯着端坐在空荡荡寝宫内的祝皇妃!

是赵辕!

祝明朗没有想到自己来得时间这么不巧,连和祝皇妃交谈的机会都没有,赵辕就闯进来了。

祝明朗躲藏在梁上,利用魅影之衣来隐藏自己的所有气息。

赵辕修为很高,不能被他发现。

而且祝明朗现在还没有得到玉血剑,宏耿也不在,未必拿得下这赵辕。

“为何要欺骗我,你明明不是天命之人,这么多年来,我视你为仙妃,你却一直在欺骗我,你根本什么都不是!!”赵辕咆哮着,他整个人像一只发狂的野兽,仿佛要生吃了祝皇妃一般!

祝皇妃坐在那里,眼中透着几分苦痛。

“所以我不是天命之人,在你眼中便一文不值吗?”祝玉枝反问道。

“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赵辕怒不可遏。

“你拜得那位神明,不是什么良神,相反他会令整个极庭万劫不复。你理智一点,你应该与天官联手抵御外敌,不是自乱阵脚。”祝玉枝劝说道。

“祝天官,呵呵,三句不离祝天官,你为何不嫁与他,到我身边来又是何居心!!”赵辕的怒火更甚,尤其是提到祝天官。

“居心?这么多年来我可曾害过你,我是什么用心这世间还有人比你更清楚吗?我不会让你将灯玉交给一个居心叵测的神明。”祝玉枝说道。

“现在谁阻碍我,都得死,包括你在内!”赵辕冷冷的说道。

“不需要你动手……”说着这句话,祝皇妃将盖在她身上的一件长绸袍给轻轻的扯了下来,露出了她的手腕。

她的手腕,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血液早就在流淌,并将她刚才盖着的长绸袍给染成了鲜红鲜红之色,而这件绸袍上的刺绣,也正是夜兰花,现在更是被染得血红血红!

祝明朗也露出了惊骇之色。

也就是说,在自己潜进来之前,祝皇妃就已经割脉了!

她任由自己的血液涌出,仿佛知道了自己必死无疑的结果,但她仍旧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劝说皇王赵辕。

“祝门到底给了什么样的恩惠,让你为他们死都可以。而我要的,你却要这样抵抗,这样百般刁难,你究竟是为谁活着,祝天官吗!”

“明日一早,我便统领百军踏平祝门,你那么在意祝天官,我成全你们,我会将你们死后葬在一起。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女人!”

祝皇妃的这个行为没有博得赵辕一点点的同情,相反将他激怒得更深。

“你真的疯了。”祝玉枝重复着这句话,眼睛里充满了痛苦与失望。

“灯玉你带不出皇宫,很快便会搜出来,现在我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赵辕转过身去,大步朝着寝宫外走去,“全杀了,我不希望看到任何一个人给她止血,除非她自己不想死!”

很快,皇妃阁中传出了龙兽的咆哮之声,是皇妃阁中的那些侍卫与侍女,正被赵辕的蝎祖龙一个接一个杀死。

没多久,血腥味便从外面飘了进来。

赵辕离开了皇妃阁,完全没有一丝丝的怜悯,甚至杀光了寝宫之外的所有人,不允许任何人踏入到那空荡荡的寝宫中,就那样任由祝皇妃手腕处的血液流淌到地上,任由她的生命一点点流逝。

寝宫内格外寂静,外头却不断传来惨叫声,祝明朗此时也不敢轻易现身,毕竟那祖蝎龙为巅位龙王,很可能捕捉到自己的气息,这个时候自己做任何事情都会被赵辕发现……

一直等到外头也安静了,祝明朗才悄悄的从藏身处走了出来。

他走向了坐在椅子上的祝皇妃,祝皇妃看着在昏暗中走来的祝明朗,却没有太过意外的样子。

她似乎早就察觉到了祝明朗的潜入。

她看着祝明朗,眼睛里有了一丝丝涟漪,只是她脸上惨白惨白,整个人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再不止血与补血的话,真的会一命呜呼。

“我帮你止血。”祝明朗取出了仙兔龙的龙涎。

祝皇妃却摇了摇头,她开口说道:“我活着,对你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坏事。”

“那也不能……”

“我活不成的。”祝玉枝对自己的生死早就看淡了,事实上在赵辕性情大变之后,她已经知道自己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祝明朗也不管祝玉枝愿不愿意,仍旧是将仙兔龙的龙涎轻轻的倒在了她的手腕上。

仙兔龙的治愈能力是很强大的,它的龙涎涂抹在一些非常严重的伤口上也可以迅速的愈合,更不用说是这种手腕上的割伤。

但血液根本没有止住,伤口甚至还在撕裂扩大,这一幕让祝明朗也慌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行为反而在加速祝玉枝的死亡!

“这伤口不是我自己造成的。”祝皇妃说道。

“那是什么??”祝明朗不解道。

“我明知赵辕会变成这个样子还留在他的身边,已经违背了当初许下的誓言,能够让我活到现在已经是一种仁慈了。”祝皇妃缓缓的说道。

祝明朗皱起了眉头,有些不太听得懂祝皇妃说得这番话。

她的伤口是什么利器造成的?

为什么治愈之液反而会让它恶化,祝皇妃又违背了什么誓言,违背了谁的誓言??

“是我酿成了大错,我应该早一些阻止赵辕,他现在已经对那位神明言听计从,别人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了。”祝皇妃接着说道。

“大姑姑将灯玉藏了起来?”祝明朗问道。

赵辕气急败坏的前来,便是来找灯玉的。

不过从自己闯进来这么简单来看,祝皇妃身边已经没有了祝门的暗卫,更像是被赵辕早早的软禁了起来。

“嗯,这是我能为祝门做得最后一件事,但也不过是拖延一点时间罢了。”祝玉枝说道。

“在哪,那位神明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他受了重伤,神力未恢复,需要大量的灯玉才可以治愈。”祝明朗说道。

“大部分都已经落到了那位神明手上,我藏匿的也不过是由神古灯玉制成的皇朝玉玺。”祝玉枝说道。

“这个最为重要!”祝明朗说道。

“就在屋子里,但你带不出皇宫。”祝玉枝看了一眼自己旁边的桌子,那里有一个未点燃的香炉。

祝明朗打开了那个香炉盖子,里面赫然放着一块大玉玺!

这是由神古灯玉雕成,其分量比自己之前获得的整整四块神古灯玉碎片还要足,而且是一块相当完整殷实的神古灯玉!

原来极庭皇朝的玉玺就是神古灯玉!!

“为什么带不出皇宫?”

“大姑姑?”

“大姑姑??”

祝明朗看着祝玉枝,看到她已经闭上了眼睛。

血液流淌了一地,她身体更是没有了一点点之力,在祝明朗转过身来的这一刻,她软绵绵的倒向了地面,倒在了血泊中!

祝明朗原本想要去扶,但又强行克制着自己这个行为。

不能让赵辕知道自己出现在这里,祝玉枝最后将玉玺告诉自己,也是希望自己可以将这块神古灯玉带走,不能让它落到雀狼神的手中!

伤口不是她自己造成的。

而且制造这个伤口的方式相当诡异和不可思议,竟无法愈合!

终究是来得太迟了一些,没有看清楚究竟是谁割开了她的手腕……

看了一眼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的祝皇妃,祝明朗也是满眼的无奈。

他也不能在这里久留。

毕竟今夜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祝皇妃的事情只能够下一次再想办法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